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把目光移過來。就可以看到巴多拉手中的騎士槍也深深的插在了黃鵬的身上,雖然巴多拉並沒有想到黃鵬是個骷髏,但卻依舊把槍插進了脊樑骨之中。槍中所蘊涵的毀滅之力瘋狂的破壞着他的身體。

兩人在這一刻,誰也沒有動。兩人在這一刻可以說是兩敗懼傷的局面,但這裏面最終還是要有一個勝,一個負的,巴多拉的手依舊穩穩的握着手中的騎士槍,眼睛依舊看着黃鵬,語氣依舊冷淡,道:“我想知道你爲什麼要發動亡靈戰爭。”

黃鵬看着巴多拉淡淡的道:“原因很簡單,我要回家,你——擋了我的路。所有,我要殺你,就這麼簡單。”勝負已分,對於一個將死之人,黃鵬也沒有隱瞞什麼,這也不是什麼見不的人的事情。

巴多拉靜靜的看着黃鵬,嘴角拉動了一下,彷彿想笑笑,但最終還是沒有笑成,只是說道:“回家?很好的理由。不得不說,骨海戰術真的很無恥,你也很幸運。不過,你還是贏了。”在說完這句之後,巴多拉體內的靈魂之火已經被死神戰甲吸收的一乾二淨,骨翼上面不停的閃着白色的光暈,在吸收了無數亡靈的靈魂之火再加上一個處於亡靈最頂端的巴多拉的靈魂之火,死神戰甲進化了。死神戰甲也顯得更加的白亮。威力更加強大。

而巴多拉在靈魂之火被吸收的時候,身體和骷髏馬也在瞬間化成一層粉末散落在地上。早在之前他們的身體就已經被周圍無盡的死神鐮刀劃的千倉百孔。這段時間也不過是靠着自身的靈魂之火在支持,如今靈魂之火被死神戰甲吸收,也就自然的出現了現在的情形。

巴多拉一死,他以前的騎士軍團,也沒有了鬥志,被無數的骷髏完全的包圍了起來。動彈不得。但現在黃鵬卻沒有精力在去管這些,他的體內已經被無窮無盡的毀滅之力所侵襲。不停的破壞自己的身體。

那毀滅之力本就是破壞之力,破壞性大的難以想象,更是難以控制。要不是他體內的魂力死死的壓制住毀滅之力的話,恐怕這個時候,他也步了巴多拉的後程。

“你們不要讓任何人靠近我。全力守衛,只要有意圖靠近我的人,殺無赦。巴多拉的騎士軍團也全部殺掉,一個不留。”黃鵬的話,直接從靈魂中傳到了骨聖、多隆和格爾的耳朵裏面,然後就盤坐在地上。把插進脊樑骨的騎士槍也撥了出來。心神全部進入體內。全力抵擋體內狂暴的毀滅之力。

而骨聖三人在聽到黃鵬的話之後,也馬上有了動作,首先骨聖就開始安排自己的骷髏軍團充分發揮骨海戰術慢慢的把整個黑暗騎士軍團吞噬。而多隆卻讓自己的騎士軍團,把黃鵬牢牢的保衛在中間,不讓任何人接近。

在這裏的所有亡靈都被黃鵬施展過攝魂術,沒有誰敢對黃鵬有不敬的行爲,黃鵬如果出什麼事,他們也會再同時化爲烏有。這也是黃鵬爲什麼敢在這個時候開始療傷的原因。

黃鵬一進入內視,就看到自己體內,三分之一已經被一種灰色的氣體所籠罩,要不是自身的魂力在死命的抵擋,這時說不定,那毀滅之力已經要佔據自己的全部身軀了。

這時的他可不敢再等什麼,連忙運轉自身的魂力,一點一滴的驅除體內的毀滅之力,不然這毀滅之力留在體內,始終是一個定時炸彈。說不定什麼時候就給你來一下。

剛開始,那灰色的毀滅之力不論黃鵬的魂力怎麼使力,就是一動也不動,而且魂力只要過去,那毀滅之力就會變的無比狂暴。那樣子就彷彿是末日來臨一般。而魂力一離開,它又一動也不動,魂力退,它就進,魂力進,它卻是寸步不讓。這也讓黃鵬感覺非常的難纏,但也只是難纏而已,要想收拾它,也不是沒有辦法。

第一毀滅之力,本身就是一外來者,自身沒有壯大的可能,而且只要黃鵬肯發時間,慢慢的一點點的把他消磨掉,到最後也能解決這個問題,但關鍵就是時間,這種方法就是非常的費時間。

第二種辦法就比較簡單,自己所煉製的死神戰甲的特性可是吞噬進化。可以吞噬一切能量和血肉來進化,力量越強,那更能促化死神戰甲快速進化。

當然不用想,只能用第二種方法了,這樣又能清楚毀滅之力,又能讓戰甲吸收力量的方法不用,還用什麼。現在黃鵬的身體本來就與戰甲不分彼此,想要動用戰甲來吸收毀滅之力,也只是一思念之間的事情。

只見依附在身體上的死神戰甲裏面瞬間分出了幾條根鬚。插進了毀滅之力中,毀滅之力在死神戰甲的吞噬之下,並不是沒有抵擋能力,只是現在的毀滅之力只不過是無源之水,無根之坪。哪裏有什麼能力抵抗死神戰甲的吸收。

