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力聽了十分痛苦:「前輩,即便這隻羊是你養的,也註定要成為你的食物,可即便如此也請你給它一些尊嚴,羊成為食物本來就已經十分不幸,何必臨死還要讓他受罪呢,就讓它痛快些,死的最嚴一些吧。」

壯漢道:「看來你心眼不錯,讓它痛快點也行,除非你能代替它的痛苦,也無需多,只要剁掉一根手指既可。」

師傅曾經說過:「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於是古力將手指伸出,放在了案板上。

壯漢哈哈大笑:「好!」說著舉起手中的刀向古力的手指剁去。古力閉上了眼睛,刀鋒落下,突然安靜了下來。古力睜眼一看,壯漢已經消失,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羊。

羊忍痛道:「謝謝你,我有一個心愿未了,那就是想再看看忍星的星辰。希望你能幫我實現這最後的願望。」

古力抬頭看了一眼上空的影壁,如今正是天明時刻,忍星的早晨時分,待到天黑至少要180周,這隻羊怎麼能挨到呢?而羊似乎看出了古力的想法,羊低聲道:「靈隱八將中有一個渾身綠色的人,他有一顆萬年荷葉,只要你能借來,把我的殘肢放在上面,我就可以一年不死,挨到天黑。不知道你可否滿足我這個願望。」

古力站在那裡並沒有答應它。古力不是不想答應,而是答應了之後怕無法兌現。曾經古力答應過幫自己騎得那批馬去尋找父母,還它自由。可是馬在神風城住店的時候被騙子騙走了,後來出去找也沒找到。事到如今還一直耿耿於懷,古力見羊正在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古力道:「幫你可以,但我不能保證一定能做到,但我會竭盡全力。」

羊雖然痛苦,但很是欣慰:「如今我一步也不可移動,否則就會立即死去,我在這裡等你,你要儘快!」

古力繼續前行,見到了一個瘦子。瘦子道:「我是前哨,我這關考定力。在我後方有兩個蒲墊,你我坐上去看誰先動,先動者輸。」說完前哨盤腿坐了下去。

古力整整心神,也坐了下來。古力在寺廟與師傅時長打坐,練就定力。動與不動實際上看的是心性,心無雜念自然巍然不動,心無雜念則定力深厚。考的看似是形體,實指人心。古力腦海一片空明,容不得一點雜念,世界已經靜止,而古力又進入了無我無他的空境。

時間並沒有因古力的入定而停止。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古力一動不動,而前哨卻無法靜下心來,如果換成以前,他可以一年甚至幾年不動一下。而如今他有心事,他惦記著眼前這個青年何時會動。所以不自覺的睜開了眼睛,見古力已經進入了某種沉寂的狀態,搖了搖頭,從自己睜開眼的那一刻,自己已經輸了。

前哨站了起來:「我輸了,你繼續向里走吧!」

古力從入定狀態回過神來,站了起來,一施禮,繼續向下走去。此時一位渾身綠色的怪人正在那裡品茶。見古力來了,示意他坐下。「我是共青,我這關考的是精神力。我見你打坐時候的入定狀態,想必你做過禪修吧?」

古力點點頭:「我從小與師傅在一起,在廟中禪修16年。」

共青道:「這麼說來你的精神力應該十分深厚。」說完用手一指古力眉心,古力深邃的識海如同波濤洶湧的大江,又如浩瀚無邊的大海,有無窮無盡之勢。共青將手指收了回來,我這關不用考了,算過了。

古力站起身趕忙行禮:「共青前輩,我有一事相求。」

共青道:「請說!」

古力道:「可否借您萬年荷葉一用?只需半年之期。」

共青道:「我從不借人東西,如果借那也要有條件交換。」

古力道:「什麼條件,只要我有的或者我能辦到的我都會去做。」

共青道:「條件其實你很容易就能辦到,如果想借我的萬年荷葉,那你就要放棄進我靈隱閣,這是我的條件。你是選擇進我靈隱閣,還是借用我的萬年荷葉你自己定奪吧。」

古力心想,修行之路又不是只有一條,那麼多高人,也不盡出自靈隱閣。而眼下幫羊實現願望要緊,也算兌現自己的承諾,再拖延一會兒,恐怕羊的命就沒了。古力毫不猶豫的拿起萬年荷葉,向回走去。 羊還在案板上,古力急忙將萬年荷葉放在案板上,將羊零碎的肉身放在荷葉里。荷葉綠光四射,羊的肢體合攏,而後伸展,變成了一個老人,而荷葉化作了老人的衣衫。老人哈哈大笑,這時候剛剛殺羊的壯漢也走了過來。「恭喜你過關了!」原來羊是老人幻化的,而老人不是別人,正是鶴山,壯漢是友誼,古力連過了兩關。

