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樓前還開闢著一個池塘,池塘中有朵朵蓮花正在盛開著,不時有各色的錦鯉從中游過。

二亭區的環境,比之前邊幾亭簡直好了不要太多。

第一次到二亭區的韓立,也不由的暗自點頭。

一行九人直接來到了第三層,一個四面無牆的樓閣中,這裡正是聶神平時打坐修鍊的地方。

二亭區還有兩位配備的女僕,雖然面容普通,但是手腳極為利落。

許夏陽幾人剛剛落座,便有泡好了茶,一份份剛做的茶點、小食也迅速的呈了上來。

許夏陽有些明白為什麼辰南幾個會一直吃住都在這兒,賴在聶神這裡不離開了。

「好了,大家說說自己的看法吧,誰主攻,誰主防,誰主戒備。」聶神出聲道,目光卻落在了許夏陽的身上。

許夏陽心中稍作思考就明白了,二班的學員們之前都經歷過實戰任務,已經有了自己的一套方式。

這次過來,主要還是看怎麼安排自己,將他們平日的安排告知給自己。 周二一早,許夏陽換下了學院服,套上一件月色長袍,背著一個母上大人親手縫製的天藍色包裹來到了正門處。

許夏陽本以為自己來的算早了,沒想到已經有好幾個人到了。

最後一個姍姍來遲的是殷茵,這丫頭換上了一套淡綠色的長裙,散發著清新的氣息,讓人耳目一新。

當然前提是忽略掉殷茵后腰上別著的那柄狼牙錘……

也是最近許夏陽才知道,殷茵的老爹竟然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鐵匠。

鐵匠對於力量有著特殊的鐘愛,受其影響,殷茵繼承並練就了一身暴力錘法,在遇見許夏陽前更是性格火爆。

這也是辰南當初直呼殷茵為暴力女的原因。

「好了,事從緊急,我們一邊趕路,一邊敘說具體的情況。」洛雲生道完,向門口的縣兵出示了院長批示的進出公文,帶著甲級二班的十名學員走出了院門。

院門外,早已備好了十一匹駿馬。

「哈哈!有種解放了的感覺!」辰南振臂高呼。

其餘學員們也露出了放鬆的表情。

平日里在北溪學院里苦修,這種外出的實戰任務一方面是增長了學員們的戰鬥經驗,另一方面也有讓學員們出來放鬆放鬆的意思。

不過,這次畢竟是要對上正牌的魔道弟子,學員們還是很快恢復了凝重,一一翻身上馬。

「目的地是三百多裡外,風亭鎮外的血迷山寨,趕快一些,晚上到達風亭鎮歇息。」洛雲生也翻身上馬,帶著學員們朝著風亭鎮的方向馳去。

學員們緊跟而上,而洛雲生也開始仔細講解起這次實戰任務的細節。

……

魔道大派血煞寺,東部江湖的三大魔道門派之一,總部位於東洲,具體位置不明。

血煞寺中的弟子以身穿血袍的光頭僧人形象被人們熟知。

血煞寺弟子也有佛珠手串,只是他們的佛珠大多用人的骨頭製成,指骨、腿骨甚至顱骨,血腥而殘暴。

羅彌撒,便是這次許夏陽一行人的目標。

正常情況下沒有人願意加入魔道門派,羅彌撒也和大部分魔道弟子一樣,在六七歲的時候和其他一批流浪兒童一起被帶進了血煞寺接受殘酷的訓練。

十二歲的時候,羅彌撒開始在魔道世界中揚起天才之名。

在到十六歲的時候,羅彌撒已經晉入了武徒境界,並且殺害多名正道弟子,有一陣子在東部江湖掀起不小的波瀾,但羅彌撒很識趣的沒有對官派弟子動手,因此並沒有被六扇門通緝。

十八歲那年,血煞寺忽然宣布羅彌撒盜走了門內頂級武學『血滴子』,被列為叛徒。

魔道門派對叛徒的處置方式一般更為慘烈,可這羅彌撒狡詐無比,竟然躲過了血煞寺的追殺,一路逃進了浩州,然後銷聲匿跡。

時隔三年,浩州東南境風亭鎮外,一個名為血迷山寨的山賊勢力悄然興起,聚眾四百餘人,截殺過路商旅。

血迷山寨勢力龐大,風亭鎮官府完全無可奈何,上報情況至清遠縣。

清遠縣組織了一次攻寨,卻以失敗而告終。

但也不是一無所獲,至少有人看到那個光頭寨主頭上的戒疤,從而認出了羅彌撒的身份。

清遠縣縣令前日親自來了一趟北溪學院尋求院長的幫助。

修武學院落在在明國各地,本來就有監視維護一方的意思在內,洪熙官自然是責無旁貸的答應了下來。

因為兩個新學員進入班級,需要重新磨合,洛雲生主動申請接下了這次任務。

「我們的任務主要目的就是輔助清遠縣的縣兵們拔掉血迷山寨,將羅彌撒此人除去。」洛雲生最後道。

四百名能夠和縣兵對抗的山賊!

