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擎挑了挑眉,蘇培安你真大膽啊,竟然……

「你怎麼來了?」南宮擎眉眼一轉,就看到那個用兜帽,把自己遮掩的只留下一雙眼睛的雲拂曉,他連忙伸出手來。

雲拂曉微笑著把兜帽放下,對著南宮擎甜甜一笑,同時把蘇培安手裡提著的食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皇上您寫了那麼久,手估計都麻了吧。」雲拂曉上前幾步拿過南宮擎的手,細心的為他按揉一番,之後再牽著南宮擎走到放食盒的桌子旁,把南宮擎按在鼓凳上坐下。

「皇上忙了那麼久也餓了吧,來先用一點再去忙。」雲拂曉說完就開始幫南宮擎布菜。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027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出了這樣的事,江南曦不傷心難過是假的。尤其是江小狼這樣傷心,她心裏更不好受。

但是,她已經不是柔弱的小女孩,她不能輕易被打倒,她必須堅強,必須為兒子撐起一片天空。

現在夜北梟完好無損,已經讓她心裏的石頭落了地。但是他的失憶並不是偶然,所以,無論夜北梟還能不能記起她和兒子,她都要去解開背後的謎團!

而且背後操縱這一切的人,沒有傷害夜北梟,而是抹去了他的記憶,說明,那些人必定是圖夜北梟這個人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就要和他們鬥鬥了。想要她的男人,你可以真刀真槍的來,卻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她江南曦還真是瞧不起她們!

因此,江南曦深呼吸,吐出一口氣,說:「我還好,大家不用擔心。夜北梟也還好,只是他腦子出了點問題。」

宋顯微微有點失落,卻連忙問道:「什麼問題?嚴重嗎?」

江南曦就把夜北梟的情況,簡單說了一下。

喬天羽蹭地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瞪着一雙明亮的眼眸,冷聲道:「這是誰做的?敢在我的地盤整這些么蛾子,別讓我抓住她,否則我會把她變成傻子吃屎!」

宋顯扭頭看着這個靈動漂亮的女孩,嘴角抽抽。她現在已經把安城,看做是她自己的地盤了嗎?

江南曦擺擺手,擔憂地說:「天羽,你別激動,先確定你姐夫的情況再做決定。夜北梟不是一般的人,他的意志很堅強,不是誰能隨便就抹去他的記憶的。我分析,要麼就是他的熟人,他完全沒有防備;要麼就是一個能力很強大的人,很有可能在你之上!」

喬天羽也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無知之人,但是她有底氣,笑道:「姐姐,你怕什麼?即便是那人的能力在我之上,我們還那麼多師兄呢,再不行,還有老師墨先生呢。我就不信那人能高過墨先生!」

江南曦點頭:「我知道,我只是告訴你,不要輕舉妄動,也不要驚動墨先生。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江小狼咬着小牙說:「媽咪,這你不用擔心,這件事交給我,我一定會找出那隻狡猾的狐狸!敢這樣欺負我,我必須以牙還牙!」

江南曦點點頭,卻說道:「你爸爸出這事,應該不是偶然,肯定是經過了嚴密的謀划的。所以,你也要小心,估計有許多眼睛在盯着你呢!」

她的眼眸里,有着明顯的擔憂。

昨天夜北梟能把重要的訂婚典禮放下,急匆匆離開,說明對方很重要,或者說,他們的手裏,很可能有夜北梟的什麼把柄,讓他不得不先離開。

而且江小狼尋不到蛛絲馬跡,就已經說明了,對方非常清楚江南曦和江小狼的底細和能力,從而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江小狼再厲害,他也只是一個五歲的孩子,而天外有天啊!