不一會就被死神戰甲有如長鯨吸水一般全部吸了進去。而死神戰甲在吸收了這股毀滅之力後,上面的光暈更加明顯,而且只要你注意的話,就可以看到,死神戰甲上面的光暈並不是無規則的,但又無跡可尋。顯得比較神祕。這是一件能自動進化的戰甲。其珍貴,可以說是無法估量。要是修道界知道的話,少不的要引起一番血雨腥風。可惜,這戰甲只有黃鵬才能使用。死神戰甲送給別人,別人也用不上。這就是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好的。不然法寶再多也是徒勞。

推薦殺豬者新書:異界類《流氓宗師》:不要來打擾我曬太陽,不要打擾我看美女,不要打擾我和公主調情……書號1000202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當所有的毀滅之力清除之後,黃鵬也開始指揮魂力快速的修復自身的損傷,這次和巴多拉一戰,雖然最終是他勝,但卻依舊受了不輕的傷,要不是有死神戰甲在,這次自己恐怕就不有小的麻煩了。

就連背後的脊樑骨也被巴多拉的騎士槍給刺穿了。這也是傷的最重的地方。一小塊骨頭就在騎士槍之下化爲烏有,那傷口處,在魂力的不斷滋潤之下,傷口就在魂力的刺激下,開始快速的生長。骨頭已肉眼能見的速度。飛速癒合。只是這樣消耗的魂力卻不小。

在一會之後,那傷口已經完全的癒合,從骨頭上,你根本就看不出來,這裏剛剛受過傷。一點痕跡也沒有。之後黃鵬又指揮着魂力開始修復別的傷口。

在一個時辰之後,黃鵬也終於把自己身體上的傷害完全的修復,並讓自身的魂力重新恢復到了最顛峯狀態。

慢慢的站了起來,看了一眼四周,看到自己的周圍完全在黑暗騎士的保護之中,而且骨聖他們明顯已經把其餘的巴多拉部下消滅了。可黃鵬也沒有想到,這次的戰爭之所以勝利,有一個很大的原因,那就是,巴多拉隱藏起來的恐怖騎士軍團和以前出去的另外一隊騎士並沒有出現。這也是巴多拉說黃鵬很幸運的原因。

這裏並不是這兩隻軍隊背叛了巴多拉,而是沒有一個好的時機讓他們出現,再加上巴多拉和黃鵬之間的戰鬥,幾乎是轉眼就分了出來。他們也來不急出現,在巴多拉身亡之後,他們就算是出現也沒有用處。所以這兩隻隊伍,都沒有選擇出來面對骨聖的骨海戰術。不得不說,骨海戰術雖然很無恥,但確實有效。

所以這兩隻騎士軍團都沒有出現,現在也已經離開了這裏,具體去了哪裏,那就不是我們現在應該討論的問題了。

骨聖三人看到黃鵬已經醒了,連忙恭身道:“主人,巴多拉的騎士軍團已經全部解決了,沒有一個活的存在,我方傷亡也不小。我手下骷髏戰士一共損失兩百萬。如果不是最後巴多拉被主人您殺死,我們損失的可能還要更多。格爾只重傷了十隻骨龍,而多隆也損失了五千騎兵。望主人查明。”

黃鵬掃視了一下,點點頭,道:“很好,這次能取得亡靈戰爭的勝利,你們三人功不可沒。我會記在心裏。你們有現在的修煉法訣已經夠你們修煉很長一段時間了。對了,這裏以前是巴多拉的領地,從此你們三個就共同管理此處。”對於法訣,那些雖然只是最粗淺的煉體術,但應對骨聖他們也足夠了,黃鵬並不打算交他們太多。

骨聖他們心中也不由欣喜,連忙道:“謝主人。剛剛在您休息的時候,我們已經派人找到了您要找的那個通道,只是那地方好象是一個山洞,裏面我也沒派人進去過,一切都由主人做主。”

黃鵬點點頭,然後道:“你們先把巴多拉的領地控制好。我去那山洞看看,你們就不用跟來了,如果我出去了的話,我自然會想辦法通知你們,通過靈魂中的聯繫,我想要找你們,很容易。你們去吧。”

說完黃鵬就讓骨聖找一個骷髏兵帶自己去那山洞,看看那山洞究竟是不是自己一直在找的回家的通道。要是的話,那自己回家也就變的很容易,要是不是的話,那自己這次說不的是做了無用功。

在骷髏兵的帶領下,黃鵬來到了一個山洞面前,那山洞非常奇特,不是在什麼大山上面開的洞,洞口的路徑,竟是向下面延伸。這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地洞,而不是山洞。而在那洞口卻不停的散發出陣陣青色的氣體。讓人看不清洞中究竟有些什麼。

黃鵬想了想,雖然不知道這洞裏面有什麼危險。但也是一個回家的希望,不能就這樣放棄,在讓那骷髏兵回去之後,就一個人獨自走進了洞口。在一接近那青色的氣體之後,就感覺到那氣體竟有無比的腐蝕之力,竟能慢慢的侵蝕自己的魂力,雖然這種速度非常慢,要不是他自身對魂力控制非常精確,也不可能在一瞬間察覺出來。

