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他們兩個在戰鬥啊!”古訓嘆了一口氣,“我就在想,他們兩個人怎麼還不出現,原來已經打起來了。”

柯文躺在地上,他慢慢從地上站起來,看到古訓就在不遠處,“古訓天王?你怎麼會在這裏?”

古訓看着柯文,他有些莫名其妙,“你說我爲什麼會在這裏,難道你沒有看到我背上的人嗎?還是說,你們兩個不是因爲兩位殿下的命令而戰鬥?”

劉霞擺好戰鬥的架勢,看着遠處的柯文,大聲喊道:“柯文!不要管他們,我們繼續!”

柯文站起來,他舉起右手衝古訓招手,“你自己快走吧!不要管我們!再見!”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古訓有種被無視的冷落感,他感覺自己完全被輕視了,“你們兩個到底什麼意思?難道你們兩個打算無視兩位殿下的命令嗎?”

劉霞有些不高興了,她瞪了一眼古訓,又去看柯文,對他喊道:“柯文,這個人太煩了,馬上把他趕走。”

“劉霞?”古訓不敢相信地看着劉霞,“你說什麼?”

“好的!”柯文面對着古訓,他舉起了拳頭,“古訓天王,你既然不願意離開,就不要怪我了!”

古訓吞了一口唾沫,他扭頭去看劉霞,只見劉霞若無其事地站在原地,一副完全不幫忙的樣子。

“裂空拳!”柯文用力朝古訓打了一拳,這一拳的力量威猛無比,瞬間將空氣切開並製造了一個真空。接着,真空高速撲向古訓,猶如一隻透明的猛獸。

“嗖!”古訓連忙施展瞬間衝刺,及時躲開了裂空拳的威力。他又轉身往後看,只見裂空拳的威力沒有停止,它直接把一排樹木完全摧毀了,樹林被清晰地分成了兩半。

“好厲害!”古訓吞了一口唾沫,他扭頭去看柯文,只見柯文已經衝到了他的面前,“什麼!”

“太慢了!”柯文跳到空中,舉起拳頭,從上往下全力朝古訓打過去,“感受一下我們巨人的絕對力量吧!碎地拳!”

眼看柯文的拳頭再次打了過來,古訓再一次施展瞬間衝刺,成功躲開了柯文的拳頭。就在古訓以爲自己成功脫離危險的時候,更強大的攻擊緊隨其後。柯文的拳頭對地面造成了巨大的破壞,方圓二十米範圍內的土地受到猛烈的擠壓而飛到了天空,一堆亂石猶如雨點般打向古訓。


“這個傢伙知道我能躲開所以才用了剛剛那招嗎?”古訓眼睜睜地看着如撲面而來的無數飛石,他再次使用瞬間衝刺往後退,以求拉開兩人的距離。

不過,沒等古訓完全脫離飛石的攻擊範圍,柯文的下一個攻擊已經來了。

“隔空拳!”柯文面對着古訓,再次舉起拳頭,用盡全力朝前方打了一拳。這一拳的威力異常剛猛,製造了一股迅猛的狂風,讓飛向空中的飛石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開玩笑的吧?”古訓去看劉霞,卻看到劉霞呆在原地一動不動,“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眼睜睜地看着無數石頭朝自己撲過來,古訓知道自己這下子根本不可能避開了,因爲他的周圍已經沒有空間了。事實上,假如他不揹着姜雲譜,他就可以輕鬆地躲開。只是現在,保護姜雲譜是他的第一任務,他寧可讓自己受傷,也絕不能讓姜雲譜受到傷害。

“轟!”一個爆炸在古訓的正前方發生了,這個爆炸瞬間將所有飛在空中的石頭粉碎了,一個強烈的衝擊波在爆炸中心產生了。


“什麼?”古訓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那個柯文究竟在想什麼啊?”

就在古訓思考的時候,衝擊波和大風同時襲擊了他和姜雲譜,將兩個人完全分開了。

姜雲譜被拋向了空中,朝地面落了下去,眼看就要落地的那一刻,古訓及時趕了過來,成功在接住了他。

“喂!你沒事吧?”古訓小心地把姜雲譜放下來,擔心地看着他的臉。

“沒事!”姜雲譜有些頭暈,他現在還在想着早飯的事情,對於剛剛的經歷完全沒有在意。

шшш● ttκá n● ¢Ο

“柯文和劉霞,那兩個傢伙真是的,早說嘛!”古訓鬆了口氣,他走到姜雲譜旁邊,坐在地上休息,“害我那麼擔心!”

“古訓!”姜雲譜也坐在地上,他越來越想吃早飯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古訓非常沮喪,“現在該怎麼辦呢?再往前走就是大海了,可大海……”

“事實上,我現在肚子有些餓,想……”姜雲譜非常小聲地說道,越說道後面,他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古訓沒有聽到姜雲譜的話,他忽然意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自己現在都還沒有告訴姜雲譜實情,“哦!對了!姜雲譜,我差點忘記告訴你了。事情是這樣的,我剛剛得到紅英殿下的命令,她說有人想殺你,讓我馬上把你帶走,你現在必須馬上離開這裏。”

“哦!”姜雲譜應付地點了點頭,忽然明白過來,立即露出一陣震驚不已的表情,“什麼!你……你……你應該早點說啊!”

