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覺得漢尼拔懦弱膽小,沒有和惡魔獵人那群瘋子對上過,你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們的可怕之處。

「星辰魔法!星河永墜!」漢尼拔迅速吟唱起來,一個特殊的前綴魔法便構造完畢。

星辰魔法,是土之魔法分屬的小別類,擁有星光特性,每一個魔法的施展都會為下一個魔法留下足夠的力量與其他效果!

星辰,本就是在光火中孕育,灰燼中消逝。

呼啦!

綿延在無盡星空當中的星河晃動著,一顆顆隕石墜落了,如同末日一般的場景又好像是一場傾盆大雨一般。

體術!疾風步!

風助我勢!疾風略拂!

靈活高效的體術配合著惡魔獵人的強大體質,讓艾克不間斷的穿梭在了這條星河隕落的石帶當中。

咔咔!

就在這時,空間裂開了一個小口子,一道白雪似的身影浮現出來,一頭白色的長發飄散於星光之中。

「來了?」漢尼拔心中一喜,表現的更為坦然了。

雪雨姬,終於到了!

座下三神將齊聚,再加上一個古拉加斯以及大群的不死星兵,他沒有理由會失敗。

「殺了他。」漢尼拔殺氣騰騰道。

雪雨姬輕輕點了點頭,一瞬間消失在了星空當中,她完美的融入到了環境之中。

星河中的艾克從容優雅,惡獄君主的興奮度來到了一個頂點,所以它很快反饋出了重要信息。

咻!噗嗤!

雪雨姬突兀的出現在星河之中,其胸口的藍色長刀出鞘,一抹刀光隨即掃過艾克的腰肢。

下一秒,艾克便被分成了兩端,不過周圍並沒有血液噴洒的情形。

雪雨姬面色微沉,在她的視線當中,被分為兩端的艾克化成了淡藍色的光輝散去。

三星!傀儡替身!

啪!

一擊未中,雪雨姬也並未氣餒,而是淡然的將劍重新收回胸口。

她是三神將中唯一一個精通刺殺之術的人,而她信奉的也是人刀合一!

對她來說,自己的嬌柔的身軀便是刀鞘!必須不停地蘊養手中長刀雪雨落。

「還想躲?奧術感知!」

艾克故意等她出手,可不是為了玩。現在雪雨姬露出了破綻,沒有了適才的完美隱身狀態,他就可以藉助著奧術感知的能力窺伺空間。

若是以往他還真看不透雪雨姬,雖然雪雨姬是三神將之中最弱的,可他也是擁有了領域的史詩強者!

若非自己的惡獄君主對雪雨姬起著壓製作用,史詩強者隨意一擊就能讓他吃盡苦頭。

「若是能突破傳奇就好了。」艾克渴望道。

此時的他距離七階只剩下一步之遙,八階的傳奇之境對於他來說還是顯得有些遙遠。

「雨落飛雪鏡!」

雪雨姬笑了,冰冷如山。

周圍的星空再次一變,轉為飛雪漫天而雨落的怪異場景。

兩個領域竟在這一刻融合疊加了!

艾克的心不爭氣的跳動起來,危險隨時都有可能降臨。 啪嗒!啪嗒!

艾克周圍的雨雪飛花十分逼真,當它們落在了其肌膚上時,頓時發出一陣陣炸響。

咔咔!

艾克不滅之軀所帶來的青金肌膚正在慢慢破碎!這是領域!這些雪花飛雨就是武器!

三星魔法!離空印!

艾克毫不猶豫的吟唱起來,屬於空間的獨有銀色公式開始相互交錯起來。

這些公式都來自於傳承樓閣中的書籍,在艾克掌握了大量空間知識之後,他也開始嘗試著創造出空間系的魔法。

空間魔法和時間魔法都是出了名的複雜,畢竟逆轉時間與空間換位過於駭人聽聞。

離空印便是艾克的一個小嘗試,和流影印、十字光明印一樣,離空印是介於三星和四星之間的一個魔法,散發著藍晶光輝的同時也隱藏著一抹高貴神秘的紫色。

與艾克其他印系系列魔法不同的是,離空印是一個純粹的防禦型魔法。

他利用魔法公式短暫的構造了一個夾層空間,可以讓使用者躲藏其中,用以免疫或躲避某些傷害。

當公式凝結的那一刻,銀色的光輝流淌著,艾克的身形逐漸變得朦朧起來。

他並沒有完全消失,就那樣靜靜的站立著,可你就是發現不了他的存在!

離空印利用的便是空間理論中的夾層維度基礎法!

「空間魔法?」漢尼拔輕蹙著眉頭,作為一名經歷過那一個恐怖時代的古神,他自然知曉惡獄君主的可怕之處。

惡獄君主賦予宿主全系魔法的能力簡直就是神魔的恩賜!也實在過於驚悚!

