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後來有一人攔下了他,這人正是毅侗,他作爲毅氏分支南下避世一族的族長,深知蛟龍乃陰陽兩相中的陰相地靈,既然可以自生渡劫,那就代表着它被天地認可,賜予永生,而這與族中的陰相死格境域的續命完全不同,一個是天賜所有,一個是欲惡融心,突破命理桎梏強行得到的,怎麼能夠不被天譴地厭? 況且眼下毅氏命途蹉跎,族人死傷殆盡,又有道者追殺躲去族中法器術式,毅侗在道途之心的慫恿,騙了至純地靈黑蛟,以族人悔過無罪攪擾,跪拜黑蛟,黑蛟此時爲靈,兇殺性情早已沒有,故而原諒了毅侗。

只是毅侗心有所想,以可悲堪言之論求告於黑蛟,並立誓今後將黑蛟供奉爲尊,身爲靈獸,黑蛟起初不過山野畜類,即便成靈,也在天地遊蕩,現今有人願意供奉於它,黑蛟當然願意,結果,黑蛟應允毅侗後,毅侗便假意作式爲黑蛟引息尋得靈氣之地,而這地方自然就是沙里路羣山。

沙里路羣山地處大地東南之位,在星象勢中爲首尊之位,黑蛟很是感慨,告知毅侗,若有所需,皆可來找它,只是毅侗爲了毅族的命途,完全利用沙里路地脈陰息,造就了一處封禁加式之地,碰巧毅侗又得知曾經背叛毅族逃亡的尹氏一族也在南疆,當下以黑蛟的力量改變沙里路羣山地脈之勢,這才衍生出那裏古扎不留生息的冥河,將尹氏牢牢禁錮於此。

此時,黑蛟已然發覺沙里路羣山的陰陽氣息不正常,當即要尋得毅侗,不成想,恰逢在此修行數百載的山蟒渡劫失敗,而毅侗更是利用山蟒陰息山畜獸類的軀體設下陰相法咒,將隨之所帶的毅族鑄命續生之術的陰相古式和陰相死格境域命息封禁於黑蛟靈息中,黑蛟中計,想要破開,可是山蟒乃俗世邪畜,隨渡劫失敗卻貪慾不減,即便被摧毀體軀,僅剩殘魂,卻在毅侗封禁術式中爆發出黑蛟無法相信的渾濁之力,渡過劫命的黑蛟不願在回到曾經污穢不堪的畜類之尊,故而護佑自身靈尊息魄,被山蟒吞入腹中,瞬息之後,設下它身上的陰相法咒結合山蟒的欲惡之力形成毅瀟臣所在的虛無境域,永遠存留在此,而山蟒更是藉助從封禁式的裂縫中溢流出來的黑蛟力量慢慢重生體軀,等待下一次渡劫。

只不過毅侗相信毅族的命途命輪之說,並且他已然斷定山蟒這邪性兇殺之物無論如何也不會渡劫成功,如此一來,黑蛟便只能存留于山蟒體內的虛無境域內,帶着毅族的陰相古法術式,等待毅族遺者到來。但是毅侗到死都沒有等到,這個帶着毅族命途命輪的毅者一直在二百餘年後才從,而他正是道途之外的道中者毅瀟臣。

黑蛟被毅瀟臣一句話挑起曾經的憤怒,當即迴轉身軀,飛撲而來,強大的威懾伴隨風息衝擊,直接把毅瀟臣捲到半空,不待毅瀟臣落下,黑蛟身如閃電在毅瀟臣周身飛竄怒吼,粗壯的龍尾將毅瀟臣掀翻在半空翻滾,一連數次,只把毅瀟臣折磨的口噴污血才止住。

“卑鄙無恥,骯髒螻蟻,你們毅族人該死,永永遠遠的該死…”

黑蛟將毅瀟臣擒在爪中,碩大的龍首抵在毅瀟臣胸前,一雙牟子冰冷直射出陰冷的光息,碩大尖銳的龍牙似乎隨時都會把毅瀟臣嚼碎吞入腹中。

可是到底,黑蛟沒有下死手,它雖爲陰相地靈至尊的靈獸,可正是因爲它至尊至純的陰息使得黑蛟心性不摻雜一絲貪婪,否則它根本度不過劫命。

“咳咳咳…”毅瀟臣重重咳嗽着,他好不容易擡起頭,看着黑蛟那雙牟子,輕言道:“貪念慾望是生息的根本,你既然渡過劫難化爲靈獸,自然知道其中的根源,雖然我不認識毅侗,可是他爲了毅族其它人的未來,毀其自身坑害於你,也是爲了別人而坑害…”

“腐朽…貪婪….骯髒…我應該殺了他…”黑蛟怒吼,龍息撲面,毅瀟臣差點被這股力量給衝破腦袋。

“既然如此,你隨身爲地靈至尊,又於那山蟒畜類有何區別,更何況毅侗已經死了幾百年,恐怕骨頭都化成渣滓了…”

“你…你…”黑蛟被壓抑憤懣之情充斥於心,見此,毅瀟臣擦乾淨嘴角的血跡,沉聲道:“我來同樣是爲了那羣與我不相干的混賬們,他們創造下不該創造的東西,惹來了無法擺脫的命途。已經有那麼多人因爲而亡,你說他們恨我麼?我恨他們麼?”