“對不起!我一開始沒有轉過彎來,紅英讓我帶着你逃走,於是我想到的第一個方案就是帶着你逃跑。不過後來我想到那種力量的時候,問了你的意見,你自己說關鍵時候才能用的!”古訓深吸一口氣,又抓住姜雲譜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說道,“現在快用那種力量逃吧!”

“我暈死了!”姜雲譜徹底無語了,心裏不禁在想:“早知道現在要用神的力量,剛剛就應該用的。真是的,搞了半天,他只是帶着我逃跑而已。”

“快點走吧!”古訓朝姜雲譜招了招手,“下次再見!”

“再見!”姜雲譜說完,他的身體瞬間消失了,就好像他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

看到姜雲譜消失不見了,古訓這下子完全放鬆了,“太好了!”

很快,一股冷氣從空中吹了下來,古訓身邊溫度迅速降低了。

“怎麼回事?”古訓連忙站起來,他環顧四周,隱約看到前方天空中飄浮着一個白色的東西。當他正打算擡頭看的時候,脖子後面飄來一股毛骨悚然的寒冷。

“冷心殿下!”古訓知道冷心就在自己正前方的天空中,“沒有想到,你居然親自來了,真意外。”

“姜雲譜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力量?”冷心的聲音從空中傳了下來。

“神的力量!”古訓看着懸崖下面的大海,笑着說道,“我這樣說,冷心殿下一定不會相信吧!畢竟冷心殿下只是一個人而已。”

“他現在在哪裏?”冷心冰冷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古訓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你剛剛應該聽到了我和他的對話,他沒有告訴我他去了哪裏。如果你一定想知道,可以讓淘氣天王用追蹤定位找到他,畢竟他的手上戴了藍雪學院的學院手錶。”

柯文故意用一個隔空炮把姜雲譜和古訓送到了樹林的盡頭,然後他朝劉霞走了過來,一副得意的表情,“如何,我的力量還可以吧?”

“剛剛那一拳,你用了幾成力量?”劉霞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着古訓。

“大概一成!”柯文自豪地說道,“很厲害吧?”

劉霞失望地搖了搖頭,扭頭朝三尊殿走過去,“我們走吧!”

“喂!”柯文走到劉霞旁邊,和她並排走在一起,“去哪裏?”

“回去啊,就說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你輸給了我。”劉霞非常隨意地說道。

柯文停下了腳步,他考慮了一會,“喂!等一下,我什麼時候輸給了你?我記得我們還沒有決出勝負吧?”

劉霞停下腳步,往後扭頭,“你剛剛殺了姜雲譜?”

“哦!”柯文恍然大悟,他後悔地用雙手遮住臉,“對啊!我怎麼把這點忘記了!” 第六十四章:白色怪物

姜雲譜使用神力,瞬間從北海神宮移動到了北海灣的海邊,距離跨度超過965公里。這一切,全部被他佩戴的學院手錶準確無誤地記錄下來了,並被傳送到了位於太空中的衛星內,又被傳送到了藍雪學院的數據庫中。

矮人神童淘氣通過連接衛星,不但很快找到了姜雲譜,而且得到了他戴上手錶之後的所有數據。看到數據的那一刻,她完全驚呆了。令她無法相信的是,她得到的數據非常詭異,某些時間點的地點居然有兩個距離非常遙遠的座標點對應。

一般而言,一個人在一個時間點內只有一個座標點對應,因爲一個人不可能在同一個時間出現在兩個地方。而姜雲譜卻做到了這一點,而且不止一次,淘氣懷疑這種狀況與未解之移有關。

“也就是說,姜雲譜的未解之移的時間不到一毫秒,而且能夠讓學院手錶同時記錄移動前後的地點!真厲害!”淘氣看着眼前的激光屏幕,非常激動,手忍不住抖了起來。

羅莉站在淘氣的旁邊,她看着淘氣激動的表情,於是看了一眼激光屏幕,立刻吃了一驚,“好厲害!居然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淘氣忽然意識到羅莉就在身邊,內心一下子緊張起來,她看着眼前的激光屏幕,把手指放在屏幕上面操作,將姜雲譜的此刻的座標和地圖發給了冷心。

“謝謝!”冷心掛斷了電話,實時圖像立刻消失了。

“姜雲譜現在居然已經到了那裏,真是厲害,到底是怎麼做到的?”羅莉思考了片刻沒有得出答案,“紅英殿下說他擁有人類永遠無法理解的力量,難道指的是這個嗎?”

淘氣站在羅莉旁邊,頭一直低着,她現在特別緊張,根本說不出話來。

忽然,白色大霧起來了,天空模糊了,氣溫也突然下降了。

“怎麼回事?”羅莉環顧四周,只看到白色的霧,“怎麼突然起霧了?”