這時又走來一位黑漢子,高大的如同一堵牆。黑漢道:「我是榮軍,剛剛在枯井處已經考驗過你的身法了,小子是個機靈鬼,身法不錯,善於觀察。」

至此古力八關全部通過了,也結識了靈隱八將。如今八將聚齊,隱樵帶著葉子和其他靈獸也來了。隱樵道:「靈隱八將,各個都有不下800年的修為,每人都有一個獨門功法,除了古力,你們可以任選一人做為自己的師傅。」

葉子選了七星,鴿子選了錦河,白狐選了黑漢子榮軍,大鳥選了鶴山,劍虎選了勝利,鹿有角選了前哨和友誼兩位師傅,而共青主動收了水靈兒,水靈兒雖然無法修鍊,但卻可以領悟更多的生存之道。

古力被隱樵帶進了最底層去見靈隱王,靈隱王是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宇宙中對於修士而言有兩種人要十分小心,一種是近千歲的年輕人,另一種就是童顏老人。一個人活了近千歲,容貌還保留著年輕狀態,說明此人天賦極高,很早就已經達到了一個登峰造極的程度;而近千年的童顏老者一般都是年老后又有了新的機遇或者突破,修為更上一層樓的徵兆。而這個靈隱王無疑就屬於這後者。

靈隱王正在看一個立體的圖形,而圖形顯示的分明是整個獸山的地形。地形圖不斷變換,整個獸山盡收眼底。 急婚如律令 靈隱王見古力進來,哈哈一笑:「小子,來獸山已經有十年了吧。我一直在觀察你。」

古力道:「多謝前輩關注,只是這個圖,看起來像是伽馬人的東西,還有每一層的影壁應該也都是伽馬人發明的高科技。」

靈隱王道:「高科技不錯,但不是伽馬人的東西,都是我設計的。不要以為只有伽馬人懂科技,我們修行之人也不能默守陳規,新事物也要接觸。你看我這個房間,哪一處不是高科技。」

古力環視四周,的確都是些奇怪的玩意兒。靈隱王道:「你來獸山拜師,如今已經通過了考驗,我現在正是收你為徒。」

古力連忙跪下,行拜師之禮。

靈隱王等古力禮畢之後,對古力一笑:「如今你已入我靈隱閣,你是我靈隱王的第六個徒弟,你的師兄師姐都在域外,已經幾百年未回來了。你既入門,那就是我靈隱閣的閣主。」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符文,拋向古力,沒入古力的胸口消失不見。「這是靈隱符,我靈隱閣獨門所有,凡事有靈隱符的人都是我靈隱閣的人。如今我靈隱閣已經沒落了,人數算上你也只有七人。隠樵資質平平,只是一個門外弟子,靈隱八將是我在獸山挑選的8隻凶獸,閑暇之餘教了些功法。七星、勝利、錦河、鶴山、友誼、前哨、榮軍、共青分別對應八種凶獸,分別是蛇、虎、狼、鶴、猿、豹、熊、昆。他們負責守衛我靈隱閣,靈隱閣在三千年前被閣中叛徒出賣,帶來了滅頂之災,從此為了避免類似事情再發生,我們嚴格控制著靈隱閣的人數,每一個入閣的人都要經過嚴格的考察。你我足足考察了十年,八將這一關,是為了讓他們對你這個閣主心服口服,走走形式罷了。」

靈隱王看著古力:「你哪點都好,就是太悶,如果你那個黑驢膽子大一些,不那麼自私我寧可收他都不收你!」

古力一聽尷尬的撓了撓頭:「師傅,我以後盡量活潑一些。」

靈隱王道:「也不必強求,順其自然吧。」然後又自言自語道:「這麼悶的人,也有人喜歡,當寶一樣。」

接下來,靈隱王將靈隱閣的來歷說了一遍,讓古力大吃一驚。他只是聽葉子說靈隱閣十分強大,只是沒想到遠比葉子描述的還要強大的多。

大概是8000年前,第一代靈隱王當時就是宇宙中一位大能,人品、功法堪稱宇宙第一人,縱橫宇宙無敵。正所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宇宙中自然不乏其他的絕頂人物能夠與靈隱王一戰。靈隱王生性豪爽,狂傲不羈,但品行端正,富有正義,遇見不平就拔刀相助。

