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蛇帝國的人,妖不像妖,人不像人。所以不被九龍山的妖族所承認,認爲玷污了妖族的血脈。因爲人族也不承認千蛇帝國的人爲人族,因此千蛇帝國仇視人族,每次與人族發生戰爭都寸草不生。

自從羅煞殺手跑了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可能是怕了,也可能是另外尋找對付陸蕭的方法去了。

“覺叔,穿過這個樹林,就應該到御劍城了,到了御劍宗的地界了。”南宮傾城從馬車探出腦袋說道。

聽到御劍宗的地界,陸蕭打了一個激靈。御劍宗跟陸蕭是死對頭,他十分警惕,隨時做好戰鬥準備,萬一御劍宗的人在路上設埋伏,也好應對。

當馬隊就要走出樹林,擡眼眺望,已經可以看到前面有一座城池。但是就在這時,騎馬走在前面的人,好像撞到了一堵牆,馬匹往後倒退了幾步,那個人直接從馬背上翻身掉下來。

“是誰在這裏裝神弄鬼,給我出來。”南宮覺憤怒大聲吼道。

就在此時,突然出現了八道身影,分別站在八個角上,若是把他們每個人所站的位置連線起來,你可以看到一個正八邊形。

這八個人身上服飾相同,看起來都一大把年紀了,下巴部位都有手指長一抓鬍鬚,他們的目光深邃炯炯有神。

這八個人氣勢強大,絲毫不弱於南宮覺。南宮覺感應到這八個人的強大,也十分忌憚。

“你們是什麼人,我靈寶閣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爲什麼伏擊我們,難道你們要與南宮世家爲敵嗎?”南宮覺大聲吼道。

南宮覺把南宮世家都擡出來了,很明顯就是希望對方賣南宮世家一個面子。

“我們是御劍宗的八大客卿長老,我們不想與南宮世家作對,我們的目標是陸蕭,只要把陸蕭留下,其餘人可以離去。”爲首的一個老傢伙,淡淡的說道。


陸蕭也十分震驚,沒想到御劍宗的人,來的這麼快,並且佈置了埋伏。

南宮覺也無語了,陸蕭到底得罪了多少人?得罪雷靈府近十位公子也罷了,結果路上引來了羅煞殺手。

羅煞殺手被陸蕭打跑了,沒有再來刺殺,結果又來了一個御劍宗,而且御劍宗的來人非常強大,不來則已,一來就是八位客卿長老。



“原來是御劍宗的諸位長老,我南宮覺見過諸位。陸蕭現在是我們隊伍中的成員,我們不可能把他交給你們。若是今天把他交給你,以後誰還敢爲我們南宮世家做事?”南宮覺直接拒絕說道。

陸蕭只是凝元境第一重,勉強算得上一個高手,算不得什麼大高手,就算交出去,靈寶閣也沒有多大的損失,但是卻敗壞了南宮世家的名聲。

“南宮覺先生還真講義氣,若是不願意交出陸蕭,你們就都留下吧!陸蕭,你願意看到他們在這裏陪你受困嗎?”爲首的老頭子冷冷的說道。

聽到這話,已經有很多人對陸蕭不滿了,他們覺得自己被陸蕭給拖累了。

陸蕭心裏有愧,這些人確實被他拖累了。老者的話,就是爲了讓靈寶閣的隊伍內部產生內訌。

“小子,你們被一個陣法困住了,這個陣法名爲八門金鎖陣。這個陣法本來是軍隊用來打仗的,結果他們卻用來對付你。這個陣法有八個門,分別是休門、生門、傷門、杜門、景門、死門、驚門、開門。而這八大高手,則是八門的主將。”封天台提醒陸蕭說道。

陸蕭也感覺到了,他們確實被陣法困住了。陸蕭剛纔還在發愁,封天台的提醒,讓他恍然大悟,怎麼把這個老妖怪給忘記了。

“老傢伙,你這麼瞭解這個陣法,你應該有辦法破陣吧。”陸蕭跟封天台交流說道。

陸蕭已經有了自己的打算,只要破了陣,他就立馬用一氣化混沌消失,讓御劍宗的高手失去目標。

“你們需要攻破生門、景門或者開門,你們才能破陣。但是你們高手太少了,無法攻破。這個陣法可以困住他們,卻不能困住你,你且可以讓他們先離去。你擁有一氣化混沌的神通,可以無視這個陣法。”封天台給陸蕭建議說道。