黑蛟已然無法理清其中的雜亂,但是它碩大的身軀盤動已經表明它的心緒。

“那又如何?”

“連你都想與天地同生,更何況人呢?”毅瀟臣說這話時眼前浮現出毅母亡故前的模樣,那就像一柄尖刀刺痛他的心:“不該死的人死了,該死的人卻活着,如果可以,我願意二十多年前就死在那場劫難中…”

毅瀟臣盯着黑蛟:“我既然來了,就不會空着出去,這虛無境是毅者設下的,我流着毅族的血,我會幫你解開它,釋放你出去,而你要告知我毅氏的命途古蹟,我需要它…否則,你就殺了我,算是償還你對毅侗的憎恨,介時這裏不過再多出一隻殘念不息的黑靈罷了…”

聞此,黑蛟躁亂的心魄逐漸冷靜下來,它緩緩鬆開龍爪,將毅瀟臣放下,許久,正片空寂的虛無境中沒有一絲聲響,那份靜謐恐怖的讓人癲狂,讓人害怕。

“毅族陰相陰相古式和陰相死格境域命息都在一瞬間被毅侗封入我的靈魄,多年來,我無法探的,因爲我已然渡劫成靈,像這種陰息混雜之力根本無法觸碰,否則我必然招來天罰地煞的懲罰,這是命理的法則!”說到這裏,黑蛟看了毅瀟臣一眼:“毅族覆滅,不外乎觸犯天地義理,生死選擇,只能靠天地賜予,而非自己參破強求…”

“那些已無意義,我想知道,我如何做才能觸碰到陰相古式和陰相死格境域命息!”

“當日毅侗以命息爲根本,將其封禁於我,現如今,恐怕你同樣要命息爲根本,來觸碰探尋!”

“命息!”毅瀟臣很清楚這是什麼意思,這意味着他要用生命來催動心魂內的妖靈,融入黑蛟命魄,可是黑蛟爲靈物,命魄必然至純至尊,強大無比,他一個人息如何比的,況且裂魂猊兇兕完全就是欲惡的融具,是他暗面的自我,若是控制不住欲噁心性,黑蛟反噬,他必然身死魂散。 “怎麼,怕了?”黑蛟語出不屑。

“怕,我若怕就不會來此,我若怕早就自盡而亡,還會任由那些罪惡折磨我?”

毅瀟臣應聲回答,當下,他奮力聚息凝神,不顧身軀傷痛,催動心性,在裂魂猊兇兕的虛魂妖靈融聚下,毅瀟臣的至善靈根在這一刻迸射出奇異的光彩,化作一團炙白的雲團氣暈脫體衝入黑蛟額中,而這一刻,黑蛟也被毅瀟臣的心性氣息所驚愕,它無法想象,爲何毅瀟臣這麼一個邪氣欲惡充身的俗人會有這麼純真的心性本源。

“主人,我覺得我們應該立刻離開這!”

看着西山澗四周的狀況,毒奴說出這麼一句。

“什麼意思?”傲世明有些厭惡,他很討厭這個毒霧玩意兒,在他手下衆人中,只有這個傢伙有權利不聽從他的命令,因爲毒奴不單單是家族奴僕,更是北疆宗門派來的人。

“主人,哪裏似乎有其它的人!”毒奴盯着毅空所在,低聲說着,結果話音未落,毒奴雙目驟睜,身後五步外,林木匆匆作響,跟着一道亮白襲來,毒奴雙臂盤胸擴張,兩縷烏黑的氣暈從後心散溢迸射,擋下這亮白。

纏綿入骨:總裁追妻路 “誰!”

傲世明怒斥,身旁的部衆紛紛散開,只是偷襲的人似乎沒有與之廢話的功夫,先前毅沐曦絲毫不把這些傲世雜碎放在心上,想着一擊必殺,趕緊解決掉,可是他近在身前的偷襲卻被那面色煞白跟死人一樣的傢伙發現,並且那人氣息看似薄弱污穢不堪,實則劇毒不已,既然先機以失,就只能面對面的對決取其性命了。

“不知死活的螻蟻!”傲世明不知毅沐曦這些人的底細,還以爲是尹氏餘孽,故而方言不屑,假若他知道這些是毅族分支木系的族人,恐怕就會是另一種表情了。

毅沐仝與數名族人衝身凸出,人手一把手刺,但見毅沐仝身快如閃電,兩名傲世部衆臂纏風雷術力衝來,看似猛烈,且暗藏種毒,隨時待發,不成想毅沐仝根本不給他們一絲機會,手刺風息劃過,二人身軀一顫,跟着脖頸一冷,便如棒槌般倒地抽搐起來,見此,傲世明才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尹氏餘孽。

“傲世畜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毅沐仝冷言怒喝,直衝而來,傲世明咬牙挺身擋上:“你們到底是誰?”