這青色的氣體腐蝕的不是人的身體,而是人體內的能量。這也終於揭開了爲什麼亡靈只要進入山洞,就再也出不來的原因。亡靈自身有靈魂之火,也屬於能量的範圍。這青色氣體自然能慢慢的不停的侵蝕他們的力量,等到他們在發現不對的時候,已經沒有辦法再離開山洞。因爲他們已經進的太深了。

看着這青色的氣體,黃鵬心中也多了一絲警惕,雖然他並不知道這氣體究竟是什麼,但從它的腐蝕力來看,就不會是什麼好東西。也不知道下面有些什麼。當然,這些青色氣體也不能阻擋黃鵬進山洞的決心。更沒有阻擋他的能力。

無聲無息,兩片薄如蟬翼的骨翼就從身後展了開來。骨翼從背後展開的同時,背後的黑色斗篷也自動出現一兩道剛好能容它們伸展的細縫。骨翼一出現後,就開始飛速的吸收周圍的青色氣體,它可是來者不拒。更不挑食。黃鵬讓骨翼把自己的身體包圍起來,然後就不管周圍的青色氣體,任由死神戰甲不停的吸收周圍的古怪氣體。反正死神戰甲越強大,那對他的好處也就更大。

這山洞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一直向下伸展,而且,洞內也是九轉十八彎,讓人轉的很是惱火。但還好,這山洞並沒有什麼岔路,要不然,黃鵬還真不知道是哭還是笑。山洞再長,也有個度。

在黃鵬走了三個時辰之後,一個巨大的池子出現在面前。那池中滿是一種青色的液體。那液體不停的往上冒着泡。一股股青色的氣體從池下面冒了上面,飄散在空中。看到這裏,黃鵬也算是明白了,洞中的青色氣體是從何而來了。

在池邊上有一個巨大的高臺,高臺之上是什麼卻不知道。從高臺的顏色來看,應該經歷了一段非常悠久的時光。 御寵國色 黃鵬看到這高臺,就已經隱隱知道這裏以前一定有什麼人來過,不然不會有這種明顯的人工建築。心中也不由有了一絲好奇。

飛身上了高臺。入眼就是一具錚錚白骨。白骨後面有一個玉盒,而旁邊則是一個陣法。在發現陣法之後,黃鵬就更是忍不住好奇,這陣法只有華夏才懂,從玉盒上面也可以知道,這高臺也許就是古代哪位修道者建造的。看到那玉盒,黃鵬心中也不由小小的欣喜了一下。那玉盒竟是用上品的玉石構造。就憑這個,黃鵬也不會覺得這次是白來一場。

走上前,輕輕的打開玉盒,非常意外,玉盒上面沒有受到絲毫阻力就被打開了。一隻玉簡靜靜的躺在裏面。黃鵬沒有遲疑,心神探入玉簡之中,一股信息瞬間從玉簡中傳到了腦海裏。而黃鵬在吸收了這段信息後,也終於明白了這裏的情形。

他確實沒有猜錯,這裏正是一個修道者所建造的,那個修道者叫星辰子,他到這裏來,爲的就是尋找旁邊的那池子中的液體,那液體叫做青冥玄水。專門腐蝕人體元神,非常歹毒,星辰子找遍了無數個地方,後來因爲機緣巧合聽說亡靈空間有這種玄水。於是就來到了這裏。

但沒想到,這青冥玄水的威力竟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大,最後他在不經意間竟也被青冥玄水腐蝕了元神,在腐蝕的同時,竟連驅除也不可能,它就好象是跗骨之蟲一般,怎麼也無法擺脫。最後在留下一個通向外面的傳送陣之後,也最終身損。那傳送陣本來是他想要離開這裏所設立的。但最後也沒能啓動。可悲可嘆。

黃鵬看了白骨一眼,卻沒有說什麼,只是把放在白骨上面的一個儲物袋收了起來,裏面有些什麼卻沒有看。然後又把玉盒裝了一盒青冥玄水也放了進去。

然後才道:“星辰子前輩,你當年沒有想到你所設置的傳送陣,今天也造益了我,隨是無心,但我還是要謝謝你。要不是你的法陣,我要回去,可能還不會如此容易。”說完恭身向白骨鞠了一躬。然後就開始向傳送陣走去。

這傳送陣啓動需要不少的力量,當然,只要是力量就能啓動,只要你有足夠支持它啓動的能量。這些能量對黃鵬來說,也不是一個小小的數目,足足輸了自身半數的魂力纔看到傳送陣上面渙起了一陣白光。

看着這白光,黃鵬心中也不由感嘆,自己來到亡靈空間已經有差不多一年的時間了,也不知道這亡靈空間和地球的時間是否一至,要是自己回去,地球上已經過去百年的話,那真不知道玉倩和婷婷怎麼樣了。

在他心中始終放不下的就是玉倩和婷婷了,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有了牽掛,有了兩人的影子,也許這些也只是在不經意尖產生的吧。

我建了一個專題,希望能早日升級爲俱樂部.大家幫忙投點人氣票吧.謝謝了.直接在書頁點我的作者名就可以進去. 黃鵬站立在傳送陣中,接着陣中白光劇烈的閃動了一下,再看的時候,高臺上面已經沒有了黃鵬的身影。只餘下一堆白骨和一昨孤零零的高臺。再加上旁邊一灘青冥玄水,這就是山洞內的所有一切。

