只見那些粘稠的靈力越是凝聚就越是粘稠,漸漸的當所有的粘稠靈力都聚集在一起之後,整個靈力團瞬間一陣緊縮。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鬼宗的人倒是沒有再進犯,葉天也是和大家一起忙著收拾天池城的殘局。

國都再一次遷移,而葉濤和柳璇也是在這幾天的時間裡都醒過來了。

一切看起來都重新回到了從前,彷彿都平靜了下來。

然而,葉天的內心卻始終不敢平靜,這只是鬼宗一次小規模的進犯而已,然而天池城就已然有些吃不消了,而且,南境的風墟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度犯事呢!

葉氏家族之中,葉天每一天都在和父親,以及中長老商量這件事,以至於,自己收集化靈丹藥材這件事,都被葉天拋諸腦後了。

若不是涅槃尊者的提醒,只怕葉天這段時間早已經將這件事徹底忘記了。

然而,即便涅槃尊者的提醒讓葉天重新記了起來,可葉天依然沒有去尋找那最後一種藥材龍眼的時間。

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提升自己的實力固然重要,可天池城已經經不起任何一次動搖了,一旦鬼宗的人再度進犯一次,或許天池城就再也沒有以後了。

國都可以遷移一次,兩次,難道每一次都要用這樣的方式讓君王逃難嗎?

葉天心中的這個疙瘩越來越明顯,然而與此同時,南境那邊也時刻讓葉天提心弔膽的。

某一日,葉天從議事大堂回到自己的房間,再度進入到修鍊狀態,終於感受到了那種即將突破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葉天很激動,當即便是對納寶之中的涅槃尊者說道:「尊者!我似乎要突破了!」

「呵呵,先別這麼激動,難道你忘了,沒有化靈丹的幫助,你根本不可能突破的嗎?」

然而,對於葉天如此激動的心情,涅槃尊者卻是毫不留情的潑冷水道。

聞言,葉天也的確是冷靜了下來,現在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甚至實力的突破已經是近在咫尺了,可是葉天卻也知道,沒有那最後一種藥材,自己確實沒有辦法突破到化天境!

雖然自己現在距離化天境也只是一步之遙,可是沒有化靈丹的幫助,自己卻無論如何也突破不了。

這對於葉天來說,其實是一種折磨,眼看著自己馬上就要達到那樣的高度了,然而卻因為種種原因,讓自己無法繼續突破!

「小子,修鍊這條路,沒有捷徑,沒有化靈丹,你永遠無法突破!所以,我勸你還是乖乖地去尋找龍眼吧!」

涅槃尊者知道葉天心中的糾結,但是涅槃尊者自己卻是一點也不糾結,對於涅槃尊者來說,他的目的很簡單,只要葉天能夠集齊這最後的一枚龍眼,只要化靈丹煉製完成,那麼葉天突破化天境的事,自然是不在話下。

「可是尊者……」

而葉天卻依然是放心不下,上一次自己僅僅離開了沒幾天,天池城就出了這麼大的事,這件事對於葉天來說也的確是一個不小的打擊,葉天也絕對不希望這樣的事情重新發生!

「好了,不要再說了,我尊重你的意見,可是你要知道,不突破化天境,你的實力始終都無法再進一步,即便這段時間你已經陸續打通了幾條經脈,依然改變不了什麼。」

葉天的話還沒有說完,涅槃尊者便是如此說道。

在這段時間之內,葉天一邊提升自己靈力能量的濃郁程度,一邊嘗試著打通剩餘的幾條經脈。

在涅槃尊者的幫助下,葉天的確也取得了不小的效果,可是,只要不突破化天境,這一切也都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效果。

葉天沉默了良久,最後終於是點了點頭,旋即說道:「可是,我們要到哪裡去尋找龍眼呢?」

葉天心中的確很是擔心,如果龍眼真的很難尋找,自己尋找了很久依然沒有找到,那麼對於天池城來說又何嘗不是一種災難呢?

