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雁花苑是一個新建的小區,依山傍水,靠著老乾所,雖然發展潛力巨大,但是終究有點離市區過遠,所以小區落成大半年了,但還是有許多房子沒賣出去。小區門口的售樓處便一直存在著,蘇槐來的時候,就向小區的保安打聽過。

他來到售樓處,直接找到業務經理,說出了自己的要求:要買5棟a單元的602,全額付款,今天便可以一次付清,但是只有一個要求,便是現在就拿到602的鑰匙,手續可以慢慢辦,但是鑰匙今天要拿到,因為自己今天就要使用房子。

一聽蘇槐今天就可以交全額的錢,人家賣房的那還不好說話,不但答應了下來,這個業務經理還叫上他的同時來幫忙搬食材。

蘇北還沒達到南雁花苑的時候就接到了蘇槐彙報情況的電話,聽完之後,表揚了蘇槐幾句:「這事你辦的不錯,這兩天你就呆在江寧,先把房子的事情處理好,另外挨著市區找找比較優秀的別墅小區,選一處買一套下來。」

蘇北吩咐蘇槐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一掛電話,坐在副駕駛上的趙雅麗就好奇地問道:「小北,你要在江寧置業嗎?」

蘇北笑著把情況和趙雅麗說了一遍,然後道:「阿姨,買下爺爺對面那套房子,是我和貝貝姐在韓國就商量好的,以後我和貝貝結了婚過年過節爺爺這邊聚的人就更多了,買套房子大家一起過節住的更方便,至於買別墅,那只是投資,現在閑錢比較多,就買點房產保值。」

「還不是你那地主思想在作祟,習慣性到處買房,哈哈。」坐在後面的貝貝姐直接就拆了蘇北的台。

趙雅麗聽了蘇北和女兒的話,看到兩人這麼融洽的互動,心想,女兒和小北在一起,看來日子會過的很輕鬆愉快了。

蘇北三人抵達南雁花苑,到老人家的家裡的時候,蘇槐等人已經離開了,老人正和李麗在對面602裡面清點東西。趙雅麗看到堆積如山的各種食材,也有點說不出話來。李麗悄悄打量蘇北一眼,對於自己大侄女找的這個男朋友,她是越來越好奇了。

貝貝姐屬於那種天之驕女,除去她父親的背景不說,從小成績就好,參加工作表現也特別優秀,家裡的親戚都很好奇她將來會找一個什麼樣的男朋友,可是大家左等右等,她就是不談戀愛,直到今年,她都三十一了,才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


李麗暗中打量了蘇北一會,除了一開始那三輛卡車的食材帶來的震撼之外,發現這個蘇北似乎很普通,除了年輕的有點過分,像個沒走出校門的大學生之外,好像沒啥特殊的地方。

這便是一個人的眼力問題。李麗事實上就是一個清閑的貴婦人,平時珠寶店也是她丈夫在打理,她的眼力自然不如貝貝爺爺。

老人家對寶貝孫女的男朋友也是期待已久,見到蘇北,就直接好好打量了一番,然後拉著蘇北的手,在蘇北肩膀上拍了一下,笑著說道:「年輕人不錯,貝貝找了一個好男朋友,一表人才,就是這體格瘦了一點,不如你那個屬下壯實,男人嘛,還是要注意鍛煉身體的。」

李貝貝和趙雅麗見老爺子一見面就誇蘇北不錯一表人才,臉上頓時都露出一絲喜意,尤其是趙雅麗,家裡面的兩個弟妹總是找她說要給貝貝姐找個門當戶對,似乎自家女兒眼觀有問題,找個男朋友不優秀,現在好了,連老爺子一見面也誇小北一表人才,這下只能說明不是自己女兒眼觀不好,只是你們目光短淺了。

李貝貝見自己爺爺誇蘇北一表人才自然也是很開心,不過聽到後面爺爺居然說小北體格瘦弱不如屬下壯實,頓時有點哭笑不得。爺爺口中的那個壯實屬下,她知道肯定是指蘇槐,那可是元嬰修為的樹妖化作的人身……不過小北一個擁有凝氣五層修為的准聖傳人,怎麼說也談不上瘦弱的體格的。

