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蔣欣軒他們站的位置就在別墅區的大門口。

就算蔣欣軒不揮動她那玉手的話,蘇穆也是能看到的。

只能說,蔣欣軒看到蘇穆的出現太激動了而已。

站在一旁的白婉婷和她未婚夫對視了一眼,無聲地笑了笑。

看來小丫頭沒有對大家說實話啊。

蔣欣軒只是告訴表姐找了一個朋友幫忙,沒有說是自己的男朋友。

白婉婷作為過來人,看到蔣欣軒現在的表情,自然明白軒軒和賓利慕尚車裡的男子的關係可不僅僅是朋友那麼簡單了。

(本章完) 守山老人當眾表明,並不介意任何人打至尊傳承的主意,但僅僅只限於年輕天驕,若是有老輩人物恬不知恥的跳出來,他不會袖手旁觀。

這是在給楊昊庇護的同時,也能對他進行磨礪。

「這就是至尊聖院的氣魄嗎?根本不擔心不朽傳承被人覬覦,真要落入他人之手,後悔都來不及了。」

很多人都覺得守山老人表明的態度有些欠妥,是自信還是無知?

到也有不少人看的比較透徹,搖頭道:「至尊傳承哪有這麼容易奪取?楊昊今天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凝輪一重境就能力壓凝輪五重境,天賦屬實恐怖,同輩人物中,只怕沒有幾個人能跟他爭鋒。」

談論至此,人們不禁想起另一個名字,同樣是頂級天驕,百年不遇。

「楊武和他,誰的潛力更大?」眾人把這兩個天才少年放在一起比較,期待有一天可以看到他們正面交鋒。

「這還用比嗎?肯定是楊武更強,聖級武獸就足以稱霸九州,更有靈武仙院傾力栽培,前不久還得到了道紋靈果,他將來會步入凝輪極境,此乃萬古第一,無人可比。」

「這可難說,論武獸,楊昊明顯更佔據優勢,那可是一頭真龍啊,至少也達到了聖級之列。

不光如此,他還擁有至尊傳承,去過封聖戰場,只是不知道他在裡面得到了何種造化,想來必然不凡,潛能無窮。」

對於這個問題,人們爭論不休,各執己見,誰都不服誰。

但毋庸置疑的是,無論是楊武還是楊昊,皆屬於冉冉升起的新星,不久的將來,他們的光芒會照耀九州——

「還算不錯,短短兩三月就達到了凝輪境,還把獸脈修到了極境,進步很大。」守山老人來到面前,露出一臉欣慰的笑容。

「若無前輩引路,我不可能走到這一步。」面對這位慈祥的老人時,楊昊非常恭敬。

在他心中,守山老人就是最敬重的恩師,儘管對方不承認這個身份。

「修行應要張弛有度,這次提升很大,不用急於衝擊更高的境界,眼下正好有一件事情需要問問你的意見,先隨我回去吧!」守山老人提點道。

「好!」楊昊點頭。

在遺落古界的這段時間,每天都是心驚膽顫,神經時刻緊繃著,再不出去放鬆放鬆,感覺人都要崩潰了。

「無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離開之前,他看向葉無道。

「不用了,這段時間收穫頗豐,我也要回去靜修一段時間。」葉無道婉拒。

「行!」楊昊沒有強留,畢竟聚散終有時,雖然分隔兩地,但友情長存於心。

「昊子,有空就來中州,我一個人在那裡很無聊!」葉無道轉身之前,突然變得很落寞,眼底藏著無盡孤獨,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楊昊也看得出來,他並不像表面那樣快樂洒脫。

「放心,你是我最好的兄弟,等我處理完自己的事情,肯定會去中州歷練一番,到時候,你可要好好的招待我啊!」他拍了拍葉無道的肩膀,一臉認真。

「嗯,我等你!」葉無道會心一笑,重重點頭,最後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

楊昊目送他離開,也準備跟著守山老人回至尊聖院了。

正在這時,八翼紫雲雀從斷裂的山脈中艱難的爬了出來,渾身染血,重傷垂死,妖威也不如最初那般強盛了。

「不愧是老妖王啊,鳥命就是硬,這都沒死!」楊昊咋舌,同時有些忿忿不平。

老妖王想要他的命,他自然也不希望老傻鳥活著,能弄死自然是最好了,活著始終是一大威脅。

於是乎,他小心翼翼的看向守山老人,希冀他可以出手,徹底永絕後患。

守山老人洞悉了他心中所想,卻並沒有再出手的意思,只聽他淡然道:

「修行不易,數百年苦修才成為一代王者,就留他一命吧!你也無需擔心,只要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麼樣。」

言罷,他平靜的目光落在老妖王身上,只是一個眼神而已,就讓這位蓋代妖王心驚肉跳,神魂顫慄,可見他對守山老人有多麼畏懼。

楊昊見狀,明亮的雙眸頓時綻放精光,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壞笑。

他一步步靠近老妖王,與此同時,雙手不停在身上摸索,最後掏出一個大瓦罐。

「好傢夥,他該不會是想——」這一幕落在眾人眼裡,頓時引起不小的轟動。

他這個舉動,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都不陌生,早在爭搶道紋靈果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了。

可憐老妖王還不知道眼前這個少年,捧著一個大瓦罐走過來,意欲何為?