所以此時的葉天也是直接問出了讓自己最為擔心的問題。

涅槃尊者聞言,卻是微微一笑,旋即說道:「小子,連天神大陸上那麼稀疏的炎玉你都能找來,這區區一枚龍眼,你怎麼會沒有本事找來呢?」

「炎玉?尊者,那到底是什麼呀?」

對於『炎玉』這個東西,葉天聽別人說過幾次,可自己始終都沒有得到一個確切的答覆,這炎玉究竟是一種什麼東西,葉天也始終都不知道。

「呵呵,炎玉嘛!是一種極為稀疏的能源,它往往生於地心的極熱地火之中,通常都以恐怖的熱能而著稱,只不過,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即便有人能夠遇到,也沒有能力收取,所以,在天神大陸上,能夠擁有炎玉的人,要麼是超級強者,要麼就是豪門強族!」

隨著葉天實力一天一天的提升,涅槃尊者也知道,一些事情的確應該讓葉天知道了,畢竟他現在已經有那個知道的能力了!

然而,對於涅槃尊者的這番話,葉天依然是極為不解的緊皺眉頭。

而涅槃尊者自然知道,炎玉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讓人很難理解,當即也是再度說道:「其實,我知道你炎玉的來源。」

追捕財迷妻:爹地來了,兒子快跑 聽到這句話,葉天終於是提起了自己的精神勁兒,葉天記得很清楚,當初自己在楚氏家族的院落之中,突然看到一枚發光的晶體,而後……

熟悉的畫面一幕幕映入葉天的眼帘,可唯有一點,葉天到現在都沒有想明白,那晶體,究竟是從何而來?

「尊者,說來聽聽!」

葉天當即便是激動的對著涅槃尊者問道。

而涅槃尊者才是也是再度嘆了一口氣,旋即說道:「那個人,你見過,就是薩戈海域遇到的風行者。」

「啊?是……是風行者?」

葉天很是詫異,對於這件事一直都非常迷茫的葉天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不經意間吸收的一塊晶體居然會是一枚炎玉,更沒有想到,那炎玉居然就是風行者給自己的!

「嗯,從他所說的話中,不難判斷,他選擇你,是不得已而為之,以當時的情形來說,他的確不知道你的身份,可是既然選擇了你,那麼自然要加以培養,所以,這枚炎玉便可以說明一切,雖然他不能明著培養你,但一枚炎玉對於你來說,已經算是最好的禮物了!」

涅槃尊者根據自己的推測,如此分析道。 「這……這是真的嗎?」

葉天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當初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剛剛發生變化的時候,自己還很詫異,甚至以為是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問題。

然而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葉天發現自己的靈力能量更為精純,而且總是蘊含著一股熱能,葉天自然知道,自己的身體非但沒有問題,而且更強了!

「不出我所料的話,風行者對你一定還有其他的培養,只是我還沒有發現罷了。」

涅槃尊者此時卻是極為肯定,彷彿他方才猜測得出的那個結論,就是最後的答案一般。

而葉天此時仍然是極為詫異,風行者在葉天的眼中是那種至高無上的存在,自己甚至連仰望的資格都沒有!

「可是……風行者的靈力能量為什麼是藍色的?既然他擁有炎玉,為何自己不吞噬呢?」

某一刻,葉天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在薩戈海域的時候,葉天見過風行者散發的靈力能量,依然是正常的暗藍之色。

而涅槃尊者聞言,卻是微微一笑,旋即說道:「呵呵,吞噬炎玉的確可能讓靈力能量發生質變,但那只是對於某種人來說,當然,還有另外一眾人,就是即便吞噬了炎玉,也沒有絲毫作用。」

「這……是為什麼?」

葉天越聽越糊塗了,當即也是緊皺眉頭,如此問道。

「炎玉屬性極烈,生自地火之中,熱能不是所有人都能駕馭得了的,首先,必須是火屬性的人才能吞噬,其次,此人體內的火屬性必須已經經過激活,就比如你,能夠說理吞噬炎玉的能量,還多虧了當初的黑龍幫助你激活了體內的火屬性。」