江小狼卻握著小拳頭,說:「媽咪放心,他們最好盯着我,我還怕他們不盯着!」

只要他們盯着他,就會露出破綻,就會被江小狼乘虛而入。

喬天羽摩拳擦掌:「姐,放心,有我和小狼聯手,萬無一失!」

江南曦看他們躍躍欲試,也只能點點頭:「先沉住氣,靜觀其變!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 葉弘沉默許久才轉身吩咐陸明道,「無論如何我都要搞到戰城詳細資料,你可以做到嗎?」。

陸明有些為難道,「戰城可是在黑騎團團圍攏之內,我們斥候營也難以接近,不過我會努力去做的」

葉弘也清楚這任務難度,於是鼓舞陸明道,「這一次,委屈你了,但你身上肩負著整個安邑縣安危,若是無法搞到其資料,無法做出應對之策,那麼戰城開赴之日,也就是十萬戶安邑縣兵眾慘遭荼毒一日」

葉弘伸手鄭重按在了陸明肩頭,可知這一次,葉弘給予了陸明何等信任。

陸明立刻單膝跪地道,「屬下寧死也要完成任務」。

一句話后,陸明便起身帶著斥候營離開了。

以後數日都未返回安邑縣一步。

葉弘則是和吳秀才返回安邑縣衙內,開始反覆推演未來和戰城戰鬥方式。

不過這些都是一種猜想,並未見到戰車實體,根本無法準確判斷,這對陣方式是否有效。

一切還是要等待斥候營的資料傳回才可最終做出有效戰略。

不過葉弘內心也有些特別想法,那就是靠著西山研究所,墨大夫也創造出一些不屬於這個時代科技出來。

以此來對抗這個傳說中,鬼谷子兵策中才存在的戰城。

葉弘從縣衙走出來之後,便一門心思鑽在了研究所內。

憑藉著眼下研究所科技儲備,葉弘想要找到一種可以快速成型,可以對抗戰城方法。

最後葉弘找到兩種可能性,一種就是地雷,以各種黑火~葯埋藏於地下,等待著戰城抵近安邑縣附近,便將其引爆,將那戰城從下掀翻。

只是這樣所需要耗費黑火~葯數量可是巨量,以西山目前提煉黑火~葯產量,顯然將城牆前都布置是哪個黑火~葯不現實。

於是葉弘便準備在確定黑騎攻擊方向之後,才填埋地雷。

事先葉弘已經讓人挖好了土坑,只剩下填埋,那也好不了多少時間。

另外一個就是土炮。

這是葉弘在向墨大夫說明構想之後,勉強做出來一種類似於後世土炮存在。

主體是一個大銅管,後面有引信,裡面填充火藥和鐵球做為攻擊手段。

只是這土炮發射之後,無論準頭,還是距離都和葉弘預想中差距很遠。

因此葉弘才沒有將其最終裝備在新軍中,只是眼下,葉弘為了對抗戰城,也只能用它了。

就在葉弘準備將幾門土炮運走時,墨大夫走過來說,「這東西響動是大,可是威力確很差,用來嚇人可以,可是真得作戰就差了一些」。

「墨大夫我也清楚這一點,可是眼下我們也做不出任何改進了」葉弘無奈嘆息一聲。

墨大夫道,「我前幾日還做了一些建議投擲方式巨炮,就不知道威力如何」。

聞言,葉弘立刻拽著墨大夫去谷中查看。

當他看到一輛輛木頭支架做成投石機,不準確說,是投石炮彈。

這東西就是投石機改進版,以彈簧替代了牛皮,以車弩替代了彈弓,最後發射不是石頭,而是炸藥炮,這麼一個簡陋遠程投擲武器便成型了。一目了然,葉弘只需一眼便知曉其用途,甚至連其威力也能想象出來。

因為那就是炸藥包炸裂之後效果,之前黑火~葯,以及炸藥包經過數次化學改進,眼下其威力已經可以用作實戰了。雖說還是沒有後世那種毀天滅地威能,卻也足以超越眼下這個時代冷兵器太多了。

看著這十幾具投擲炮車,葉弘立刻伸手握住墨大夫手腕激動說,「若這一次安邑縣僥倖躲過一劫,你當屬頭功」。

葉弘過度熱情,搞得墨大夫有些不知所措,他急忙躬身施禮道,「我們都是主人財產,為主人分憂是我等榮幸」。

「什麼主人?你們都是自由人,你是不屬於任何人財產,在安邑縣,你們地位比任何人都高」聞聽墨大夫此言,葉弘激動差點蹦起來。

墨大夫忽得想起自己又犯了老毛病了,忘記了自己已經不是賤奴身份,立刻躬身道歉。

「墨大夫,你記住,在安邑縣,絕不歧視工匠,我們會尊崇工匠,只要是工匠,其地位都要在軍官和普通民眾之上,眼下這是西晉統治下,我無法當眾宣讀這個決定,但只要有一日,我可以做主,就立刻宣布這個決策」。

