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昊見她也被自己剛才的動作波及到,忍不住說:「這樣的傢伙你還是別管他了,讓他自己起來吧,你也扶不動。」

第七恬就像沒聽到似的,手上的力氣加重,林思翰自己從地上使了把勁終於站起來。

可是兩人現在卻很狼狽。

沈藝涵眼邊掛著笑出來的淚花,這兩個傢伙還敢在她面前耍什麼威風。

「劉昊,你在做什麼?」

陸潤聲不緊不慢地走過來,沈藝涵還沒來得及隱去眼裡的幸災樂禍,他的視線掃過,有些躲閃。

我在動漫里撿尸體 「我……看他欺負女生,就教訓他一下!」

劉昊說話還是中氣十足,和陸潤聲對視也是自信滿滿,沒有絲毫心虛。

正確走上聖途的方式 「他欺負誰了?」

「沈藝涵。」

陸潤聲看了看沈藝涵,又回頭看看第七恬和林思翰,這兩個人一個掛著鼻血一個捂著肚子,被欺負的恐怕不是那個坐在位置上偷笑的。

「學校都有攝像頭,去老師辦公室看錄像吧,你們兩個,先去醫務室看看。」

陸潤聲淡定地指揮著,自己動手開始整理凌亂的桌椅。

見班長動手,幾個一直沒吭聲的人也加入了整理的隊伍。

沈藝涵的笑容僵在臉上,這麼壓倒性的場面他居然懷疑自己?

林思翰的鼻血早就沒有流了,只是剛才出血的時候沒來得及擦,所以掛了兩條紅色在人中。

他跑到廁所胡亂洗了個臉,跑到第七恬跟前,她的臉色煞白。

「田恬,你沒事吧?你臉都是白的……」

他自己是個皮實的,但是第七恬可沒有那麼厚的脂肪層保護自己。

她想露出一個笑容表示自己很好,可是痛感從肚子連貫到胸口。

身子一歪,倒在了教室牆邊。

「田恬暈倒了!」

不知道是誰先朝教室喊了一聲。

陸潤聲還在整理的手一頓,隨即飛快地跑出教室外,她已經躺倒在地上。 第七恬醒來的時候眼前模糊一片,似乎有人影在晃動。

「田恬,你沒事吧?」

陸潤聲的臉放大了在她面前,林思翰也站在床邊,他的鼻孔塞了兩團紙巾,樣子很滑稽。

她動了動腦袋,感覺沒什麼事情,坐起身,林老師剛好從門外走進來。

「沒事了嗎?」

田恬點點頭,她只是太疼了。

「我已經通知你家長來接你了,下午田恬就先回去休息。」

林老師轉眼看向一邊的林思翰:「你沒事就先回教室。」

「好的。」

林思翰的眼神還是忍不住往床上看,又不敢反抗林老師,抬眼撞上自家大伯嚴厲的眼神,只好匆匆地往外趕出去。

「還有你,」林啟明又看向一邊的陸潤聲。

「把那幾個人都給我叫到辦公室里來。」

「好的。」

沈藝涵一個人走進辦公室的時候還不緊張,看到一旁垂著頭的劉昊她心裡也只有一聲冷笑。

這傻大個就知道一股腦衝上去把人給揍了。

可是走進第三個人——王昕昕。

她的表情就變得愕然,混了些恐慌。

林啟明不動聲色地觀察著他們幾個,尤其是沈藝涵,這個女生年紀不大,餿主意倒不少。

「王昕昕,你把門關上。」

這個點辦公室里的老師們都上課去了,就留下他們幾個。

靜幽幽的,每個人都感受到來自老師視線的壓迫感。

沉默了五分鐘,林啟明才開口:「都過來看著。」

幾人抬頭,老師的電腦顯示屏正是教室里的監控錄像。

裡面清楚地拍到沈藝涵率先走到第七恬的位置上說了什麼,被林思翰推開,隨後劉昊上前就開始揍人了。

「劉昊,誰讓你動手的?」

劉昊的氣焰在老師面前低了不少,聲音卻還是透著不服氣:「他欺負女生,我才動手的!」

「沈藝涵,林思翰欺負你了?」

被點名的沈藝涵愣了一下,搖搖頭:「沒有。」

劉昊看著她,嘴巴快要張成「O」型,沒想到她會這麼說,自己是看到了她哭才……

「那你為什麼不解釋清楚?!」

林啟明的聲音陡然一響,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

沈藝涵被嚇得話都說不連貫:「不,不是,老師,我當時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哼,王昕昕,你來說,你和她兩個人做了什麼?」

林啟明點到王昕昕的名字,沈藝涵猛地看向自己的旁邊,這種語氣,難道王昕昕已經把自己賣了?!

王昕昕說話的聲音比蚊子還小:

「那天迎新會,田恬拿了班長的稿子上去念,我和沈藝涵不服氣,就攔她了……」

「哼,除了攔人,你們還做了什麼?」

「是……」王昕昕偷看了沈藝涵一眼,對方的眼睛里透著警告。

「我……動手打了她。」

王昕昕閉上嘴巴,不願意再開口。

聽到這裡的劉昊突然就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敢情自己是被當槍使呢!

