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掌教臉色一黑:「那你說要多少?」

慕容劍羽當即道:「五成!」

「不可能!你走吧。」古掌教拒絕的乾脆果斷。

「哎喲,師兄,別這樣別這樣,價格可以商量嘛。」 昏婚欲愛 慕容劍羽一瞬間換了一幅嘴臉,「五成不行,那就四成嘛。」

古掌教哼了一聲,沒有接話。

慕容劍羽咬咬牙:「三成!不能再少了,再少我肯定不要,你們愛找誰找誰!」

古掌教悠悠開口:「最多兩成。」

「成交!」

慕容劍羽答應的乾脆果斷,這變臉的速度,看得夜南山一愣一愣的。

這就是以後自己的師傅了?切不說她長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會教學生的模樣,就這麼一會兒展現出來的性格,也讓夜南山汗顏了。

攤上個奇葩?

生意談妥,慕容劍羽圍著夜南山轉悠著打量了一番,然後有些輕佻的用手指勾了勾夜南山的下巴,「走吧,乖徒兒,隨姐姐回家。」 打架下手狠的人,多得是,張耀揚也沒少見識過。四方里這些叫得上名字的紅棍,哪一個不是靠著一股狠勁搏出來的。

再者說,窮山惡水出刁民,從榕崗這窮地方出來的混混,哪一個不狠。

真正讓張耀揚注意的,不單單是這人身上的狠勁,他還表現出一股超出年齡沉穩。這種特質讓他很容易就能跟其他人區隔,站在這群人之中,頗有點鶴立雞群的意思。

同時,這股沉穩也意味著,這個人或許有些不同的經歷…

……

說這是一場偷襲也好,埋伏也罷,反正結果毫無懸念:兵子倒在血泊里一動不動。

只是過程出了些意外,本應該是一場有些「不講道義」的群毆,最後變成了一個人的表演。等其他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兵子都已經喪失了行動能力,這個時候再動手就沒什麼意義了。

小飯館的老闆站在廚房門口,戰戰兢兢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望著兵子,眼神中甚至有些不可置信。在他眼前,兵子可是戰無不勝的。

這麼說並不誇張,除了克己之外,兵子在榕崗還真沒輸過。

「老闆!」月神突然叫了一聲,把老闆嚇得一哆嗦,連忙抬頭看著他,「嗯嗯…你說,你說…」

「給瘋克打電話,叫他來接人。」月神淡淡的說。

「啊?」老闆以為自己聽錯了,反問了一句:「給誰打電話?」

這時,張耀揚向前走上一步,面色冰冷的說:「給徐克己打電話!聽懂了么!」

「懂了懂了!」老闆連忙點頭。

……

一行人離開飯館。

「白臉兒,這次多虧了你了。」張耀揚露出個笑容,表達自己的「謝意」。

白臉兒哈哈一笑,擺擺手道:「這是哪裡的話,都是我應該做的!耀揚哥,以後在四方還得靠你多帶著!只希望你坐上榕崗掌門的位置之後,能把我留在身邊就成,我啊,就是不想離開這地方,哈哈!」

聽他這麼說,張耀揚心裡反倒不舒服。第一,白臉兒比自己大了不少,一口一個「哥」這麼叫,有點奇怪。第二,從這句話中就能聽出來,白臉兒在意的是「四方」,而不是自己。

儘管如此,他還是得笑臉相對,至少現在還不是攤牌的時候。

「一定!一定!」

白臉兒又道:「耀揚哥,接下去…有什麼打算么?現在距離榕崗掌門這個位置,就只剩下一個瘋克了…」

「用不著打算了。」張耀揚輕嘆一聲,目光不自覺的看向天空,「幹掉兵子等於斬斷了瘋克的退路,接下去…等他來找我們就行了。」

旁邊的月神揚了揚嘴角,轉過頭道:「總要鬧出點大動靜吧,要不然怎麼讓別人知道我們拿下榕崗!耀揚,到時候,瘋克就交給我吧…」

言下之意,就是對付克己無需採取什麼策略了,雙方點齊人馬,拉開陣勢大幹一場就是。誰贏了,誰就是榕崗的王。

張耀揚默默點頭,這本沒什麼問題,但月神的最後一句話不得不讓他多想了一下。克己和月神的實力他都很清楚,但放在一起比,心裡就沒譜了。

月神的確夠強,但說實話還只停留在印象階段,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硬戰績,幹掉土匪這種上不了檯面的人物,沒什麼說服力。可瘋克的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完勝如龍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不過沒關係,用不多久,月神VS瘋克這場好戲就會上演。

「這批人還可以吧。」月神回頭瞄了一眼,突然開口說道。

「嗯。」張耀揚點點頭,小聲回道:「素質還不錯,不過,剛剛那麼多人揍兵子一個,也看不出什麼。」

說完,他又想到了剛剛圍毆兵子的時候,有一個特別出挑,下手特狠卻特別沉穩的人。

對於外面的小混混來說,下手狠容易做到,心思沉穩容易做到,但是兩者兼具的就不多了,通常達到這種程度的人都能當個小頭頭了。

「對了,有一個小子挺猛。」說著,張耀揚停下腳步,轉過身掃了一眼。

後面跟著那十個人嘻嘻哈哈的,一看見他停下來,全都停下腳步,有點發愣。

張耀揚有注意到,自己身後的這些人,剛剛都是有說有笑,在自己停下轉身的一瞬間才收住了笑容,但有一個人,卻沒有什麼笑容,始終保持著沉穩。 帝君馬甲有點多 這兩者之間是有區別的,他看得出來。