「人族小鬼,你想幹什麼?」他一臉警惕的盯著楊昊,妖異的紫瞳依舊有怒火在噴涌,若不是覬覦守山老人在場,早就發難了。

「你差點要了我的命,我找你借點東西,這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吧?」楊昊雙手捧著大瓦罐,火熱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從老妖王身上流出來的精血。

啊噗——

老妖王心領神會,頓時急怒攻心,連噴了幾大口老血。

「人族小鬼,你在羞辱本王?」

老妖王氣急敗壞的咆哮起來,險些出手。

「是又如何?」楊昊收起嬉笑,漠然視之。

「妖王精血,真是不錯啊,芬芳馥郁,神性精華繚繞不清,典型的淬體寶料啊。」他才不管老妖王的臉色有多難看,自顧自的接了小半罐。

這個量已經很多了,畢竟是妖王的精血,價值驚人,哪怕一滴,都可以用來配製淬體寶液。

「人族小鬼,本王勸你不要在深淵邊緣試探,不然你會死的很難看。」老妖王寒聲,鼻子都氣歪了。

「你動我一下試試?保證先死的是你。」楊昊不以為然的嗤笑道,靠山就在身後,根本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走吧!」守山老人平靜開口,對於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沒有發聲,態度不言而喻。

「啊!」老妖王狂嘯,無盡怒火積壓在胸中,這是奇恥大辱,堂堂一代妖王何曾被如此輕視過?

可是又能如何呢?守山老人就像一座大山壓在他身上,使盡全力都無法掙脫,只能忍氣吞聲。

圍觀者見狀,皆暗自偷笑起來。

楊昊的行為實在太大膽了,不僅光明正大的羞辱一位妖王,還能全身而退。

如此驚人的壯舉,即便過去很久,也會被世人津津樂道—— 「哈哈哈哈。」

威爾突然慘笑起來,死死的盯着摩洛神說道:「摩洛神,可惜了,可惜了。」

「你現在是外強中乾了,你的神血我要定了,封印千年,沒想到吧,一脫困就被人圍殺,成為我的食物,幫助我提升修為,這就是你摩洛神應該有的宿命,水也幫不了你的,摩洛神,給我去死吧!」

威爾瘋狂的表情,面目猙獰,雙拳緊握,努力壓制體內的傷勢,調集體內所有得到力量,他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打死摩洛神,獲取他心頭的精血。

神血,最寶貴的無疑就是嗎,摩洛神心頭的精血,也只有這裏的心頭血,才能夠幫助他踏入聖者境界。

身體其他地方的精血,最多也就只能提升修為罷了。

威爾的拳頭比鐵拳還猛,展露出來的力道被紅坦克還強大,簡直是集合了兩人的優點於一身。

不愧是復仇者的老大,這一刻,他簡直就不是人,一舉一動,一分一毫,都展露出非同一般的戰力來。

摩洛神身受重傷。

正如同威爾所說的那樣,外強中乾。

一身戰鬥力發揮不出五成來。

但是儘管這樣,他依然是讓所有人都感到害怕的存在。

一覽無遺,摧枯拉朽。

這就是摩洛神,可惜的是他的天啟四騎士現在不在他的身邊,要不然這一刻他展露出來的戰鬥力只會更加強悍。

轟。

兩人的攻擊狠狠的大戰在一起。

摧枯拉朽般的橫掃而出。

整個人就如同一個稻草人一樣,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不錯倒飛出去的是威爾。

但是威爾卻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反而哈哈大笑起來,看着摩洛神,說道:「摩洛神,我說過,你已經外強中乾了,沒想到我威爾今天居然也有屠神壯舉,你的精血,你的心頭血,我都要定了,至於你,給我去死吧。」

「轟。」

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這一刻,威爾簡直就像是一個橫掃無敵的絕世凶人一般,強悍的力量橫掃而出,直接朝着摩洛神發動了攻擊。

而也就這個時候,威爾手中多了一把利刃。

用最堅固的金屬打造而成,安德曼金屬,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這是他專門用來屠神的武器。

剛才摩洛神的臂膀是被妖刃斬斷,但是妖刃也被摩洛神摧毀,而此時的這一把利刃,絲毫不下於妖刃的鋒利和強悍。

一刀劈出。

摩洛神的頭顱立馬高高飛起,圓滾滾的掉落在地上,這一刻,威爾一舉殲滅了摩洛神。

隨着摩洛神被殺,神廟居然瘋狂的搖晃起來,彷彿要地陷天塌一般,無數建築也跟着坍塌下來。

威爾臉色一變,不敢久留,一把抓起摩洛神的屍體和頭顱,瘋狂逃跑。

隨着他逃跑,整個大地也跟着徹底消失,神廟的位置哪裏還有一座神廟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胡泊。

漆黑的湖水,讓人看上一眼,彷彿你整個人都要被吞噬一般。

威爾放下摩洛神的軀體,深吸一口氣,壓制內心的激動,取出利刃,一劍朝着摩洛神的身軀就刺了下去。

撕拉一聲,利刃直接刺入到了摩洛神屍體之內,將他的身軀直接給撕裂開來。

一道鮮血順着屍體就流了出來,是那麼的耀眼。

這可是心頭血,珍貴無比。

。 第2999章

慕安安跟宗政良便對弈了起來。

宗政良的棋藝不算頂尖,慕安安也不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