再沒了剛才的不服,低著頭悶悶地說:「林老師,我錯了。」

林啟明的眼神從幾個人身上來回打轉,王昕昕的頭髮垂下來遮住了她的眼睛,腳尖的地面出現一滴滴的水跡。

沈藝涵站在兩個人中間,表情有些異樣,開始還帶著驚慌,後面卻淡定了下來。 「沈藝涵,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老師,對不起,這件事情是我和王昕昕做錯了,今天上午我就是找田恬道歉的,可她沒理我,林思翰又推我一把,劉昊誤會了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

林啟明聽了還是面無表情,沈藝涵和他對視,覺得他的視線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一樣,沒來由讓她原本淡定的心理有了動搖。

她眨眨眼睛,自己說的都是實話,沒什麼好慌張的。

林老師別過頭去,突然對著另一頭的角落喊了一聲:「陸潤聲,你寫好了沒有?寫好了先回教室去。」

「好的,林老師。」

?????!

沈藝涵和王昕昕的腦袋裡似乎發生了一場爆炸,陸潤聲?他怎麼會在這裡。

應聲站起來的男生手裡拿著一張已經填滿的試卷,沈藝涵這才想起來今天老師有說過沒做完數學作業的要進辦公室里去做,誰知道會是陸潤聲?

他做試卷的時間多長大家不清楚,但很明顯,這件事情的因果被他聽了個明白。

沈藝涵動了動嘴唇,卻無法為自己辯解一句話,眼睛里終於流下淚來。

有些恨恨地看向林老師,對方卻還是一臉嚴肅,跟剛才沒有絲毫的變化。

等陸潤聲走出去,林啟明才又開口說話:「你們幾個真的太讓人失望了,劉昊,你是體育委員,但是你運動來的體格就是為了讓你欺負同學嗎?王昕昕,沈藝涵,你們兩個女孩子,做出來的事情怎麼像是外面的小太妹,沒一點A中學生的樣子!」

三個人被訓得低下頭不敢出聲。

「回去都給我寫一千字的檢討!下周二都把家長叫過來!」

「是。」

三人答得異口同聲。

出了門,沈藝涵看著大步往前把她們甩開了劉昊,追上去,可卻被對方一個厭惡的眼神給鎮住。

只好停下,轉身看著盯著她不安的王昕昕。

「哼,好你個王昕昕,居然敢出賣我。」

「藝涵,你聽我解釋……」

王昕昕的氣勢弱了一頭,聲音裡帶著哭腔。

「你解釋個屁,別忘了你爸媽還在我們家公司里打工呢,等著炒魷魚吧!」

沈藝涵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什麼鬼林老師,她才不放在眼裡,進這學校的時候,他們家的贊助費可沒少交!

因為林雅潔開學的囑咐,所以第七恬的家長聯繫電話填了鄭叔的,她一出校門,車子就在不遠處。

「甜甜,沒事吧?傷哪了?」

她剛上車,林雅潔關切的聲音就響起。

「媽,你怎麼來了?」

第七恬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林雅潔看她這一臉的驚訝,都是自己出的主意,讓好好的孩子在學校里受了諸多委屈。

田婭啊田婭,你在天上可別怪罪。

「我聽鄭叔說你受傷了,能不急嗎?!」

「嘿嘿,其實我沒事了媽。」

第七恬摸了摸肚子,痛意已經減少了很多。

太過懂事的樣子,卻讓人看了心疼。

「先回家去吧,你哥哥也在,學校這一周安排高三的自習,你哥說家裡的環境更好,已經回來看書了。」 第七策已經在書房待了一個上午,從高一直接跳級到高三,這就相當於他直接進入了高考的複習階段。

一模很快就到,他也不得不加入了題海之中。

好在他從小除了正常的上學時間外,還增加了不少課外學習時間,這些知識對他來說一點都不陌生。

「甜甜,你要是累的話回房睡一覺。」

林雅潔進屋就準備給孩子們切水果。

她和第盛榮結婚以後就沒有再工作,一直在家裡照顧第七策。

見過了太多因為父母工作忙碌而和孩子變得生疏的例子,她不希望第七策也成為一個冷漠的人。

第七恬路過書房的時候腳步刻意放輕了,裡面卻還是傳來一聲疑問:

「甜甜?」

「嘿嘿嘿……被你給發現了。」

第七恬笑的時候胸口和肚子還有些疼,不敢笑得用力。

這麼點異樣被他敏銳地捕捉到。

「進來。」

第七恬探了半個腦袋進去:「我不打擾你複習啦~」

「沒事,過來吧。」

第七策停下筆,壓在手下的試卷也放到一邊。

第七恬這才進了書房。

「現在還沒到放學的時候吧,你怎麼出來了?」

「我有點不舒服,老師就讓我回來了。」

她的話輕飄飄的,卻成功讓他的一顆心懸了起來。

「哪裡?」

第七恬被他這麼嚴肅的神情嚇到:「沒有啦,就是肚子有點痛。」

第七策扶住她兩邊肩膀,來來回回地看了好幾次,才確認她的話。

第七恬被他這麼轉來轉去其實是有些疼的,他的視線跟檢測儀似的,一不小心就被他看出不對勁來。

她的目光轉向窗外,下午兩點的太陽正猛,曬得蟲子都犯困。

於是適時地打了個哈欠,見她有了倦意,第七策的目光收起了了凌厲,取而代之是一股溫柔。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