當時有幾股勢力,仗著勢力強大,強取豪奪,欺負弱小。靈隱王看不下去,於是出手教訓了這幾個勢力,阻止他們的掠奪行為。這樣一來,引起了幾個勢力的公憤,幾個勢力聯合起來,派出了大量高手,其中有幾個與靈隱王不相上下的人物,靈隱王被圍攻,負傷而逃,逃到了混沌宇宙空間,混沌宇宙空間力量殘暴,不論修士還是宇宙飛行舟,一旦進入就會被殘暴的宇宙風暴撕碎。

追趕他的高手在混沌宇宙空間外守了一年,不見靈隱王出來。就在大家以為他必死無疑的時候,靈隱王從混沌宇宙空間走了出來。實力大增,以一人之力,將這些高手打的四散而逃,死傷過半。

而後靈隱王組見了靈隱閣,靈隱閣與宇宙盟不同,從不標榜諸如維護宇宙和平之類的豪言,靈隱閣就是一個打抱不平的勢力,不與任何勢力為伍,獨成一脈。靈隱王召集了宇宙中志同道合的頂尖人物,構成了靈隱閣最初的成員。而這些人的修為各個不低於800年,而當時的靈隱王才只有600歲,但千歲甚至千歲以上的高手在他手下也過不了幾個回合。而進入靈隱閣的這些人,在靈隱王的指導下,修為都大進,都成了當時的頂尖人物。

後來靈隱閣開始獨自培養人才,開始在全宇宙招收入門弟子。條件苛刻,甚至一個星球都挑不出一個人來,能夠入門的無疑都是年輕一輩中的鳳毛麟角,儘管如此嚴苛,驚艷人物還是很多,每百年都會成長起來幾十號靈隱新人。

三千年前,也就是第四代靈隱王時代,閣中高手超千年修為的就有上百人,其餘成員足有兩千餘人,都是宇宙中最頂尖的人才。而就在這個時候,閣中出了叛徒,傳出的消息說靈隱閣之所以強大,是因為有個至寶,據說是第一代靈隱王在混沌宇宙空間得到的。而這個至寶是一個微縮宇宙,演示著宇宙周天的變化,妙用無窮,誰得到了這個至寶,誰就能稱霸宇宙。

在同一時刻,宇宙黑洞邪魔也開始崛起,黑洞一直吞噬著宇宙空間,傳言說黑洞之中邪魔就是第一代靈隱王,他在化入歸墟的時候,逆轉乾坤,通過空間隧道,進入了黑洞,成了黑洞的霸主,而靈隱閣就是黑洞邪魔的外援,圖謀宇宙,將會使整個宇宙陷入危機。

靈隱閣打擊過的幾個大勢力,聯合宇宙盟開始發難,無奈沒有什麼證據是靈隱閣所為。可是有一股黑暗力量悄悄孕育而生,我們不知道這是一股什麼力量,修為都在八百年以上,都蒙著面。突然對我靈隱閣發起進攻,靈隱閣弟子當時都分散在各地,造成了很大的死傷。無奈靈隱王將所有弟子都集合起來,遷到了忍星的獸山,為避其鋒芒,躲了起來。

可誰知,靈隱閣的叛徒將消息傳了出去,引來了蒙面高手的圍攻,第一次圍剿,蒙面人被打退了,靈隱閣也損失慘重,誰知不久,這些人又打了過來。靈隱閣已經沒有多少人了,也是在這一戰中,叛徒才最後露出了馬腳,而此人竟然是靈隱閣從青年時就培養的一個精英,在閣中呆了800年,也隱忍了800年,是這股不明勢力800年前布下的一步棋。就在靈隱閣快頂不住的時候,忍星隱士出手了,將這些不明人物打出了忍星。此時我靈隱閣也只剩下十幾個人。從此一直隱居在獸山,不為外人知,因叛徒之禍,我們選拔弟子除了看資質,更看重的是人品,寧缺毋濫。所以傳到我這代,千年來我也只收了5個弟子,你是第六個,恐怕也是最後一個了。

