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拿著塑料桶的人站在最前面,與他對面而立。讓張北羽感到害怕的是,這個人手裡拿著一把榔頭!他寧可被人砍上兩刀,也不願意挨上一榔頭。

他這一看,海高的人變態程度遠超俞飛!又是喝尿,又是潑糞,還他嗎拿榔頭打架,這不是要人命么。

這人看著張北羽,咧著大嘴嘿嘿直笑,「你他嗎就是北風吧?!老子管天!」說完這句話,管天像個瘋子似的撲過來,舉起榔頭就砸。

張北羽眼睛尖,回手抓了一張椅子向前撇過去。管天一腳把椅子踹飛,落手一榔頭砸下來。哐隆!一下,把桌子給砸了個大窟窿。

「我草!你們要瘋啊!」張北羽大喊一聲。這下真的是把他給嚇到了,剛剛這一下要是砸在腦袋上,不敢想象啊。

眨眼間,又有好幾個人衝進來。其中有兩個人跟管天長得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人,就是身高有點差別。肯定是管地和管人。

這兩人還好,不像管天那般瘋瘋癲癲的,但也隨著他一起衝過來。

張北羽心中一沉,看這架勢是要交代在這。打,肯定是打不過的,儘管有龍蠍在手,也架不住十多個人。求饒更不可能,一是他不會做這種事,二是人家不會答應。

如今之計,只有一個字了,跑!他轉頭掃了一眼,能跑的地方也只有他嗎窗戶了!

「就算從七樓掉下起,還有機會抓住欄杆、空調外機什麼的,也比被砸兩榔頭好!」張北羽心中嘀咕了一句,轉身就向窗戶跑。跑的過程中還不忘一把拉住了桌子,往後一推,正好能擋住管家兄弟一下。

張北羽三兩步就跑到窗邊,跳起來直接踩在了窗台上。他往外面瞄了一眼,差點把尿給嚇出來。「不往下看!不往下看!」他在心裡不停對自己說話。

左手抓著龍蠍,輕輕站起來,半個身子探出了窗外。

在屋裡還不覺得冷,這一出來,小風嗖嗖往脖子里灌。他也就穿著秋衣秋褲,風一吹,凍的直哆嗦。

如果這個場面被人拍下來po到網上,點擊量一定非常高。

海高宿舍樓,大名鼎鼎的北風穿著秋衣秋褲,手裡提著一把棍刀,站在七樓的陽台上,大半個身子側出來,在寒風瑟瑟發抖…

張北羽定了定神,低頭掃了一眼。正巧發現自己樓下的房間還亮著燈,他確定了路線,決定去賭一把。

邁出一隻腿,輕輕踏在空調外機箱上面。也不知道是機箱在抖,還自己的腿在抖,反正張北羽就覺得全身都在抖。

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樓體外的管道,又不得不得把龍蠍叼在嘴裡,以騰出左手。終於,另一隻腿也邁出來,左手同時抓住了管道。整個身體緊緊貼在了樓梯外面。

一陣寒風吹過,張北羽欲哭無淚。龍蠍的刀鞘冰涼涼的,牙齒咬的生疼。

這個時候,管家兄弟也帶人來到了窗邊。管天趴在窗戶看了一眼,二話不說,從屋裡拿出剛剛那把椅子,直接砸了下去。

張北羽知道躲是肯定躲不開了,躲開了,也就摔下去了。他雙手緊緊抱住管道,雙腳也從空調機箱移到了牆體的一條凹糟處。閉著眼睛,就硬抗了一下。

還好距離不長,沒有多少力量,椅子就在張北羽腦袋上輕輕砸了一下,然後摔到了樓下。哐一下,碎成好幾塊。

張北羽不敢往下看,順著管道慢慢往下爬。

管天一看沒辦法了,回頭大叫道:「老二、老三,你倆帶人下樓!」

張北羽一聽,加快了速度。如今,上是肯定上不去了,而稍不留神,掉下就是個半癱,講不定還得出人命,說是一步深淵,也毫不為過。在生死的邊緣,一股從心底湧出的力量支撐他一點點往下移。