「是,是,爺爺說得對,我以後一定會加強身體鍛煉。」蘇北恭敬地應著,面前這位可是貝貝姐的爺爺。

「爺爺,小北那不是瘦弱,只是身體勻稱而已,其實小北可是武術非常厲害的練武高手呢,就是部隊里的特種戰士,怕是幾十個加在一起都不會是小北的對手。」見蘇北在自己爺爺面前恭恭敬敬,一點都沒有反駁的意思,李貝貝心裡像是吃了蜂蜜一樣甜,不過她還是幫蘇北解釋道。

還是兩人早就商量好的,把蘇北塑造成一個會超高武術和超高醫術的世外高人。 “聶少俠,你是不是感應錯了啊,那裏明明沒有人?”過了一會兒,見聶辰所看的方向始終沒有什麼人出現,五行宗和雲天奇也不由得犯起了嘀咕,在用自己的感知探查了一番確定沒人以後,纔有些不滿的向聶辰說道,在他們看來,雖然聶辰的實力比他們要強一點,但是在這種地方,雙方的感知能力都應該是差不多的,那麼既然他們都沒有感應到有什麼東西的存在,就應該是聶辰搞錯了,但是對於五行宗和雲天奇的疑惑,聶辰卻並沒有予以理會,而是眼睛微微一眯,血色殺意砰然爆發了出來,瞬間便將方圓百米的地域籠罩了起來,雙目依舊死死的盯着之前的方向寒聲道:“六級後期巔峯水系魂獸水雲蛟皇,六級後期巔峯冰系魂獸冰白猿皇,六級後期巔峯風系魂獸風影雕皇,六級後期巔峯土系魂獸地甲鼠皇,四位,我想以你們的實力應該可以聽懂我說的話吧。”

“奇怪,你到底是怎麼發現我們的呢,別的不說,從小就生活在這裏的我們自認爲隱蔽能力都還是很不錯的,而且這裏的濃霧還可以將你們人類魂師的感知降低到最低點,以我們之前和你的距離,你應該完全發現不了我們的。”原本還以爲聶辰只是騙他們的雲煙古地獸皇們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才確定聶辰是真的發現了自己等人,於是也沒有在隱藏下去,直接從濃霧當中走了出來有些疑惑的向聶辰詢問道,而看着從濃霧當中緩緩走出來的那四隻六級巔峯獸皇,五行宗和雲天奇卻是臉一下子就綠了下來,光是從這四隻魂獸身上的氣息,就能判斷出這四隻魂獸的實力絕對是堪比半步魂帝級強者的存在,再加上地形優勢,如果這四隻魂獸同時對他們發動攻擊的話,那麼以他們現在的狀態就算到最後能夠將其戰勝,也只會是慘勝,絕對無法再去應付接下來索要對付的七級雲煙獸。

“呵呵,每個人都有着專屬於他自己的祕密,所以我並不打算告訴你們,哦對了,你們應該是來殺我們的吧,那麼不知道能不能先讓我把肚子填飽呢。”對於四隻獸皇的疑問,聶辰卻是撇開了話題微微一笑說道,說着還不忘撕下一塊已經烤好了的巨潭鱷肉大口的吃了起來,看着聶辰的這個舉動,四隻獸皇的臉上也都露出了一副曉有興致的神色,竟然真的沒有對正在進食的聶辰發動攻擊,而是紛紛坐到在了地上,至於雲天奇和五行宗等人可沒有聶辰這麼好的胃口,雖然嘴裏還在不斷的咀嚼着乾糧,但注意力卻全部都放在了那四隻獸皇的身上,以至於到聶辰把那一整隻巨潭鱷都吃完了,他們手中的那一小塊乾糧都還沒有吃到一半……

“呼……吃飽了就是舒服,喂,你們怎麼吃得這麼慢啊,到現在才吃一半。”過了一會兒,吃完了一整隻巨潭鱷的聶辰臉上終於露出了一副心滿意足的表情,但隨即在看到五行宗和雲天奇等人手中那還剩將近一半的乾糧以後,卻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頗爲不滿的說道,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雲天奇和五行宗的人才反應過來,三下五除二的將手中那還剩下一半的食物吃了下去,然後才站起來擺出了一副戰鬥的姿態。

“好了,我已經吃飽了,那麼就……開始吧。”見五行宗和雲天奇等人終於把飯吃完了,聶辰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看向那四隻獸皇說道,說着便瞬間消失在了那些獸皇的眼前,而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冰白猿皇的身前,不作任何遮掩,徑直一拳轟向了冰白猿皇的頭顱,而冰白猿皇也不愧是雲煙古地中的老牌獸皇,面對聶辰的攻擊不慌不忙,直接伸出了他那碩大的拳頭迎了上去。

轟!