“要你命的祖宗!”

“放肆!”

傲世明被這些混蛋給激的暴躁癲狂,他臂如千斤骨,猛烈壓下毅沐仝的手刺,同時另一手握拳聚息,迫人的寒氣頓時四散開來,見此,毅沐仝急身後退,傲世明揮臂追上,寒氣破身,想要將毒式衝入毅沐仝身軀內,可是毅沐曦已經將毒奴幹倒,抽身衝來,其它族人更是結果淨數名傲世部衆,他們以手中的鐵刺爲基相互連接合爲一氣之力,生出一道氣暈風鎖朝傲世明捆來,傲世明爲保自身,只能後退,只是毅沐曦已到近前,他雙目怒紅,滿滿都是對傲世的恨意,一記淡藍的符靈式脫手打在傲世明背上,傲世明忍痛,卻噴出一口鮮血。

在此瞬間,傲世明看到十多步外,已然被毅沐曦打倒棄置一旁的毒奴竟然無事般起身看向自己,那張慘白的面頰上似乎透漏出對自己的不屑,跟着毒奴身形後撤,消失在林間。

“混賬畜生…”

被逼迫到死處的傲世明怒吼出這一聲,簡直比雷鳴還要轟響,不知是對毒奴的作爲感到憤怒,還是對毅沐曦、毅沐仝這些憑空出現的黑手憎惡,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爲毅沐仝、毅沐曦二人已經妖靈加身衝來,看到這一幕,傲世明知道一切都結束了,但是身爲道途至尊的族人,傲世明心性狂妄高傲,他不甘這麼死去。

當毅沐仝的鬼石像與毅沐曦已經壓制身前,那股強大威勢幾乎能把傲世明的身軀撕裂,只是不甘心而亡的傲世明拼盡最後一口氣,奮力催動全身血脈氣息,以禁咒反噬之術逼迫自身爆發出一股瞬息爆炸力量衝向毅沐仝等人,感受到那股威脅,毅沐仝與毅沐曦當即後撤,只是幾名族人躲閃不慎,直接被這股威勢壓迫到心魂,當即心魂撕裂血崩而亡。

“想殺我,你們這些螻蟻太過妄想了…”

呼嘯之後,傲世明滿身血跡散射出見方三尺的血霧氣浪,這氣浪幾乎把周圍的林木給掀翻,毅沐仝這些人在護佑自身同時勉強能夠站穩,待血霧氣浪散開之後,傲世明已經沒了蹤跡,只是地上卻有一道很明顯的血跡向林木深處蔓延去。

“這個畜生,竟然還有能力逃走,看來傲世這麼多年來並沒有像道途傳言那般墮落!”

撞上你撞上愛 毅沐曦自語着,倒是毅沐仝思量更爲全面:“不能讓他離開,他既然知道這裏的天際金光門庭渡劫徵兆,剛剛又看到我的妖靈虛魂,隨意猜測便可得知,我們毅氏已然重出尋找命途,更何況命輪指引者毅瀟臣還在此地,爲了保險起見,我們必須告知祖爺爺,讓他定奪!”

當下二人帶着其餘幾名族人回覆毅空,至於亡命的族人,就地掩埋,待日後再來尋回。

“呼…呼…”

傲世明使用血咒反噬後,渾身氣息混亂不堪,在雜亂的林道中艱難前行同時,他不斷思索毒奴最後的那個神情,那是什麼意思?就算他是北疆傲世宗門人,也應該這樣,目視同族的人陷於危難,還有就是剛剛那兩個人中有一人似乎擁有魂生靈,這根本就是毅族者纔有的,難道那些人都是毅族的人?如果是那就太可怕了,一個毅瀟臣已經擾亂了道途,挑起了無數的貪念欲惡,若是這麼多毅者出現…

“等等,難道是當初隱祕於世的毅族分支重新出現了?”想到這,傲世明瞬間驚愕,不過聯繫起昌中以往的傳聞,可以猜出出,越來越多的毅者被毅瀟臣那個雜碎給凝聚到一起來,倒時恐怕又是一場紛爭。 傲世明越想後果越嚴重,儼然已經超越山蟒畜獸渡劫開啓天際金光門庭,不過他還未走幾步,猛然感覺到不對勁,擡頭看去,一羣黃色長衫服飾的人正站在十步之外,那些人冷冷盯着自己,若自己稍有異動,恐怕就會死於頃刻間。

