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準備過來收垃圾的小哥沖著任健背後豎起了大拇指,周圍的食客們也都紛紛效仿,把自己桌上的垃圾主動扔進了垃圾桶。近朱者赤,美德也是會互相傳染的,只要你願意做第一個傳播者。

兩人上了車還是先開窗通風,這大熱天的,真是盼望下點雨啊!不過,有時候老天爺真給面子,你盼什麼就來什麼,海邊的天,說變就變,如果不當真,還真把你給忽悠了。

車子還沒駛出遊樂場,天空已經布滿了烏雲,空氣頓時涼爽了下來,任健高興地說:「嘿,你們這真好,還沒熱起來呢,老天爺就給搭涼棚來了難怪能成避暑勝地,了不得啊。」

舞清清得意地回答:「那是,要不怎麼說我們這裡風水寶地人傑地靈呢?」

「那怎麼沒見你們這裡出一個國家級幹部?」任健這個冷水潑的呀,真是及時,把舞清清噎得半天說不上話。

「你這個人太功利,憑什麼出個國幹才能證明?我們這裡人都是禮多人不怪,才不羨慕你們這些勢利眼呢。」舞清清只好撿最好的理由搪塞。

任健哈哈一笑:「巧言令色。」

「強過你油嘴滑舌!」

兩人正鬥嘴呢,外面的大雨點子就嘩啦啦落開了花,舞清清趕緊關車窗。任健說:「幹嘛這麼緊張?有雨眉呢。」

「雨眉也不行,雨太大,會落進來。」舞清清把車窗升到合適的位置才停下。忽然只聽幾聲刺耳的滴滴聲。

舞清清問:「什麼聲音?」

任健正在聽音樂一時沒反應過來:「什麼什麼聲音?」

「滴滴聲啊。」舞清清正說著,這個奇怪的聲音再次響起,任健這才發現,郵箱里沒油了!

「靠!你萬爺爺昨天開我車走了趟省城嗎?什麼時候的事?怎麼沒油了?」任健慌了,他沒有想到,萬爺爺居然會調皮成這個樣子,一晚上而已,居然把一箱油都跑完了!今天兩人上車任健還以為油足夠了壓根就沒想過加油的事情,這下好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這大雨嚇得,路上連個兔子都找不到啊!

舞清清急了:「那可怎麼辦?這裡離市裡還遠著呢!剛才出遊樂場的時候你怎麼不看看錶啊?遊樂場外面就有加油站的。」

「我哪知道你那萬爺爺這麼能折騰?好傢夥,一整箱油全沒了?不對,給我留了個走道兒的?哎呀我去。」任健也有點著急了。

舞清清哭喪著臉:「怎麼辦啊?這裡這麼偏僻,雨又這麼大,遊樂場里的人肯定不會走,外面的人也不會來,怎麼辦啊?」

任健看到舞清清著急了,不禁心裡偷樂起來,這幕天席地,孤男寡女共處一車的,如果不幹點什麼都對不起老天爺創造的美好條件不是?

舞清清可不這麼認為:「哎呀,早知道不來這裡玩了,早點回家多好!這下可好了,怎麼辦呀?」

正在這個時候清清媽媽打電話來了,舞清清開心地歡呼:「太好了救星來了!」任健卻不悅地陰沉了臉,舞清清還以為任健是因為兩人受困才不高興的。

「清清,我跟你說,舅媽剛剛打電話來讓我去醫院幫忙,她一個人忙不過來。你爸爸今天上午出差走了,今晚我就不回來了,你和阿健回家自己做飯吃啊,幫媽媽說聲對不起,雨下太大不說了,我下車了啊,拜拜。」

舞清清都沒說一個字呢,媽媽已經連珠炮似的說完掛機了!你說可氣不可氣?有這樣做人家媽媽的嗎?

舞清清氣的想拿手機再次撥打回去,可是沒想到屏幕提示:「您的手機將會在五秒后關機。」

「哎,不會吧?連你也耍我?關鍵時刻掉鏈子?」舞清清對著手機大喊大叫。任健趕緊偷偷關掉了自己的手機。

舞清清問:「任健,你手機借我用一下唄。」

任健假裝委屈地把黑了屏的手機拿給舞清清:「我的早就沒電了。」

「你怎麼在家也不充電啊?」舞清清急的一頭汗。

任健假裝沮喪地說:「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麼多事情啊?再說天天和你在一起,我充電幹嘛?」

「給你家裡打電話啊。我昨晚是因為在萬爺爺那裡沒有合適的充電器,沒辦法充電嘛。」舞清清說。

「我也是啊。」任健跟著撒謊。

「那怎麼辦?這個雨要是像前天那樣下個不停咱們怎麼辦?」舞清清焦急地看著車外。

任健把座椅調平:「怎麼辦?等唄,啥時候有人經過啥時候求救唄。」

「你還躺下了?給我起來快想辦法,看看你這個破車能不能啟動,充點電再說。」舞清清說著就開始翻任健的背包。

「哎哎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動不動就翻男人的東西?有隱私的東西知不知道?」任健故意捂著背包不讓翻。

