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匣看似不起眼,但對寶劍來,是最好的滋補作用。

這幾十年,藺九鳳得到長劍就放在裏面溫養,到了現在,寶劍的威力都擴大了好幾倍。

現在藺九鳳手持長劍,一劍斬殺出去,施展的正是他第一次簽到的功法。

斬天拔劍術!

這斬天拔劍術在修行之初,威力很強大,但隨着境界的提高,靈氣的復甦,斬天拔劍術一度跟不上藺九鳳的進度。

這門劍法已經很久都沒有施展過了。

時至今日又一次施展出來,還要感謝極陰寶術。

地獄里的寶術,沒有什麼威力,但卻可以把功法提升到寶術的程度,威力無限拔高。

以極陰寶術為核心,施展斬天拔劍術,這還是第一次。

藺九鳳很好奇,能否抵擋,或者是擊敗這一尊殺生羅漢。

這一劍斬殺出去后,劍芒衝天而起,一道絢麗多彩,帶着凌厲劍韻,又帶着黑色的地獄氣息,交織在一起,產生了一道道龐大的真龍拱衛,瞬間斬殺出去。

轟!

天地間,那殺生羅漢本是唯一的光芒,但是剎那間,迸發出來的劍芒,穿透了殺生羅漢的眉心,直接捲起無盡風雲。

「不……」殺生羅漢的慘叫,震動了蒼穹,裏面也夾雜着十八流寇的悲慘叫聲。

這一劍洞穿了殺生羅漢的眉心,等同於也洞穿了十八流寇的眉心。

斬天拔劍術,威力提升到寶術的級別,真的可以把日月都斬落下來,非常可怕。

殺生羅漢看似勇猛無比,但在藺九鳳的面前,就是一個靶子。

一個巨大的、都無需瞄準,直接可以拔劍斬殺的靶子。

「這是什麼可怕劍術,竟然如此可怕……」殺生羅漢百丈身軀節節敗退,踩的綠洲都在顫抖,周身火焰在這一刻暗淡熄滅,一縷縷黑色的光芒縈繞着他,那是來自地獄里的極陰寶術。

斬天拔劍術以極陰寶術為踏板,如魚躍龍門,蛻變真龍,再加上藺九鳳本身強大的實力。

一劍,斬殺殺生羅漢。

一劍,滅了十八流寇。

藺九鳳平靜地把手裏的長劍收入劍匣里,然後劍匣隱沒在他的體內,然後看也不看殺生羅漢,轉身面向紅姑娘,微笑道:「我了吧,他們不強大!」

轟隆隆!

他的話剛落地,殺生羅漢直接爆炸,那極其龐大的衝擊力量,震動四周,十八流寇的屍體隨着殺生羅漢一起,直接被蒸發了。

搭配藺九鳳的話,看傻了紅姑娘。

她呆若木雞,眼神有點遲緩,慢慢開口道:「你……你依舊如此無敵!」

紅姑娘雖然想到藺九鳳現在很強大,但是親眼所見后,依舊是超出了她的想像。

推薦下,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她是天道門人,這些年一直勤奮努力,在天道的幫助下,現在達到了無量境界第十個台階。

本以為她已經很強大了。

但是現在看到藺九鳳,紅姑娘才知道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這是這個時代的氣運之子吧?」紅姑娘內心震撼的想着。

但是轉念,看到十八流寇屍骨無存,紅姑娘又鬆了一口氣。

她的麻煩已經過去了。

「多謝你救了我。」紅姑娘感激道。

「不用謝。」藺九鳳平靜道。

「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紅姑娘感慨道。

第一次是在羽化神朝的帝都,為了救紅姑娘,丟了太子位,被打入冷宮。

藺九鳳擺手道:「過往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我這一次找你,也是有事的。」

「只要我能辦到的,我都可以。」紅姑娘最大限度的許諾。

有些事情她身為天道門人,是不可以做的。

「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我們先離開這裏,再來談論。」藺九鳳看着四周圍觀的人,道。