古力聽完十分震驚,沒想到靈隱閣如此強大,也如此坎坷,更是無法想象第一代靈隱王是多麼的強大,而如今的師傅第六代靈隱王,收了個門外弟子隱樵,沒怎麼指點竟然也能在忍星之內同齡中無敵,而那八大將也絕對是一等一的高手,自己的那五位師兄師姐則會更強大,眼前的師傅強大到什麼程度根本無法衡量。 靈隱王看著古力:「你的功法還算不錯,想必也是宇宙中的某一大勢力的傳承,只是比起我靈隱閣還差的很遠。靈隱閣功法講究與宇宙、自然完美契合,一旦練成,宇宙之力、自然之力將會更加精純,更加容易調動,力量也更強大。如今你的自然之道練的已經初具成效,只是不夠精純,可以通過靈隱閣功法補漏;宇宙之道你卻豪無接觸,我靈隱閣之所以強大,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宇宙之道與自然之道雙修,每一道都兼容五行,威力又提升一層。所以要牢記功法口訣:

混沌初成原始形,

宇宙自然在其中;

循微漸進終由始,

萬法歸宗自然成。

閉目情知萬物,

肉體凡胎乃成;

棄我無為才現,

融匯合一更堅…….」

古力一邊用心背誦,一邊領悟。跟讀一遍之後,另古力茅塞頓開。斯文的哥哥斯禮研究的物質領域與靈隱閣的修行功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斯禮的研究在表,而靈隱閣的在里,更趨向於本質。但如果表裡同一會更加完善。

對於伽馬人的物質領域古力了解的還不多,表裡合一還只是想法,如今是先將靈隱閣的功法練熟、煉精才行。

通過靈隱閣功法,古力發現了石族功法的不足,尤其是自己的生滅之道,生的不幹脆,滅的不徹底。就好比用一根吸管吸水桶里的水,吸管又細又短,水吸的慢不說,當水吸到一定深度的時候,吸管就不夠長了,還有半桶水根本沒吸到。靈隱閣的功法無疑給了自己一根粗大的管子,把自己打造成了水泵,管子直通水桶底部,水泵吸水量大,速度快而且十分徹底。

宇宙之道則利用法則,將宇宙中的精微物質能量濃縮,化為己用,與引動自然之力類似,但卻有所不同。自然之力是自然界中的生物已經將宇宙中的精微物質能量煉化過了,算是半成品,化為己用則更容易一些,但也有弊端,施法時受所處空間的影響。比如修行土屬性功法的,自然之力在陸地上會有增幅,如果在弱或者無土屬性空間則會受到抑制,威力會減弱。宇宙之力則不存在。另外功法的威力與敵方的功法屬性也有關係,與五行相生相剋有關。靈隱閣功法五行俱全,又彌補了這一不足。總之靈隱閣的功法堪稱完美!

古力首要修行任務是先將自然之力查缺補漏,完善自然之力,閑暇時再修鍊宇宙之力。古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修鍊之中。而其他人也都沒閑著,隨著各自的師傅勤修苦練。

三年後,獸山再次被曜日籠罩。獸山中眼睛里被植入監測設備的小生靈漫山遍野的跑著,時不時的會有黑衣人的身影出現。靈隱王在閣中看了直搖頭,嘆了一口氣:「看來又要無法安生了。」靈隱王把古力叫了過來,「古力,最近又有外人時長進我獸山,看行跡很可能是奔著我們靈隱閣來的,來人修為不低,看樣子至少有500年的修為,山中一般凶獸無法將其消滅,你去通知錦河,讓他去解決掉。」

古力去了錦河的住處,錦河正在看著一幅畫,畫中是一隻狼,而這隻狼長的十分奇特:渾身雪白,藍眼長眉,紅鼻頭,胸前一撮長毛鮮紅如血,站在一處懸崖上朝天怒吼。這是一隻十分漂亮而不失兇狠的稀有狼種-紅襟狼。

錦河見古力進來連忙施禮:「閣主來了!」

古力連忙還禮:「錦河前輩,靈隱王讓我告訴你,獸山來了不速之客,讓你去處理。」

錦河道:「以後叫我錦河既可,可不敢當什麼前輩,以後有什麼事閣主儘管吩咐既可。」

古力看著畫中的狼問道:「不知這狼是哪一個,如此漂亮而不失威嚴。」

錦河嘆了口氣:「自從我進入靈隱閣,她就不搭理我,如今已經500年了。我們都是山中凶獸,不與人類接觸,自由自在。我當時也是孤傲不羈,不想靈隱王突然出現,幾次較量后讓我心服口服,就歸順了靈隱閣,而她卻說我沒出息,從此不再理我。」