舞清清哭喪著臉問:「那我去後備箱拿我的充電線。」

超武槍神 任健指指窗外:「這麼大雨,你出去立即把你沖沒了你信不信?」

舞清清擔憂地看看外面瞬間泄了氣,然後小聲嘀咕著:「這麼大雨,路面不會積水吧?如果積水了,我們是不是會死在這裡?」

任健聽后「呼」地一下坐了起來,一臉認真地盯著舞清清:「你說對了,太有可能了!」 「懿南凰。」

歸去來兮,尊後來襲 眾人微微彎腰低頭右手五指併攏貼著左肩往下三寸敬拜,只有天外睜大雙眼看著,這隻金鳳凰竟然是人變的,好厲害。

「放肆,見懿南王為何不敬拜?」懿南凰身旁頭插火羽的少女怒斥天外。

「靜桐。」懿南凰示意火羽少女靜桐退下。

「懿南凰恕罪,是為師管教不嚴。」

「過來。」微笑道。

天外上前抑著頭望著這高雅的懿南凰。

「你叫什麼?」

「回懿南凰,小女子奇想天外」天外不想因自己的原因導致孤立得不到醫治,乖乖的到懿南凰身前行禮。

「奇想天外…」能叫奇想的唯有極淵,難道她就是奇想天成的儲君?能讓元始天尊忌諱擔憂,看來這女娃不簡單。

「你以後不必行禮。」雙手扶起她,為她戴上金凰羽。

眾人驚訝的看著,天外與古循不明懿南凰為何有此舉,而靜桐臉色大變,因頭上戴著這鳳羽與凰羽代表著在這鳳棲山的地位,每升一級頭上羽冠便多一根,而這小女娃直接戴上懿南凰的金凰羽,也就代表著情同姐妹。

「懿南凰這是為何?」古循疑惑的問道。

懿南凰並不理會古循的疑問,牽起天外一隻手高舉。

「鳳棲山眾子民聽命。」

空中飛翔的鳳鳥與凰鳥停下立了梧桐樹枝上,懿南凰的隨從也低頭致敬。

「從今往後奇想天外便是與懿南凰情同姐妹。」懿南凰話落,鳳凰鳥托起天外空中飛翔。

天外開始是驚呼後來開心大笑。

「懿南凰不可。」古循開始頭疼,這孤立的事還未提及,懿南凰便強行認妹妹。

「有何不可?上仙這是好事往後她奇想天外便可自由出入我這鳳棲山。」突然有這個決定,懿南凰本身也意外,想必是元始天尊的意願。

「懿南凰的意思是不限制我徒兒的自由?」

「是,上仙可放心,在這鳳棲山只要不是鳳鳥與凰鳥便可外出。」鳳凰在凡間有著鳳凰出山必會天下太平的傳奇,所以只要聽聞有鳳凰出山便會捕捉。懿南凰為了這些鳳凰的安危禁止外出。

「這下小仙便放心。」古循笑了。

「小仙此次前來一是為火鳳而來,二是為一隻猴兒而來。」

「上仙請。」

懿南凰走進大殿,大殿金碧輝煌,兩排整齊乾淨的食案席,每張食案席內側鋪有兩張圓形羽絨墊供人跪坐,經過食案席有階梯往上,中央有一張金色鳳椅,懿南凰坐於金色鳳椅上,身後隨從停在殿外,只留兩名使者站兩旁。

「上仙請入座。」使者指引古循坐。

古循側跪坐入席。

「上仙有火鳳消息可知他在何處?」懿南凰心急胞兄熹火鳳的消息。

「火鳳不急,小仙有更急的事求於懿南凰。」

「詳細道來。」

古循起身,取出中了魔毒的小猴了放置懿南凰面前。「這隻猴兒中了魔毒,不知懿。

「懿南凰。」

眾人微微彎腰低頭右手五指併攏貼著左肩往下三寸敬拜,只有天外睜大雙眼看著,這隻金鳳凰竟然是人變的,好厲害。

「放肆,見懿南王為何不敬拜?」懿南凰身旁頭插火羽的少女怒斥天外。

「靜桐。」懿南凰示意火羽少女靜桐退下。

「懿南凰恕罪,是為師管教不嚴。」

「過來。」微笑道。

天外上前抑著頭望著這高雅的懿南凰。

「你叫什麼?」

「回懿南凰,小女子奇想天外」天外不想因自己的原因導致孤立得不到醫治,乖乖的到懿南凰身前行禮。

「奇想天外…」能叫奇想的唯有極淵,難道她就是奇想天成的儲君?能讓元始天尊忌諱擔憂,看來這女娃不簡單。

「你以後不必行禮。」雙手扶起她,為她戴上金凰羽。

眾人驚訝的看著,天外與古循不明懿南凰為何有此舉,而靜桐臉色大變,因頭上戴著這鳳羽與凰羽代表著在這鳳棲山的地位,每升一級頭上羽冠便多一根,而這小女娃直接戴上懿南凰的金凰羽,也就代表著情同姐妹。

