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在軟塌上的慕千離臉上並無意外之色,「看來歌兒是知曉誰人安排的了……」

「他們一直在提我是罪臣之女與你完婚讓你受盡了委屈,很顯然是想誘我憤怒說出是你主動求了聖旨提前完婚一事!」慕歌繼續自顧說道。


慕千離淡淡一笑,篤定道,「歌兒沒有如此說。」

「我還去見了皇上!皇上待我一如往昔!」慕歌與慕千離所說之話彷彿一直不在一個頻道之上。

慕千離卻聽的很是明白似得,繼續笑道,「歌兒可以安心了……」

「你卻要小心了!」慕歌沒頭沒腦的接了這麼一句。

慕千離渾然不在意,依舊一副歲月靜好的安逸模樣,輕輕點頭,「嗯。」

「殿下,皇上賞賜了些東西給二小姐,送寶宮人正在綠園外候著!」月奴在門外彙報道。

慕歌二人對視一眼。

表情平靜的兩人同時皺眉。

「你也覺得不妥?」慕歌問。

慕千離思忖了片刻,看向慕歌的眸光中帶了一絲憐惜,所問非所答道,「歌兒,在蕭將軍心中,你從來都是最重要的……」

「……」慕歌那雙漂亮的眼睛內閃過一絲幽芒,「我知道,你歇著吧,我去接旨……謝恩!」

待慕歌離開,慕千離喚了雪奴過來,「去瞧瞧我那皇兄還想做什麼……」

雪奴領命后卻並未第一時間離去,而是問道,「二小姐那邊……」

「查到什麼都告訴她吧,讓她提前有個準備……」慕千離幽幽開口,頓了一下后看向雪奴,「你可是已經聽了什麼風聲?」

「不敢瞞殿下,奴婢內務府拿東西時候,不小心聽到內務府大監在吩咐小太監們備大批量黃銅,還召了侍衛運出宮外,起初奴婢也沒在意,可如今皇上大張旗鼓的讓太監過來給二小姐送寶,這事便有些不對勁了……」 第232章用心極其之歹毒

「大批量黃銅嗎?」慕千離幽幽念叨了一聲。

雪奴忙問,「殿下可是知曉了皇上要做什麼?」

「不確定,你去候著,有消息了立馬過來回我!」慕千離吩咐道。

雪奴一臉慎重的點了點頭轉身出去。

而慕歌此時正盯著面前的一大堆賞賜默默無聲。

「小姐,皇上賞了這麼多東西,說明皇上真的不打算因為將軍府之事株連小姐了,那些等著看小姐笑話的人算是願望落空了,實在是太好了!」翠微臉上露出欣喜之色。

慕歌臉上卻看不出絲毫喜意,只是盯著那些東西不說話。

翠微見狀收斂了笑容,小心翼翼問道,「小姐您不開心嗎?」


「我該開心嗎?」慕歌反問。

翠微以為慕歌是在說將軍去世且屍身還被人盜走如何能開心的起來?立馬不敢再嬉笑,招呼著月奴和彩鳳一起把御賜的珠寶抬回碧落閣內。

慕歌則看向走出來的雪奴,猶豫了下正在想著如何開口,雪奴已然溫言笑道,「二小姐且先回去,奴婢已經著人去打探前朝消息,一會兒等人回來便去給二小姐彙報。」

「多謝。」慕歌道了聲謝轉身欲進碧落閣內,腳下步子一頓,自懷中拿出一個小瓶遞給雪奴,在雪奴疑惑的眼神中解釋道,「這是我研製的外傷聖葯,因其中一味藥材極為難得,攏共就只有三瓶,欲急時候可用。」

雪奴微微一怔便明白了慕歌的意思,忙道,「二小姐客氣了,這些都是奴婢應該……」

「拿著吧,我知離王殿下雖隱世不出然財力雄厚,然此葯有意想不到之療效,危急時或可救命。」慕歌給的正是用自己的血肉為引所合成的葯,並不給雪奴推辭的機會,一把塞進她手中後轉身進了碧落閣。

雪奴看著慕歌身形雖消瘦卻腰板筆直神形堅定的背影,眼中一抹贊服拂過,微微一笑收起了慕歌給的葯。

……

「小姐,這些東西怎麼安置?」慕歌回屋后翠微就迎上來問道。

慕歌看了一眼那箱子,思忖了片刻后說道,「你撿著那些個可以變賣的都換成銀子銀票,不能的讓彩鳳帶出去,在京內買個差不多點的宅子,把東西先放宅子里……」

「買宅子?」翠微一愣。

彩鳳忙道,「當然要買宅子,難不成到時候讓咱們主子從碧落閣出嫁到碧落閣?」

「哎呀,可不是嘛,瞧我這腦子……」翠微一拍腦門,開始跟彩鳳商議去哪買宅子買什麼樣的宅子去。

慕歌也不多言,只隨了她們去說,自己則坐在窗前默默的出神。

並沒有給她太多神遊的時間,雪奴便過來了。

「二小姐,早朝時候一直稱病的北安老王爺來了,他直言一把年紀活夠了,要為女兒和孫女抵命……」雪奴一進來就直奔主題。

慕歌聞言眸子一閃,冷笑道,「倒是個慈愛的好外公好父親,皇上那般仁厚之人怎麼可能答應讓他抵命?」

「皇上的確不同意,可北安老王爺下定了決心要抵命,最後暈倒在朝堂之上,皇上心有不忍,在一眾群臣的勸諫中,自顧的下了旨意,念在北安老王爺年事已高,不忍他白髮人送黑髮人,又念及蕭將軍當年的赫赫戰功,通敵叛國一事不再牽連其他人,便隨著蕭將軍的去世就此結案!