前後十來秒的時間,他的雙腳踩在了六樓窗戶的上沿。他輕輕移開雙腳,全靠手臂力量抱住管道往下移,終於站在了六樓的窗台上。

六樓的這個房間拉著窗帘,他也管不得裡面的人了,直接伸手拉窗戶。好在這扇窗沒有鎖,他一下鑽了進去,一個前滾翻摔在了地上…

張北羽抬起頭的時候,愣住了。

他眼前是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坐在電腦前。這個男生轉頭愣愣的看著他,內褲褪到了腳踝,一隻手握著丁丁,一隻手握著滑鼠。電腦屏幕里正播放一部島國動作片,還發出一陣「一庫一庫雅蠛蝶」的叫聲。

這個視頻的窗口只佔了電腦桌面一半的地方,還有一半地方開著一個看圖軟體。圖片是一雙穿著厚褲襪的修長玉腿。

張北羽知道,這雙腿肯定是萬里的。他倒不是能看腿識人,而是他認識這個男生。這個男生是他的同班同學,就是剛才在群里說:「嘖嘖嘖,那雙腿扛在肩膀上最爽了!」的人。

錦繡棄妻 本來心裡就有一股火沒處發,結果這小子撞到槍口上來了。張北羽噌一聲抽出了龍蠍,在手中一轉,把刀鞘接在刀柄上,反手一握,狠狠的扎在了電腦桌上。

Kuong!一聲,直接把桌子給捅了個洞。

「把照片刪了,要是再讓我發現你偷拍萬里。我整死你。」張北羽冷著臉丟下這句話,就走了。

他估計,經過這麼一嚇,這個男生這輩子恐怕是再也「站」不起來了。

就是不知道這個男生對張北羽的「神兵天降」抱何感想。他的想法有可能是:我不就是看著萬里的腿照擼了一發么,怎麼就穿著秋衣秋褲,還拿著刀從樓上跳下來了,不至於吧!

從房間里出來,張北羽已經能聽到樓上轟轟的腳步聲。他抬頭看了一眼,電梯正好停在六樓,他按下電梯,立馬鑽了進去。

看著樓層數字的按鈕,張北羽猶豫片刻,伸手按下了4。 繼續逛。

一千靈石買了一件七彩玲瓏閣出產的鍊氣境修士服,自帶靈氣罩,遭到攻擊的時候會自動護主,防禦力很不錯。

最重要的是,這靈氣罩是可再生的,只要在法陣之中鑲嵌靈石,只需一個時辰,便可將靈氣罩內的靈氣充滿。

至於靈石,根本就不缺。

又花了一千靈石買了五張符咒,記載的都是築基境的術法—水龍訣,此術乃是水系秘術,以水之靈氣凝聚為龍,攻擊力頗高,最重要的是,加持到符咒之上后,便是鍊氣境的修士,都可以將之激活。

有了這五張符咒,喬拉丹對此行的把握更大了。

因為。

守護那處秘境的蠻獸,乃至一隻四階火蜥,水克火,這五張符咒,就算不能擊殺那隻四階火蜥,卻也能延緩一下它的動作,不需太久,只需幾息的時間,便可開啟秘境之門。

還剩八千多靈石,喬拉丹便沒有再揮霍。

也沒啥好買的了,無論是丹藥亦或是兵器還是各種材料,都沒用。

坐等地圖上門。

一個多時辰后,那老闆,返回了此處。

「這兩張地圖不能外傳,你只能在此處記憶,給你兩個時辰的時間,記完之後我要把它毀掉!」

這就有些坑爹了。

兩個時辰,想要記住這麼複雜的兩張地圖,談何容易。

可是。

這老闆一口咬定了不能帶走,喬拉丹也沒辦法。

只好掏出六千靈石,而後,開始瘋狂記憶。

「咦?怎麼地圖不全?」

花之雙翼 看著這張只記錄了不到三分之二信息的三層地圖,喬拉丹不高興了。

老闆很無奈的攤了攤手:「不是我不給你,易門也沒有完整的地圖,除非你能把整個青麓山脈所有修真門派的資料整合在一起,否則,根本就別想弄到完整地圖。」

這事兒鬧的。

喬拉丹也沒料到,連易門這麼大的門派,都無法集齊三層的地圖,可見這煉之幻境有多難搞。

再一瞅四層地圖,好傢夥,記載的信息連十分之一都沒有,整張地圖,有九成以上都是黑色的。

這六千靈石花的,虧!