古力一聽靈機一動:「錦河前輩,此時到有個機會,只需如此,說不準就會有破鏡重圓的機會。」

錦河從枯井躍出,落地之時化作了一條渾身烏黑的巨狼,吐著紅舌頭,一聲嚎叫,驚得山中許多凶獸色色發抖。

而在獸山的某處,渾身雪白的紅襟狼正卧在山洞裡,豎起了耳朵。而後依舊安靜的卧在那裡。而此時的黑衣人全神戒備,他感知到了這隻嚎叫的狼十分強大。接著一陣風吹來,黑衣人汗毛倒豎,一隻巨大的黑狼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黑衣人受命來這裡打探,來時就知道獸山的凶獸十分強大,自己500年的修為算的上高手,但在修為超過自己百年以上的凶獸面前是絕無勝算的,更何況是修為超800年的變異凶獸。而此時在自己面前的這隻黑狼明顯不一般,修為至少800年,好在自己有準備。

錦河看著眼前的黑衣人,他並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別說500年修為,就是1000年修為的人類他都一樣敵得過,同時錦河必須表現出奢血的本性,對於一個闖入自己領地的人類,就該把他撕成碎片,變成口中之食。

錦河一下撲了過去,而黑衣人的身法似乎很快,竟然躲過了這一撲。首先撲過去,這是未開化凶獸最典型的的攻擊方式,接著是用利爪,黑衣人又躲過了。看來此人經常與凶獸作戰,或者說來獸山前做了充足的準備。

第三下攻擊一般凶獸都會用自己獨特功法進攻,只是這隻黑狼的獨門功法是什麼黑衣人並不清楚,而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見他右手伸進儲物袋,拿出了一個圓形網狀球體。而這個動作自然被錦河看在眼裡,如果是一隻不開化的凶獸,恐怕容易著了黑衣人的道。大多數凶獸雖有智慧,但並不懂得陰謀,完全靠自身的強大攻擊和反應速度應敵。

錦河裝作沒看見,一張嘴,準備使用自己的本命功法。可黑衣人怎麼能給他施展的機會,一旦施展,恐怕自己的命也就丟了。 春懷 黑衣人搶先將圓球拋向黑狼,圓球飛出后發出一道白光,隨即放大,變成一個巨大的圓網,將黑狼罩在中間,接著圓網收縮,帶著電弧將黑狼困住,倒在了地上。

黑狼一聲哀嚎,黑衣人哈哈一笑,向黑狼走去。他剛要宰殺這隻黑狼,突然後面風起,一個雪白的巨大身影出現,胸前那一抹紅十分耀眼。還不待黑衣人看清,就被一道紅光削掉了頭顱。強大的白狼用牙齒硬生生的將閃著電弧的圓網咬斷了,黑狼虛弱的爬了出來。

從此獸山之中有一對兒十分強大的狼在人類以及其他修士間傳說,一黑一白,尤其是白色的母狼十分強大,是一隻及其稀少的紅襟狼。人們給這對狼取了個名字叫黑白雙煞,黑白雙煞守衛著獸山,誰誤闖了他們的領地,都是一去不返。

傳說終歸是傳說,只是此戰過後,錦河經常在閣外過夜。古力竟然成了這隻紅襟狼的座上賓。

黑衣人死了,儲物袋了只有一些簡單的日常物品,看來來人早有準備,一點線索也沒有留下,而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不只一次。這股不明勢力,始終沒有放棄對靈隱閣的尋找,3000年前的圖謀依舊沒有改變。 三年的修為,讓古力的自然之力修成了無漏功法,同時自己也把石族功法進行了調整,比之以前更加完善,幾近完美。

古力專註著修鍊,轉眼又是6年。古力的宇宙之道也小有所成,古力與獸山中凶獸切磋,200年修為的強大凶獸已經拿他沒奈何。

這一日,正是忍星極夜時分。靈隱王把古力叫了過去,有一件大事兒需要古力去辦。百年一度的忍星十傑賽一年後開始,這是忍星隱士組織的賽事,目的是為培養守衛忍星的未來隱士,忍星隱士的強大自不必說,而靈隱王之所以讓古力參加,是因為靈隱王得到了域外弟子的信息,域外幾股勢力都派了百歲以下的高手前來參加,目的是混入忍星隱士這個神秘組織,就如同3800年前,有人派人進入靈隱閣一樣,一定有所圖謀。而這其中很有可能有那股黑暗勢力也會夾雜其中,古力需要藉此機會,查清這股黑暗勢力派來的人,進而順藤摸瓜,找出這個曾經攻擊靈隱閣的這股勢力,查明他們的意圖。

古力卻有些疑問:首先忍星隱士這個組織本來就十分神秘,完全可以暗中選拔人才,何必大張旗鼓呢?其次既然大張旗鼓,就會有不明身份的人加入進來,難道隱士就不怕出叛徒嗎,泄露隱士的秘密?最後隱士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組織這麼大的賽事,肯定需要很多人,不就都暴露了嗎?

