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場氣氛凝固。

「有!」

只是片刻,一片呼聲響徹。

聲浪之中,許峒尖厲著嗓子喊道:「可是為什麼,他為什麼要和我鎮南王府斷絕關係,難道他就因為自己是傲天資質了,所以就和我們斷絕關係了,如果是這樣,那他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渣!」

他的聲音尖銳高亢,傳入每個人耳中,讓場面一下子冷卻下來。

台上的唐夢秋微微皺眉。

而這時,入口處一身白衣的白靈溪出現在入口,一臉氣憤的看著許峒道:「才不是!」

「許峒,明明你們鎮南王府的是人渣,你竟然反過來侮蔑我家少爺!」白靈溪在外面各家各戶圍成一群的丫鬟侍女中,清麗醒目。

「靈溪竟然也湊這熱鬧。」台上的許辰苦笑搖頭,不用多想了,今天過後,自己肯定沒有什麼輕鬆日子可過了。

「你一個賤婢膽敢也辱我王府?!」

三王子許峒回頭怒喝白靈溪。

白靈溪毫不畏懼,直言道:「你們本來就是人渣,這麼多年來,我和少爺在你們王府受了多少苦不說,之後你們更是過分,連少爺的娘親拿命為少爺找回來的救命仙藥都強行奪走!」

「什麼?還有這種事?!」護國公騰的一下瞪眼,整個臉上充滿了殺機,許辰的娘是誰,那是他護國公的女兒啊!現在,死了?! 護國公驚怒交加。

眾人匪夷所思。

入口處的白靈溪則繼續與許峒對質。

「我家少爺覺醒傲天資質,本是大喜之事,但鎮南王偏袒許天策,他強行奪走夫人託人送回來本是給我家少爺的仙藥,轉而要交給許天策,這是夫人拿命給少爺換來的,他們卻是連看都不給少爺看一眼!」

「這種行為讓人有多寒心,你們如此不公也就罷了,還想要我家少爺繼續在你們王府受氣?少爺也是傲天資質的天才,憑什麼要任由你們擺布?!」

「還有呢,少爺離開你們家族后,鎮南王怨氣橫生,他一個做父親的人,竟是數次派人追殺他的兒子,如此絕情絕意之人,你們還有臉說我家公子是人渣?到底誰是人渣!」

白靈溪言辭憤慨,一語落下,眾人驚詫。

「鎮南王竟然如此心狠!」

「這……當真是狠毒之人啊,連自己的兒子都不放過,哪有這樣行事的!」

「鎮南王如此行事,會遭報應的啊。」

人人感嘆。

再看向許辰的時候,越發覺得如今的許辰讓人敬重,一個才十八歲的青年,卻遭遇了這麼多不平凡的事,難怪他能有現在的這番本事了。

「你,你胡說,怎會這樣……」

許峒強行反駁,內心卻是絕望,他非常清楚白靈溪這番話的真實性,外人不懂鎮南王對許天策有多看重,但他懂,他清楚的指導,鎮南王如今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為了培養許天策,全部都是為了一個秘密的計劃,所以在許天策和許辰之間選擇的話,鎮南王一定會選許天策。

「我胡說?整個南海的人都知道,我豈會亂說?」白靈溪怒視許峒,她對鎮南王府的人有一種深刻的厭惡,原因無他,都是這些年來鎮南王府對她和許辰施加的欺辱而種下的。

「鎮南王府的人確實過分了,這許峒也是冷血之人,他們以前欺辱許公子,現在還有臉借關係要挾許公子幫他激發劍意!」

「虧了許公子心性好,如果換成我,恐怕在第一眼看到許峒這個鎮南王府的人後,就會忍不住出手殺人了。」

「還是許公子優秀啊,說起來許天策這個當初的第一天驕,如今和許辰許公子比起來卻是差了一截感覺。」

「當然差了,許辰現在只是修鍊時間比他斷,但其他方面,許天策哪裡能比的上許辰?!」

「不錯,許公子也是傲天資質,未來也能有極高成就,重要的是許公子還能續寫功法,甚至幫人激發劍意,如此多的能力集於一身,世上誰人可比?!」

「如果鎮南王知道了現在許辰的能力,恐怕會氣的吐血啊!」

「肯定吐血,就算讓傻子選,在許辰和許天策之間也會選許辰啊,他居然選了許天策,日後有他後悔的。」

人人議論。

許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父王鎮南王會不會後悔?肯定會的,他現在都後悔的不行,更何況他的父王了。