塵緣從來都如水不數離別 上官季風順着沙里路羣山時隱時散的異動氣息傳來,只是他剛到這裏,天際的金光門庭徵兆竟然衰弱許多,這讓上官季風燥心不已,故而加快趕進,結果竟然碰到眼前這滿身血跡的傢伙。

短暫的對峙之後,傲世明猛然動身,但是上官季風更加迅速,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追尋山畜化靈成龍的機遇,下一秒,傲世明的身影在交錯中倒地,而上官季風對他看都不看,徑直向,直奔西山澗而去,他不知道,剛剛死於他手中的傢伙正是道途現今至尊的傲世族人,若是知道,恐怕他就不會那麼無所思考了。

黑蛟的靈魄之中,毅瀟臣在裂魂猊兇兕的護佑下緩緩尋覓,放眼望去,黑蛟靈魄就像一處十分靜謐的幽冥地,這裏陰冷無比,卻又與寒冰極地不同,那絲絲縷縷的陰純氣息好像雲霧般在身旁劃過,有的甚至可以穿過毅瀟臣虛渺的身軀。不過這般靜謐不表示毅瀟臣的魂識可以在這裏長久的停留,靈獸之魄,至純至清,容不得半點污穢,而毅瀟臣就像污穢不堪的垢泥,在這裏突兀至極,更何況護佑他心性魂識的還是陰相欲惡裂魂猊兇兕。

在這裏飄蕩不過半刻,一縷縷的氣息靈暈向毅瀟臣襲來,瞬間,沉重如山的壓力從四面襲來,毅瀟臣只感覺有什麼在撕扯他一般,好像要把他給吞噬剔除一般,在此壓力下,裂魂猊兇兕奮力憑藉魂息力量將那股壓力抵禦開,只是它與黑蛟的靈魄力量比起來,就像山石仰望泰山,枯木仰望擎天支柱,完全不處在同一層面。

就在壓力即將突破毅瀟臣心性本源,撕扯他的魂識時,毅瀟臣看到面前的虛空裏竟然浮現着一團淡藍色的雲霧,這雲霧與四周的靈息完全不同,並且看到這雨霧那一瞬間,毅瀟臣只感覺有什麼聲音在呼喚自己一般,並且覺察到毅瀟臣魂識危險,這雲霧竟然緩緩靠近,釋放出一道道淡藍色的流光,將那些試圖撕扯毅瀟臣心性魂識的氣息完全隔開,在此之下,毅瀟臣只感覺身上的壓力小了許多,跟着,雲霧擴散圍聚,將毅瀟臣緊緊纏繞在其中。

山蟒腹中的虛無境域內,黑蛟浮動身軀,看着身前呆然無神的毅瀟臣身軀,沉沉笑起來:“果然是毅氏的命輪的指引者,毅侗,我真不敢相信,你一個俗人者竟然可以看到數百年後的事,難道你們毅氏真的那麼浩瀚…”

雲霧纏繞,氣息隔絕,在這裏,毅瀟臣就像進入一片牢籠,無所可逃。當面前的雲霧逐漸盤旋凝聚化作一道人影虛魂後,毅瀟臣心中一驚,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就是他曾經陷入生死兩相之地,出現在自己心魂深處虛無境內的白鬚老者。

“你…你…”

面對毅瀟臣驚呆,虛魂老者浮動身形來至面前:“後輩小兒,你是何人?”

“晚輩毅瀟臣…”

“你爲何出現在此?”老者沉吟:“水系支族,真不知他們都如何了…”

“我見過你…”

毅瀟臣喘息應聲:“你曾經出現在我的心魂境域內…是你…”

這下老者迷糊了:“我…不可能…我聽信毅氏預言,帶領支族逃生南下,你一個後輩如何見我…莫要荒謬…”

見毅瀟臣不信,老者笑言:“我是毅侗…你既然能夠進入到這裏…表明你就是毅氏預言的命輪指引者…”

“毅侗?原來你就是黑蛟口中憎惡的人!”

聞此毅侗哈哈哈一笑:“惡人就惡人吧,爲了族氏,我不得不這麼做,不過我老朽對你口中那個與我長得很像的人很有興趣,他是何人?可有姓名,你既然被這指引者,出現些荒謬際遇也不是不可能!”