「懿南凰這是為何?」古循疑惑的問道。

懿南凰並不理會古循的疑問,牽起天外一隻手高舉。

「鳳棲山眾子民聽命。」

空中飛翔的鳳鳥與凰鳥停下立了梧桐樹枝上,懿南凰的隨從也低頭致敬。

「從今往後奇想天外便是與懿南凰情同姐妹。」懿南凰話落,鳳凰鳥托起天外空中飛翔。

天外開始是驚呼後來開心大笑。

「懿南凰不可。」古循開始頭疼,這孤立的事還未提及,懿南凰便強行認妹妹。

「有何不可?上仙這是好事往後她奇想天外便可自由出入我這鳳棲山。」突然有這個決定,懿南凰本身也意外,想必是元始天尊的意願。

「懿南凰的意思是不限制我徒兒的自由?」

「是,上仙可放心,在這鳳棲山只要不是鳳鳥與凰鳥便可外出。」鳳凰在凡間有著鳳凰出山必會天下太平的傳奇,所以只要聽聞有鳳凰出山便會捕捉。懿南凰為了這些鳳凰的安危禁止外出。

「這下小仙便放心。」古循笑了。

「小仙此次前來一是為火鳳而來,二是為一隻猴兒而來。」

「上仙請。」

懿南凰走進大殿,大殿金碧輝煌,兩排整齊乾淨的食案席,每張食案席內側鋪有兩張圓形羽絨墊供人跪坐,經過食案席有階梯往上,中央有一張金色鳳椅,懿南凰坐於金色鳳椅上,身後隨從停在殿外,只留兩名使者站兩旁。

「上仙請入座。」使者指引古循坐。

古循側跪坐入席。

「上仙有火鳳消息可知他在何處?」懿南凰心急胞兄熹火鳳的消息。

「火鳳不急,小仙有更急的事求於懿南凰。」

「詳細道來。」

古循起身,取出中了魔毒的小猴了放置懿南凰面前。「這隻猴兒中了魔毒,不知懿南凰可有解毒之法?」

「這個…」懿南凰遲疑了。「有是有,只是只有胞兄熹火鳳知道如何解魔毒。」

「本仙願尋回熹火鳳」古循從袖中取出一隻火鳳羽交給使者遞交懿南凰。

「哥哥…」見到火鳳羽懿南凰淚眼婆娑「上仙可知哥哥現身何處?」

「魔界」

「那有勞上仙尋回哥哥,若尋回必重謝。」

對不起,因為本書前面屏蔽的章節太多,本作者現在要改文,我沒有辦法好好更新所以會讓大家看得莫名奇妙會改回來的哈。 ?那叫價三百一十萬枚純陽丹的抱丹境修士也有些猶豫了,黑白子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口的話,總不會是假的吧。

如果雙子同心魔轉眼就到,花三百萬買下這瓶萬年靈乳,然後被雙子同心魔搶走,別說虧慘了,連性命能否保住都難說。

「這位客人,您還要不要了?」拍賣師對那報價三百一十萬的抱丹境修士道。

黑白子重重的哼了一聲。

「呃……不要了。」那抱丹境修士沉默片刻,選擇了放棄。

「剛才的報價不算,三百萬一次,三百萬兩次……」拍賣師喊道。

按照拍賣會的規矩,如果他喊到第三次,還沒有人出更高的價,這瓶萬年靈乳就歸黑白子所有了。

眾人也不是傻子,得罪一個法相境千年巨頭的事,沒人肯做的。

而且看紫金谷縱容的態度,明顯不想管這事,說不定谷主浦傲雲和雙子同心魔真是朋友,那風險就更大了,別說拍下靈乳后出谷被追殺,說不定被雙子同心魔殺死在谷內,都不會有人管的。

眼看就要一錘定音,萬年靈乳就要歸黑白子所有了。

突然之間,一人叫道:「三百一十萬!」

竟有人不懼魔頭,迎難而上,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投向了來聲處的包廂。

包廂內。

陸燕的小臉有些蒼白,道:「俊哥,那可是雙子同心魔要的東西啊?!你還要爭,會很危險的。」

「放心吧,雙子同心魔是法相境,我爹也是法相境,他是合歡宗,我是古劍宗,論修為和勢力,我褚家都不會怕他半點的,而且我家在紫金谷里做著這麼大的生意,和浦爺也是認識的,那魔頭不敢動我的。」褚俊才臉色鎮定,瞥了凌天一眼。

本來褚俊才是不敢與雙子同心魔硬肛的,但他早就打定主意賴了凌天的錢,等於白拿幾百萬,如果不用,這麼大一筆錢就沒有了,貪心促成了他的決定。

「雙子同心魔如果這麼好對付,就不會凶名赫赫了,要是此魔不講規矩,你又能如何?」風瀟瀟搖搖頭道。

「沒事的,最多三天內,我爸就會來紫金谷的,為了安全起見,大不了我就一直呆在谷內,我就不信他真敢在谷內動手,那浦傲雲還怎麼做生意?而且雙子同心魔不是還沒來嗎?只要不是那老魔頭親自來,其他人我是不懼的。」褚俊才道。

而這時,原本一直閉目打坐的凌天,突然睜開眼睛,道:「黑白子來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