想一想吧,當初那個連小惡魔都算不上的底層惡魔獲得了他,一躍成為了實際上的最強者!若不是···

「找到他,用你的天賦,雪姬。」漢尼拔淡淡道,嘴角掛著一絲冷笑。

艾克的離空印的確夠詭異,夠隱蔽,但他卻偏偏遇上了雪雨姬這個天生的刺客,這就有好戲看了。

另一側,已經完全融於自身領域當中的雪雨姬開始閉上了雙眼。她慢慢控制著呼吸,直到它的頻率與周圍的環境和諧融入。

當此之時,某種奇特的躍動聲越發響亮起來,雪雨姬藉此鎖定住了消失的艾克。

他就在那裡,某一處空間的夾層之中。他偽裝的夠好,但這個魔法畢竟只是偽四星魔法,還未達到徹底剝離埃爾洛這個主空間的地步。

換言之,夾層維度空間必須依託在主空間之上,所以必有一道可以通往此處空間的路途!

現在,雪雨姬就用自己的呼吸與心跳找到了它!這是獨屬於冰空一族的天賦!

冰空族,消失在雲陸的一個種族!

事實上,根據歷史記載,雲陸原來的面積並不比埃爾洛小多少,同樣也擁有火山!沙漠!冰原等等的地形!

只是在大地巨變的時代,由於天空板塊的急劇運動,最終導致雲陸四分五裂!只有現在的雲陸作為主體留在了原地!而剩下的土地則是化為一塊塊碎片飄走了。

這些地方的面積有大有小,四散於天空之中,被人稱之為空島!

伴隨著空島的誕生,一些種族也跟著消失或隕落。

雪雨姬所代表的冰空族,尼克拉所代表的幻想天使一族,風雷佛代表的雙首族以及天羅陀代表的空之獨眼巨人族都屬於此列!

冰空一族擅長使用冰之體術與兵術,他們傳承的血脈之中也包括了神奇的感知力,所以他們是天生的刺客種族!

雪雨姬當初被漢尼拔所發現,也正是因為她獨特的能力。

「危險!」

隱藏在夾層空間中的艾克一顆心狂跳不止,惡魔獵人以及高強度的體術修鍊讓他觸碰到了某種更高級的心眼,心眼有時候又像是第六感,給艾克模糊的預示。再結合殘破的預言術以及那一枚命運轉輪的碎片,艾克對於危機的感知可是無比強盛。

咔咔!

他再一次選擇了自己的感知,瞬間便從夾層之中逃了出來,也徹底暴露了身形。

咻!

毫無預兆的,一抹冰冷的寒芒便蕩漾開來,當艾克再次回頭之時,他只看見了一個被冰封的微型空間!這一刀恐怖如斯!竟直接冰封了空間!

噌!

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雪雨姬的刀再次襲來,連綿不斷,彷彿認定了艾克。

四星體術!流光梭影步!

艾克邁動著靈巧的小步子,穿行在雪雨之中,刀尖每每貼著他的肌膚而過,讓人看得心驚膽戰。

信仰之賜!強化!

傳世!融合魔法!灰敗界限!

艾克低喝一聲,金色的信仰之光閃爍著,下一秒,一個灰色的魔法迅速成型。

灰敗界限在伴隨著艾克能力的不斷開發與完善亦在強化著,在經歷了信仰之賜的疊加強化之後,他擁有了匹敵亞傳奇的力量!

更為重要的是艾克選擇的公式連接之中添加了大量的空間公式!這些公式是極其不穩定的存在!

不穩定就代表著混亂與不受控制!也就是說從魔法製造出來的那一刻起,艾克就失去了對他的控制!這對於一名魔法師來說簡直是致命的!

「御守琉璃!」艾克輕輕吐出了四個字,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失去控制的灰敗界限有多強,更何況他還實驗性質的添加了那麼多空間公式!

毫不客氣的說,現在的灰敗界限就是一顆蘊含著瘋狂能量的炸彈!並且這塊炸彈還在不斷變強!但它也是艾克用以對付領域的武器!

面對不敵之敵,艾克寧可選擇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損失一個保命的無敵魔法,換來破除領域的一個機會,值得! 失去了控制的灰敗界限不斷吞噬著周圍遊離的能量,不斷的壯大自身。

連艾克都不會想到自己釋放的這個魔法究竟將怎樣的怪物製造了出來。

由於灰敗界限的特性,漢尼拔與雪雨姬並沒有第一時間將其破壞,這反倒助長了灰敗界限的吞噬速度。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之時,灰敗界限已然開始吸收起周圍領域的力量!

這在漢尼拔看來簡直是難以置信的,因為領域的屬性決定了他的強大。這獨屬於史詩級強者以上的領域場不僅僅代表著強者的身份,同時也代表著強者的道!