當黃鵬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睜開眼睛一看,卻發現自己已經在一座山峯之上。而且還是在山峯的最險峻的頂端。眼睛看了一下下面,發現下面有不少的遊人,這也讓黃鵬知道,自己終於回到了地球。連忙在身上施了一個隱身術。

再看了一眼周圍的景象。心中也不由讚歎。好雄偉的一座山嶽。想了想,飛身離開了山峯,隱身來到一個僻靜的地方。也把自己的形象換回了肉體。一身白色的休閒裝的形象出現在別人面前。在轉換回肉體的時候,身上的隱身術,也自動消散不見。

看了看周圍遊人鼎盛。三五成羣的人不停的在周圍各種景點拍照,嘻玩,雖然雜亂,卻有一種一樣的和諧在裏面。在這裏,每個人臉上都是那樣的高興。

黃鵬的身後是一個宮門。顯得非常的古典宏偉。轉身看了一下。紅門宮三個大字瞬間印入眼中。但那三個字,卻讓黃鵬的心中一驚。紅門宮?這裏難道就是泰山。紅門宮是泰山一座比較高的建築。當年孔子也曾在紅門宮前發出“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慨。更是泰山的一大景點。

黃鵬以前雖然沒有到過泰山,但卻也大概的聽說過泰山的景點,再看看周圍的遊人,也知道自己確實是到了泰山。

泰山是什麼地方。泰山又稱岱山、岱宗、岱嶽、東嶽、泰嶽等。名稱之多,實爲全國名山之冠。泰山之稱最早見於《詩經》,“泰”意爲極大、通暢、安寧。《五經通義》雲:“宗,長也,言爲羣嶽之長”。泰山突兀的立於華北大平原邊上的齊魯古國,同衡山、恆山、華山、嵩山合稱五嶽,因地處東部,故稱東嶽。

泰山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就是泰山是中國歷史上唯一受過皇帝封禪的名山。同時泰山也是佛、道兩教興盛之地,是歷代帝王朝拜之山。歷代帝王所到之處,建廟塑像,刻石題字,留下了衆多文物古蹟。歷代名人宗師對泰山亦仰慕備至,紛紛到此遊覽。歷代讚頌泰山的詩詞、歌賦多達一千餘首。走進泰山,就是走進歷史。

由此也可見泰山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其中旅遊景點更是數不勝數。多的難以想象,有道是:平生不入泰山、走遍千山也枉然。

黃鵬一看自己身在泰山,也就隨遇而安,反正現在已經回來了,想要回家還是很容易的,就是不知道自己在亡靈空間那麼久,現實世界過了多長時間。看了一下手中的龍眼,上面的時間在進入亡靈空間後,就被他給調停了。

看了前面一個導遊打扮的人身後帶着一羣人走過,連忙走上前去,拉住那人問道:“這位兄弟,麻煩你一下,我的錶停了,能不能對一下表。”

那人年齡也就在二十三四歲,剛剛一路走來還不停的和身後的人說着話,介紹着泰山的各處景點。說的是神采飛揚。意氣風發。顯得很是健談。在聽到黃鵬的問話後,也沒有推辭,畢竟對一下表這種小事,一般都沒人會反對。

所以那人也就笑道:“兄弟,你這說哪裏的話,出門在外,難免有個不方便。不就是對個表嗎?來。”說着那人也就舉起手,看了看手機,然後道:“現在是08年6月3日9點23分。你記一下。”

黃鵬一聽,心中也終於把那顆懸着的心放了下來,他記得自己離開的時候還是五月剛出頭,也就是說,亡靈空間的時間計算和這裏不相同,在那裏幾乎已經過了一年,在這裏卻只過去了一個月。時間比例相差還是比較大的。輕輕的呼出了一口氣,把時間對好,然後對那人笑道:“謝謝了兄弟。有時間請你吃飯。呵呵”

那人也擺擺手道:“舉手之勞而已,好了,我還帶着一大隊人呢,有機會再聊吧,我要上去了。”兩人再次招呼,也就分開了。萍水相逢而已。剛剛黃鵬說的也不過是客氣話,這點是人都明白。

黃鵬一看時間還早。既然已經來到了泰山,那正好趁此機會到處看看,觀光一下,這樣的機會可不多。想了想,拿出手機。按下了許玉倩的號碼。這時的許玉倩正在公司裏面,只是人卻沒什麼精神。從體態來看,也消瘦了不少,但卻並沒有減少她的美麗。在黃鵬打電話的時候,許玉倩正在看着一份文件。突然聽到自己的手機的鈴聲響了,不由奇怪。但也沒有遲疑,馬上就伸手去提包裏面。

她的手機號碼知道的人,都是自己親人或者是信任的朋友,一般沒事,是沒有人回打這個號碼的。現在既然響了,那肯定是有什麼事情,說不定就是家裏打來的。

但許玉倩在掏出手機一看屏幕上所顯示的名字的時候,神情猛的一陣劇烈的變幻,最終還是被一副欣喜而又激動的神情所替代。按下接聽鍵,儘量讓自己的聲音平穩。但裏面依舊有一絲絲的顫音。道:“喂,老公,是你嗎?我是玉倩啊。”

黃鵬聽到後,心中也是一顫,老公,這可是他第一次聽到許玉倩這麼叫他。可能也是許玉倩有生以來首次叫。聲音也放的非常柔和,笑道:“玉倩,是我。你最近還好吧。婷婷怎麼樣?”

