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現今是非常時候,每個人的神經都繃緊了。

稍為有一點異常的情況,都會讓人加倍的猜疑。

「呵呵!你剛才去哪了?」花襲伊又問。

她一出聲,羅陽便猜到她是什麼用意了。

度假村到處都是攝像頭,只要查看監控記錄,那是可以知道谷雪去過什麼地方的。

若谷雪不想到這一層,一旦所說的跟監控錄像里的路徑不一樣,那花襲伊和花花公子勢必會特別關注谷家三姐妹。

屆時羅陽也難幫谷家三姐妹。

是以,先不管谷雪去做什麼,羅陽只希望她說話要小心。

「你照實說,度假村有的是攝像頭,騙不了我們的。」羅陽笑道。

谷雪怔了怔,隨後向羅陽投去感激的目光。

「呵呵!你們是在配合演戲?呵呵!」花襲伊有點兒惱火。

她的小把戲被羅陽戳穿了。

雖說跟谷家三姐妹才剛認識,但彼此也不是仇人,何況她們都願意向羅陽獻身。

單憑這一點,羅陽也不忍心看著她們被殺。

隱隱之中,羅陽覺得谷雪一定是去見了什麼人,或遠離眾人去打一個神秘的電話之類的。

谷家三姐妹本身是萬魂宗的人,她們來這兒也是為了血煞子。

但她們是否還有幫手藏在暗處,羅陽不清楚。

可以肯定的是,谷雪的謊言一旦被揭穿,那谷家三姐妹的處境就危險了。

現今血煞子還沒找到,羅陽不希望看到己方的人員死傷。

不管怎麼說,谷家三姐妹都算是跟羅陽站在同一陣線的。

「花姐,我是擔心她隨意回答惹你們懷疑,那倒浪費咱們的時間。 嫡子難 咱們還要把精力集中起來對付骷髏堡。」

這個解釋,算是馬馬虎虎。

花襲伊呵呵一笑,說道:「以後別隨便離開我們,那對你更危險。 祕愛成婚 跟著我們,你才不容易丟命。呵呵。我是看在你是我弟的老婆份上,才勸你的。」

聽意思,就是不用谷雪回答去哪兒的問題了。

「噯,你們要是懷疑我,我現在回家就是了。我還不想留在這裡!再見!」

說著,揮了揮手,轉身要走。

「呵呵!你不能走!」

頓了頓,花襲伊又接著說下去。

「呵呵,留下來,你會更安全。等事情過了,你再回去。」

「噯,我留下你們又懷疑我,我要走又不讓走,這叫人怎樣嘛?」

「呵呵,弟,還不安慰安慰你老婆?」

明知谷雪是在做戲,羅陽只得走上前,將她擁入懷裡。

輕撫著谷雪溫軟的脊背,低聲勸道:「來都來了,就當是開開眼界。人生難得有機會見到這麼大的場面的。有我,別怕。」

谷雪推開羅陽,嬌嗔道:「噯,你瞞著我,有這麼多老婆,我還沒跟你算帳……」

正當二人要拌嘴時,花花公子不耐煩了。

「喂!別在這裡啰啰嗦嗦了!」

「呵呵,我弟跟他老婆談情說愛,關你什麼事?呵呵!犯了眼紅病!」

「你這個女瘋子!」

「呵呵!這麼大聲幹什麼,要嚇死寶寶?呵呵!」

花花公子握緊了拳頭,一副要撲向花襲伊的樣子。

二人都是看似無腦,其實內心精細得很。

說歸說,只為蒜皮小事拚命,估摸二人都不會那樣做。

抱著谷雪,感受她嬌軀的溫潤,羅陽心裡雜陳五味。

現今可以確定的是,谷雪在瞞著什麼。

骷髏堡在這個時候出現,谷雪就恰恰消失了一小段時間,羅陽不得不懷疑她跟骷髏堡有關係。

只是在眾人面前,羅陽不便直接詢問而已。 巨龍心中情緒莫名,他此生見識過不少的煉體戰士,除了易天經這樣才情驚艷的人族外,其他的煉體戰士,說實話,他並不放在眼裡,但現在,眼前這煉體戰士,卻讓他感覺比易天經還要難纏!

古劍通靈,是他的龍角所化,也是他的必生心血,這對龍角可以說是他身上最為堅硬的東西,化作古劍,可重如古岳,亦可鋒利如刃,鎮壓一切,斬滅所有!

只是在面對眼前這煉體戰士時,卻是沒有那麼有效。

「鎮!」

易林輕叱,空中盤旋著的掌印、幻象全部落下。

巨龍一時間盡數被淹沒。

劍光與掌印在碰撞,有刺眼的光芒爆射,也有轟鳴的聲音響徹。

萬事萬物處於一種湮滅的狀態中。

「這便是宗師級的力量嗎?!」

西恩眼中有濃濃的火熱之色,她如今是半步宗師級,距離宗師之境只有一道薄薄的膈膜,只要將其捅破,那麼展現在她眼前的將會是完全不一樣的世界。

其他人也握緊了手,心中湧起了嚮往之念,像這樣已經可以被稱之為移山填海,毀天滅地的力量了。

「不。」

然而大長老卻是搖頭,他語氣莫名,似有感嘆,「我也是宗師級的強者,但遠遠無法達到他們的層次,他們現在的實力或許已經超越宗師級了。」

超越宗師級?

