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小羅伯特唐尼這麼說,但沒有人相信他,閃光燈一點停頓都沒有,對準他這張張狂的面龐。

「唐尼先生,我是《每日郵報》的記者,我想要知道你是怎麼回來的?你這段時間又在什麼地方?」

「唐尼先生,聽說你創立的公司由於你的消失而破產了,請問你接下去有什麼打算?」

「喔喔喔!」小羅伯特唐尼誇張地阻止他道,「我的公司破產主要原因是因為曼哈頓的生化危機,不過我肯定會拯救他們的,我覺得我們的空間站對機械臂的需求沒有其他人可以代替。

至於……」

。 「沒什麼,最近天氣降溫,身體有些受涼而已。」

「只是這樣嗎?你的臉色很難看,要不去醫院看看吧。」

「沒事,我好得很。你就別擔心了,過些天我保證不咳了。外面風大,先回屋,我去書房處理一些事情很快就來。」

「那好,我給你沖點藥劑先喝點。」

她點頭,沒有太過疑心。

他目送她離開,確定她已經上樓,這才緩緩攤開掌心,看着那一灘嫣紅的血跡。

鮮血止不住的從手指縫隙里漏出,顏色濃郁如墨。

他把所有的血跡都清理乾淨,看着外面的雪有些出神。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

是路遙打來的。

「先生,走私那邊有消息了,找到適合的肝臟匹配。」

「真的?」

「是的,他們給了我醫學樣本,和你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契合度,排斥反應是目前為止最小的。我也諮詢過醫生了,這個契合度完全可以。」

「好,過年這個年,我就去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他的聲音有着不易察覺的顫抖。

大手死死捏着手機。

這是生的希望!

他有救了!

他回到卧室,唐柒柒剛好沖泡好:「快喝了吧,驅寒取暖的。」

「柒柒……」

他情緒激動的從背後抱着她,埋首在她肩膀上。

「怎麼了?高興得像個孩子一樣?」

她轉過身來有些疑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笑得如此開懷過,像是得到了什麼珍寶一般。

「我一直在找的東西,終於有眉目了。」

「什麼東西?」

「沒什麼,生意上的事情而已。我年後可能要出差一段時間,具體要多久還不清楚。可能要一兩個月,也可能三四個月。」

「這麼久?」

她愣住,那這樣會不會錯過她的預產期?

可她心裏清楚,這件事很重要,不然封晏也不可能挑這個時候去。

如果不重要,早就推掉了。

「那好,一切以工作重要,你注意安全就好。」

她沒辦法自私的開口讓他留下。

封晏聽言,心裏有些不忍。

她每次都為自己着想,從來不管自己心裏真實想法。

明明,她那麼希望自己能夠時時刻刻陪在她身邊。

他也想,只是他的身體等不了那麼久。

一旦手術成功,要住院修養,一直服用抗排斥藥物。

他不想讓她看到自己那麼狼狽的樣子,也不想她擔驚受怕。

「放心,我一定會爭取在你預產期前回來的,好不好?」

他大手溫柔的撫摸着她的腦袋,聲音無比溫柔。

「這次的事情危險嗎?我聽你的語氣,好像不簡單,到底是什麼生意?」

她隱隱有些擔心,竟然要出差那麼久。

「不危險,就是出差久一點而已。我提前回來,不會錯過你的生產期,好不好?」

「那好吧,你不用管我,你又不是醫生,來了也幫不了我什麼,你儘管做你要做的事情吧。」

她善解人意的說道。

每次,都把自己的需求縮小到最低。

她彷彿沒有要求一般。

封晏心疼的看着她,輕輕一吻落在她的額頭上。

「那麼重要的時刻,我不會錯過的,我要看你們母女平安。」

。 雲悅在兩三千家長學生的注視下走回七班。

林湘眉眼還帶着冷冽,看到她眸色瞬間柔了下來,「悅悅,剛才他們那些話你別當真,阿姨覺得你做的很對。」

雲悅哂笑,囂張的坐回椅子上,跟沒事人一樣,嘴唇微動:「我知道,本來就沒當真,這群人想屁吃。」

她辛辛苦苦整理出來的資料,且不外傳當然不會給他們。

林湘笑,她就知道她沒心沒肺,囂張狂妄的性子是不會將這些人放在眼裏的,眸子微閃,若是讓她擔任公司繼承人她相信林氏肯定會越做越大。

接下來又宣佈了排名一百以內的名單和進步顯著的名單,都被七班包圓了。

現場他們耳朵都聽得起繭子了,「七班」這兩個字他們覺得晚上做夢都能夢見。

看見七班家長和學生笑裂了嘴,他們是怎麼也笑不出來。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這個典故他們覺得用的非常的對!

最後一個環節,梁茜眼神越發的惡毒起來,死死的掐着手心的衣袖,嘴角的笑容瘋狂。

「下面請各位家長學生看大屏幕。」

為了製作這個ppt視頻他們沒少下功夫,雖然高三很緊迫,但他們同樣也會考慮到高三學生們的感受。

這個視頻ppt用最近流行的網絡術語,以最輕鬆最幽默的風格呈現給現場的學生。

讓他們倍感壓力的同時又能夠讓身心愉悅。

梁茜瞪大了眼睛站了起來,「這怎麼可能?!」

她死死的盯着大屏幕,不明白她準備的視頻為什麼沒有放出來。

她準備的萬無一失,不可能會被發現的!