涅槃尊者對於這些東西彷彿是極為了解,此時也是非常細心的解釋道。

而葉天聞言,仍然很是不解,對於自己的什麼樣的屬性,自己之前甚至都沒有絲毫的了解,若不是涅槃尊者今日說起來,自己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居然是火屬性。

「其實……當初我也有一次機會可以吞噬炎玉……只可惜……我是木屬性……」

此刻的涅槃尊者再度長嘆了一口氣,旋即極為可惜的說道。

很顯然,他當初的那次經歷,讓他到現在對非常惋惜。

而聽到這裡,葉天也總算是明白了過來,這炎玉的確是個好東西,而且不是那麼容易的獲得的,即便獲得了,也不一定能夠吞噬……

「哎!對了小子!以後若是有幸再遇到炎玉,或許你可以再嘗試一下,看能不能同時吞噬兩種炎玉!」

突然,涅槃尊者的語氣變得極為期待的說道。

「額……尊者,你這是要拿我做實驗嗎?」

很顯然,葉天也能聽得出來涅槃尊者話里的意思,當即也是有些疑惑的說道。

「呵呵,的確,自古以來,沒有同時吞噬多個炎玉的先例,但是什麼事都試過了才知道嘛!而且你現在的火屬性極為純正,由於較早覺醒,它已經沉澱完成,說不定,還真的就可以呢!?」

涅槃尊者也是微微一笑,沒有否定葉天的話,極為真誠的說道。

葉天聞言,也是微微一怔,這個事,倒不是不可一試,畢竟炎玉這種東西這麼強大,自己如果能同時擁有兩個炎玉的能量的話,那實力豈不是再上一個台階?

不過,沉思了片刻之後葉天便是再度搖了搖頭說道:「尊者,您就別開玩笑了,這炎玉可遇不可求,再說了,若真的那麼容易遇到,它也不會那麼珍貴了。」

「呵呵,夢想嘛,總是要有的,萬一就實現了呢?」

涅槃尊者再度一笑,不以為然的說道。

葉天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默認了涅槃尊者的話。

「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動身去尋找龍眼呢?」

說道最後,涅槃尊者也是再度將話題扯到了正題上,說出了讓他最是擔心的問題。

聽到這句話,葉天便是再度皺起眉頭,這的確是一個讓葉天非常糾結的問題,想了這麼久,葉天依然沒有打定主意。

而就在此時,房門外卻是突然響起了一道少女的聲音:「葉天哥哥!葉天哥哥!」

聞聲,葉天便是走向房門,打開房門之後,方才是看到,一席青衣的林軒兒站在自己的門前,此刻正一臉嫵媚笑容的看著自己。

「軒兒?你怎麼來了?」

葉天有些意外的說道。

林軒兒此時雙手背在身後,她的目光中滿含濃濃情意的看著葉天沉吟了良久之後方才是說道:「你不打算讓我進去嗎?」

葉天這才反應過來,將林軒兒帶進房間之後,葉天再度疑惑的問道:「軒兒,你是有什麼事嗎?」

林軒兒坐在椅子之上,目不轉睛的盯著葉天,始終帶著一絲笑眯眯的神色,或者說是……色眯眯的神色。

葉天問罷之後,看林軒兒依然不說話,也是更加疑惑的皺了皺眉。

而林軒兒此時卻是猛然站了起來,旋即直接對著葉天走了過來,二話不說,直接將腦袋放在葉天的胸口上,雙手緊緊環抱著葉天的腰。

「葉天哥哥,我想你了。」

林軒兒依偎在葉天的懷裡,儼然一副小鳥依然的樣子,她嬌滴滴的聲音也是傳入到葉天的耳中,讓葉天渾身有些不自在。

「軒兒妹妹,別鬧,哥有事兒。」

可葉天知道自己現在重擔在身,容不得這樣的兒女情長,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然而林軒兒卻是抱得更緊了,當即便是再度說道:「葉天哥哥,你知道嗎,這些天我天天來你房間,可每一次都感受到你房間里傳出的氣息,我知道你在修鍊,所以就沒有打擾,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林軒兒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此刻也是極為大膽的對著葉天說道。

