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為他們心中是服了姜雲卿的。

可是結果呢。

在所有人都以為姜雲卿會一步登天,成了這赤邯朝中除卻魏寰之外最有權勢之人的時候,她卻是突然抽身離開,甚至趁著魏寰逼迫睿明帝寫下傳位詔書,跟一眾朝臣宣旨的時候偷偷跑了。

姜雲卿鬧出的這一出,不僅讓得魏寰因她震怒,就連朝中的那些大臣們,在知道她離開之後也有些難以置信。 穆藍淑驚訝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失蹤了二十多年的丈夫,本以為是個綁架犯,結果突然回來,告訴她他其實是個英雄,還要當局長了。

顧立成這才將目光轉移到顧念和她懷中小傢伙的身上償。

「念念。」顧立成沙啞著聲音叫攖。

這兩個字,對他並不陌生。

在R組織中,多少次他即使不敢發出聲,可舌尖依舊輕輕輾轉,默默地念著自己妻女的名字,用以支撐自己。

不論多麼殘破,都要活著回來,見到她們。

顧念張了張嘴,喉嚨卻被卡住一樣。

明明從小就想叫一聲「爸」,此時卻怎麼也叫不出來了。

顧立成也不勉強,露出澀然的微笑。

就在他以為,自己還要有一段時間,才能聽到顧念的那聲「爸」,耳邊傳來輕細柔軟的聲音:「爸。」

顧立成陡然抬頭,滿臉的驚喜。

通紅的雙眼瞬間擠滿了淚水,就這麼涌了出來。

哭的無聲,哭的狼狽。

一直腰桿挺直的中年男人,此時卻身形佝僂,哭的滿臉是淚。

「哎!」顧立成重重的回應。

顧念抬手擦淚,沒想到,二十多年後,竟然還能有一家團聚的時候。

顧念突然轉頭,四下的找尋,有些慌亂。

終於,在沙發背上找到了抽紙巾,忙拿過來,抽出幾張紙,遞到顧立成的面前。

還有些陌生,動作遲疑著,不太確定的看著顧立成。

顧立成連忙把紙巾接下,看到顧念又給穆藍淑紙巾。

三人都擦乾淨眼淚。

顧立成看向了顧念懷裡的小傢伙,那股熟悉感,又湧上了心頭。

立即,便想到了一種可能。

心中微變,問顧念:「這小傢伙是——」

小傢伙正一臉好奇的看著顧立成,一點兒不露怯。

黑葡萄似的眼珠子,在大眼裡滴溜溜的靈動的很,都不怕生。

這樣的小傢伙,讓人怎能不喜歡?

從骨子裡,就透著靈氣。

越看他,越覺得眼熟,跟……

顧立成腦中猛然出現了楚昭陽的臉。

顧念笑的特別暖:「他是我兒子,叫楚瑾瑜,小名小米糕。」

聽到這個名字,顧立成還有什麼不知道的?

「他多大了?」顧立成問道。

「我兩歲快要六個月了。」小傢伙脆生生的回答。

顧立成微驚,算算時間,正是顧念當年離開的時候。

那時候,她既然已經懷孕了,為什麼會離開?

只是,當著小孩子的面,他也不好問,只能等小傢伙不在的時候,再問了。

看穆藍淑的表情,像是有很大的苦衷。

顧念這時候,低頭對小傢伙說:「小米糕,這是外公。」

小傢伙眨眨眼,問:「外公,是不是就是媽媽.的爸爸,外婆的老公?」

顧念忍不住颳了下小傢伙的鼻子,這小傢伙,知道老公是什麼意思嗎?

「是啊。」顧立成笑著點頭,心裡驕傲,自己這外孫,怎麼這麼聰明。

這才多大啊,小人兒精似的。

小傢伙立即乾脆的叫:「外公,你也可以叫我小米糕。我的小名,不是誰都能叫的。」

一臉「你能這麼叫,跟我可親近啦,高不高興?」的得意樣兒。

可把顧立成喜得不行,當即就叫:「小米糕。」

小傢伙立即笑的露出了小白牙。

顧立成伸出雙手:「那……能讓外公抱抱嗎?」

「可以呀!」小傢伙爽快地說,伸開雙臂就朝顧立成傾過去身子。

顧立成小心翼翼的把小傢伙抱進懷裡。

小傢伙年齡不大,已經很有分量。

顧立成的腿還沒好全,這會兒晃了兩晃。

穆藍淑立即擔心的問:「你的腿——」

「沒事。」顧立成笑著說,「小米糕這點兒重量,我還抱得住。」

為了證明他話的可信度,抱著小傢伙站直了,還特意掂了兩掂。

小傢伙在顧立成的懷裡咯咯甜笑,抓緊了顧立成,就聽鼓勵成問:「想不想舉高高?」

小傢伙驚喜的瞪圓了黑溜溜的大眼,小臉都興奮的發紅了:「想!」

顧立成一聲:「準備好了。」

而後,就把小傢伙高舉到頭頂,還讓他在頭頂轉了個圈,直接坐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小傢伙立即被這海拔高度給驚著了,高興地直拍手。

不過顧立成的腿終究是堅持不了太長時間,便把小傢伙給放下了。

坐下后,仍然捨不得放手,把小傢伙給抱在了懷裡。

缺失了二十多年,沒想到,現在妻女在身邊,就連外孫都有了。

顧立成的眼裡,喉嚨,都是酸澀。

因為知道今天穆藍淑和顧念要回來,穆定傑一早就去市場買了許多東西回來,都是穆藍淑和顧念愛吃的。

現在即使多了顧立成,也是夠的。

穆定傑這些年專心照顧二老,廚藝見長。

穆藍淑提出要幫忙,他也不用,呵呵笑著:「姐你快坐著,我去做飯,很快,你多跟爸媽和姐夫說說話。」

—題外話—三更一~

免費小劇場:

春節特別篇之狼人殺(23)

魏之謙轉移話題:「老楚,該你了,快點快點!」

楚昭陽看向顧念,老婆身材好,私心裡覺得這是不會引起任何誤會的。

於是楚昭陽有特別得意,特別挑釁的看了眼莫景晟。

莫景晟:「……」

友盡!