她種了病毒在裏面,一旦放出來根本就退不出,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梁茜你做什麼,快坐下!臉都讓你給丟進了。」梁茜媽媽用力將她拽回椅子上,臉色不是很好看。

因為剛才她站起來的那一刻,聲音還那麼大,周圍的人全都向她看了過來。

林軒澤就坐在她斜對面,看見她站起來的那一刻露出得意的笑,想幹壞事門都沒有。

不過他一想到剛才那個視頻他腦仁突突的疼,萬一他要是惹了雲悅,她會不會拿着板磚往自己頭上砸?

想想渾身就一哆嗦,看來以後招惹她要先做好逃命的準備。

學校的家長會也算是告一段落,接下來家長還要去班級開會,班主任要做總結。

七班的家長和學生笑着離開場地,路過一班的時候氣氛好像不是很好,尤其是劉曉燕,面色有點泛青,可得撐住啊!

不然還怎麼被一班那群吃人的家長手撕。

七班。

肖業站在講台上,明顯發現這些家長對自己的熱情減少,剛才來的路上沒少和雲悅寒暄。

「各位家長是該好好感謝一下雲悅,要是沒有她你們的孩子也不會有現在這樣的成績。」

「作為老師,我更是感激雲悅,七班這些學生頭鬧起來能把我給整出頭疼病,但是自從雲悅來之後,他們安分了,不吵了,順帶成績都進步了,大家鼓掌。」

他們站在走廊上,門和窗戶都是鎖起來的,聽不見他們說的什麼,只能聽到一陣雷鳴般的掌聲傳入他們耳中。

楊興和汪寧幾個用上廁所借口路過一班。

雖然聽不清楚他們說的什麼,但是家長們憤怒的表情和劉曉燕鐵青的臉色他們看着就解氣。

家長會開完,學校特意給高三部放了一天假,讓整個高三部都尖叫起來。

「悅悅,待會帶你去吃大餐慶祝一下,你想吃什麼?中餐還是西餐?待會回去接上你奶奶一起去,媽知道你考這麼好肯定要高興死去。」

下了樓,林湘拉着雲悅一個勁的說起來,臉上的笑容就沒合攏過。

路過她們身邊的家長都笑着寒暄,沒事多出來聚聚,林湘一下子成了七班家長追捧的對象,甚至建了一個家長群,她做群主。

雲中海和林軒澤走過來,他們兩個臉色不是很好,準確的說一班家長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大佬,我們先走了!」

七班的人向雲悅打招呼,雲悅輕點頭。

林湘驕傲得意輕捻著指尖,若無其事的道:「本來都做好挨批的準備了,沒想到啊,這表揚的話聽得我耳朵都要起繭子了,你家長會開的怎麼樣啊?」

「……」

他們兩個人看着她,萬萬沒有想到她還能給他們捅一刀子。

怎麼樣?

那當然是菜市場現場唄,家長和老師手撕。

要不是最後沈錦浩站出來說話震住那群家長還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樣。

早知道雲悅考這麼好,說什麼他也要去開她的家長會。

「走,叫上媽咱們今天出去慶祝一下!」林湘拉着雲悅往前走。

父子倆:「……」

所以他們不重要了是嗎?

林湘來的時候有多忐忑,回去的時候就有多麼的趾高氣揚,神采奕奕。

「李嫂,快別做飯了,林湘說出去吃,慶祝咱們家拿了年級第一。」

劉蘭芳坐在沙發上接完電話,跑過去看着正準備做飯的李嫂。

「年級第一?」李嫂從廚房裏走出來,身上還帶着圍裙,臉上笑出了褶子,「一定是少爺,沒想到他這次考的這麼好,他可是一年沒拿年紀第一了,是該好好慶祝一下!」

劉蘭芳也沒想到林軒澤成績會這麼好,笑着道:「收拾一下,他們馬上回來了。」

她完全沒有聯想到雲悅身上,畢竟次次打零分她已經沒感覺了。

十分鐘后,林湘他們笑着回到林家。

「媽,李嫂,你們快別忙活了,一起去尚雲酒店慶祝一下。」林湘鞋都沒換,直接拉着她們兩個往外走。

因為人太多就讓雲中海開另外一輛車讓他們先去訂包廂。

車上,雲悅坐在前座。

李嫂和劉蘭芳一路聊個不停。

「少爺他打小聰明,每次考試都是年級前五,自從去年來了一個叫顧樾的人,他就在也沒拿過第一,這次他拿了第一別提我有多激動了。」

林湘愣了一下,笑着道:「李嫂,這次可不是林軒澤拿第一哦,他只考了年級第三。」

李嫂怔愣住,面露詫異,「不是少爺,那是誰?」

半晌她瞪大眼睛,看着前面低頭玩手機的雲悅,咬到了舌頭,「是小、小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