玉倩一確認那是黃鵬的聲音之後,終於還是忍不住,眼睛竟是開始慢慢的紅了起來,用一種嗚咽的聲音道:“老公,你現在在哪裏?有沒有怎麼樣,你知道我這一個月是怎麼過的嗎,爲什麼不給我打電話。”說着滿腔的深情卻有語無倫次的問話,簡直就要把黃鵬的心化掉一般。

靜靜的等許玉倩把話說完,才道:“玉倩,你不用擔心,我很好,我現在在泰山,過一段時間就回去,你……”黃鵬話還沒說完,許玉倩就已經打斷了他的話,道:“泰山?好,你在那裏等着,我和婷婷馬上就去找你。你別走開。要是你再失蹤,別想我再原諒你。”說完也不讓黃鵬有阻止的機會。就把電話給掛斷。

眼睛雖然通紅。嘴角不停的顫動也顯現了她內心的激動。馬上就開始安排公司的一切,在安排好之後,就快速的開車回莊園去了。

這段時間她因爲擔心黃鵬,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現在得到他的消息也算是放下了點心,但她可不願意再等下去了,她要在第一時間見到他,纔會有去泰山找他的衝動。當然,去泰山也不能把玉舒和婷婷忘掉。這段時間,婷婷可是沒少叫着要爸爸。

黃鵬看着掛斷的電話,不由苦笑。這是什麼事啊。不過知道許玉倩如此關係自己,黃鵬心中要說不高興,那是假的。所以黃鵬也沒急着遊山玩水,先在泰山腳下找了一家賓館,休息一會。邊等着許玉倩她們。

許玉倩飛速的回到莊園,玉舒和婷婷正在草地上玩。玉舒的手中拿着一本書,眼睛卻毫無焦距,心思明顯不在上面。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玉倩看到,連忙喊道:“玉舒,玉舒,有你姐夫的消息了。”本來還不知道在哪裏神遊的玉舒一聽到,馬上就回過神來,驚喜的看着玉倩道:“姐姐,有姐夫的消息了,姐夫現在怎麼樣了。他在哪裏?”

玉倩聽到,也就快速的把事情說了一遍,然後道:“玉舒,我打算現在就去泰山,我一刻也不想再等了,這樣下去,姐姐會崩潰的。”說完也嘆了一口氣,誰有能想到自己也會有今天。自己也會如此的關係一個人。

玉舒當然知道這段時間自己姐姐是怎麼過的,當然不會有什麼意見,再說自己也想早點看到姐夫,連連點頭道:“好啊,正好我也沒什麼事情,去泰山遊玩一下也好。要知道我長這麼大,還沒去過泰山。婷婷也一起帶去吧。”

玉倩點點頭道:“當然,我們現在就準備一下,好讓人準備一下機票。公司裏面我也都安排好了,這次找到你姐夫,我們就在泰山好好散散心,這段時間也讓妹妹你擔心了不少。”她這話卻沒有說錯,可以說玉舒這段時間也和玉倩一樣,瘦了許多。心中總有一些莫名的情緒閃動。

接着兩人就帶着婷婷開始準備了,收拾起一些外出的東西。不過這樣一來,也讓莊園裏面的人都知道了黃鵬沒事的消息,讓莊園裏一個多月來,顯得非常沉悶的氣氛也活躍了不少。就那李強他們來說,這段時間可是什麼也沒想,只是不停的使命操練。臉上自從黃鵬失蹤之後,就沒有過絲毫笑容。

對於黃鵬這個少爺,李強這些特種兵是打心裏敬佩,不但自身的身手好,而且夠意氣,更是讓他們有一個如此好的工作。不用去社會上忍受一些小人的嘲辱。在這裏他們過的很開心。現在得到黃鵬沒事的消息,他們也終於送下了一口氣。

(本書的一個高潮即將來臨.絕對是讓大家盡興.小小的透露一點,是要虐小RB.對了,別忘給我的專題投點人氣票.等升級成俱樂部,大家就可以在裏面聊天.謝謝!) 調頻魔法系統 在黃鵬休息了一下,差不多到中午的時候,他身上的手機也響了,一看,果然是許玉倩打過來的。一接,卻是知道她們一竟過來了。然後黃鵬也就把自己的地址告訴了許玉倩。不一會,黃鵬站在賓館的門口,就看到玉倩和婷婷她們出現在眼前。

許玉倩在看到哪個熟習的身影后,心中的各種滋味就不要說了,而婷婷在看到黃鵬,可就不管什麼,馬上就向黃鵬跑了過去,口中還不停的叫着爸爸。眼睛紅紅的。樣子要說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一把撲到黃鵬懷中,就開始不停的哭。那哭一個傷心啊。直讓黃鵬苦笑不已,不知道怎麼辦。

只能小聲安慰道:“婷婷不哭,爸爸不是在着嗎。好了,別哭哦。”一時間竟是手足無促,許玉倩兩人在看到黃鵬那樣子,也不由覺得好笑。過了一會,婷婷在黃鵬的安慰下,終於也停止了哭泣。