「許峒,你還有什麼話說。」白靈溪瞧著許峒說道。

「好了靈溪。」台上的許辰站起身來,緩緩邁步,走到場中,然後看向許峒道:「你也聽到了,鎮南王府對我究竟如何,你其實也心知肚明,就別再爭執了,我與鎮南王府早已斷開關係,往後我們也應該是敵人。」

說著,他看向在場眾人:「諸位,剛才靈溪所言都是許某的私事,今天是皇庭論道的日子,就別讓我的私事影響盛會了,至於之前大家說我是廢物也好,說我沒有資格也罷,也都是無足掛齒的小事,關於我的一切都請平息下來吧,至於和有些人結下的恩怨,也請在盛會之後解決。」

許辰抬頭看向勇武王等諸王,目光中閃爍精光,仇怨已經結下,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許峒身子輕輕一顫,看著此刻的許辰,只覺得恍如隔世。

他後退,但心底深處依舊有一股濃濃的不甘,以前那麼一個廢物,今日竟是變得如此光彩奪目,甚至敢向諸王正面叫板,相比自己,他感覺到一種天與地的差距,那種差距大的讓他無力。

「這個廢物!」

諸王攥拳,內心之中震驚的情緒起伏難平,臉色如同霜色。

「徹底沒希望了……」

勇武王坐在椅子上,感覺自己腦袋有些飄忽,自己究竟把怎樣一個人趕走了啊,能夠續寫玄階功法,能夠幫人激發劍意,最重要的,他本身還是傲天巔峰資質的絕代天驕!

傲天資質啊,整個大唐國只有兩個,現在許辰出現才變成三個,如此冠絕天下的天才,自己竟是一直將他等成一個廢物看待……

而現在,徹底與許辰成為敵人了。

「我等必不再議論公子。」

場地在許辰的話音落下后,安靜了下來。

每個人都用敬服的神色看著他。

只見他回到座位上重新坐下,這一坐,所有人才忽然明悟,這一次的三個金帖特邀人,不是護國公,也不是臨國的皇子乾安康,而是眼前這個,初時最不讓人看好的許公子!