甲級二班的學員們發現這次實戰任務,竟然捲入了一場小型戰役中。

「導師我有個問題。」許夏陽忽然出聲道。

「說。」洛雲生道。

「那個羅彌撒,十八歲的時候就成為了武徒境的高手,現在三年過去,他是否有可能已經晉入武師境。」許夏陽開口道。

洛雲生:「有很大的可能性,所以,這次清遠縣的石縣令會和我們一起行動。」

武師境!還是魔道弟子!

這下甲級二班的學員們是真的感覺到了危機,便是韓立也皺了皺眉頭。

一路無話,洛雲生挑的近路走,中途儘管偏僻,但這一行十幾人各個氣勢非凡,自然是沒有人敢上前來惹事。

黃昏時分,甲級二班的學員們急速賓士了三百多里地,終於到了風亭鎮外,此時不僅人有些疲憊,座下的馬匹更是直吐白沫。

風亭鎮是個小鎮,大概只有不到萬人。

風亭鎮前早就有一眾官差官員候著,學員們剛到前就被認了出來。

「縣尊大人在府上等諸位!」風亭鎮的鎮長親自等在鎮前,一邊招呼著官差們接下馬匹,一邊迎了上來。

「好,鎮長請前方帶路!」洛雲生出聲道。

一眾學員便跟著老鎮長一路前行,直接進了風亭鎮的官府。

收到消息的清遠縣石縣令早已等在官府大堂之中。

「雲生,好久不見!」石縣令一看見洛雲生,便展露笑顏的迎了上來。

「石縣令!」洛雲生也笑著迎了上去,看來兩人還是;老相識。

「這就是你班上的學員吧?果然個個龍精猛虎!」石縣令一一看過許夏陽等人,目露讚許意味。

「行動的時間是?」洛雲生回以一笑,然後直奔主題。

「就在今夜後半夜。」石縣令鄭重回道。

「我已經調集了三百縣兵,二百輔兵,由縣丞領軍,全部整裝待發,只等我一聲令下,便可即刻發兵前往血迷山!」

「具體行動細節,此處人多眼雜,還是你我到偏廳一敘吧。」石縣令道。

「也好!」洛雲生點點頭,回頭對二班的學員們道:「你們趕了一整天的路,離行動開始還有數個時辰的時間,抓緊時間休息吧。」

「對!」石縣令也立刻招來幾名官員,帶著二班的各位學員前往偏院休息。

學院們到了偏院,很快有飯食上來了,趕了一天路,路上也沒吃多少東西,許夏陽也有些餓了,當即不客氣的上桌拿了只烤鴨腿優雅的啃了起來。 有官差送來了黑色的戰鬥衣,軟甲,還有兵器架。

「各位小爺,這是縣尊從清遠縣武器庫中帶來的精品,請隨意挑選!」一名官差沖少年們躬了一身,開口道。

「好,有勞了。」 迷糊嬌妻進錯門 聶神點點頭,出聲回道。

官差們拱手告辭,學員們便離開餐桌,先挑好自己的兵器軟甲。

許夏陽想了想,挑了一柄貼身軟劍纏在了腰間,方便行動。

兵器都很不錯,全部由鍛造過十次的十鍊鋼製成,寒光閃閃。

包括聶神在內,除了自帶兵器的,每個學員都挑選了一柄兵器帶在了身上。

軟甲是一件輕便的馬甲,對一般的冷兵器具有一定防護能力,護住胸口後背要害。

在紛紛套上戰鬥衣,十名學員便清一色的變成了黑衣人。

「韓立,待會不要拖累我們,這種程度的戰役,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搞定的。」聶神穿上戰鬥服,輕聲開口道。