這個人,就是剛才特別猛的那個混混。

張耀揚望了一眼,徑直走到那人面前笑笑,掏出煙盒遞給他一支煙,問了一句:「叫什麼?」

「阿豪。」阿豪微笑回了一聲,伸手接過煙,又拿出打火機,恭敬的為張耀揚點煙。

張耀揚露出個還算滿意的笑容,點點頭道:「不錯,好好乾!我這人絕不會讓兄弟們吃虧。」

這時候,又一個混混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點頭哈腰一臉諂笑的說:「耀揚哥好!我叫杜瑞,是阿豪的兄弟,嘿嘿嘿。」

張耀揚挑了挑眉,輕輕點頭。說實話,他對阿豪這種悶聲不響只做事的人有好感,但是對這個杜瑞這種主動巴結的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好感,不過都是剛來的兄弟,也不可能撅了人家面子。

接著,張耀揚他提了口氣,有意無意的掃視一眼,神情也認真了幾分,說道:「記住了!我有飯吃,你就有,我有車開,你就有,我有錢花,你就有!」

這話聽看上去是對阿豪一個人說的,實際上是在對每一個人說。畢竟這都是新收的人,而且是榕崗本地的,肯定得先給畫個大餅,樹立起這個老大的仁義形象。

……

回去的路上,張耀揚特意把豆芽叫到身邊,問他這些人都是怎麼收的。

豆芽興高采烈的給他講了一遍,「耀揚哥,全盛組這幾個人都是我從初中找的,就是去打聽打聽有沒有比較狠的混混,然後一個一個去找。剩下的人都是我放出風去,他們自己投靠過來的。」

張耀揚點點頭,「那個阿豪也是?」

「是,他跟那個杜瑞一起的。」豆芽點點頭,「耀揚哥你可能忘了,咱們剛到榕崗那時候,你讓我們出去打探消息,我還摸過他們的底。」

「有這事?」張耀揚一臉疑惑,努力回憶了一下之後才想起來,好像真有這麼回事。說是某個高中的老大,在榕崗各個學校之間還算是小有名氣。

對於已經決定了發展自己勢力的張耀揚來說,他最需要的就是這種人。

……

當然,阿豪也沒有讓張耀揚失望,不久之後,就成為了張耀揚身邊的一大紅人,只是,真正結局卻往往沒有人們想象的那麼美好… 夜南山著實對這自己未來的師傅有些汗顏。

乖徒弟隨姐姐回家…這,輩分到底怎麼論?

就這麼著,夜南山莫名其妙的被歸為劍鋒,被這美女峰主給帶走了。

師傅是個絕頂大美女,夜南山還是很高興的,別的不說,平時看著也養眼嘛,如果這個師傅,能再稍微正常一些就更好了。

征伐九州 出了大殿,慕容劍羽看著前方,有些俏皮的皺眉噘嘴,「唔,回去好遠吶。」說著,慕容劍羽看向夜南山,「你會飛嗎?」

飛?這個夜南山肯定不會,搖了搖頭,夜南山表示不會。

慕容劍羽一瞪眼:「要你何用!飛都不會!」

夜南山有些無語,我要是都修行到會飛了,還要你教個啥?

「看來只能跑回去了。」慕容劍羽失望的道。

「???」

夜南山一怔,聽這意思,你也不會飛?

夜南山試探著問道:「您也不會飛?」

「廢話!」慕容劍羽說道:「我要是會飛,我還問你幹嘛?」

「……」

卧槽,好有道理,無言以對,關鍵是,你自己都不會飛,那你剛剛訓斥我的時候,為什麼能那麼理直氣壯!!!

「只能跑回去了唉。」慕容劍羽說著,看向夜南山,突然俏皮的一笑,「乖徒弟,你跑的快不快,要不要姐姐抱你跑呀。」

夜南山一怔,微微有些失神,雖然和慕容劍羽已經算是師徒關係,但是,慕容劍羽到底是個大美女,這麼一個一個大美女說要抱自己,讓夜南山有些心神搖曳。

不過,想想自己一個大男人,被個女人,雖然是個大美女抱著,總有點羞恥啊…

於是,秉著尊師重道,明德知禮的美德,夜南山拒絕了這個誘惑,「不用了吧…」

「回劍鋒的路可遠了,你自己走得走到什麼時候去,還是姐姐抱你吧,姐姐跑的可快了。」慕容劍羽笑看著夜南山調笑道。

重生娛樂圈女王 夜南山:「這…好吧。」

夜南山表示:自己絕對是因為山路遙遠自己走不快才答應慕容劍羽的,肯定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想被她抱著才答應的,肯定不是!

