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要上前罵娘,卻是被江北給制止了。

“秦兄,作爲修煉者,要淡定。”江北又深吸了一口煙,不鹹不淡的說道。

秦墨白當時就低下了頭,甕聲甕氣的說道:“董事長教訓的是,是秦某衝動了。”

而那呂陽聽聞此話,更是嘲諷之色更甚。

“秦兄,要時刻記住,狗咬了你一口,你再反過去咬狗,那不就和他是同類了嗎?”江北不鹹不淡的說道。

聲音不大,但是在場的人都聽得真真切切。

呂陽一個人的時候被侮辱,他可以忍,但是當着自己手下兩個宗門的弟子面前被侮辱,他受不了,歸根結底,面子掛不住!

“滅霸!你找死!有能耐就過來和我一戰,別總躲在女人後面!”呂陽沉聲說道,面色陰狠。

彷彿……他真的能單殺了江北一般。

“激將法?”江北挑了挑眉。

啪啪啪!

爲他鼓掌。

來自呂陽的怒氣值+299

“很好,呂陽老弟,你進步了。”江北滿臉讚許的說道,彷彿真是在對自己的小弟表露讚揚一般。

“竟然還會用激將法了,你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啊,但是爲了讓你圓滿,我還是不得不放下身段來答應你。”江北嘆了口氣,大步朝着呂陽走來。

但是他並沒有託大,直接拔出了別在腰間的小騷騷!

因爲他已經看到了,這呂陽手中的,也是個靈寶!甚至起碼還得是個中級靈寶!

這可真是讓江北詫異了,畢竟秦墨白用的也就是個下品靈寶,靈寶,在這世道可不好得到,尤其是這種看起來就得有個中品或者是上品的……

鐵打得長老,流水的內門弟子,這話不是假的。

而那呂陽也是從自己的腰後取出了那把長劍,非常晃眼,江北咧了咧嘴。

這可能得是上品的武器靈寶啊,看起來還很強。

這要是給搶過來,能賣多少錢啊……

哈喇子都要流下來了。

饒是那秦墨白也是震驚了片刻,這呂陽,什麼時候也有如此寶物了!難道是紫雲宗……

呂陽冷笑了一下,這可是我晉級到合谷三階,宗門獎勵給我的!加上這次來到了殞神禁地,就是給我大展身手的時刻!

今天,先拿這滅霸開刀了!幹翻他!

“呂陽老弟,不是我說你,俗話說,財不露白,你沒聽過?”江北一臉笑意的問道。

呂陽:???

“你說,你這動不動就把如此上品靈寶給掏出來了,這麼多的弟子都看着呢,萬一給你搶了,你怎麼辦?”江北解答了他的疑惑。

也是爲了自己後面動手給鋪路。 果然,這句話說完……衆人再也沒時間關注江北了。

饒是七星宗的那些人都下意識的往呂陽手裏的傢伙上看,更別說是猛男集團的那些人了……

只有一個念頭,幹翻這呂陽,然後搶寶貝!

但是滅霸哥不說話,沒人敢亂來。

數百道目光,還是那種貪婪的目光,同時聚焦在一個人身上,那種感覺,是絕對的讓人虛榮心爆棚。

但是加上江北剛剛說的那句話,好像就不太好了……

呂陽下意識的把長劍收了收,但是又看到江北手中的那把小短劍,也是散發着鋥亮的光芒,雖然看起來跟自己這東西差了太多。

但是,也是足夠的生猛了。

“滅霸,你還說我?你手裏拿的東西,好像並不我的差吧。”呂陽臉上的嘲諷之色更甚,很明顯,剛剛那滅霸就事想要擾亂我的心神!

不要臉!

江北明顯的吃了一驚。

給你點個贊,活學活用。

隨手甩了甩小騷騷,笑着說道:“我這?你看錯了,我這真不是靈寶。”

而衆人,這才注意起了江北手中的短劍,當然了,冰寒閣和造化門的那些弟子,沒什麼想法,這可能確實不是靈寶,它的威力我們都見過。

直接把先前那魔門弟子的武器都給砍斷了,面對那紅蟲子的時候都是無所畏懼。


但是……呂陽不知道啊。


而江北,說句老實話,也不太想動用小騷騷,畢竟小騷騷一出,這呂陽的武器不斷也得出來個大口子。

很糾結。

可是事到如今,不打又不行,這呂陽明顯是要壓制不住了。

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要不放棄這上品靈寶?

