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灰原誠想讓這個小崽子趴上一天一夜的,但是問題的關鍵卻是,這裡在不是秋之國的大名府而是口本朝的皇居了。。

在這裡的面孔他都不認識,如果這安培天皇繼續趴著在接下來的事情又如何能夠安排接下來的事情。而且他看著個孫兒子的態度還算不錯,那麼就饒他一會又何妨?

「是,謝謝祖父。」聽到祖父七夜的話語,安培自是屁顛屁顛的慌忙起身。而後還要擺著一臉賠笑的臉,看上去可真是夠了。

安培天皇自然知道這樣做很噁心,但是不這麼做他可能會死的啊!

畢竟祖父以來這秋明城,就把他的兒子們給莫名其妙的切菜了。這說明了什麼?這擺明是要對方他們啊!

而且又想到,當初那段時間裡對著楓之村暗中涌動的陰謀詭計們,安培天皇是保持著幸災樂禍準備看楓之村的好戲,心裡甚至想著直接把這日暮神社給滅掉得了!

這種影響到他皇位的勢力,自然是必須要所清除的。

而且說到底,這日暮神社的人也是非常囂張。常常都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還美其名曰:這是先代日暮神社世代傳下來就有的,監督天皇的職權。

起因自然就是翠子從一開始就監督著灰原誠,結果卻是演變成了這個樣子。

對於此,安培天皇自是滿心不滿,他可是天皇,是神明的後代,別人怎麼配監督自己,為何自己做點事情都要被人指指點點不說,還要處處受限。

這還是地位最高的天皇么?

對於此安培天皇自然是極為不滿意的,乘著日暮絕死亡的機會,他更是要牢牢把握這個機會。

不斷的影響分裂這巫女結社。這才讓巫女華沒能成為新一任的日暮繼承者。

他本想著借著這樣的機會徹底毀滅這日暮神社,讓所有的全力重新回歸到天皇也就是自己手中。

可惜天不遂人願。就連上天都不願意幫助他,就在這個時候,偏偏只差一步就能夠實現他的計劃了,結果他的祖父早不回來晚不回來,偏偏在這個鬼時候回歸,可真是去他媽的!

然而就在前不久,他安培天皇總算知道為什麼天不遂人願了,那是因為就連天都被這祖父給幹掉了!

就連天都阻止不了他!

不是天不遂人願!而是這祖父不遂他願啊!

更為糟糕的事情就是這個祖父不僅僅不遂他願,還想搞死他啊!

……

安培天皇有些尷尬的將不怎麼待見他的灰原誠迎接道了大廳。並說道:

「祖父大人,這邊就是我們上朝辦公的地方,大體上還是延續您留下來的樣子。」

「嗯,的確沒有多大變化。既然來了這裡,那麼就開始辦公吧『!」灰原誠看著眼前眼熟的地方,不由得有些感慨,而後又看著那高高在上的座椅。

不由得向上走去。而後慢慢的座了上去,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回想起自己好像沒怎麼來過啊!

大都數的時候他好像都讓翠子還有宮本清來頂替他了來著。

那個時候自己為了變強而不斷的修鍊著。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也大都都是在自己的房間里解決。

而這個朝會,也是一個星期開一次。所以灰原誠就幾乎沒有來過這個敵法

因此灰原誠對著安培吩咐道:

「你就把那些人叫進來吧,哦,對了,還有那一個叫做安寧的女孩子,你也一併帶她來。」

「是祖父!我這就出去叫人進來。。」聽到灰原誠的聲音,安培連忙放鬆下心情,心知這意外著自己死不了了啊。祖父對他的怨氣並沒有他想象的那般大。

感覺到逃過一劫的安培,也不由得在心裡吐槽著:

「汗這糟糕的祖父,是神明就了不起了么? 快穿:女配,冷靜點 ?來救來了!火氣這麼大幹嘛!一來就殺我兒子!是要把我給嚇死么?」 隨著安培將其他人叫了進來之後,看著灰原誠高座在椅子之上,雖然都有些詫異但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因為安培擔心灰原誠會因為這些文武百官們口無遮羞的話語而感到不快,因此安培提前和他們打好了招呼。

看到這些人都很老實的樣子,灰原誠也還算是滿意,但這並不代表他會放過這其中心地不良之徒。

他散發著冰寒能夠讓人感覺到死亡的氣息向著四周擴散,事實上現在他的實力已經可以一掌將這片大陸直接給拍進海底,實在是無心在浪費時間在和這些他隨便一掌就能拍死的傢伙們,他又何必跟他們談七說吧呢?

真理永遠掌握在強者的手中,那些螻蟻渣渣若是想要發生,直接一把捏死便是,何須逼逼?

就像現在他所乾的這樣,直接綁架了這文武百官,哪個膽敢反對他的言論就直接拍死就是了。

若是當年他就已經到了如今的這個實力,又何須禮待那些平凡眾生呢?當初只不過實力還不過強大,才需要利用這幫人,並滿足他們的需要,讓他們好好做事情。

但現在的實力已經天下無敵,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又有哪個敢反抗?

就連這天都已經被他干趴下了!這個世界無人能夠阻止他的霸道!