抱着婷婷,看着許玉倩比以前不知到清瘦了多少的嬌軀,眼中也出現了一絲心痛的感覺,柔聲道:“玉倩,你瘦了。”說到這幾個字,下面的話卻無法說下去,但濃濃的情意卻在這話中表露無疑。

許玉倩一聽,本來還有些板着的臉,也就再也裝不下去了。女強人的外表徹底破碎了。只是慢慢的走到黃鵬的面前。仔細的看着那張熟習的臉。口中卻始終說不出話了,最後還是黃鵬一張手,把許玉倩並着婷婷一起抱在了懷中。這次許玉倩也沒有反抗,柔順的把頭靠在黃鵬的胸膛。無比的溫情在兩人周圍蔓延。在這一刻,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只是在旁邊的玉舒看到,心中不知道爲何有點酸酸的感覺。但又不忍心打破如此溫心的場面。只能站在旁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幸好黃鵬並沒有暈頭,在這裏可不比家中。過了一會也就道:“玉倩。你們敢過來,應該還沒吃午飯吧,不如我們先去吃飯,等一會再去泰山玩玩。來到這裏,不玩一下,也是可惜,再看看你,都瘦了,這段時間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想想我陪你們的時間也很少。這次可要好好遊一下泰山。”

玉倩聽到,也點點頭道:“你做主就好。我們還是去吃飯吧。說完也把婷婷從黃鵬手中抱了過去。接着黃鵬也和旁邊的玉舒聊了一下,看到玉舒也和玉僉一樣,清瘦了不少,心中也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爲自己。心中多少有點愧疚。

之後幾人找了一個酒店,吃了點飯,然後就開始商量下午去哪裏。這泰山好玩的地方可不少。名聲更是大的可比中國的奇蹟之一的萬里長城。從司馬遷的名言:“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到“有眼不識泰山”,“泰山壓頂不彎腰”……。等等就可以看出,泰山在中國歷史上的位置。

著名風景名勝有天柱峯、日觀峯、百丈崖、仙人橋、五大夫松、望人鬆、龍潭飛瀑、雲橋飛瀑、三潭飛瀑等。每一個都是值得一遊。最後他們幾個也就商量,直接從天柱峯開始,一個一個去。這樣哪裏都不落下。

在定下之後,他們幾個也就開始準備東西,一直下來足足玩了一個星期,這一個星期也沒白玩,泰山基本上是被他們幾個走遍了,而且在這之中,黃鵬和許玉倩也是如漆似膠。兩人身上也始終散發着淡淡的柔情。

黃鵬在這時也真正的找到了家的感覺。對她們更是憐愛不已,而在這中,婷婷可以說是最快樂的了,身邊有爸爸媽媽在,一路笑聲不斷。快樂的像只小鳥一樣。那開心的笑容可謂是從來就沒斷過。

她的快樂也直接讓黃鵬幾人感覺到。一個個也都是輕鬆無比。這次的泰山之行也算是充滿了歡笑。今天他們來到的就是泰山的最高點,等着看泰山的日出。在泰山,這日出也是一處勝景。

黃鵬幾人坐在一個大石上面,懷中抱着婷婷,而左邊玉倩頭靠着黃鵬的肩膀。玉舒則在右邊。幾人靜靜的等候着日出的到來。爲了這日出,他們幾個可是天黑就起來了。其實像他們這樣的並不少,這也算是泰山的一道另類的風景。

周圍三五成羣的人都小聲的交談着,黃鵬也輕聲和玉倩說着一些話。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終於。天邊一線晨曦由灰暗變成淡黃,又由淡黃變成橘紅。而天空的雲朵,紅紫交輝,瞬息萬變,漫天彩霞與地平線上的茫茫雲海融爲一體,猶如巨幅油畫從天而降。浮光耀金的海面上,日輪掀開了雲幕,撩開了霞帳,披着五彩霓裳,象一個飄蕩的宮燈,冉冉升起在天際,須臾間,金光四射,羣峯盡染,好一派壯觀而神奇的泰山日出。

邪王虐寵:棄妃太難纏 玉舒看着那夢幻一般的景象,一張小嘴也不由張了開來。不由自主的道:“好漂亮啊,沒想到世界上還有如此美麗的景象。”不單是她,就連靠在黃鵬肩頭的許玉倩也是看的心曠神怡。心中也感覺自己這次確實沒來錯。

黃鵬聽到玉舒的話,笑了笑道:“玉舒,要知道這泰山日出可是世間一大奇景,真正要說比,可能就只有峨眉山的娥眉金頂的日出可以和這裏比,還有一大景就是泰山的夕陽,日出夕陽本就是一天的開始和結束。各有不同,可惜,夕陽我們是見不到了。今天我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等回去我有些事情要告訴你們。”

黃鵬這次要告訴他們的事情可不是什麼小事,而是要把她們帶入修道者的世界。雖然自己的種玉煉魂訣不可能教給她們,就算是有心教,她們也沒有那個機緣。要是在以前,要說把她們帶入修道者的世界。他還真沒什麼把握,可這次他卻在星辰子的乾坤袋中找到一幾部修煉法訣,足以讓她們走進這個修道者的世界。