“過癮,沒想到在人類中還有像你這樣精通肉身戰鬥的存在,太好了,你們幾個都不許插手,今天我非要打個痛快。”一生轟鳴巨響,只見相互間對轟的聶辰和冰白猿皇身體不由得一震,隨即冰白猿皇向後退了七步,而聶辰則只退了五步,第一次交鋒明顯是聶辰佔據了上風,但是面對這種情況,冰白猿皇非但沒有惱怒,反而愈發的興奮的大吼道,同時也不忘警告了一下其他三位獸皇。

原來這冰白猿皇實際上纔是這雲煙古地中最有可能進階七級魂獸的,而他的先祖乃是上古異獸中的寒冰巨猿,而這冰白猿皇也繼承了他先祖寒冰巨猿那堪稱恐怖的肉身力量,雖然境界還只是在六級巔峯,但他的肉身力量卻已經可以和七級魂獸相抗衡了,可以說如果不是雲煙獸藉助那顆神祕丹藥的力量晉級爲七級魂獸的話,那麼雲煙古地的真正王者應該是他纔對,不過儘管如此,就算是已經達到了七級魂獸級別的雲煙獸也不願意輕易和冰白猿皇用肉身來戰鬥,由此也能看出這冰白猿皇實力的恐怖,不過也正因爲如此,雲煙古地裏的魂獸也都不願意和冰白猿皇打架,結果弄得冰白猿皇一直都難尋敵手,現在好不容易遇到聶辰這麼一個肉身同樣強大的怪胎,他自然也不願意輕易罷手了。

“呼……不得不承認你的力氣還蠻大的,不過光憑着可還不足以戰勝我啊,無極·修羅體。”感受着自己拳頭上不斷傳來的麻痹感,聶辰的臉上也露出了一副興奮的神色說道,說着便轉換成了無極·修羅體,剎那間,神祕而詭異的黑色圖騰遍佈滿了聶辰的身體,一股更加兇悍和暴戾的氣息從聶辰的身上緩緩的散發了出來,而感應到聶辰身上的變化以後,冰白猿皇臉上的興奮之色雖然絲毫不減,但是眼中卻也多出了幾分凝重的光芒,沒錯,他是喜歡和別人用純肉身的力量交手,但這卻並不代表他就是傻子,像此時聶辰這樣能給他帶來危險感覺的存在,自然也要萬分小心了。

“來,先接我一拳吧,極崩破·第七重……”觀察到冰白猿皇眼中的凝重之色,聶辰自然也能猜到什麼,於是便率先發動了攻擊,在將噬天·修羅之力覆蓋在自己的拳頭上以後便衝了上去,一拳砸向了冰白猿皇,而感受到聶辰這一拳所蘊含的力量以後,來自遠古祖先的血脈也終於覺醒了,一股和聶辰身上氣息不相上下的寒冰之力從冰白猿皇的身上散發出來,大吼一聲和之前一樣冰白猿皇再次揮舞着自己的拳頭轟了上去。

轟、轟、轟!

接連對轟三拳,聶辰和冰白猿皇的臉上都不由得閃露出一絲潮紅之色,再次分散開來,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還是可以發現此時聶辰和冰白猿皇對轟的拳頭上都帶有幾絲血跡,竟然又是和上次相同的不相上下,而且經過了這樣的一番交手,雙方也都意識到如果光是以肉身對決的話,恐怕他們就算是打上一天一夜也分不出個高低,所以在稍稍沉思了一下,雙方同時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邊是由修羅血泣所化的血色長槍,千變萬化,見血魂散;一邊是天生地長玄冰神鐵所化玄冰棍,無堅不摧,觸之命斷。