而葉天卻是有些不自然了,林軒兒作為一個少女,如此直接的對自己訴說情意,反倒是讓自己這個大老爺們有些害臊了。

「軒兒妹妹,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可哥現在真有事兒。」

葉天感受著渾身的不自在,也只能是如此說道,要不然,葉天覺得自己已經快要堅持不住,將林軒兒一把攬入懷裡了!

「我今天來,我向你告別的。」

而就在此時,林軒兒突然抬起頭,而後目光極為凝重的看著葉天,如此說道。 只見那些粘稠的靈力越是凝聚就越是粘稠,漸漸的當所有的粘稠靈力都聚集在一起之後,整個靈力團瞬間一陣緊縮。

一陣璀璨的光芒過後,那些匯聚在一起的靈力最終變成了一種像是湖泊一般的狀態。

顏色還是之前七彩的顏色,只是之前霧狀的靈力現在變得更加凝實了起來。

就像是一個七彩的果凍一般。

看到這裡沐靈夕腦海了忽然多了一個信息。

那個信息讓沐靈夕簡直高興的快要跳起來了。

原來經過自己靈力的積澱,她現在的修為等級終於上升到了子靈階。

雖然還是子靈初級的階段,但是這就意味著她以後是可以學習飛行之類的功法了。

宮佑冥在旁邊看著沐靈夕臉上一臉燦爛的笑容,也是不由得問道。

重生復仇千金 「印記就快長成了嗎?」

拒嫁豪門:傲嬌逃妻很搶手 沐靈夕正想著找誰學學那能飛的技能呢,聽到宮佑冥的聲音之後,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星光。

「印記還沒好,但是我就要能飛了。」

沐靈夕一臉的興奮,宮佑冥卻是一臉的失望。

春天見 「你不要告訴我,你大半夜的想要出去學飛!」

宮佑冥還沒有緩解掉印記還沒長成的失落,在看到沐靈夕一臉希翼的神色后,頓時無奈的說道。

沐靈夕完全不給宮佑冥退縮的機會,直接抓起宮佑冥的手臂就朝外走去。

「今晚的月亮多好啊!我帶你上天摘月亮去!」

兩人一同來到一處近郊的小山坡上,一彎小小的月牙被嚇得躲在厚厚的雲朵之後。

生怕被某人一飛衝天摘下去了。

宮佑冥隨意的靠在一顆歪脖樹下,對沐靈夕口述了一遍術法飛行的要領。

沐靈夕只是聽了一遍就已經差不多融會貫通了。

只見沐靈夕準備妥當之後,手中指訣輕捻,靈力涌動間,沐靈夕感覺到自己身體周圍被一種強大的氣流所包裹著。

那種氣流在自己的身體周圍不斷的旋轉著,漸漸的,沐靈夕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輕,原本踏實的站立在地面的雙腳,頓時離開了地面。

沐靈夕手中控制著那靈力的輸送,一臉驚喜的朝宮佑冥的方向看去。

「我能飛起來了!哈哈哈!」

一陣開心的笑聲過後,沐靈夕控制著靈力的輸送方向,不斷的調整著自己的高度和方向。

雖然現在她的術法熟練度還不是很高,但是能起飛,沐靈夕已經很滿足了。

以後她也能想去哪就去哪了。

宮佑冥一眼就看穿了沐靈夕心中的想法,一臉困意的宮佑冥打了個哈欠,輕輕的說道。

「按照你現在的靈力程度,你應該還能再飛一刻鐘吧!」

沐靈夕一聽,身形一歪差點就從天上掉了下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