敢受這灰原誠那冰寒的殺意,文武百官們包括安培天皇們直接無力的跪倒在地。

除了灰原誠所叫進來的安寧公主,還能夠自由活動以外,其他人動彈不得。

不過就算是安寧公主此時亦是不敢亂動的,她看著身邊的人包括她的父皇都跪倒在地,她也只能有樣學樣的跟著跪在地上,同時為這強大無雙霸道的力量暗暗心驚。她並不知曉這是什麼境界,但她卻是明白她的這個先祖這絕對已經是仙人了。

她甚至能夠切身體會到自己只要隨便一動但凡有著絲毫不敬就能夠被灰原誠所斬殺。這真真就是生死之間盡在他人的掌握之中啊。

看到眼前這些人通通趴在地上,灰原誠心知現在眼前的這些傢伙們,一定慌的要死。不過他卻是絲毫不在意。他們怕不怕過的如何是好是壞與他何關?

只要這些人願意聽他驅使就行了。

誘妻入懷︰帝少大人寵翻天 。在者說,他們也不會因為此事就會在也不幹,不當這官了,畢竟這是他們的生路,是他們生活的唯一手段,被他牢牢的捏在自己的手中。因此,無論他在怎麼boxue他們,他們為了那一點他毫不在乎少的可憐的薪金也只能乖乖聽話。

他對著這些趴在地面之上的人說道:

「吾名七夜!想必爾等已經知曉吾的身份,吾乃是爾等太祖天皇……的丈夫。這口本朝的前身亦是吾離開此世界之前時,所建立的秋之國。但吾歸來這裡,並非是為了強奪你們的一切。來這裡做天皇。這個世界於我而言,太過渺小,吾並不怎麼在乎,但是有一點,你們需要知曉,吾的話語就是真理,無論你們是否接受,你們都得給我笑著接受。如果不接受的話,吾到也不至於把你們殺掉,但你們卻也必須給吾滾出這口本朝。今天我來這裡只有兩件事情。在座的各位或者有些聰明人已經猜到了一些事情。那麼我也不浪費時間,現在就和你們談論一下,當然雖然說是談論但是你們可不要蹬鼻子上眼給我沖哦?


我給予你們和我談論的權利,那是我賜給你們的榮譽,而不是你們有資格給我提條件,這個道理你們懂不懂得?懂了的話就給我嗑一個頭。」。

一時之間, 一念蝕愛 。而後磕頭聲接連不斷的響起。

「pongpongpong」

但是其中有些文人卻是有些傲骨,說死都不肯坑,一些頗有骨氣的人更是對著灰原誠罵道:

「我嗑你媽!士可殺不可辱,你有種就痛痛快快的殺的我!」pong

說話的這個人當下就化作了一片血霧,就算天生牙再次也是救不回來了。當下就是魂飛魄散的結果。

「啊!神擊兄!混賬……汝!豈能……」pong又是一人化作了一片血霧,這殺雞儆猴的做法更是讓這些人更是瘋狂的磕起頭來。

「汝,敢爾……」接連二人慘死,但這並未驚嚇到這些有傲骨的傢伙們,又有人跳了出來對著灰原誠罵道。

但灰原誠又怎麼可能給這個傢伙開口的機會呢?

當下二話不說,就將其化作了一片血霧給抹殺了。

然而,灰原誠對此並沒有什麼較大的感覺,仿若他殺的只不過是一隻螻蟻而已,泛不起一絲波瀾。

而後他覺得這樣有些累人,乾脆就直接把那些剛剛沒有磕頭的傢伙們全部幹掉,一時之間,文武百官居然只剩下了四分之三的人口。

看到眼前這樣凄慘的一幕,剩下的人自然不敢在開口說什麼,生怕惹禍上身。此時他們的心跳跳的很快,生怕眼前殺人成癮的殺人狂魔也把他們給宰了。

因此一個個傢伙們不禁把腦袋磕出血來的同時並一併瑟瑟發抖著,生怕被這個君臨天下的傢伙給宰了。

……

「你們現在可以站起來了,至於安寧你先走到我面前來。」灰原誠感覺著效果差不多了。因此對著這些人說道。

安寧公主一聽要她走到灰原誠的面前,一下子就害怕極了,她的內心雖然說,十分清楚對方這麼特殊對待她,肯定不是要殺她,一定是會有事情交代給她。

但是她還是害怕啊!現在她身上被那血霧所噴射而來的鮮血都尚未乾涸。

不怕才怪嘞!