在不遠處的濃霧當中……

“不太妙啊,這些人也卻是有兩下子,要照眼前這個情況來看的話,冰白猿皇他們恐怕是要吃大虧了啊。”看着正在和聶辰等人交手的四大獸皇,千影靈狐的臉上露出了一副凝重的表情,有些擔憂的說道,因爲如果只是單打獨鬥的話,可以說出了聶辰以外沒有認識這四大獸皇的對手,可是現在最強的冰白猿皇直接被聶辰引走了,而其他三位獸皇也都分別被五行宗,五行修羅以及雲天奇這三個勢力的人分散開來,要是再這樣打下去的話,這雲煙古地的三大獸皇恐怕就要有幾個被永遠留在這裏了,稍稍思考了以後,千影靈狐最終還是做出了決定,看着四大獸皇有些無奈的說道:“沒辦法了,還是先把這裏的情況先告訴雲煙獸吧,至於你們幾個,就只能看你們自己的了……”說完,就只見原本隱藏在濃霧當中的千影靈狐身子微微一動,便消失在了這片空間當中…… (感謝天魔魔刀同學和上帝的仇人同學的月票,感謝別鬧腰不好同學和腦瓜兒同學的打賞)

武術在華國源遠流長,部隊里就流傳過眾多的武術流派,李老爺子作為親歷過戰爭的老軍人,年輕時候也習過武,那時候,在眾多救國的口號中,其中有一個就是「習武救國」。

聽孫女說蘇北是武術高手,而且能一個大幾十個特種戰士那種高手,老人家頓時來了興趣,不由再次仔細打量了蘇北,下意識地問道:「是嗎?可小北這身材有點不像習武得人,倒是書生氣很濃,像個讀書人。」


「爺爺,我練的是內家養生功,到了一定的境界內斂精氣神,外表反而看不太出來像習武的人。」蘇北微笑著說道。

「豈不是說你的武術境界很高?真的能像貝貝這丫頭說的那樣一個打幾十個特種戰士嗎?」見蘇北這樣說,李老爺子忍不住問道。

蘇北微微一笑,點頭道:「雖然沒有打過,但是應該不成問題,事實上,你說的我那個高大壯實的屬下,叫蘇槐,其實是我的一個徒弟,他看上去高大威猛,其實卻不是我的對手。」

為了證明自己的「厲害」蘇北妥妥的把蘇槐拉出來「犧牲」了,當然,他也沒有說假話,即便蘇槐現在有元嬰修為,比蘇北的凝氣五層高很多,但是要真打起來,給蘇槐一萬個膽子,他也是不敢還手的,只有任由蘇北蹂躪的份,說他打不過蘇北,也說的過去,因為他根本不會還手。

「哦,原來如此,沒想到你還是她他的師傅,那樣的壯漢東方可不多見。」李老爺子點點頭,也不再糾結蘇北能打多少個的問題,拉著蘇北回到601,聊著蘇北與李貝貝的事情。

幾人說說笑笑,最後說到了堆放在602的那如山的食材,蘇北說這些食材大部分是自己老家出產的,自己平時就吃這些,不過其中有條海魚則是在自己在和另外一個徒弟在大海里捕捉到的,他一一介紹著每一樣食材,說的都很普通。

到了中午飯點,趙雅麗和李麗兩人去廚房做飯,蘇北和李貝貝兩個小北依舊陪著老人家在客廳聊天,李貝貝找出一副象棋,蘇北和李老爺子對弈,她在旁邊觀看。

蘇北的棋力不高,但是也不算太差,和李老爺子倒是斗的旗鼓相當,有點棋逢對手的感覺,這讓老爺子本人下的非常盡興,趙雅麗和李麗兩人把飯菜都做好端上桌的時候,老爺子還有點捨不得收棋。


「老爺子,先吃飯吧,反正孫女婿也跑不了,小北這幾天都會在這陪您呢。」趙雅麗見老爺子捨不得的樣子,忍不住笑著道,老爺子開心,她心裡更開心。

「是啊,爺爺,這次我要給您老祝了壽才會帶著貝貝姐回去見我的家裡人,有好幾天呢,等吃了飯,我才陪您下。」蘇北也附和道。

老人只好收了棋,來到餐廳,一進去聞著餐廳里的香氣忍不住對趙雅麗和李麗道:「咦,你們兩個是誰的廚藝進步這麼快啊,這菜香味,聞著讓我都咽口水了。」

李麗盛著粒粒飽滿的大米飯上桌,聞言看了蘇北一眼,笑著道:「老爺子,這可不是我和大嫂的廚藝有長進,是小北帶來的食材太好了,你看這米飯,粒粒飽滿,晶瑩剔透,還有一股子誘人的清香。」