靈隱王呵呵一笑:「忍星隱士雖然強大,可也都是一群年齡較大的修士,他們這麼做一定是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暗訪畢竟人數有限,能訪到多少人才?而利用公開選拔的方式,則能吸引更多俊傑,也可以讓更多人嚮往成為忍星隱士,以維護忍星安全為己任,既選到了人才,又做了思想宣傳,一舉兩得。至於可能出現叛徒那倒是存在的這種可能,所以我才讓你去,但即便出了叛徒也沒什麼,忍星隱士組織不同於我們靈隱閣,忍星隱士是一個契約組織,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組織的聯盟,這些隱士可能是四處遊盪的一個人,也可能是某個勢力的老祖,也可能是域外來此闖蕩的人,就連我都可以是隱士。隱士之間彼此並不認識,3000年前靈隱閣的一場大戰,忍星隱士出動了近百人,據說那是唯一次大規模的隱士之間相互碰面,而這些隱士之中就有一位領頭的人,至於是誰無人知曉。但總有人會根據忍星的安全狀況下髮指令,而且指令是通過伽馬人的量子通信進行傳遞,既無法被截取破譯,也無法更改。所以隱士之中出一個叛徒或者幾個都不會起到什麼作用。至於露面嘛,露面的都是一些百歲以下的人,也有幾百歲的,但忍星組織了9次選拔,從未出現過500歲以上的人,但也不排除這裡面就一定沒有忍星隱士。舉辦選拔對於很多勢力來說都是一件光榮的事兒,忍星隱士會選定某一個勢力去負責選拔,選拔過程自然有忍星隱士在場監督,只是沒人知道是誰,而且任何一個勢力都不敢從中作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而今年的選拔定在了鴻蒙仙族,一個古老而強大的勢力。」

古力聽完點了點頭:「原來如此,可是比試要在一年後呢,我這就出去是不是有些早啊?」

靈隱王道:「不早了,正所謂出名需趁早,一個毫無來歷的人突然取得十傑必然會被很多人注意和調查,免不了節外生枝。出門之後,隠樵會跟著你,一來保護你的安全,確保萬無一失,二來充當你的指導恩師,隠樵在忍星的身份是個失心瘋的人,來自域外某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所以無從查起。所以你出去后也要表現出三分傻七分瘋的樣子來。」

古力一聽還要裝瘋賣傻,搖了搖頭:「這個我只能試試,之前也闖蕩過,還惹過一些事兒,有人認得我。」

靈隱王一聽:「這個無妨,如今從你到獸山,已經19年過去了,有變化也正常,只是你惹的事還不夠,不足以出名。你的師兄師姐可都是宇宙中的風雲人物,你也不能差了,靈隱閣想要查明一些事情,光靠我們幾個人不行,我們需要投石問路,讓他們主動暴露才行,不管你多出名,惹的事兒多大,只要不說是靈隱閣的人,就沒事兒,一旦讓人知道是靈隱閣的人恐怕必死無疑,甚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古力終於明白了靈隱王的用意,靈隱閣有秘密,古力能夠覺察的到,只是靈隱王不說古力也不問,知道的越多越危險,這個古力明白,靈隱王也是在保護自己,時機成熟時自然就知道了。

靈隱王道:「目前以你的功法,百歲之下難逢敵手,但也要時刻小心,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今暗流涌動,忍星的規矩還能夠維持多久還不好說,但我看也快了,就看誰最先破壞這個規矩了。為了預防百歲以上的人對你不利,我傳你一套逃命身法,此身法名為一法三身。就是一身化為三身,真亦假,假亦真,另敵人無法分清真假,不管敵人追的對與不對,最後的結果都是假,除非同時對三個分身攻擊,則會讓你現出真身。另外師傅再送你軟甲一副,此軟甲是用先天材料打造,質地輕薄,但防禦力驚人,也是你保命的手段。」

古力穿上了軟甲,將身法功法記熟,走了出來,回到了自己的住處,用了三周的時間將身法練熟。來到了八大將的住處,此時葉子、鹿有角、鴿子、大鳥、劍虎、白狐、水靈兒各個學有所成。