聽到灰原誠的話,文武百官自是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而內心緊張的情緒還沒有停止,他們這是真的害怕啊,空氣中飄蕩的血氣還在警告著他們。

看著這些人畏畏縮縮的樣子,對此灰原誠並沒有說什麼,他們會害怕自然很正常,不過這也是他所想要的效果。他並不在乎這些人對他抱有著怎樣的看法,

他們不是沒有想過反抗,但就算是反抗又能夠如何呢?雖然說他們在這人世間而言還算的上有一定地位和力量,但是面對這灰原誠這樣仙一般的高手面前,只能任其宰割。他們的全力以赴並不能為灰原誠造成多大影響,甚至可以說,灰原誠直接將這口本朝全部丟棄也無所謂了。這裡的人類太少了,不過區區一千萬左右的生命。加上一些有靈智的妖怪,也不過是一千多萬的生靈,與他而言實在是沒有多大價值。

畢竟他才剛剛收服了亡者之鄉和天界,那幾界總共加起來的生靈,已然不小萬億。能夠給灰原誠帶來極為巨量的信仰值。

而這眼前區區一千多萬棄掉也無所謂啦。

因為這些傢伙並不能給他造成多大的損失,而且這些人也照樣會給他帶來收益,畢竟可不是所有人都敢和之前那些敢反抗他的傢伙們一樣有骨氣,能苟且偷生的事情,他們是一定會看的,相信在此事一過,這些人只會更加聽h話,任由他為所欲為了。

「是,曾祖父大人!」安寧聽話的走到了灰原誠的身邊,灰原誠點了點頭。對著已經站起來的傢伙們說道:

「我宣布安寧將成為你們新一任的天皇。你們可有要反對的么?」

「謹遵大人吩咐。」所有人包括安培天皇都一致認同著,同意了灰原誠所說的話語。至於反對?

你當他們是傻瓜么?在這短短的一點時間裡,這些人自以為都看透了灰原誠,心裡覺得,只要反對灰原誠的,都會被他給幹掉。

「你可願意?」看到這些人都同意了,灰原誠滿意的點了點頭,果然剛才殺掉的那些人的做法是正確的,你看這些人現在可不就是這麼聽話了嗎?

但是灰原誠是一個十分民足的人,他從來不強迫他人。就算是現在要讓安寧當公主的時候,也會徵求她的意見。

「孫孫女願意。謝謝曾祖父。」安寧雖然說心知,灰原誠是有一些事情想要讓她做的,但是她卻是不知她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就當了天皇。


因此安寧的心裡有著不小的複雜。說句實話,她可不想當天皇,她的夢想就是做一個豪商,做一個有錢人。可是眼下這曾祖父卻是讓她做著口本朝的新天皇,如果是以前又或者是灰原誠比較溫柔的支持她上任,她也就認了。

可是現在他這樣一搞,可不就把自己放在了火爐上烤么?這可真是刀劍浪里,一言難盡啊。就說說這文武百官包括她的父皇,她們肯定以為這一切都是她耍小心眼所造就而成的,現在她就看到了自己父皇看向自己的眼裡有著深深的情感。那可以說是複雜到極致的感情,不過安寧卻也是能簡單看出她父皇所表達的含義,這該說真不愧是父女么?有著這樣的默契?

但如果可以安寧還真不想要有這個默契。

因為她是看懂了的意思那就是

「呵!沒想到你是這種人!真不愧是我女兒,呵呵……」可以說是帶著極度的嘲諷了。



看到自己一向所敬愛的父皇,居然用著這樣的眼神看著自己,安寧也是有些生氣了!心裡想著這個天皇她就坐定了!

還要做的比她父親還要優秀的天皇,她要讓她安寧之名遠播天下。

……

在讓安寧做了新天皇的事情之後,灰原誠自是交代了安寧以後要重點發展日暮神社,必須讓日暮神社在每一個村子都要有著幾個日暮神社的巫女才行。

雖說這裡的人口不過一千多萬,但是眼光卻是要放的長遠一些,日積月多麼,更何況子子孫孫無窮盡。加起來的那些信仰,也是一筆不小的額度了。

對於此,灰原誠還是很是看重的,並且警告了安寧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做,否者就換了一個天皇。

安寧一聽,臉色一白,她當然知曉,換天皇什麼的不是多少簡單容易的事情。

那肯定是要她死才能讓人繼承的事情啊!

他這是用她的生命危險她啊!

但即使如此,安寧也只能勉強掛起笑容,對著灰原誠說道:

「是曾祖父大人,安寧一定照辦。您放心,安寧一定會讓日暮神社在口本朝遍地開花,不!安寧一定會讓日暮神社遍布在世界各地!還請您務必放心!安寧一定會好好辦好此事!絕不讓曾祖父失望!」安寧拍了拍自己尚未成熟只不過是a的小胸脯向灰原誠保證道,畢竟安寧她還只不過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女啊。

但是灰原誠卻是絲毫不會擔心,安寧辦不成這件事情,因為在和安寧說這件事情的時候,文武百官也已經聽到了,他們會幫助安寧做好一切的,否者他們就不要想活了。

至於安寧這麼小會不會被欺負被矇騙?這一點灰原誠絲毫也不擔心,誰敢這麼做?要知道安寧身上有著極為尊貴的血統,是他灰原誠的後代,誰敢惹就直接滅了誰便是。

……

在安排完了種種事情之後,灰原誠也離開了秋明城,和日暮開始遊山玩水了起來,說實話,灰原誠還真沒有在這裡好好玩過,他只記得自己當初在這個世界不是在打戰就是在趕路的路上。剩下的極為少數的時間,灰原誠也就一直陪著日暮還有十六夜這個小丫頭和宮水以及幾個大美人的身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