李麗也是講究生活品質的人,但是今天蘇北帶來的食材還是讓她開了眼界,尤其是那些新鮮牛肉,切出來肉上的花紋像是大理石一般,一點腥味的都沒有,生肉都有股子淡淡的香味,以她的眼觀來看,不說別的,但是那上百斤牛肉,怕是都不止萬元。

更別說還有那堆積如山的香死人不償命的野臘兔,還有那條一米多長的金槍魚等等其他的高級食材了。

她一開始聽蘇北說,這些食材都是蘇北老家產的,還以為都是普通的山貨,還有蘇北口中的海魚,以為只是普通的海魚,沒想到居然是藍旗金槍魚,尤其李麗聽說過藍旗金槍魚的價格,這麼大一條,至少能賣到十萬元人民幣以上的。

還有那看似最為普通的綠色蔬菜,堆在一起看不出什麼來,頂多只是聞著有股子綠色的蔬菜香氣,但是拿出來一看,才發現,每一種蔬菜都是綠油油的,品相完美,做出來后嘗嘗味道,簡單的一個熗白菜,居然把她自己給吃呆了。

太好吃了!

簡直不像是自己做出來的菜了。

端著飯菜上桌之前,李麗就拉著趙雅麗悄聲問:「大嫂,你說這些食材是小北為了來咱們家特意買的,還是他平時真的就吃這些?這些東西,就算很普通的一樣,怕是價格都不便宜。」

趙雅麗也是有見識的人,自然能看出蘇北帶來的這些食材的不凡,不過她知道更多關於蘇北的事,笑著回道:「應該平時就吃這些,小北在老家創業就是弄高端食材的,雖然賣出去的價格都很高,但是自己吃,自然就不能算價格什麼的。」

李麗心想,要是平常都吃這樣的食材,那這個小北的生活檔次,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吃飯的時候,李老爺子也讚歎著食材的美味,但是他老人家對吃倒是不怎麼講究,所以沒有太過在意。

反倒是吃完飯後,又拉著蘇北下棋,是一個十足的棋迷。

蘇北的象棋是初中的時候學的,高中和大學都偶爾下下,但是畢業之後就沒有再下了,一開始他和李老爺子只是棋力相當,但是慢慢地,蘇北靠著超強的智力,幾盤之後,熟悉了象棋的規則,棋力自然而然的提升不少,他很快就發現了這個問題,便有意識的降低了棋力,保持在與老人差不多的水準。

本來就是陪老人娛樂,有輸有贏最好,老人開心為重。

到了下午,李麗的丈夫和兩個兒子都到了,還有老三李軍一家子,也聞訊過來,甚至遠在海城的李牧夫婦也打電話來說已經快要登機,天黑之前能趕到李老爺子這吃晚餐。

人一多,吃飯就是個大問題,大哥和二哥不在,李軍就說不如晚上一起去酒店吃,但是李老爺子否定了他的建議,說小北帶了這麼多食材來,家裡這麼多女人,一起做幾個菜吃就好了,何必去酒店。 (感謝Steer『ss同學的月票和腦瓜兒同學的打賞)

老爺子發話了,家裡人自然沒誰敢反對。

可事實上,家裡的女人,無論是誰,即便是貝貝姐的母親趙雅麗,都是出身好的人家,加上如今生活越發好了,家裡都有保姆,平時養尊處優慣了,偶爾做三四個人的飯菜還行,可今天晚上四個小家庭聚在一起,大人小孩加在一起有十八,兩大桌還坐不滿,讓她們做近二十個人飯菜,顯然讓他們有點為難。