聞言,不僅墨大夫,甚至他身後十多個工匠臉色都變了,他們齊齊跪拜在葉弘腳下。

墨大夫眼含淚光道,「老朽知道自己很難活著鑒證那一刻來臨,不過只要老朽子孫可以鑒證,老夫也含笑九泉了」。

墨大夫年齡已經瀕臨六十五了,在古代這已經是很大年紀了。

葉弘卻一把拽著他手腕道,「放心,你會親眼見證這一刻來臨的」。

葉弘很清楚,西晉統治也就在五年內便會發生天翻地覆改變,到時,各地反王開始格局。

那時什麼大晉制度,都是狗屁一般存在,葉弘便可自己制定屬於自己制度了。

推著投擲炮車走出峽谷那一刻,葉弘內心似乎找到一絲絲憑藉,也不再像之前那麼畏懼戰城了。

「老子要親眼鑒證一下究竟是後世火器厲害,還是凝聚古代最高智慧兵家神奇戰城厲害」

此時的葉弘竟然在內心隱隱有些期盼和那戰城對決時刻到來了。

畢竟是親眼見證過火器強悍,哪怕只是閹割版火炮,卻也並非一些所謂冷兵器刀槍劍戟可以抵抗的。

城東三十里,一座簡陋斥候營內。

陸明心急如焚,他眼睜睜看著戰城一步步高起,可是自己卻依舊對它一無所知。

為了混進敵陣,他已經用過很多手段,甚至連喬裝易容也試過了。

最終都被敵人發現,草地上多了一具斥候屍體而已。

短短几日內,斥候營已經算是十數名斥候。

這讓陸明心焦之外,又多了一份哀傷。

要知道這一次派出去斥候都是他同僚,是第一批當做斥候的老人。

即便他們擁有豐富臨陣經驗,最終還是無法衝破封鎖進入陣營內。

陸明已經近乎絕望了,若是再無法突破,他將會採取最瘋狂,也是最愚蠢方式,那就是正面衝擊進去,哪怕只是看一眼,他也要親眼見證一下那戰城究竟長什麼樣子的。

「統領,我們願意接受任務」

就在陸明心情煩悶搜索著斥候報告時,忽得一個曼妙身姿出現在他面前,接著又是一個,連續出現十幾個。

她們都是緊身衣裝扮十分幹練敏捷。

看到她們,陸明臉色瞬間冷了,「這是戰場,你們來此胡鬧什麼?」。

處於對女子偏見,陸明立刻呵斥她們。

可是那幾個女子卻不肯離開,賭氣和他對視著。

這幾個女子就是陸明從河東郡內營救出來,被馬匪當做軍~妓送給晉兵的苦命女子。

她們經歷過數月訓練,已經具備斥候資格。

可是陸明確不肯讓她們做男人斥候一樣事情,只是讓她們做後勤。

「統領,你不嘗試,怎麼知道我們不行」幾個女斥候還是不肯屈服。

「你們知道什麼,這是去送死,不是訓練」陸明憤怒吼道。

「我們知道這是實戰,我們也清楚此去有可能九死一生,但我們願意」幾個女斥候同樣以果斷眼神和他對視著。

陸明被她們堅定目光震撼了,他從未想過這些平時看似柔弱女子,此時竟然如此堅決。

陸明無奈道,「你們有什麼憑藉?說出來,若可行,我會應允的」,陸明口氣軟了,他只能換了一個方式拒絕她們。

為首女子立刻面露喜色說,「我認識他們中一些人,我可以藉助他們混入軍營內」。

「我也是」幾個女子爭搶著回道。

陸明聞言,面色一沉道,「我救你們出火坑,你們為何還要跳回去呢」。

為首女子卻昂頭道,「什麼叫做出火坑,若我們內心無法走出那段骯髒歷史,那麼無論身軀怎麼光潔,也都還在火坑內,若我們可以面對自己那段不堪歷史,還能為安邑縣做些事情,那麼我們才是真正解脫了」。

她說完,她身後十幾個女子一起鄭重點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