楚恬:「……」

不能好好做兄妹了。

楚昭陽淡定的走去陽台,不高不低的說:「老子喜歡男人。」

魏之謙:「哎喲你這聲音誰能聽見?」

小劇場明天繼續~ 誰都不願意相信,姜雲卿居然會在被封了皇太女之後,眼見著富貴在手,皇權在即的時候直接離開。

前妻,請留步 之前姜雲卿表現的那般強勢,好像對赤邯皇位勢在必得,更是言語親近魏寰。

可是後來她卻依舊背棄了魏寰,而她之前在宮中的那些表現,對朝中之人的那些強勢,都全部是偽裝而已。

她根本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留在赤邯。

他們所有人都被姜雲卿給騙了。

韓葉知道姜雲卿的手段,也清楚明白她當初是怎麼對付那些朝臣和那些皇子的。

所以面對姜雲卿的時候,他絲毫都不敢放鬆,更不敢有一絲大意。

韓葉就怕以為他一不留神,讓姜雲卿從他手中跑了,到時候魏寰那邊定然不會饒了他。

哪怕不死,怕也在新帝面前失了臉面,那禁軍統領的位置怕是也輪不到他繼續坐下去。

而這是韓葉覺得不能允許的事情。

雛田的武神強踢 ……

韓葉對著身邊那人沉聲說道:「那姜雲卿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她為人狡詐又心狠手辣,而且詭計多端,稍不大意便會被她鑽了漏子。」

「她在宮中待了數月,讓陛下十分倚重於她,更是知道太多朝中隱秘。」

極品鑽石婚 「所以不管是為了陛下也好,還是為了我們赤邯也好,都絕不能讓她安然離開了赤邯境內。」

韓葉扭頭看著那人,臉上滿是肅然之色:

「我希望你不要將我的話當成耳邊風,更不希望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了漏子,因為大意而被人鑽了空子,否則若是出事,到時候陛下怪罪下來,你們整個中州府的人都承擔不起。」

「剛才那馬車中的人,去好生嚴查,不能有任何放過。」

「若有差錯,休怪我不客氣!」

那人沒想到韓葉這麼嚴厲,而且韓葉的神情也讓得他無法反駁。

他雖然心中對韓葉說的那些有些不屑一顧,可是韓葉卻是拿著新帝的話當筏子。

他還沒有蠢到去置喙新帝的意思。

那人心中腹誹不斷,但是面上卻是做出了誠惶誠恐的模樣,連忙點頭說道:「是是,韓統領放心吧,我稍後就帶著人去查,定然不會出什麼差錯的。」

韓葉這才說道:「那就好。」

見韓葉的話說完,而那所謂的叮囑也斷了之後,那人才又繼續說道:

「韓統領,你也在外忙了一整日了,太守大人在府中設宴,請您和計將軍過去聚聚,不如您先去吃些東西好生休息,這外頭的事情我們會安排好的,絕不會出了什麼漏子。」

韓葉聞言眉心緊緊皺起來,一聽到計敏德的名字就覺得腦仁疼。

而且他這會兒心中有事,根本就不想跟那孔太守寒暄,更沒心思去應付他的討好。

潛規則 所以韓葉直接冷聲說道:

「不用了,我還有事情要回去處理,沒時間去吃飯。」

「你去跟孔太守說一聲,就說我不去了,讓他和計將軍自便就是。」

韓葉心中惦記著姜雲卿的事情,也不知道那姜雲卿到底跑哪裡去了。 於是一桌豐盛的酒席,都是穆定傑準備的。

席間,顧立成提起自己接任局長的事情:「下周一就是我的就職典禮,本來,我並不知道你跟顧念回來了,只是想來看看二老。你們不在,我就把二老接到B市去照顧。沒想到,你們也回來了。」

「在就職典禮之前,我肯定要回去,我打算周日回去,你們和我一起回去吧。周一,一起參加我的就職典禮。我希望你們能夠在場。」雪去以前因他而受的恥辱。

讓母女倆,能夠風風光光的出現在人前,揚眉吐氣償。

「爸,媽,定傑,這次你們也跟著我們一起走吧。到了B市,我在幫定傑找個合適的工作。」顧立成說道。

沒想到,二老都拒絕了。

「我們年紀大了,在B市不熟悉。這兒有老鄰居們,一切都習慣了。」穆老爺子說道。

穆定傑也點頭:「姐夫,你只帶著大姐跟顧念回去吧。我也在這兒習慣了。我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清楚得很。我也沒個一技之長,在這兒就當個保安,即使到了B市,也幹不了什麼大事兒。反倒是虞城雖然賺的不多,但消費也低,我們在這兒生活的挺愜意的。去了B市,我賺的那倆錢兒,養活自己都難說,更別提爸媽了。總不能我這麼大個人,還花你們的錢吧,這不好。」

「是啊,你們沒事兒回來看看我們就行了。」穆老太太也說。

顧立成見狀,也不強逼,笑道:「那這樣,二老這些年,是不是也沒能好好四處玩一玩?」

穆老爺子笑著點頭:「這倒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