倒也不是做不出來,以前過年過節聚在一起的時候,也會做一頓,不過都是做自己的拿手菜,如今卻要根據蘇北帶來的食材做菜,顯然弄得有點手忙腳亂。

幾個女人做事的時候,男人們在廚房外面圍觀,看到廚房裡亂七八糟的情形,老爺子頓時有點皺眉頭。

這個時候,蘇北知道該自己出手表現的時候到了,果斷站出來,說道:「幾位阿姨姑姑,讓我來吧,有些食材收拾起來不方便,還需要力氣,不如讓我來,你們到客廳去聊聊天就好了。」

見蘇北突然插話,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

李貝貝知道自己的小北平時可是懶得很,在韓國的時候平時家裡吃的東西都是蘇槐做,不過那並不代表蘇北不會廚藝,相反,蘇北的廚藝很好,雖然比不上蘇槐那種專門研修過的,但是也算是很不錯了,上次自己過生日的時候,小北就親自下廚,做出來的菜非常好吃。

「是啊,媽,你們出來吧,讓小北好好表現一下,他的廚藝很好的,不過很難得能表現一次,我和他認識這麼久,也就生日的時候吃過一次小北做的菜,今天咱們有福了呢!」李貝貝對廚房裡的幾個女人說道,然後又補充了一句:「我給他打下手就好了。」

見李貝貝這麼說,家裡幾個已經弄得不耐煩的女人也沒堅持,說了幾句期待蘇北手藝的話,就從廚房裡出來。

貝貝想進廚房的時候,蘇北把她給攔住,笑著道:「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你在門口瞧著,先看看我的刀工。」

蘇北先把要做什麼才捋了一遍:牛肉土豆湯、芹菜炒牛肉、紅燒鯉魚、金槍魚生魚片……,然後按照每一道菜來備料。

牛肉燉土豆需要一定的時間,蘇北先準備這道菜,牛肉有兩種,北岸牛肉和紫山牛肉,燉土豆蘇北打算用紫山牛肉,另外一道芹菜炒牛肉則用北岸牛肉。蘇北把牛肉從冷藏箱里取出來,手握菜刀,看似隨意的在一大塊牛肉上劃了十幾道,簡簡單單十幾刀,頓時把一大塊牛肉等分了十幾份,然後揮刀切肉,速度極快,肉眼難見刀影,只能聽到『剁、剁』多的節奏,就跟電視上那些大廚表演刀工的時候一樣,甚至蘇北表現的還更加瀟洒隨意,切肉的時候還不時和門口的李貝貝對視一眼。

不一會,牛肉就切好了,每一塊的大小薄厚都差不多,整整齊齊的擺在案板上。

土豆去皮切丁,依舊如此。

蘇北準備做八道菜,算了一下人數,要做兩大桌,所以每一道菜都要兩大份,土豆燉牛肉先進了鍋燉著,過了一會,濃郁的肉香味就從廚房傳了出來,家裡的幾個小孩聞著香味找到廚房,正好看到蘇北用堪比特級廚師的刀工在料理一大塊金槍魚肉,做生魚片最講究刀工,蘇北其實也是第一次做,他還專門打了個電話給蘇歸,問了一下要注意的地方,雖然是第一次做,但是他凝氣五層的實力轉化而來的刀工,那還不是小菜一碟,在小孩子眼裡,蘇北就像一個武俠電影中的廚神,用快的只能看見殘影的菜刀,刷刷幾下,就把金槍魚切成了細如薄紙的生魚片。

「爸!媽!大姐夫是廚神嗎?」

李軍的小兒子,年僅十一歲的李如意跑到客廳里大聲地問他父母,小傢伙最近剛看一部叫做《廚神》的老電影。

幾個在客廳聊天的大聲聽著動靜到廚房一看,看著廚房裡已經碼放著各種整齊規則的食材,頓時對蘇北的刀工驚為天人,又聞著灶上面鍋里傳出來的土豆燉牛肉的香味,對蘇北的廚藝立馬讚不絕口起來。

「大嫂,看來還是我們貝貝眼觀好,找了小北這麼一個年輕有為,而且廚藝還這麼好的小夥子,以後可有福享了。」李麗笑著對趙雅麗誇道:「你看,貝貝還說給打下手,卻連廚房的門都沒踏進去呢。」