“他…”毅瀟臣沉思,半晌才道:“他沒有說,他只說我是他的後人,對了,他身旁有一尊火紅似龍的妖靈…”

毅侗本來還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結果聽到火紅似龍的妖靈後,他頓時驚悟。

“火紅似龍…妖靈…魂生靈是毅者陰相體魄的特有,可是火紅似龍的妖靈只有一個人有,那就是毅氏的先祖之一,毅風的弟弟—毅櫺尊….自己竟然和毅櫺尊長得一樣,難道這就是天意…”

看着眼前虛魂毅侗時而驚呆,時而沉默,毅瀟臣急了:“前輩,晚輩爲了毅氏的命途指引而來,看在同族血脈份上,請您快告知晚輩,已經有很多人因毅氏的命途而亡…我…”

“罷了!”毅侗嘆聲:“看來果真命如此啊!”

毅侗身形縹緲,盯着毅瀟臣,半晌才吐出一句不知不解的話:“孩子,毅氏命途至尊,卻又可悲至極,我身爲毅氏分支前的大尊者之一,得知了一些陰陽法器的根源,那一瞬間,我覺得一切道途義理都崩塌了,現如今你既然身爲毅族預言中的後背命輪指引,希望你在得知這一切後,能夠爲了毅氏守住族羣,守住義理,守住道途!”

不待毅瀟臣反應,毅侗虛魂消散,面前的景象瞬間變化,雲霧崩烈消散凝聚爲流光涌入毅瀟臣的魂識體軀內,這一刻,毅瀟臣只感覺自己的心性本源要被無數殘魂畫面撐破一般,當所有力量融匯一處到達崩潰點後,一切瞬間平穩了。

面前,崇山峻嶺,萬里長河,一切都那麼美麗,充沛人的心魂,忽然畫面一轉,草原遼闊,人影虛晃,無數的人在奔跑,再向天際巔峯衝去,可是一道驚雷打破一切,人影消散,血液飛濺,屍骨遍地,原本美麗崇高至上的天際穹空卻變成煉獄,草原也變成了熊熊烈火的煉獄,巨大銅鼎,滾滾血水,慘白的人骨在其中淬化,成羣的道者跪拜於鼎前。 看着這些人的背影,毅瀟臣至善靈根的心性受到極大刺激,他可以感受這些人腐朽的驅殼內藏匿着無盡的貪婪和欲惡,隨着一道炙白慘烈的光暈從鼎中射出,指向天際時,萬物復甦,生息重現,那些死亡消散的殘魂在這一刻融匯成無數星光殘點,灑落在大地之上,在這一刻,升起的星點化爲靈光,受到陽明的眷顧,而沉入地下的星點則爲靈涅,具爲陰冥的歸攏,那些道者在此一分爲二,追隨陽明的消散不見,只剩下追隨陰冥的在靈涅指引下,以命息爲基,衝入死亡,只爲獲得融生於陽冥的一瞬間,可是人息本就陰陽相合,不管離開陽還是離開陰,都是殘缺的命理,可是此番道者執迷貪念欲惡,妄想與天地同生,此番慾望更是不可能被天地容納,不過凡事都無定數,在陰冥之中,他們以欲惡殘念爲命息,完完全全衍生出心魂內的邪性自我,以此殘缺的活了下來,不過這般陰邪卻直接引來了地煞。

當地煞出現後,這些道者四散奔逃,卻依舊不忘那陰涅的指引,甚至有的人以自己的生命血液爲基企圖強行追隨陰涅,可是無數的兇鬼將其撕裂,就在一切即將結束時,那些陰涅竟然在這一刻綻放出無數陰光,將兇鬼一掃而盡,給了殘餘道者的生息,也正是這一轉變,殘餘的道途以枉死的同人殘魂命理繼續追尋指引,直到陰冥開啓欲惡門庭,他們才止住身形,而陰冥的欲惡門庭在這一刻吞噬掉他們的生息中的陽明之相,以此爲祭品,破了他們的必死之徑,並且在這一刻,這些道者被陰冥內的欲惡之力衝聚心魂,一尊尊代表着他們內心深處欲惡孽緣的妖靈出現在身旁,看着護佑生死魂魄的妖靈,這些道者癲狂咆哮,似乎再爲脫死而歡呼,只是不等笑聲傳出,一切都變了,一場天雷地煞共落的劫難降臨,將他們推入了黑暗…

看到這裏,毅瀟臣只感覺魂識巨痛幾乎炸裂,即便畫面破碎不堪,可是毅瀟臣仍舊明白了毅者命途的根源,那些道者就是毅氏最初的先輩,陽相者如何出現,他不得知,可是陰相者的出現竟然這般骯髒污穢,以人命和自身生息爲代價換來的確實內心的欲惡妖靈,那般癲狂幾乎能夠將人折磨的求死不生。