陸蕭利用一氣化混沌,突破過譚飛的陣法。譚飛的修爲遠不及這八個人,佈置的陣法也遠不及這八人的陣勢強大。陸蕭想不到,一氣化混沌竟然可以突破這個陣法。

“南宮前輩,你們先離去吧!把我先留在這裏,等我出去了再去找你們會合。”陸蕭傳音給南宮覺說道。

“什麼?你要一個人留下,我是看到你很不凡,纔沒有把你丟下的,你真有辦法離開這個陣法嗎?”南宮覺有些不放心的問道。

“你們放心離去吧!我的速度,可以無視這個陣法。”陸蕭解釋說道。

聽到陸蕭說起速度,南宮覺恍然大悟,他可是見過陸蕭的速度。速度快到了極點,是非常強大的,確實有無視陣法的可能。

“御劍宗諸位長老,我答應你們,讓陸蕭留下來,請把陣法開啓一個門戶,讓我等離去。”南宮覺已經相信陸蕭了,跟御劍宗的長老交涉說的哦啊。

南宮覺前後兩種反應,讓許多人不解,難道南宮覺向御劍宗的人低頭了嗎?

“覺叔,這樣不妥吧!我們南宮世家從來不曾拋棄自己的夥伴,你這會敗壞家族的名聲,以後南宮世家還怎麼立足?”南宮傾城反對說道。

雖然許多人對陸蕭不滿,覺得陸蕭拖累了他們,但是南宮覺直接把陸蕭留下,他們又有些心寒,這是想法與心態的自相矛盾。

“我知道你們有什麼想法,只要你們聽我的,保準沒錯。”南宮覺發現許多人臉色不好看,安慰說道。

只有一隊的人十分鎮定,他們可是曾經親眼見到陸蕭無視陣法,並且還隨手破陣。

“南宮覺先生真是明智選擇,這是生門,你們都從這裏出去吧!”爲首的老者,將陣法生門打開說道。

南宮世家太強大了,御劍宗也不想與南宮世家發生衝突,南宮覺放棄陸蕭,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了。

“你們跟隨我一起出去。”南宮覺命令其他人說道。

其他人雖然心裏不快,但還是跟着離開了,他們對陸蕭投來默哀的眼神。


“陸蕭,你這個坑貨,真是惡人有惡報,現在死期到了吧!”羅琦離去的時候,回過頭來噁心諷刺陸蕭說道。

“隊長,我們走了,你一定要小心安全。”吳熊走的時候叮囑說的哦啊。

“你們放心去吧!這裏的事完畢,我再去找你們。”陸蕭安慰吳熊說的哦啊。

南宮覺帶着四十多個人已經離去,陣法生門也被關上,留下陸蕭在陣中。

“陸蕭,你還這麼鎮定,難道你以爲自己真的可以逃出昇天?”爲首的老者跟陸蕭說道。

“八個老雜毛,你們擺這麼大的排場迎接我,怎麼不給我請安,也不朝拜,你們到底想做什麼?”陸蕭嘲諷問道。

陸蕭依然很鎮定,陸蕭的話讓八個老頭抓狂。他們自從成爲御劍宗客卿長老以來,還從來沒有人敢跟他這麼說話,陸蕭卻稱呼他們“老雜毛”,這讓他們氣得腦袋冒煙。

“陸蕭,你死到臨頭還如此猖狂,只要你乖乖把斬神識的劍法交出來,我可以保證給你留一個全屍。只要你說一個不字,我讓你想死都難。”老者威脅陸蕭說道。

陸蕭終於明白,御劍宗的老雜毛,竟然窺視自己的劍法,難怪了直接出動八大高手。

“我可以交出劍法,但是我有一個條件,你們給我二十萬元晶,我給你們劍法,只要你們說一個不字,那就一切免談,我大不了一死。”陸蕭咬着牙威脅說道。 御劍宗的八位長老,還以爲自己聽錯了。現在到底誰是階下囚,陸蕭還敢問他們要元晶。