趙雅麗還沒說話,旁邊的貝貝姐卻笑著道:「小姑,你不知道,其實我們小北同學平時在家裡是根本不會去做飯菜的,都是管家做,今天難得表現一次,自然要他全力發揮了。」

「管家?」不僅是李麗,其餘前來廚房圍觀的大人都疑惑地看向李貝貝。

管家這個詞在現在的社會,可是不多見的。

蘇北在廚房裡解釋道:「就是我的徒弟,平時當管家使喚著。」

說話間,眾人對蘇北的印象越來越深,感官也越來越好了。

華國人對菜品講究一個色香味俱全,蘇北雖然對飯菜的火候把握不如專業廚師,但是刀工決定,所用食材也樣樣都是極品,加上還算不錯的廚藝,已經偶爾在飯菜里添加一些靈液作為調料,兩大桌飯菜擺上桌的時候,就連平時不怎麼講究吃的李老爺子忍不住聞著香氣咽了咽口水。

家裡的幾個小孩更是早就忍不住了,一人用小碗裝滿了燉牛肉滿嘴肉香味的嚼著。

眾人在飯桌前坐好,剛從海城趕回來的李牧笑著對蘇北道:「小北這次海城的事叔叔還沒來得及謝謝你,就又吃你親自下廚做的飯菜,這土豆燉牛肉用的牛肉就是那個北岸牛肉嗎?聞著香味,的確不一樣啊。而且沒想到你的廚藝這麼好,看看這刀工,簡直堪比特級廚師啊。」

坐在李牧旁邊的二嬸也符合誇讚著,蘇北這次可是幫了他們大忙。

蘇北笑著道:「二叔,那您和二嬸待會多吃點,這燉土豆用的是紫山牛肉,炒芹菜用的是北岸牛肉,兩種牛肉雖然品種不一樣,但是品質卻都是世界最頂級了,待會大家嘗過就知道了,一點也不會比那什麼神戶牛肉差。」

其實蘇北心裡還有句話沒說,那就是,這麼好的牛肉,用來燉土豆和炒芹菜,也就咱了呢。 “急凍風暴……”雖然出身不凡,但自由生長在雲煙古地中的冰白猿皇在耐性上自然遠沒有聶辰來的好,只是稍稍遲疑了一下,便率先向聶辰發出了攻擊,手中玄冰棍頓時揮舞了起來,原本就精通於冰屬性魂力的冰白猿皇再加上玄冰棍的力量加持,剎那間,一道足有數丈寬,夾雜着無數冰粒的巨大風暴猛然爆發了起來,向着聶辰的方向席捲而去,而面對冰白猿皇的攻勢,聶辰則表現得十分淡定,也不見他有甚麼動作,手中所持的血色長槍尖上便多出了一滴殷虹的血滴,手輕輕一抖,那滴看似尋常的血滴瞬間化成了滔天血海,氣勢洶涌的迎向了那道急凍風暴。

轟隆隆!

一面血浪滔天,一面狂風捲雲,兩道氣勢十足的魂力攻擊一對上,頓時爆發出了一股無比強大的魂力波動,以至於連周圍那原本怎麼都去散不開的濃霧,一時間也是避讓三分,使得整個戰鬥場地都明亮了許多,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冰白猿皇卻突然放棄對急凍風暴的支持,雙腿在地上用力一蹬,頓時化成了一道白色幻影衝到了聶辰的身前,手中高舉着玄冰棍狠狠的砸向了聶辰,而聶辰就好像早已料到了一般,手中血色長槍一下子就收了回來,槍勢不減,直接橫掃向了在半空當中無處借力的冰白猿皇。

“呼……不錯嘛,差一點就真的被你給殺了啊,不過也就只有這一次而已,接下來可就沒這麼簡單了。”面對聶辰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冰白猿皇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趕忙將棍勢收了回來,用力在地上點了一下才又重新借力,退到了聶辰攻擊不到的地方,不過儘管冰白猿皇的速度很快,但聶辰的血色長槍仍在冰白猿皇的胸前留下了一道劃痕,看着自己胸前的這道劃痕,冰白猿皇卻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臉色凝重的看着聶辰說道,說着也沒有再採取之前的那種突然攻擊,而是直直的衝向了聶辰,同時手揮舞中的玄冰棍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白色屏障。