不過這還不算完,畫面電閃,深邃昏暗好似幽冥鬼境的地方消散,轉而出現的是一束流光匯聚的畫面,無數的殘光星點在流光束中無限延伸,最終這形成一條蜿蜒曲折直至陰冥黑暗的河流,河水洶涌翻騰,無法言喻的陰邪欲惡力量隨着河水翻滾,那些道者魂散陰相之息,望着那些陰冥星點在和河水消散沉浸,當一切都快結束的時候,一條兇惡龐大的巨龍從河水中一躍沖天,似乎要衝破陰陽的界限,飛入天際,只可惜它生爲陰邪,且至陰至純,在天際穹蒼處被炙白的陽線之力照耀驅散,最終沉沉落下,沒入河流之中,即便這畫面一閃而過,毅瀟臣已然看清那巨龍模樣,那是一條真正的陰蚺蛟,一條靠所有道途欲惡爲根源之力禁錮在河流中的陰靈巨獸,在那條河之下,無數的道者命理都被欲惡陰冥星點所禁錮,即便生死兩相過,若不釋放靈獸至尊,消除冥河,那根本不可能解脫。

“原來毅氏的陰相之力竟然是靠欲惡和殘魂命息爲根本造就衍生出來的,連世間的靈獸也被捕縛玩弄於其中,如此道途,怎麼不亡?怎麼不被天譴地煞所厭惡!”

徹底的感觸到毅氏陰相之力的根源後,毅瀟臣只感覺自身的存在就是對生靈命息的憎惡。回想起那銅鼎中無數的殘骸屍骨,毅瀟臣無法得知毅族的先輩們到底殘害了多少人的性命才參透陰陽兩相境域。

“後輩,這就是毅族的陰相境域…你既然得知了…就不要被貪婪仇恨所困頓,至於毅族何去何從…就看你們如何走了…我已經盡力了…”

當一切塵跡景象在黑蛟靈魄中消散後,毅瀟臣忽然被一股大力所壓制,這股力量來自於黑蛟靈魄,在靈魄中,毅侗設下的毅氏殘魂古式之力可以爲之抵消一些反噬,可是現在毅侗的殘魂消失了,古蹟和陰相根源也都滲入毅瀟臣的魂識中,只要順着陰相根源的古蹟追尋,他自然可以通過冥河進入到毅族先輩設下陰相之境,只不過他這陰邪混雜的氣息卻是黑蛟靈魄排斥厭惡的,隨着四周黑靈匯聚而來,纏附在毅瀟臣魂識上的壓力越來越大,幾乎能把他壓碎。

隨着一聲怒吼呼嘯,毅瀟臣的魂識被這莫名的力量吸入幽冥黑暗,當他再睜開眼時,黑蛟的頭顱正在面前。

“剛剛是怎麼回事?”

毅瀟臣跪倒,不住的喘着粗氣。

“我以靈魄斥力將你逼了出來,否則你必然煙消雲散於我的靈魄內!”黑蛟應聲,它靠近毅瀟臣:“毅侗那個老混賬在我靈魄內留下了什麼,他設下的封禁解開了沒有?我何時能夠離開這裏!”

“沒有禁錮!”毅瀟臣起身:“他留在你靈魄內的只是我毅氏命途中陰相根源的古蹟,根本沒有什麼禁錮術式!”

“不可能,這不可能!”黑蛟不信,咆哮不已:“爲什麼我無法出去,爲什麼?”

“這恐怕是你認爲自己受困於此,不過你身爲靈獸,我毅氏的人再怎麼強大,也只是肉體凡胎,如何禁錮的了你,還是你自己靈魄不純不淨,有俗念夾雜罷了!

話落,黑蛟身軀竟然散射出淡淡的光暈,跟着周圍的虛無境在它的靈力釋放下緩緩亮白起來,並且毅瀟臣腳下的寒水快速退卻,黑蛟當即開口:“快到我身上來,這鬼地方終於要破了!”

毅瀟臣不敢拖沓,當即順着黑蛟的龍爪攀到軀頸上,黑蛟靈氣四溢,與這虛無境奮力相抗,多年來,它被困在此地的憤怒在這一刻完全迸射。 只見它飛身盤旋,疾風微吼連綿不斷,漸漸地,一股溼冷的潮息從四周傳來,毅瀟臣摒神吸氣,下一秒,黝黑的虛無境域竟然轟然炸開,無數的水流從四周漫涌而來。

“祖爺爺,你看!”

半坡林間,毅姬鈺驚呼。

衆人看去,西山澗的深潭突然翻涌起來,數道水珠沖天之上,就在毅空憂心毅瀟臣是否能夠從那山獸畜生體內尋得毅氏古蹟命途時,一條黑色麟光從水注中飛躍而出,那威勢震天撼地,甚至天際逐漸消弱的金光門庭也在這一刻射出數道金光,烏紅雷鳴轟隆的濃雲也都散開。

“那是龍?不,難道是那山獸渡劫成功,脫死入生了?”

看到此物第一眼,所有人都是這一反應,可是毅沐佘無法認同,更無法相信,若是那般邪物畜生都能渡劫成功,這天道義理恐怕已經衰敗到無可彌補的地步了。

“不,那不是山蟒,那是真正的蛟龍!”