他不喜歡被人當成猴子一樣打量,他喜歡在幕後。

不然他也不會躲在冷宮這麼多年,也不會覺得膩。

紅姑娘也點頭,現在局面是藺九鳳在主導。

藺九鳳見狀直接飛走了綠洲。

紅姑娘緊隨其後。

在他們走後,綠洲上的人迅速的靠近,震撼的看着戰鬥餘波。

「十八流寇,就這樣被一劍斬了?」

「這也太強大了吧?」

「這個人到底是誰?」

「這麼年輕,還這麼強大,看那個紅姑娘也很強大,有誰看清楚那個男人的樣貌?」

「沒看清啊,剛才被殺生羅漢擋住了。」

「那太可惜了,我也沒有看清楚。」

……

綠洲之外,一座光禿禿的大山,一塊大青石上。

藺九鳳和紅姑娘站在上面,看着一望無際的山海世界。

「你找我什麼事情?」紅姑娘看着藺九鳳挺拔的後背問道。

「我想查看天道門的各種書籍,當然,秘籍除外,我不需要看天道門的功法秘籍。」藺九鳳道。

秘籍什麼的,他簽到就可以得到,完全不缺,根本不用去看。

他想看看天道門關於各個時代的記載,還有關於為何每隔一段幾千年,就會有一次靈氣衰退和靈氣復甦?

此外還有哪些險地,哪些強大的宗門,哪些可怕的秘境……

藺九鳳想去簽到,他失去了可以每天簽到的極陰之地,需要重新找可以簽到的地方。

紅姑娘看着藺九鳳,苦笑道:「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很抱歉,天道門人只有我一個人蘇醒了,此外沒有一個人蘇醒,包括天道門的山門,那些書籍都隨着他們一起,還沉入地底深處。」

藺九鳳眉頭一挑,道:「那為什麼不把他們喚醒?」

深埋地下,是可以提前喚醒的。

藺九鳳之前就把魔窟里的妖魔全部喚醒了。

紅姑娘也可以這樣做啊。

紅姑娘看着藺九鳳搖頭,嘆息一聲道:「你覺得這麼簡單的事情,我做不到嗎?」

「這裏面有別的問題嗎?」藺九鳳看向紅姑娘。

「有啊,你看着這個天地,不覺得有點小嗎?」紅姑娘一本正經問道。

藺九鳳眉頭一皺:「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就比如現在的你,從南到北,你一天的時間可以走個來回,但是一些遠古的史書記載,仙人都無法越過天地交匯處。」紅姑娘伸手一指,那不知道邊界的地方,天與地的交匯處出現在藺九鳳的眼前。

「你是,此間世界,縮小了?」藺九鳳驚訝問道。

小白貓也震驚的看着。

不知道是不是和藺九鳳待久了。

一人一貓的表情,此刻一模一樣。 陸細辛被帶到了洛安的宮殿,只有她一個人過去的,祝笑笑不能陪同。

因為洛安在工作,陸細辛就一個人呆在房間中。

吳媽過去回話。

「殿下。」吳媽來到書房。

聽到吳媽/的聲音,洛安羽睫微不見地輕/顫了一下,轉瞬即逝,他神色平靜:「人接來了。」

「已經接來了。」吳媽低著頭,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跟古小姐說人要監視她的原因,古小姐似乎……」

吳媽遲疑著,欲言又止。

「她怎麼了?」洛安心臟微沉,幾乎無法維持平靜,難道,難道細辛真的和春妃有關?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騙他!

吳媽很會做戲,故意輕嘆:「我方才細細觀察了古小姐的神情,她面上看著平靜,但眼底卻極為慌亂,似乎是在掩飾什麼。」

「殿下,您萬望要小心啊。」吳媽做出憂心忡忡的模樣,「古小姐一個姑娘家住在您這邊不方便,您也不好時刻帶著她,王后就安排我過來,協助殿下。」

洛安點頭:「還是母親想得周到,古細辛那邊,就麻煩吳媽安排了。」

吳媽點了下頭,然後欲言又止地望著洛安。

洛安察覺到,墨眉輕抬:「吳媽是母親身邊的老人,是看著我長大的,有什麼話不用顧忌,直說便是。」

吳媽鬆了口氣:「那我就直說了。古小姐現在已經帶過來,干放在那也不是一回事,殿下不如給她個下馬威,給她個懲罰,讓她害怕憂懼,說不定會主動交代。」

洛安想了片刻,點頭:「也好,只是……」

他遲疑著,要給古細辛什麼懲罰呢?

洛安一時沒有思緒,就望向吳媽。

吳媽可不接這個話茬,她絕不會去做這個壞人的,壞人得由殿下自己來當,省得日後遷怒她。

洛安沒有頭緒,坐在椅子上,沉眉思索。

半晌,又翻開書查找了些資料,最後還打開電腦搜索半天。

終於做下決定:「先小小給個懲戒吧。」

吳媽欣喜,雙目灼灼地望向洛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