虧?

這就是喬拉丹不懂行情了。

要知道,這十分之一的四層地圖,可是易門花了數千年的時間,派遣了數十波弟子進入煉之幻境,死傷無數,才弄出來這麼一份地圖,其價值,可想而知。

這次之所以會出現在市場上,也是有原因的。

兜售這份材料的那名易門弟子,在本次煉之幻境選拔之中,因緣際會,巧奪頭名,獲得了手持該地圖的權力。

有權不用過期作廢。

於是,這名易門弟子,便打起了兜售地圖的心思,恰好有老友找上門來,便托這老友兜售,這才有了喬拉丹六千靈石便購得此地圖的機緣,若是換個時間換個地點,別說六千靈石了,六萬都買不到。

地圖不全,記起來自然也就省事了很多,再加上修士的神識強於凡人,記憶力也是大增,還不到一個時辰,喬拉丹便將兩張地圖盡數記憶下來,反覆檢查,沒有疏漏,這才將玉佩還給了老闆。

閃人!

奔向山谷外圍的一座荒山,喬拉丹選擇了一處還算不錯的地方,盤膝而坐,靜待煉之幻境開啟。

還有三日。

需得耐心等待。

隨著時間推移,山谷內愈發的熱鬧起來,越來越多的修士,從四面八方,乘傳送陣,來到了易門,來到了這片山谷內。

山穀人滿為患,四周的荒山,也不安寧。

這不。

本想著低調行事的喬拉丹,卻被麻煩找上門來了。

一群修士,將之圍了起來。

「這麼好的地方,你一個人占著太浪費了!」

「滾,這地方歸我們平天宗了!」

「看什麼看,再看,給你把眼珠子挖出來!」

「還不快滾!」

這就怒了。

若是這群人能好好說話的話,喬拉丹倒也不介意讓這群人坐在這裡。

奈何,這群傢伙仗著人多,囂張的不行,罵罵咧咧的,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是可忍孰不可忍。

嗖!

喬拉丹兩腿一蹬,人,已經竄了出去。

沒有動兵器。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了領頭的、罵的最凶的那名修士臉上。

力氣頗大。

這一耳光下去,那名修士的臉,頓時腫的沒法看了,就跟被毒蜂蟄了一下似的。

「啊啊啊,殺了他,殺了他!」

「擦,敢跟我們平天宗叫板,去死吧!」

「殺!」

領頭的被打,手下的小弟哪還能忍得住,嗷嗷叫著,揮舞著兵器,朝著喬拉丹,便攻了過去。

「切!」

喬拉丹不屑的撇了撇嘴。

築基境的都殺過,一群才鍊氣境的修士,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嗖!

銀槍,甩了個槍花,亮了出來。

為啥用槍?

在前世的世界內流傳著這樣一句話,一寸長一寸強,這銀槍比之金劍長了數尺,算下來,那威力,豈不是強到爆炸?

這不!

嗖!

銀槍化作毒蛟,筆直的一捅,將沖在最前面的一名修士,直接捅了個透心涼。

拔槍。

再刺。

又一名修士被捅死了。

懵了。

那些揮舞著兵器衝鋒的平天宗弟子,全都懵了。

誰也沒料到,貌似可欺的獨身一人,竟然是這麼一尊殺神,才一眨眼的工夫,就捅死了兩個人。

「殺,殺了他,殺了他,用術法,都給我用術法!」

那名領頭的,氣急敗壞的跳著叫著,指使著門人繼續攻擊。

火蛇。

水蛇。

地刺。

……

一瞬間,亂七八糟的術法,朝著喬拉丹,轟了過去。

然而。

唰!

一道金色的光罩,突然出現,護住了喬拉丹全身,這所有的術法,碰上這道光罩,就如撞在了鋼板上一般,紛紛炸裂,卻沒有傷到這光罩一絲一毫。

「嘿,一千靈石花的值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