毅空感受着這麟光獸物所散發出的至陰氣息,當即斷聲,只是這靈獸從潭中躍出,那山蟒的殘軀和毅瀟臣豈不是?

不過他的思緒還未浮現,一團黑影伴隨着一聲悽慘無比的驚叫從那麟光之物身上傳來,讓人困惑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黑蛟被毅侗用計藏匿毅氏陰相境域古蹟封于山蟒體軀的虛無境內,此番重出生天,自然狂嘯不已,那威勢直接把毅瀟臣從鱗背上掀翻下來,見此,毅瀟臣驚嚇不已,若是這般落地,恐怕他得摔成肉泥,不過黑蛟到底是成靈聖獸,雖然處於陰相,可是並不陰邪,故而在快要衝破天際雲端時,猛然回想起背上還有人,當即盤身追來。

毅瀟臣感受着身旁的疾風雨幕,在看着越發逼近的山林巖壁,他的心魂恐怕已經嚇散了,就在這時,背後一陣呼嘯駛過,跟着毅瀟臣的身軀被龍爪擒住,驟然上升。至此,毅瀟臣那嚇到驚散的心魂纔算恢復。

只是在毅瀟臣與黑蛟盤旋於天際雲霧之間時,西山澗的深潭之下,地泉氣息與大地脈絡正在相雜交融,山蟒散氣破身的體軀在這氣息纏繞下竟然再次生出邪意,並且山蟒體軀內的虛無境域破碎導致曾經引息在它獸息中的邪性兇殺力量完全散溢出來,在此影響之下,山蟒已然灰白的牟子驟然變得血紅不已,潭水翻涌,亂流不止,忽的一具極其腥澀的味道順着水息傳入山蟒鼻翼中,憑藉最原始的血腥兇殺之意,山蟒身軀好似鬼魅般遊離上,待那股氣息近了之後,赫然是殤婆婆泡的發脹的屍體。

不過這個老妖婆雖然身死,可是她的慾念不散,心魂不亡,在於何偉糾纏中,她早已用自己的性命設下毒咒聚在血符內嵌入何偉的身軀,血符融化,汲取何偉心魂深處殘存的靈獸氣息力量,在這力量的支撐傳遞下,殤婆婆那骯髒不堪的命息雖然無法支撐這腐朽身軀,可她意識貪婪不散,而這正是山蟒兇殺嗜血中最有誘惑的人息力量。

隨着一股暗流翻涌而來,山蟒大口怒睜,渾濁的潭水與殤婆婆的屍體一同消失在山蟒的腹腔內,雖說殤婆婆只是一介俗人,可是在何偉身上汲取了三傷龍嬰劫命的殘息之後,她的意識欲惡直接超越了退回本源獸類的山蟒,吞吃掉殤婆婆的身軀,融聚了她不甘死亡的殘魂命息,山蟒褐色的獸目快速發紅,不過眨眼功夫,竟然變得像血菩提一般,在這幽黑碧綠的深潭之下,那雙牟子就像黑夜惡鬼,讓人驚恐萬分,在山蟒碩大的身軀內,殤婆婆的殘魂命息不斷猖狂怒吼着:“我沒有死…我竟然沒有死…”

半坡林中,毅空早已看清那鱗軀巨獸模樣,是一隻真真正正的黑蛟巨龍,地靈至尊靈獸。而它爪中所擒之人正是毅瀟臣,現今毅瀟臣安然從山蟒軀體內活着出來,還釋放出這樣的靈獸,至此,他毅氏命途命輪指引者的身份將會按照道途命理,凝聚起避禍隱世的毅氏族人,就是重振毅氏威名,也尤未可知。

‘呼…’的疾風雨幕撲面而來,巨大的威勢將毅空這些人險些吹倒在地,四周的林木更是被吹得噼裏啪啦響個不停。

‘噗通’一聲,黑蛟鬆開龍爪,將毅瀟臣擲於毅空這些人的面前,見狀,普彌、敖天成疾跑過來,將毅瀟臣攙起,二人看着身長十多丈的盤旋巨獸,早已顫慄不止,黑蛟隨便一個吐息,就能將他們泯滅於瞬間。

“毅氏,你們欠我的孽緣,現今已還,而我於你毅氏的命途古蹟,也交換於你們,自此你我各不相欠!”

聞此,毅空上前,躬身就拜:“獸尊在上,晚輩…”

雖然毅空年近百歲,可是面對成靈的黑蛟,他可不敢託大,否則黑蛟一記龍尾掃來,恐怕他們所在的這片區域都要消失不見。

“罷了,毅氏的命途,俗者的悲哀,你們創下的禍根苦果,就由你們自己收吧!”黑蛟看向一臉憔悴的毅瀟臣,淡然:“小生後輩,欲惡纏身,又深陷命途漩渦,比起我的禁錮百年,你更是可悲不已,不過你既然心生至善靈根心性,就要順着天道而行,道途義理,尊而敬之,否則你們必然遭受天譴地罰,如此則生之無望!”