在自己的領域之中,眾生皆為螻蟻!皆取決於強者的一念!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領域的強度甚至比魔法規則還要高。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但現在,有這樣一股奇特的力量破壞了領域的構造,大肆瘋狂的吞噬著能量,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實在駭人聽聞。

「不穩定魔法···」艾克眼睛一亮,彷彿找到了一條通往大道的路。

不穩定魔法在很久以前甚至都未被人發現,第一個提出這個概念的就是除卻胡旺·米倫、法瑞納·詹吉士的最後一位三聖靈——————柯茶爾·大衛! 我在皇子身邊蹭紫氣 亦是附魔學的創始人!

自從柯茶爾憑藉著附魔學體系成為聖賢者之後,就一直隱居在埃爾洛的西北方繼續深入研究。

在附魔實驗的過程當中,柯茶爾發現了穩定魔法公式的另一個構造!不穩定狀態!

不穩定狀態介於穩定與混亂之間,它具有大概的公式節奏,可連接各個點卻是無序的。

這引起了柯茶爾的興趣,並使其投入大量精力研究,最終誕生了世界上第一個不穩定魔法——————大清潔術!

是的,你沒聽錯,就是普通類魔法中一星魔法清潔術的晉陞版本!

這個大清潔術提升了清潔的範圍與速度,簡直就是加強版的清潔術,但讓柯茶爾感到失望的是不穩定魔法無法控制!這就讓他的研究所受了災!

大量的資料都被大清潔術給毀了(那時候還未誕生魔法網路),眼見心血付諸東流,柯茶爾一氣之下便將對不穩定魔法的研究扔到了小黑屋子裡,專心投入到附魔學的研究中。

於此,才誕生了一位才華橫溢的附魔學大宗師!為日後的附魔學發展打下了深厚的基礎。

不過對於不穩定魔法的研究也並未消失,柯茶爾的一位弟子,日後的大先知馬塔·卡洛斯拾起了老師昔日的資料。

因為之前柯茶爾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創造出了第一個不穩定魔法,所以馬塔走了不少彎路,直到發現了大清潔術。

歷時十年的研究之後,馬塔將不穩定魔法由一個概念轉為一套初步的理論。

他研究發現,不穩定魔法蘊含著極強的力量,在改造魔法之中往往蘊藏著可怕的殺傷力。

為此,他也付出了血的代價,不止一次被強大的魔法炸傷過。

不穩定魔法的理論衝擊著當時的學者界,當這些不穩定魔法被研究投入到戰爭中時,人們才發現他到底有多可怕。

只不過伴隨著不穩定魔法的弱點揭示,人們也對其失望了,一個無法控制的魔法就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既有可能殺傷敵人,也有可能殺傷自己。

於是,聯盟便禁止使用不穩定魔法,同時也銷毀了大量的資料,只將理論初稿鎖在了學者空間之中。

正因為如此,馬塔在無盡的傷痛折磨中鬱鬱而終,不穩定魔法的研究暫時畫上了一個逗號。

直到千年前的那一場大戰,魔族入侵,埃爾洛到了最危急的時刻,才由一群附魔學的學者重新開啟了不穩定魔法的時代!

說來也是命運的安排,不穩定魔法起於附魔學,衰弱之後又興於附魔學。

這一次,作為附魔師的學者將不穩定魔法刻印在了封閉的魔法炸彈之上,並用特殊的魔法陣將其暫時封印。

待到對戰之時,士兵們只要接觸了封印,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魔法炸彈扔出去即可,這就是最簡陋的手擲魔法片傷炸彈。

不過不穩定魔法的研究也到此為止了,它被大量用於魔法武器的製造當中,也永遠之時一個魔法理論體系,而非一個類別。

艾克現在想的就是如何將不穩定魔法化為一種可以讓人利用的魔法!使其處於某種控制狀態!

試想一下,假若現在艾克能控制灰敗界限,那他也就不需要使用御守琉璃了,更可以藉此對抗一位虛弱的古神。

對面的漢尼拔與雪雨姬絕不會想到在這種危機時刻,艾克還有閑功夫研究自己接下來的項目。

可他們也沒時間來觀察艾克,膨脹到了一個可怕程度的灰敗界限讓他們一顆心徹底沉了下去。

作為領域的掌控者,他們清晰的察覺到了領域的弱化,同時他們也看出了這個不穩定的灰敗界限的弱點。

只要在剛開始斷絕源頭就可以輕鬆破滅這個魔法了,然而他們錯過了那個時機也就沒機會了。

另一邊,處于思維發散狀態的額艾克也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御守琉璃的時間開早了!

諸神見證,艾克還以為灰敗界限會在短時間內迅速爆炸的,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如此貪得無厭!這也就帶給了他與漢尼拔兩人同等的危機!更重要的是他失去了一張依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