其中也只有兩部法訣,但都算可以。都是上古散仙所遺留的。一部爲不死火凰訣。一部爲九天寒冰訣。都是非常不錯的法訣。其餘的也有一些,只是沒有這兩種強大而已。可惜黃鵬卻拿來沒用。一是自己已經修煉了種玉煉魂訣,不可能譭棄它而轉修其餘的法訣,那樣只不過是緣木求魚而已。只有適合自己的,纔是最好的,對黃鵬來說,種玉煉魂訣就是對適合自己的法訣,何況,自己所修煉的本就不必任何法訣要差,何不去貪求別的呢。

許玉倩並沒有現在就問他,只是輕輕的點點頭,在這段時間,許玉倩女強人的樣子可是一點沒有了。在黃鵬面前出現的只是一副賢妻良母的形象。許玉倩的改變黃鵬當然能感覺到,也很感動,因爲他知道,這種改變爲的也是自己。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從泰山之巔下來之後。黃鵬一家人,也就坐早上的飛機,飛回了北京。一路無事,順利的回到了莊園。在黃鵬的示意下,許玉倩姐妹也跟着到了黃鵬的房間。把門關上後。

三人也就坐在了房間裏面唯一的一張牀上面。許玉倩看到黃鵬做的如此神祕,也不由問道:“鵬。你在泰山的時候說有事情要和我們說,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事。現在能說了嗎?”

玉舒也是好奇的看着黃鵬,黃鵬掃了她們一眼,笑道:“這次我讓你們來,確實有事情,對你們也大有好處。在說的時候,我想問你們一個問題。”說着頓了一下才道:“你們想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神仙。有鬼神的存在?”

說完就仔細的打量起兩人的神情。但黃鵬卻發現,玉倩她們竟是沒有多少的驚訝神色。玉倩更是白了黃鵬一眼,笑道:“世界上有神仙或者鬼神,我都能理解,在我心中你就已經夠神祕了。其實在你離開的這一個月裏,我一直在拼命的尋找這一類的資料,不要以爲我是個商人就沒辦法瞭解那個世界。馬紫鈴你應該認識吧?”

許玉倩她們也正是從馬紫鈴口中得知了一些關於靈界的事情,也終於知道自己的身邊還有一個更加奇特的世界。更和馬紫鈴成了好姐妹。馬紫鈴也經常到這裏來和許玉倩她們聊聊天什麼的。後來在許玉倩的不依不捨下,也就稍微把靈界的一些情況告訴了她們。這裏面馬紫鈴存在什麼心思卻不是別人所能知道的。

所以她們姐妹對靈界也算是有所瞭解。對鬼神之事也有所知,當然不會向普通人一樣,因爲國家的有意淡化而不再相信了。

黃鵬一聽馬紫鈴,心中一轉,就基本上知道,一定是馬紫鈴說的,笑了笑道:“既然你們知道了,那我也就不隱瞞你們。我也是修煉者。這次我要和你們說的是,你們願不願意進入修道者這一行列。首先我要說清楚的是,靈界遠不想你們想象的那麼簡單。也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美好。”

需要人氣票 黃鵬其實打心裏不願把她們兩個帶進靈界這個殘酷的世界。就說他,他以前嚮往的是平淡的生活,但現在進入靈界之後,自己所過的生活,驚險要多於平淡。可以說,可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完全不相同,這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一個體照。

想了想,還是道:“玉倩、玉舒。在之前我要把靈界的事情和你們說一下,其實我並不希望你們進入這個圈子,這裏面一進入就是身不由己。有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在靈界,實力就是一切,實力強,你就有說話的權利,不然,就好象我一樣,由不的自己。從步入靈界以來,一直就被人逼在下風。 機靈寶寶Ⅱ爹地別搶我女人 我真的不希望把你們帶入這個圈子。可我又怕在我不在的時候,有人會找你們麻煩。要是你們沒有自之力的話。像上次發生李躍的事情一樣。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好。你說說,我該怎麼做。你們願不願意進入靈界由你們決定。”

“如果你們願走進這個圈子的話,那你們就要有心理準備。雖然我不希望,但還是會支持你們的。”話雖然說的很平淡,但裏面所表達出來的意思卻是那樣的無奈,更多的是靈界的殘酷,弱肉強食,這就是靈界的體現。沒有絕對的對,更沒有絕對的錯。

許玉倩兩人聽到黃鵬如此慎重其事的樣子,也知道這個決定對自己很重要,也許自己的一生就要因爲這個決定而改變。

許玉倩想了想和玉舒對望了一眼,然後道:“鵬,這件事情也不小,我看還是讓我們再考慮一下,過一段時間再做決定,你覺得怎麼樣。”玉舒對姐姐的話也沒什麼意見,點點頭道:“恩,姐姐說的也對。我看還是考慮一下的好。”對靈界她們兩個也不是沒有嚮往。以前和馬紫鈴聊天的時候,馬紫鈴也會把一些靈界的趣事說給她們聽,當然一些比較反面的,就沒給她們說過。畢竟她們只是聊天,沒必要把心情搞壞。

但這次黃鵬卻讓她們小小的認識到,靈界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好。更不是什麼天堂。所以她們也需要考慮一段時間。

黃鵬對於她們的決定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了笑。道:“你們考慮一下也好,這事情也急不來,那這事就以後再說吧。”黃鵬也灑脫,反正自己還在,他們想學,來找自己就行。也沒必要讓她們現在就做決定。