淘氣擡起頭看天空,露出震驚的表情,舉起右手指着天空中的一個白色物體。

順着淘氣的手指方向,羅莉擡起頭朝天空望過去,只見高高的天空不知何時中出現了一對巨大的白色翅膀,就好像天使一樣。

“嗖!”天空中的白色翅膀突然動了起來,一下子消失不見了。緊接着,瀰漫在天地之間的白霧也消失了,晴朗的藍色天空又一次出現了,溫度也上升了。

姜雲譜回到了北海灣,隨便找了一個可以坐的石頭坐下來休息,毫無興趣地看着眼前的大海。他現在非常餓,全身沒有一點力氣,頭非常暈,“好餓啊!好想吃點東西啊!可是,現在去哪裏弄吃的呢?”

忽然,一種熟悉的感覺降臨在姜雲譜的身上,他的全身的血液又沸騰起來,後背也開始瘙癢起來,眼睛也熱了起來。

“難道說,那個女生就在附近嗎?”姜雲譜馬上站起來,他憑感覺扭頭往後面看,目光集中在了遠處一塊大石頭上面。

很快,一個女生出現在了石頭旁邊,姜雲譜一眼認出了那個女生,她就是秦嵐。

幾乎在同時,秦嵐也發現了姜雲譜,她連忙朝身後不遠處的智紅和冷峻招手。

看到秦嵐招手,智紅和冷峻首先好奇,然後趕了過來。

“秦嵐,發生什麼事情了?”智紅首先問道。

“姜雲譜在那裏!你們看!”秦嵐舉起右手,手指指着遠處的海邊。

“哦!”智紅隨便看了一眼海邊,露出一副不高興的表情,“那個傢伙啊!”

“我現在去接……”秦嵐還沒有說完,智紅便打斷了她的話。

“等一下!”智紅看着秦嵐,眼神很認真,“你不會只是打算把他帶過來吧?”

“對啊!”秦嵐奇怪地看着智紅,“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大了!”智紅又說道,“昨天的事情你忘記了嗎?”

“昨天的事情?”秦嵐明白了智紅的意思,“哦!你是說那件事情嗎?姜雲譜一個人去參加千月殿下的十歲生日晚會,而我們卻留在這裏等他第二天回來?”

“老實說,秦嵐,你心裏真的一點想法都沒有嗎?”冷峻看着秦嵐,他也有些憤憤不平,“我們昨天可是差點連命都沒了,那傢伙卻在最關鍵時刻逃掉了。最氣人的是,居然只有他一個人去參加慶祝晚會,這算什麼事情啊!”

“我無法接受!”智紅相當生氣,“姜雲譜享受了那樣的待遇,我們卻什麼都沒有,太不公平了!”

“我和你們一樣,但是,我並不認爲昨天的事情和姜雲譜有直接關係,他只是被牽扯進去了而已!”秦嵐認真解釋道,“雖然我們和姜雲譜相處的時間還不長,但是你們也應該有所察覺吧,他不是那種喜歡熱鬧的人。”

“這……”智紅稍微考慮了一會,她同意秦嵐的觀點,可是她心裏還是無法平息對姜雲譜的不滿。

“有理!”冷峻同意地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姜雲譜是那種喜歡獨處的人,他不是那種喜歡參加晚會的人。”

“事情就這樣吧!”秦嵐說着朝姜雲譜走過去,邊走邊說道,“我現在去把姜雲譜帶過來,你們就在這裏等着!”


“好的!”冷峻馬上應答道。

智紅沒有回答,只是把頭甩過去,背對着秦嵐。

不一會的時間,秦嵐走到了姜雲譜的面前,卻看見他坐在石頭上面,頭一直低着不擡起來。

“姜雲譜,我不知道你爲什麼喜歡低着頭,難道你就不能把頭擡起來嗎?”秦嵐考慮了片刻,終究想不出如何開始對話,只好把自己的心聲說了出來,“一定要這個樣子嗎?!”

姜雲譜沒有說話,他還是那樣坐着,一動不動。


“我們得走了,智紅和冷峻還在那邊等我們!”秦嵐相當生氣,不過她忍住了,一口氣說完話後,轉身朝前走。

姜雲譜知道秦嵐已經走了,馬上站起來,慢慢地跟在對方的身後。

秦嵐小隊的四個人重新聚在了一起,大家來到了臨時集合點,準備先休息一會。集合點的中央正燃燒着一團篝火,上面正在烤魚,撲鼻的香氣迅速傳播開來。

“哇!好香啊!”智紅馬上跑到篝火旁邊,“野味最好吃了!”

“看樣子已經差不多了,”秦嵐往後扭頭去看姜雲譜和冷峻,看到姜雲譜依舊低着頭,“姜雲譜,你吃過飯了嗎?”

“他肯定已經吃過了,這種事情不用問吧!”智紅不高興地瞪着姜雲譜。

姜雲譜沒有回答,他還是保持沉默,頭一直低着。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