葉子原來修鍊的是土、水雙屬性攻擊,如今水土融合,銅鈴一響,銀灰色的巨拳憑空而起,無論是力道還是速度都是無與倫比,並且身法優美,如行雲流水,柔中帶剛,剛中帶柔。

鹿有角的速遞比之以前更上一層樓,吐痰功法更是十分了得,真是一口唾沫一個釘,釘道硬物出洞,遇到軟物腐蝕。身法上頭尾相顧,四肢相援,靈活多變。

閃電飛鴿電閃處消失,現身處雙爪一碰,一道電針刺出,取人性命於電光火石之間。

劍虎如今已經化形,是個英俊的青年。而新學的功法是勝利的獨門功法千斤墜,一躍而起從空中而落,拳風處帶著勁力加上身體的衝擊力力道成倍增加,如同一個千斤墜,這是一套典型的戰者功法。

而大鳥的功法鳳翅天翔是波動攻擊,翅膀閃動產生音波,音波震蕩處令人肝膽俱裂,同時還有擾亂心神的能力。此時大鳥雖沒有化形,但卻隨心所欲的可大可小。

白狐學了榮軍的預敵之術,能夠精準判斷敵人的下一步攻擊,以及閃躲身法,再加上三眼靈狐一族的先天媚術簡直殺人於迷幻無識的狀態中。

水靈兒天生奇特,自有優勢在身,只是沒有攻擊力,而共青傳授的功法是由自己的攻擊陣法青紗障目演化的雲水障目。水靈兒利用自己的先天優勢,將水凝雲,組成幕布,遮擋人的視線和感知,形成封閉的雲水空間,藉此可以快速逃脫,也可以與人配合暗中攻擊敵人,真是令人防不勝防。 古力出山,自然要帶上這些同伴一起出門歷練。一個黝黑的漢子,左肩蹲著一隻鴿子,右手拎著一個無網的鳥籠,籠中蹲著一隻小鳥,身後跟著一個俊美青年,一個白衣美女,一個漂亮獸人還有一個呆萌的小女孩兒,唯獨不搭的是跟著一頭醜陋的大黑驢。

黝黑漢子,嘴裡叼了一根枯草,手裡拎著鳥籠,一步三搖,哼著小曲兒。「小虎,上水!」後面跟著的俊美青年從身上取出一個水壺,遞了過去。「狐女,給我捏捏肩!」白狐杏眼一彎,笑著走到了黑漢子的身後,溫柔的捏起了肩膀,眉宇間帶著萬種風情。「葉子,來給哥哥我捶捶背!」葉子上前,用力的打了幾拳。黑漢子「哎呦一聲,你這個女獸人,太不溫柔,小心大爺我把你賣了。」葉子無奈,沒想到這個古力一出獸山就沒了正行,整天就知道欺負他們幾個,嘴裡俏皮話兒不停。葉子嘴上雖然說討厭,其實心裡頭確是歡喜,覺得這個滑頭的古力更招人稀罕了。

水靈兒跟在後面:「哥哥,我能幹點啥?」古力回頭看了一眼:「你把我的坐騎洗刷一下吧!」說完還看了一眼後面的鹿有角。

水靈兒一甩手,一串瀑布砸了下來,大黑驢變成落湯雞。鹿有角一甩身體,水珠紛飛,打了個響鼻:「古力,連你大哥你都敢戲弄,看我…..」話還沒說完,古力喊了一聲:「障目!」鹿有角被雲水阻擋,立馬就不吭聲了,一閉眼從幕布里頂了出來,又成了落湯雞。

古力一路上都十分高調,老瘋子師傅一般不現身,現身的時候一定是飯口時間。天蒙蒙亮的忍星生機勃勃,人們紛紛走出來,開始勞作、開始買賣。古力十分招搖,出手闊綽,總是愛惹事生非,尤其是那些仗勢欺人,胡作非為的人遇到古力可就倒了大霉了。古力不殺人,但卻讓對方在人前吃盡苦頭,不但丟人還要讓他現眼,卻讓觀眾們拍手稱快。

瑤光城十分繁華熱鬧,古力一行人來到了一個茶館吃早點。茶館的環境十分優雅,一名女子在台前唱著優美的曲子,茶館中的人品著香茗吃著糕點,欣賞著歌曲十分愜意。而這種氛圍卻被一行人給打破了。帶頭的是個年輕人,帶著五六個人吆喝著闖了進來,他們是來收租的。一行人打破了這裡的清幽,令在場的人十分反感,可一見身上穿的衣服,誰都不敢吭聲,因為這些人是瑤光殿的。