再一想,許辰明明擁有如此多卓絕能力,天賦明明那麼耀眼,卻還能保持平淡低調,這種風清雲淡的氣度,瞬間讓眾人覺得許辰的地位更上層樓。

「公子世無雙……當之無愧啊,世上還有誰人能與許公子相提並論。」

「何止無雙,許公子的氣度和天資,哪裡像凡塵俗世之人,他分明已是超脫凡俗,宛若那謫仙人。」

仰望著第一層的許辰,眾人只覺恍惚。

當眾人還認為許辰是個廢物時,哪怕他種種能力已經足夠驚世,但自身畢竟還是一個凡人,而且是比任何人都要弱小的凡人,誰都覺得自己有一處地方強於許辰。

但當許辰的傲天資質揭發,眾人感官一瞬之間翻天覆地,一種完美無缺的感覺縈繞在了許辰身上,讓人敬服仰望。

「辰兒,你母親她……」

在許辰旁邊,護國公神色難以平靜的開口。

許辰頓了頓,搖頭道:「消息是送回遺物之人說的,真相還不好斷定,不過,應該是凶多吉少了。」

他們說著,唐夢秋再度主持起盛會,論道在冷場中緩緩重新開始。

很快天色漸晚。

盛會結束,除了金帖特邀人外,場中還有六人在論道中表現不俗的人被選了出來,可以和特邀人一起去翻閱『太始劍典』。 盛會結束。

場中眾人有秩序的離開。

唐夢秋看向許辰,還有其他可以翻閱太始劍典的人,淺淺笑道:「諸位可以隨我去觀看太始劍典了。」

「多謝公主。」

許辰等人道了一句起身,和離場眾人以相反的方向離去。

九人中,乾安康腳步一頓道:「諸位先請,我後面跟上。」

說完,乾安康先行獨自離開。

眾人看了他一眼沒有多想。

許辰皺了皺眉,對方的神色讓他有種說不清的感覺,似乎此去是為針對自己而去的,但這只是一種感覺,也說不清楚,他搖了搖頭沒再多想,跟著唐夢秋離去。

後面。

乾安康瞧著許辰等人離開后,沉吟片刻,大步朝退去的人潮中走去。

「諸王且慢。」

看著勇武王等諸王都要離開了,乾安康出現在他們身後喊道。

「哦,乾皇子?」

諸王回頭,見是乾安康返回來,眉頭都是一挑。

「諸王先別離場,我有一事與諸位商量。」乾安康湊近。

「請講。」諸王若有所思的點頭。

「我們還是到個隱蔽之地討論吧。」

乾安康說著,與諸王一起尋了一處無人的角落,雙方悄聲密謀,很快雙方神色凝重的抬頭,然後乾安康扯了扯衣袖,目光銳利的看了一眼諸王,轉身離開。

走了一段路,乾安康回頭又道:「希望諸王好好考慮,雖然比較冒險,但機會只有一次。」

諸王凝重的互相對視,久久不語。

皇宮之內。

許辰一群人跟隨著唐夢秋下了馬車,步行往前,又乘船到了一處四周都是湖水,唯有中心一島的小島上面。

島上只有一個房子,周邊全是重兵把守。

進了房間后,入眼只有圓桌和九張座椅,桌面上是一部嶄新的書籍,擺放在金色絲綢上。

「和神眼看到的畫面不一樣。」許辰心裡想了想,馬上釋然,神眼看到的太始劍典是原稿,而且是在皇室寶庫之中,現在有外人前來,自然不可能進寶庫,更不可能看到原稿,能看這抄錄的手稿已經很不錯了。

「諸位,這就是太始劍典了,你們可以相互傳閱。」

唐夢秋開口,眾人紛紛迫不及待上前,許辰靜等了一會,輪到自己拿到這秘籍的時候,他內心中終是有了一絲起伏。

「終於到手了啊。」

許辰內心暗嘆,這才是武道的起步而已,自己就廢了這麼一番周折才得到功法,可以想象以後的武道之路上又會有多麼曲折。

他開始翻閱。

不同於其他人一副觀賞的樣子,他看的極為認真,一字一句統統記在心裡。

這裡的人都不知道太始劍典究竟是一部什麼等級的功法,但許辰清楚,這功法別說在凡塵,就算放到仙神兩界,也足以引起****和紛爭,畢竟,這是天下無幾的帝經,而且是凡階完美的帝經。

「開篇缺失,從武士第四層才開始有的記錄,到完美第十層都是完整,武師階第一層、第二層、第十層全部完整,呼,挺好,武將階……沒了?」

許辰微微失落的放下功法。

「只有到武師第十層的記錄,剩下武將階段之後的功法一點也沒有,是故意沒有拿出來,還是皇室收藏的只有這麼多?」

許辰念頭浮沉,有種動用偷天神眼,再查一下皇室的衝動。

不過這種情緒很快緩解下來,現在他才武士第九層修為,距離修鍊完現在得知的武師第十層還有一段距離,這期間在慢慢找後面的功法也不遲,不必急於一時。

又等幾個人看完后,房門敲響,乾安康返了回來。

「乾皇子來了,這就是太始劍典殘卷,請看吧。」唐夢秋平靜的指了指桌子上的書籍。

乾安康笑著點了點頭,拿起書籍隨意翻閱了兩下也就放下了,他現在對此並沒有多少興趣,言辭和舉動之間,總是時不時將目光投放在許辰身上。

「好了,大家觀看完畢就走吧,我送大家出去。」

唐夢秋領隊,眾人再度乘船,行走,上馬車原路返回。

路上,許辰心思一度沉寂在剛得到的功法之中,武士境內缺失的第十層完美功法找到,他心神總是忍不住開始專研和修鍊。

完美第十層,這是天下所有人都沒有的體驗,是凌駕於世人第九層巔峰之上的完美境界。

這種境界的威力遠超武士巔峰,甚至於可以越級與普通武師第一層的人抗衡,強大無比。

吱!

馬車忽然停下。

許辰和眾人下車的時候發現,已是回到了論道場地之外。

盛會雖然結束,但論道場外還有許多的人沒有離去,還圍聚在一起三五成群的議論紛紛。

尤其讓許辰目光凝滯的是,勇武王等諸王,也都沒有離開,竟然還在原地。

「諸位車輛與丫鬟都在這裡,我就將各位送到這裡了,大家請回吧。」

唐夢秋大方的站在馬車旁,朝著許辰等人微笑。

眾人都是回禮,相繼離開。

護國公看向許辰:「辰兒,與外公回王府吧。」

「好。」許辰點頭,跟著護國公往外走,目光在一群丫鬟中搜尋白靈溪的蹤跡。

「少爺我在這。」白靈溪遠遠就看到了許辰,高舉右手拿著一塊手絹搖擺,同時往許辰這邊靠近。

許辰看到她,不由笑了笑:「嗯,隨我……」

話還沒有說完。

忽然之間。

宛若風雲突變,又像是驚濤拍岸。

在任何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一股赤炎如火,引得空氣沸騰扭曲的火紅色光芒大亮。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