“小子,你死到臨頭了,你還想要元晶,你不是窮瘋了吧!”爲首的老者呵斥陸蕭說道。

“老雜毛,不是我窮瘋了,是一分錢一分貨。你們不給我元晶可以,我也不給你們劍法,你們敢逼迫我,我就自殺。”陸蕭說着就把劍架在自己脖子上。

八個老傢伙這下犯難了,他們有陣法困住陸蕭,並且有把握殺死陸蕭,但是他們無法阻止陸蕭自殺。

陸蕭被他們殺死,或者陸蕭自殺,都是死,區別不大,陸蕭選擇自殺也算合情合理。若是陸蕭真的自殺,那麼他們什麼都得不到,這讓他們發愁。

“胡老大,我們已經卡在凝元境第六重近十年了,他的斬神識劍法很有可能是我們的突破契機。要不我們答應他好了,我們就算給他元晶,他拿的走嗎?他到頭來還是要死,他一死,我們的元晶又回來了。”另外一個老者出主意說道。

其他七人眼睛一亮,感覺確實有理。只要陸蕭一死,他們的元晶又回來了,對他們來說,沒有一點損失。

“諸位兄弟,這個辦法聽起來是沒有問題,但關鍵是我們沒有這麼多元晶,我最多隻能拿出一萬二元晶。”胡老大非常無奈的說的哦啊。

他們是御劍宗的客卿長老,地位尊貴,俸祿也很高,他們每個月都可以得到五千顆元晶。但是他們修爲高,元晶消耗也比較大,比如需要煉化吸納的元晶比較多,還需要用元晶採購各種丹藥輔助修煉。

“胡老大,我們湊個十萬元晶,應該沒有什麼問題,要不我們跟陸蕭者小子談談價格,對他來說,十萬元晶與二十萬元晶根本沒區別。”一個老傢伙提議說道。

在他們看來,陸蕭就算快要死的人了,十萬元晶與二十萬元晶,確實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對陸蕭來說,這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小子,我們答應你的條件,用元晶交換你的劍法。 致我們陽光燦爛的未來 ,我們再也拿不出更多了,你願不願意交換?”胡老大朝陸蕭大聲喊道。

陸蕭心裏有些不爽,他要的二十萬元晶,結果這幾個老傢伙給他打了五折。雖然沒有達到預期效果,但是有十萬元晶也不錯。

“你們八個老不死的王八,你以爲這是菜市場,可以討價還價,你們竟然給我打折扣。你們沒有元晶,你們不會去搶劫?”陸蕭不爽的吼道。

八個老傢伙心裏鬱悶極了,他們是什麼人物,竟然被一個小人物指着鼻子罵,若不是爲了陸蕭手中的劍法,他們早就把陸蕭撕了。御劍宗是名門正派,他們可以去做搶劫勾當嗎?

“陸蕭,十萬元晶已經是我們的極限,我們御劍宗是名門正派,不可能做打劫的勾當。你若是不願意交換,我們只能把你殺死了。”胡老最後通牒談判說道。

陸蕭聽到這話,心想你們也算名門正派,只不過是貼着正道標籤的強盜而已。陸蕭知道戲已經扮好了,現在就需要把元晶要回來了,元晶到手就大功告成了。

“好吧!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十萬元晶與二十萬元晶,也沒有多大的區別,這次就便宜你們了,你們把元晶送進來吧!”陸蕭裝出一副無奈的說道,好像做了虧本買賣一樣。

一個老者拿着一枚空間戒子,進入陣法內部,這把陸蕭嚇了一跳。

“老雜毛,我是讓你們把元晶送進來,沒有叫你進來,你再往前一步,我就自殺?”陸蕭把劍架在脖子上威脅說道。

拿空間戒子進來的老傢伙氣得抓狂,若不是陸蕭的劍法對他突破有幫助,他恨不得立馬把陸蕭給撕了。但是爲了得到劍法,他忍住了。

“小子,你不要得意忘形。我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你給我劍法,我給你元晶。”這個老傢伙沒有立馬退出去,而是跟陸蕭談條件說道。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哪有這麼好的事,我擔心把劍法給你們了,你們就會直接殺了我,那還交換個屁,把空間戒子扔過來,你立馬滾出去。”陸蕭大聲吼道。