店老闆連忙迎了上去:「苟使大人,租金和稅錢我已經準備好了。」說完從懷裡掏出一個袋子,遞了過去。那個被稱為苟使大人的用手掂了掂,這時看見了場間的唱歌女子。走了過去:「你在這裡幹什麼?」

店老闆連忙過來答話:「她在這裡賣唱,歌唱的好,客人都很喜歡。」

被稱為苟使大人的問道:「交稅了嗎?」

店老闆道:「按照規矩,我有權收取稅費,但看她家裡有年邁的母親,挺可憐的,我就沒收。」

苟使大人瞪了一眼店老闆:「難道你說不收就不收?」

店老闆連忙道:「按照瑤光殿的規矩,我按期租稅同繳,自己店內如果另行招租,我是可以自行收取一定的稅費,算作個人收益,無需再額外上交,所以我就自作主張給免了,再說賣個唱也賺不了多少。」

苟使大人道:「不行,只要在我管轄的街面上,無論是誰,只要經營,管他什麼賣藝獻唱就必須交稅。」

店老闆道:「可是…..」

被稱為苟使的大人大聲道:「可是什麼?我說的規矩就是瑤光殿的規矩,聽說這個女子已經在這唱了三十周了,那就交一顆晶石吧。」

女子一聽哭了起來,連忙跪倒在地:「大人,你行行好,我一年也賺不上一個晶石,家裡的母親病了,我也是沒法兒了,求求大人開恩。」

這個叫苟使的大人終於原形畢露,臉上帶著淫邪之色:「小美人兒,這裡賣唱十分辛苦,一年下來都不夠交租的,大人我心情好,有意幫你,要不你跟大人我走,一年給你一顆晶石,還不用交稅。」

女子一聽哪裡肯答應:「大人,求求你,家裡老母需要照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賣唱了。」

苟使把臉一橫:「既然如此,我也沒辦法了,欠稅不交,按照瑤光殿的規矩需要拘押,一顆晶石需要拘押半年,我也是照章辦事,來呀,給我帶走。」

古力坐在樓上的包間里,聽著下面的對話,沒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瑤光殿的人竟然仗勢強搶民女。再聽見旁邊包間里的人議論,說這個叫苟使的人是瑤光殿一位長老的兒子,平日里囂張跋扈慣了,沒人管的了。古力本就想打抱不平,一聽說是瑤光殿長老的兒子,正愁沒處惹事,如今機會來了。

古力從包間走了出來,站在樓上向下府視,只見一個相貌醜陋的傢伙,正在場間耀武揚威。古力道:「店老闆,你這店怎麼這麼臭,哪一個養狗的沒栓好,到處跑?」

店老闆本來就心驚膽戰的,一聽說有客人又抱怨店裡有狗,急的汗都出來了。

這位苟使大人聽見有人說話,抬頭一看,只見一個黑小子,黑小子身邊的一個白衣女子和一個綠衣的女獸人卻讓自己眼睛一亮。

古力托著鳥籠,走了下來,後面跟著葉子、狐女、小虎、水靈兒還有一頭大黑驢。古力一行人上來的時候就引起了在場眾人的注意。按說驢是不讓進屋的,可誰讓人家財大氣粗呢,要了一個大包間,只要不影響其他人,別人也並不在意。只是兩個美女實在是太惹眼,引來了無數的目光。如今這幾個人又下來了,再次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這個叫苟使的大人,眼睛很賊:「你們是新入城的吧?」

古力走到他跟前在他身前聞了聞,然後用手捂住了鼻子:「好臭,好臭!這狗怎麼把屎拉到了你身上呢?」

這個叫苟使的大人竟然聞了聞,並沒有聞到什麼異味:「沒有啊?店裡怎麼可能有狗?」

這時鹿有角呲了一下大板牙,學著狗旺旺旺叫了幾聲,朝著這位苟使大人放了個臭屁。古力又一捂鼻子:「我就說有狗嗎,要不怎麼這麼臭,原來是你這個大黑驢拉的,而且還拉在了這位大人身上。一屋的狗屎味!」

這個苟使大人自小高高在上,自然無人敢跟他開玩笑,此時才隱約覺得不對勁兒,這小子分明是在取笑自己。

名門寵婚:老婆別鬧了 古力問道:「不知大人尊姓,如何稱呼?」

這個苟使大人隨口道:「在下苟使。」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