回應他的,是韓立的一聲冷哼。

「哼,是你們不要拖累我。」韓立將挑選的大刀背負於身,開口回道。

許夏陽嘆了口氣,聶神其實還是擔心韓立的,只是韓立完全沒有領悟到聶神的心意。

離著午夜還在,二班的學員們便開始繼續填飽自己的獨自,然後在小睡一覺,為晚上夜襲做準備。

一眾二班的學員吃到一半的時候,洛雲生進來了。

洛雲生的臉色很是嚴肅。

「因為這次行動危險性有些大,你們還只是初等學院的學員,沒有義務背負危險,所以,你們可以選擇直接參加行動,或是從旁觀戰輔助。」

洛雲生認真道:「選擇輔助的跟隨縣兵行動也同樣可以獲取不少經驗,在我宣布任務細節之前,有想不參與這次行動的,可以起身去偏廳。」

「此次,便是我,也不能保證完全護住你們的周全,那羅彌撒手下也網羅了不少江湖惡人,據說包括羅彌撒在內共有七位當家,都不是什麼弱者,務必考慮清楚。」

「一旦我開始布置我和石縣令制定的任務計劃,你們就真的不能退出了。」洛雲生開口道。

二班的學員們聞言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終皆是沒有選擇退出的。

「如若有點危險就選擇退出,那我們還修什麼武呢?」聶神叼著細竹籤,單眼中目光炯炯道。

「不就是魔道弟子么,我們可是萬千官派弟子中的天才!」辰南高聲道。

少年們還是太天真了,無論在那方世界,從絕境中爬出來的強者,都不是在溫室中成長起來的花朵能夠輕易對抗的。

不過,這也算是花朵們成長的必經之路吧,許夏陽心道。

盡量護住二班各位的安危吧,畢竟同班一場,許夏陽心中如是道。

……

深夜。

血迷山寨的中心廣場上,四百悍匪歡聲笑語不斷。

前幾日打敗了官兵,一眾悍匪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

十幾名被抓來的女眷被迫穿上衣不蔽體的羅緞,在場中跳著無序的讓普通人羞煞了的舞。

殘情王爺,溺寵二嫁妃 周圍圍著的悍匪們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全然不顧可能存在的危機。

一名光著腦袋,腦門上還紋著盤龍的悍匪拿起了一柄繳獲的火器,興起之下對著夜空發射了幾槍。

砰砰砰!火器冒出火光,伴隨著爆裂的槍響,周圍的悍匪們更叫興奮了。

「七當家威武!」悍匪們紛紛高呼。

七當家又喝了幾碗酒,大笑著走向了主營寨。

主營寨內,五名當家卻是面色凝重。

血迷山寨一共有七位當家,羅彌撒正是大當家。

此時,主營寨內卻只有五位當家正襟危坐著,不見羅彌撒的身影。

「二哥,大哥還沒出來嗎?」七當家,撥開簾幕走進來四顧一眼,忍不住出聲道。

二當家搖搖頭,他剛從地下回來,羅彌撒的大事還未完成。

「你別鬧了,少喝點酒,大哥說了,今天官兵們回來夜襲,在做過一場,我們就要放棄這塊地方了。」二當家出聲道。

「那些個官兵,一個個貪生怕死!再來一次也還是要被我們打趴下!再說了,我老七就越是喝酒,戰鬥力就越強!」七當家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腦袋,哈哈笑道。

「警戒的人都安排出去了吧?」二當家皺了皺眉,看向三當家出聲道。

「放心,安排妥當了!」普通中年人模樣的三當家拍了拍胸口,道。 午夜時分,月黑風高,聽從了洛雲生一番戰鬥計劃的二班學員門整裝待發。

血迷山寨,易守難攻。

正面一條又窄又陡的山路,其餘幾年都是山岩。

而許夏陽幾人要做的,就是從山岩那三面上去山寨,從山寨內部製造混亂。

裡應外合,以此幫助縣兵徹底擊破山寨。

按照計劃,許夏陽和李秀蓮、殷茵三個一起行動,主要負責對付雜兵,幫助縣兵上山。

韓立於與軒轅羽則見機行事。

洛雲生親自帶著剩下的學員主攻羅彌撒為首的血迷山寨當家。

「導師,其實羅彌撒這種存在,六扇門應該已經盯上他了吧。」溫如玉出聲道。

「怕就怕在六扇門出手之前,會有更多無辜商旅百姓遭難。」洛雲生輕輕回道。

其實,應該也和清遠縣縣令有關,許夏陽心道。

任期內出現了抹除不了又作惡多端的大山賊,為官平時再怎麼出色,也將會是一個大污點,影響政績。

……

縣兵們開始在風亭鎮外列隊集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