這個老傢伙差點被氣的吐血三升,陸蕭若是把劍法交出,他會立馬斬殺陸蕭,現在就是沒有得到劍法,他都想動手捏死陸蕭。

“西老二,把空間戒子扔給他,你退出來。”胡老大在外面喊道。

在胡老大看來,陸蕭反正要死,就先讓陸蕭逞口舌之能,自己等人就暫時受點委屈。只要得到劍法,斬殺陸蕭,或者折磨陸蕭,拿回自己的空間戒子,就什麼都回來了,絕對不虧本。

“小子,元晶給你,滿足你的發財夢。”西老二把空間戒子扔給陸蕭,冷冰冰的說道。

陸蕭非常謹慎的撿起空間戒子,他嘗試打開,但是卻無法打開,因爲空間戒子上有一個老傢伙的神識烙印。

陸蕭心裏很不爽,這算什麼交易,就算他拿走了空間戒子,逃出去了,也會被一個老傢伙感應到,這不是在自己身上留標籤嗎?

“小子,你彆着急,這個神識烙印我幫你處理吧!他敢留下神識烙印,我讓他後悔一輩子。”封天台傳音給陸蕭說道。

陸蕭本來還想發火,聽到封天台的提醒,他打住了。反正已經坑了十萬元晶,他不在乎多坑一點。

空間戒子已經交給封天台處理了,陸蕭拿出一支毛筆,還有幾張白紙在畫畫,畫一個人練劍的姿勢,但是陸蕭繪畫太差了,所以畫的太醜了。

“小子,你亂畫什麼,還不快把劍法口訣寫出來?”西老二在外面叫道。

“老東西,我現在不正在畫劍招嗎?你着什麼急,我還沒有數元晶數量夠不夠十萬。”陸蕭大聲叫道。

其實陸蕭在拖延時間,只要封天台把空間戒子的神識烙印抹除,他就立馬走人。

西老二心裏冷笑:“小子,你想數元晶,門都沒有,除非你把我的神識烙印抹除了。”

陸蕭神魂不比西老二弱,他可以自己抹除神識烙印,但是會很辣手,這才交給豐臺來處理的。

大概了過了一會兒的功夫,封天台已經處理好了,把空間戒子交了了陸蕭,並且還交給陸蕭一個金屬人。

“小子,那老東西的神識已經抹除,他的神識被我拘禁封印在金屬人裏面,這個金屬人就是一個遙控器,那個老東西現在就是一個傀儡,你用金屬人指揮他做什麼,他就得做什麼。”封天台非常得意的跟陸蕭說道。

有了這個金屬人,等於陸蕭多了一個打手。他查看了一下空間戒子,裏面元晶確實不少,整整十萬,這可是一筆巨大財富。

“諸位徒子徒孫,這是你們要的劍法,名爲驚魂斬,已經是地級頂級的武技,你們好好參悟。”陸蕭說完,就把一張畫的極醜的畫扔了出去。

胡老大小心翼翼的把畫接在手中,看來看去,只有一個招式動作,至於什麼口訣的,一個字也沒有。

“小子,你竟敢糊弄我,難道你不想活了嗎?”胡老大氣急敗壞的吼道。

胡老大那個氣,差點氣血衝頂。陸蕭罵他們老雜毛、老王八、就是咱佔便宜叫他們徒子徒孫,他們都能夠忍受,只要得到這套劍法,他就滿足了。

但是結果如何,陸蕭是給了他們劍法,就是一個招式圖,口訣都沒有,什麼都看不出來,這是他們不能忍受的。

“老王八,我已經遵守諾言,把劍法給你們了,我們的交易已經完成。”陸蕭淡淡的說道。

陸蕭說完就不再理會八個老傢伙,正如他所說,交易已經完成。

“啊,氣煞我也,竟敢戲耍我等,殺了他,殺了他。”胡老大終於忍受不住,瘋狂大吼大叫。

“收縮陣法,給我殺。”

八個人大聲吼叫,陣法範圍在急劇縮小。陸蕭可以感受的到,這個陣法會很快就束縛自己。

“諸位徒子徒孫,你們人老火氣大,我就不陪你們玩了,後會有期。”陸蕭笑着說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