毅瀟臣跪拜,告謝黑蛟救命之恩,黑蛟長嘯應天,那股龍息好似天咒一般衝向天際的金光門庭,瞬間,金光門庭閉合消失:“劫命已過,無生無死,無孽無緣,何來渡劫一說…”

黑蛟長嘯,便飛轉身軀,向雲層中衝去,見此,毅空纔看向毅瀟臣,還未開口,一聲極其癲狂的呼嘯自坡巖下的深潭中傳來,這一聲好似惡鬼臨門,煞人心魂,那剛剛消散的水幕竟然再次迸濺四周,跟着毅瀟臣只感覺渾身氣息一冷,就像惡鬼撲身一般,並且化妖軀後從潭中撿回一命已然癡呆的何偉在這一刻更是被妖魅復身一般,呼嚎起來,那雙血紅的牟子似有萬千憤怒,轉身飛撲深潭,好像哪裏有什麼東西牽扯奪他生息命理一樣。。 “這個傢伙簡直瘋了!”汪戰怒喝,衝身就要去拉何偉,可是何偉力大無比,且他膚表滿是鱗片,光滑不已,直接把汪戰甩了個空,下一秒,何偉一驚猙獰着躍入深潭。

絕世雙驕:邪帝,求放過 不過瞬息之後,一抹灰黑的水珠從潭中衝出,隨着水花四濺,那條本來該死亡的山蟒竟然滿身兇殺之氣衝出來,而何偉赫然四肢攀附,牢牢抓在山蟒光滑灰黑的鱗片體軀上。

“不可能,這個山畜已經被我們打死沉入潭中,怎麼可能還會活着!”

毅沐曦驚呼,可是事實面前,他說這話根本沒有意思。

“這個邪畜!”毅空怒目相望,只見數丈長的山蟒從水柱中衝出來後攀附在青巖壁上,那顆碩大的頭顱晃動尋覓,原本褐色的牟子此時血紅不已,見此,毅沐曦、毅沐佘及其它族人紛紛取出器物,降服這山獸,但是何偉這個瘋子與山蟒混在一起,若是術法同出,何偉必然身死其中。

“慢着!”汪戰急呼,雖然他與何偉相識不久,可他知道此人心思不壞,無非就是命途可悲,攤上了那詭異的三傷龍嬰劫命罷了。

“滾開!妖孽之物,留之何用!”

毅沐佘怒喝斥退汪戰,毅沐仝與毅姬鈺相識一看,攔下汪戰和普彌這些人:“你們不管,但絕不能阻擋,毅氏命途在即,由不得半點疏漏!”

普彌自然知道這話何意,故而對不相識的何偉根本沒什麼救援之意。

山蟒低頭血口怒張,奮力朝頸軀上的何偉咬去,何偉此時雙目烏紅滴血,渾身的鱗片散發出濃厚的黑氣,只見何偉雙手前撲,鋒利三尺餘長的爪子深深嵌入山蟒的體軀:“畜類邪獸…竟然敢吞噬汲取我的殘息之力…”

WWW•ttκΛ n•c ○

此音渾厚完全沒有人息之味,即便離着很遠,毅瀟臣這些人也聽到何偉的話,這根本不是他說出來的,毅空聞之衝毅沐佘幾人點頭,幾人領會意思,紛紛結式,瞬間,毅沐佘的藤鬼、毅沐曦的三明神門、毅沐仝的石像鬼、毅姬鈺的蝶魂紛紛虛尊浮現,附着於身後,那氣息威勢讓普彌羨慕不已,這就是完整的支系族羣力量,不像他們水系一族,殘存的人還相互拼鬥,實在可悲。

“慢着!”

隨着毅沐曦四人魂息集聚,碩大如天幕般的火暈氣息在幾人身前出現,但是毅瀟臣閃身擋下:“前輩,山蟒邪獸,死不足惜,可是何偉不過一俗者悲哀之人,他若死了,毅氏的孽緣命途又會深入一息…”

聞此,毅空目看咆哮猙獰的山蟒,低言道:“不除它,就會傷及我等,我等因此而亡,毅族的命途同樣會深入一息!”

“前輩,讓我去,我可以結果那邪物,救回何偉,這也是爲了毅氏孽緣而積福!”

說罷,毅瀟臣轉身,裂魂猊兇兕虛魂出現,只是他的魂息消耗巨大,還未恢復,裂魂猊兇兕虛尊看似衰弱不已,全然沒有以往的威懾之力。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