放屁!絕對不行!這玩意拿出去賣,那絕對是十萬靈石打底!

雖然我江北是個富家公子,但是,也是個有頭腦的富家公子!

那麼……

一個非常嚴肅地問題來了,如果不此時就加點幹翻這呂陽,還有沒有別的可能讓他犯慫?

江北不自覺的有些後悔,如果剛纔沒出那檔子事,可能就不會有現在這麼難受的情況了,但是遇人不坑,那也不是他了。

在不使用小騷騷的情況下,在不使用魔功的情況下,如何面對一個強大的內門大弟子,還要徹底的讓他蟄伏。

甚至,讓他動都不敢動?

諜戰片,懸疑劇,刑偵劇充斥在了江北的腦海之中,但是搜刮了片刻,好像都沒想到如此糾結的場面。

草!

江北無語了。

看來穿越者光靠點影視劇觀後感還是不夠的啊。

而反觀另一邊的呂陽,已經是徹底的要爆發起來了,而且他剛剛還用了一手激將法來引出了自己。


只能暗歎一句自己還是有些託大了。

可眼下這情況,冰寒閣的弟子,造化門的弟子,根本就不可能讓他們出手,不然,幹翻了這呂陽,自己還怎麼刷分?

那孫子是怎麼說的?三十六計走爲上!走是不能走的。

兵者,詭道也!

你用一手激將法,那我接了!

我就轉來一手空城計!

江北笑了……

好好地富二代不研究吃喝玩樂,去研究上兵法了,他可真是有出息了!

吞天魔功,他根本就不敢嘗試,這種急速加大體內靈力匯聚的功法,一眼就會被人看出來是魔功!魔門弟子,他們的功法都是直接,生猛的!

江北的心也涼了半截。

按照這呂陽的經歷來說,他肯定是和大量的魔門弟子戰鬥過的,而且先前被擊傷,那也絕對是魔門的高端修士和他打的。

什麼是魔功,什麼是魔門戰技,他可太懂了。

但是魔門的禁忌祕術,江北就不信他能見過!噬魂祕術!

“小辣雞,噬魂祕術在不觸動吞天魔功的情況下,能不能用。”江北直接在識海里吼了出來。

這是他的底牌!

“我我我我我,我偉大無上的主人,從未聽過啊!”小魔靈哀嚎了出來。

魔門的禁忌祕術,已經很了不得了,但是還想不觸發功法?這怎麼可能!

江北的心另一半也涼了。

看來今天的空城計,是必須要施展的了。

既然如此……

江北緩緩低下頭來,像是在沉思一般,而那呂陽見到江北如此狀態,更是臉上多了幾分的嘲弄。


但是熟不知,江北是在強行壓制住自己體內的靈力流轉,在同一瞬間,運轉吞天魔功!

他的眼睛,微微泛紅,但卻被周身刻意散發而出的白色靈力霧氣給隔斷了。

畢竟,吞天魔功只是初步的運轉,他的雙眼,也只是微紅罷了。

江北冷笑一聲,周身氣勢十足。

而那呂陽卻是心中一陣陣的問號出現,爲什麼,他剛剛好像有那麼不經意的一瞬間,感受到這滅霸的實力甚至連合谷二階都沒有?

但是現在看到人家運轉了不知道是什麼功法,卻又有些心驚膽戰了。

下一刻!

卻是隻見突然將手中的小騷騷高高拋棄!

而呂陽的目光,也是自然而然的集中在了那把散發着寒芒的短劍!就在這滅霸頭上約莫三米處。

“嗡嗡~”輕鳴的聲音,從那小短劍的身上散發了出來。

小騷騷在江北的頭上佇立着,卻是如同懸掛在呂陽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般!攝人心魄!

“滅霸,要戰便戰!”呂陽也是與此同時的舉起了自己的靈寶長劍,雙眼狠厲的看着不遠處的江北。

今天,如他所料,他還是要動手了。

可是,當呂陽剛邁出腳,運轉功法,準備前衝之時,卻是聽到了一聲冷笑。

不錯,正是江北的笑聲。

這笑聲之中,夾帶着毫不掩飾的鄙夷,和嘲諷!

既然決定了用空城計,那就得把自己的勢給燥起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