「走起!」慕容劍羽說道。

夜南山只感覺突然衣領被人揪住,然後雙腳離地,隨後腹部一痛,然後就處於高速移動中了。

「我靠!放我下來!你放我下來!」夜南山被慕容劍羽抗在肩上,手舞足蹈。

話說,這女人對抱這個字是不是有些理解錯誤?這是抱么?這是抗!

好吧,抗就抗吧,但是能不能溫柔一些!夜南山感覺早飯都快要吐出來了。

好在堅持住了,夜南山一直強忍著胃部不適,被慕容劍羽抗到了劍鋒上。

「這就是我們劍鋒了,乖徒弟,咱們劍鋒氣不氣派!」

夜南山看著眼睛劍鋒上唯一的一棟簡陋小木屋,點頭道:「氣派,當真氣派!」

天樞學院具體什麼情況,夜南山還不太了解,但是昨天逛了逛,今天程老師帶著他去主峰的時候,一路上夜南山也是看過其他山峰的景象的,人哪一處山峰上不是有著頗為恢宏的建築群?

可再看這劍鋒,諾大的山頂平台上,就孤零零的立著一棟小木屋,而且,看起來還搖搖欲墜的樣子……

夜南山不禁心想,這劍鋒到底是個什麼地方?能窮酸成這個樣子。

「哈哈哈!」慕容劍羽哈哈一笑,抬起酒壺灌了一口酒,拍了拍夜南山的肩膀,「有眼光!這處屋子,可是姐姐我親手一梁一木搭出來的,別看樣子不太好看,什麼大風大雨它沒經歷過,就是屹立不倒!厲害…」

慕容劍羽想說厲害吧,但是,吧字還沒出口,只聽「咔嚓」一聲,前方的木屋塌了……

「我靠!又塌了。」慕容劍羽一頭黑線。

夜南山忍不住問道:「為什麼要說又?」

慕容劍羽頭上的黑線更多了,冷著聲說道:「你話少一些,能多活些日子。」

「……」

「重新搭吧,這次一定要結實一些!」慕容劍羽咬牙說著,從儲物袋裡掏出一堆鉚釘,鎚子之類的工具,看來,沒少面對這種情況。

「你,來幫忙。」慕容劍羽沖著夜南山說道。

沒什麼好說的了,夜南山到劍鋒的第一個任務,幫師傅搭房子。

重新把房子搭起來的過程中,夜南山再次見到了自己這個便宜師傅的奇葩之處。

這女人完全不懂什麼叫建築結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搭才能更穩固,隨心所欲,拎到哪根木材就用哪根木材,夜南山給她大下手的時候,見她這樣,忍不住一直提意見,可反倒被她嫌棄了。

「你個連根木頭都扛不動弱不拉幾的傢伙懂什麼?在搭房子這種事上,本姑娘有著豐富的經驗!」

好吧,夜南山也懶得說了,由著她自己折騰去了。

不過,看她這麼胡搞,夜南山著實看著難受,明明是一根沒什麼承受力的不過手臂粗的木材,她非要用來當柱子,原因是因為她覺得這根木材好看……

窗戶的框架都不留出來的,一股腦全都先搭起來了,然後拎出一把劍批出一個洞就算是窗戶了……

那房梁和屋頂固定的更是讓夜南山無力吐槽……

「難怪會塌。」夜南山嘀咕道,這麼搭房子,不塌才怪了!

忙活了大半個上午,慕容劍羽的新房子重新搭出來了,嗯,和之前的風格近似,歪歪扭扭的,『很氣派』!

慕容劍羽在將房子成功搭起來沒塌的時候,頗為得意,志得意滿的向夜南山炫耀,「看,乖徒弟,姐姐我厲不厲害!瞧瞧,咱這屋子,多結實,多氣派!」

夜南山還能說啥,只能昧著良心說是。

「對了,你還沒住的地方呢。」慕容劍羽突然說道,「正好,姐姐今天運氣好,居然一次就把房子搭出來了,趁著運氣好,我給你也把住的房子搭出來!就搭在姐姐豪宅邊上!」

夜南山一怔,心道,你這是搭房子搭出成就感了啊?

「不用,不用。」夜南山擺手拒絕道,你搭的房子,那能住么?住裡面,不知道什麼時候房子一塌就把自己給砸死了!

慕容劍羽一板臉:「徒弟,你是看不起你姐姐我的手藝?」

話說,你這輩分到底怎麼論的,什麼時候能掰扯正來?又是徒弟,又是姐姐的,全都亂套了。

「呃…」夜南山想了想,「我屬於寫實派,你抽象派的風格不適合我。」

「什麼玩意?」慕容劍羽不解的問道,「什麼是抽象派?」

夜南山扭頭看了看她搭的那棟東歪西扭的房子,感慨道:「你這就是抽象派的風格,而且,抽象的很有藝術系,有大師風範……」 窮山惡水出刁民,這句話是有一定道理的。貧瘠的榕崗就是這樣一個地方,多年以來,這裡從來都是局勢動蕩,人心浮躁。

當然,越是**的地方,就越有精彩的故事。

山雨欲來風滿樓,迎接的將是亂世梟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