接着幾人也就走了出去,看到吳媽正在大廳收拾東西,也想起一件事,道:“吳媽,你先把手上的事情放一下,幫我把李強叫到大廳。”吳媽聽到,也就把手中的活放下道:“是,少爺。”然後就出去叫李強了。

黃鵬和許玉倩兩人走了下去,坐在沙發上。喝着吳媽早就泡好的清茶。不一會李強就和吳媽走了進來。看到黃鵬,眼神中滿是輕快。直接敬了一禮,然後道:“少爺,聽吳媽說,您找我。”說話的聲音非常簡練。這也是軍人的特性。

黃鵬點點頭,指了一下對面道:“你先坐下再說。”李強也不矯情,點點頭,就坐在了黃鵬對面。黃鵬淡淡的笑了笑道:“李強,你也知道,我從來就沒把你當過外人。一直把你們當兄弟看待。”

李強聽到,也不自覺的點點頭道:“承少爺看的起,不但給我們飯吃,還讓我們有今天的日子,兄弟們一直很感謝少爺。只是這段時間,兄弟們卻沒有好好保護小姐。這讓我們……”說着卻羞愧的說不下去。但他的意思卻是人都能知道。

黃鵬搖搖頭道:“李強,這些事我並沒有怪你們的意思,你們也不用自責,有些事情並不是你們所能想象的,你們經歷的是特種兵訓練,在普通人中,你們算是強者,但相對於另外一個世界來說,你們卻是不折不扣的弱者。這點你經歷過,也應該知道。”

李強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卻確實是事實,還是點頭道:“少爺說的對。我李強也是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我們在這裏確實保護不了您的家人,其實經歷上次的事情後,我們也沒什麼臉面留在這裏了。我和兄弟們等一會收拾一下,就會離開這裏。少爺對我們有大恩,以後有什麼吩咐,我李強就算是拼了性命不要,也會爲您辦到。少爺。我走了。”李強聽到黃鵬的那些話,心中想的卻是黃鵬要讓他們離開。

而黃鵬一看到李強的樣子,就知道他想岔了,連忙站起來,把站起來要走的李強按了下去。道:“李強,我什麼時候說要趕你們走了。再說,你要是走了,你和你的那些兄弟們怎麼辦,難道還在社會上被那些一無是處的人任意辱罵。以後他們的生活怎麼辦,你想過沒有,再說,我的爲人你難道還不清楚,我黃鵬是那種無情無義的人嗎。如果你真的這麼認爲的話。那你走。就算我黃鵬高攀不起。”說到最後,黃鵬也不由有點氣。只是靜靜的看着李強,等他的決定。

李強一聽,那鐵打的漢子也不由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道:“少爺,你對我們的好,我們哪一個敢忘記。只是我們在這裏卻絲毫幫不上你們的忙,我們覺得慚愧,沒這個臉待下去啊。”說完再次嘆了口氣,低下了頭。一下子竟彷彿老了不少。

黃鵬看到,心中也微微一嘆,道:“李強,你們心中怎麼想的,我也不是不知道。其實你們哪一個拿出去,都是佼佼者,可惜,這社會太殘酷。你們更不會知道,這世界並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樣。有些事情,比你們想象中的還要殘酷。這次叫你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你們是願意像現在這樣還是希望能有像你在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人一樣的身手。”

李強一聽,馬上就把頭擡了起來。眼中滿是驚訝,連忙問道:“少爺,這還用說,我們當然希望是越強越好。我們特種兵永遠是最強的。只要能變強,不管做什麼都行。”

黃鵬點點頭,也沒有保留,把靈界的一些事情說了出來。李強聽到後,臉色連連變換,怎麼也沒想到世界上竟還有一個如此的世界。也終於知道龍組爲什麼而存在。也明白自己等人在靈界人面前根本就什麼也不是。一時間,神情竟是非常低落。

黃鵬看到,笑了笑道:“靈界非常危險,如果你們想變強的話,我可以幫你們。至於怎麼選擇,就看你的意思了。”說完端起茶杯,輕輕的押了幾口。等候着李強的決定。

李強並沒有想多久,眼神異常堅定的看着黃鵬道:“少爺,我們這些兄弟的命,以後就是你的了。請少爺教我們變強的方法。我們要變強。我們特種兵永遠是最強的。”說着,臉上竟閃現出一種異樣的神采。

黃鵬心中對他的決定並不驚訝。點點頭,道:“好,我要教你們的叫混元煉體術。分九層。每提升一層,自身的肉體力量將變的更強大。到第九層,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更是超凡入聖。肉體就算是法寶也難以傷你分毫。刀槍不入。也就是常人所說的武修。”說着他也詳細的介紹了混元煉體術的各種訣竅。把修煉方法也告訴了他。讓李強慢慢的教給其餘人。

之後李強也就走了出去。但踏在地上的聲音卻是那樣的沉穩。也更加的堅定。許玉倩一直看着這件事情到結束。她本來就是一個心靈剔透的人,也知道這是黃鵬爲了保護她們所留下的後手。心中要說不感動是不可能的。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瞬間就到了晚上,在把婷婷哄睡了之後,許玉倩臉紅紅的,有點害羞的看着黃鵬道:“鵬,今天你別上去睡了,就在這裏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