“哼,白癡,那白猿皇可是我們雲煙古地中力量最大的存在,竟然敢就這麼直接對白猿進行攻擊,真是找……”看着冰白猿皇舞出的白色屏障,聶辰的眉頭微微一皺,卻沒有就此退去,而是獨手將血色長槍就這麼徑直的向着冰白猿皇刺了過去,看到聶辰竟然敢就這麼直接對冰白猿皇發動攻擊,獨戰五行修羅的水雲蛟皇卻是露出了一副十分不屑的表情,冷笑着說道,可是還沒等他把話說完,眼前的一幕便將他徹底驚呆住了,只見之前那無比堅硬的血色長槍突然變成了一條血色綢緞,竟然一下子就將冰白猿皇手中那急速旋轉着的玄冰棍纏了起來,如果不是冰白猿皇及時停了下來,恐怕連他自己都要被捆起來了。

“此槍名爲“修羅血泣”,那是融合我與我妻子的血淚,再加上各種天材地寶凝練而成,可以千變萬化,今天就讓你看看他的真正力量吧,化槍。”看着在那裏試圖將由修羅血泣變化成血色綢緞從玄冰棍上掙開的冰白猿皇,聶辰微微一笑,面帶寒意的說道,說着剛剛纔變成血色綢緞的修羅血泣又重新變回了血色長槍,一下子就將絲毫沒有防備的冰白猿皇手臂劃成了一個大口子,而且如果不是那玄冰棍本身就是一把天生地長的魂兵,恐怕也要被修羅血泣給硬生生的崩斷,不過儘管如此,那堪比下品仙兵的玄冰棍上也出現了幾絲裂縫。

“混蛋,混蛋,你竟然敢毀了我的玄冰棍,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元祖本相……”看到那根已經跟隨自己多年的玄冰棍就這麼被聶辰給“毀”了,冰白猿皇也是徹底暴走了起來,雙目赤紅的死死盯着聶辰咆哮道,說着一股足已冰封一切的寒冰之力從冰白猿皇的身上爆發了出來,而在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息以後,在場的無論是雲煙古地獸皇,還是聶辰的那一行人都不由的臉色大變。

“糟糕,該死的,他竟然把猿皇徹底激怒了,不行,這個地方不能呆了,撤……”感受着冰白猿皇身上還在不斷提升着的恐怖氣勢,水雲蛟皇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頗爲惱怒地說道,說着也不敢在這裏繼續呆下去了,不顧五行修羅的猛烈攻擊,直接鑽入了一旁的河流之中,而其他兩位獸皇亦是如此,一個飛天,一個遁地的迅速逃離了。

“不好,這個傢伙竟然強行覺醒自己的先祖血脈,實力已經無限接近魂帝級別了,高鶴山,雲天奇留下來,其他人都給我退出戰場。”看着已經完全陷入暴走狀態的冰白猿皇,聶辰的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在將同樣擁有着半步魂帝級別的高鶴山和雲天奇留下來以後,並命令其他所有人都退出戰場,沒辦法,在覺醒了元祖血脈後的冰白猿皇實力已經無限接近魂帝級別,除了他和雲天奇,高鶴山能給他造成一定的傷害,其他人留下來頂多也就是炮灰而已,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而在聽了聶辰的話以後,其他人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一個個都連忙退了出去。

“高鶴山,雲天奇,等會兒我負責面對這冰白猿皇的正面攻擊,你們只需要從旁協助儘量牽制住他就可以了,這個沒問題吧。”見其他人都已經推到了安全區域以後,聶辰也是不由的鬆了一口氣,隨即轉頭對一臉緊張之色的雲天奇和高鶴山說道,現在在他們三人當中也只有擁有着罡氣法相的他能夠承受住冰白猿皇的正面攻擊,而云天奇和高鶴山頂多從旁協助,否則的話,根本承受不住暴走化冰白猿皇的攻擊,而同樣意識到這一點的雲天奇和高鶴山自然也不會拒絕了,不過也就在這個時候,冰白猿皇似乎也已經完成了力量上的變化,只見此時的冰白猿皇已經變成了一頭足有四丈多高,全身雪白,唯獨雙目赤紅的恐怖巨獸,而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股恐怖氣勢更是連已經達到半步魂帝級別的高鶴山和雲天奇都感覺有些壓抑。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