眾人一愣,隨即有不敢置信之色。

宗師之上,那不就是,

封號級!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吞了一口唾沫。

哪怕是在南大陸上,封號級強者都是屈指可數,唯有三國皇室,議會,乃至強大宗教才擁有,並且每一個勢力都不會有超過十指的數量。

這還是往大了說得,要知道在三百年前的南北戰爭中,出現在戰場上的封號級強者也是寥寥無幾,甚至在著名的萊比錫戰役中,還死了三個。

鐵面現在還是宗師,就已經有封號級的實力了,豈不是說鐵面未來必定能達到封號級嗎?

跟著這樣的強者,未來必定一片光明!

想著,眾人欣喜起來。

「惡魔傭兵團,必將成為大陸第一傭兵團!」

上官南天手中羽扇輕搖,眼中有嚮往之意。

他是智者,自然希望能親眼看著一個大勢力的崛起,並且自己還是其中的功臣之一,所以對於他而言,易林,惡魔傭兵團,是最為完美的選擇了。

轟轟轟!

戰場上的戰鬥還在繼續。

龍角長劍上下翻飛,破碎著掌印,同時也保護著巨龍,但掌印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長劍速度再快,也是捉襟見肘,所以巨龍身上出現了不少傷勢。

而反觀易林卻是安然無恙地站在那裡。

他看著還在負隅頑抗的巨龍,輕笑一聲,隨後一步踏出。

這一步像是牽扯了整片天空,他握緊了拳頭,一圈圈漣漪在體表擴散,蕩漾開來。

轟!

拳風所致,一條空間通道被開闢出來,稜角分明的拳印砸向了巨龍。

巨龍背脊寒毛炸起,他連忙喚回龍角長劍,但周圍的掌印卻是盡數落到了他的身上,造成了不輕的傷勢。

鏗鏗鏗!

長劍交叉,擋住了易林的拳印。

罌粟之戀:非她不寵 劍身在瘋狂地顫抖,咯咯作響。

巨龍咆哮,全力以赴,將渾身力量全部灌入到了長劍中,但十相閻羅的攻擊,他卻是無法防禦了。

鮮血橫流,傷痕遍體,巨龍的氣息在快速地衰弱。

易林眸光微眯,抓住這一時機,再次出拳。

這一拳,巨龍終究是抵擋不住了,長劍崩散,化作龍角,重新飛回到了頭頂上,而巨龍整個人則像是一個流星往下方的島嶼墜落而去。

轟!

小島上的地形被巨龍龐大的身軀盡數摧毀。

滾燙的血液從巨龍體表的傷口中汩汩溢出,染紅了整座島嶼,血液蔓延開去,連周圍的海水也變得鮮紅。

易林屹立在空中,俯視著巨龍,手中魔刀喚出。

魔刀顫鳴,散發著貪婪饑渴的慾望。

畢竟這可是巨龍啊,大陸一等一的種族!

這種品質的血肉,魔刀怎麼可能會放過?

易林將手中魔刀甩向巨龍。

唳!

魔刀在興奮地咆哮,它化作黑色流光,朝著巨龍落去。

只是在即將觸及到巨龍皮膚時,卻像是碰到極為堅硬的東西,居然被彈飛了出去。

「恩?」

易林眸光微訝,因為他發現在巨龍的體表像是出現了一層淡淡的黑色光影,這光影將魔刀給彈飛了出去。

「有點意思。」

易林召回魔刀,魔刀入手,一道道刀光斬向,如若流星雨,盡數落在巨龍的身上。

巨龍一時間被刀光淹沒。

片刻之後,易林停手,下方的小島已經支離破碎,塵煙四起。

海風吹過,才露出了裡面的場景。

霸道總裁深度寵 巨龍傷勢嚴重,但體表的光影依舊還在,穩如泰山,這也就是說易林剛才的所有進攻都失效了。

「古怪。」

易林皺起眉頭,往下飛去,降落在巨龍的腦袋上。

他眸光與巨龍對視著。

巨龍目光很平靜,完全沒有畏懼的神色。

「是防禦嗎。」

易林問道。

「是我們巨龍一族的種族能力,每當重傷瀕臨死亡之時,都會出現這麼一層絕對防禦,時間為一天。」

巨龍也不怕泄露信息,直言不諱。

「厲害。」

易林點頭,讚歎道。

不愧是巨龍,光憑這一項能力就足以令人羨慕了。

「想看日出么,你的時間不多了。」

易林坐下。

海風微涼,吹動著他的發梢。

夜空上,皎潔的明月落下如同絲綢般輕柔的月華,流進無垠的海域中,清風過後,海面波光粼粼,甚是美麗。

「你來自哪裡?」

巨龍問道。

「地球。」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