至於將軍府,念蕭家祖輩為國效力,更不忍其覆滅,便保留其稱號,府上的柳姨娘本是北安老王爺之女,原可封郡主扶正為將軍夫人,如今將軍府出此大事,雖不再株連其罪責,然郡主和將軍夫人只可二選一,讓北安王帶話給柳姨娘是做郡主還是將軍夫人,由她自己定奪!」

「什麼?皇上竟這麼好不再追究了?皇上真真是仁慈聖命的好皇帝!倒是便宜了柳姨娘,居然還能因禍得福直接封郡主了!」翠微說起來柳素雲,一臉的不高興。

然慕歌並沒有在意柳素雲做不做郡主,只皺眉問道,「皇上當真如此輕易饒恕了所有人,連將軍府的名號都保留了?御史台的人會願意?眾大臣能贊同?」

雪奴深深看了慕歌一眼,眸光中帶著一抹異樣的情緒,「二小姐英明,諸朝臣自是不願的,若通敵叛國之罪如此輕易便可揭過,如何去震懾其他人?」

慕歌深吸了一口氣,「所以,皇上還有其他的旨意吧?你說吧!」

「……」雪奴沉默了片刻,沉聲道,「眾朝臣一致認為通敵叛國之罪不可如此輕描淡寫揭過,為了給世人一個警醒,由靈素長公主駙馬提議,在京中鬧市街頭以蕭將軍模樣鑄懺悔下跪之銅像面朝皇宮……」

「下跪?懺悔?受萬眾唾棄?」慕歌狠狠攥著衣袖,她如何也沒想到,皇上看似饒恕了將軍府的家眷,卻不放過逝去的爹爹,竟是要讓他臭名留千古?


這座銅像一旦立起,便是在時時刻刻提醒著眾人自己爹爹所犯之罪行不可饒恕,哪怕將軍府留存,也只會被人永遠唾棄,將軍府的人也如過街老鼠般,一直被人詬病,哪怕時間都無法抹去絲毫屈辱折磨,只會磨滅掉蕭家歷代對東聖所做之貢獻!

殺人不過頭點地,皇上以此種方式留下將軍府,簡直比滅族更狠毒!

可偏偏如此狠毒的做法,卻因為自己等人的存活,世人還要對他口口稱讚其仁慈!

「小姐您先別急……這只是朝臣們的提議,皇上念及與將軍打小的情誼,不一定會同意……」翠微見慕歌表情變冷,連忙安慰道。

然她的話除了她自己,不論是彩鳳還是雪奴都沒有附言勸慰。

慕歌抬眼看著擔憂自己的翠微,眼底閃過一抹譏誚,看吧,這就是皇帝的高明之處,到現在翠微還以為皇上是念舊情的寬仁之君。

「柳姨娘和蕭慕雨既然被赦免了,如今應該已經回北安王府了吧?」慕歌突然問道。

雪奴點頭,「下了早朝,北安王親自去接了她們回去。」

「好!」慕歌得了准信便往外走。

雪奴趕忙又道,「二小姐,殿下讓奴婢帶話給二小姐,銅像可鑄便可毀,無需太過放在心上!」

慕歌沒有回身,聲音卻堅定的傳過來,「此像絕不可鑄!」 第233章我娘親並無兄弟

「殿下……」

「歌兒出宮了?」慕千離雖在問,語氣卻很平靜篤定。

雪奴點頭,「是!」

「讓花奴暗中護著。」慕千離吩咐道。

雪奴應了聲是,猶豫了下又道,「殿下,二小姐很抵觸鑄蕭將軍的銅像,奴婢已經帶話說可鑄可毀,但二小姐態度卻很堅定,銅像絕不可鑄造!」

「她若不堅定,便不是她了……」慕千離顯然對於雪奴的話早有所料。

雪奴眼中閃過一絲喜意,「殿下早料到了?那殿下可是也已有辦法幫二小姐?」

「幫?你太小看她了,將軍府從來只是她的陪襯,並非她的依仗……」慕千離溫潤的眼底劃過一絲明亮耀眼的光芒。

雪奴看著自家殿下說起二小姐如此熠熠生輝的模樣,忍不住抿唇一笑,「能入得殿下的眼,二小姐自然是與眾不同的……」


慕千離沒有接話,甚至目光都沒有從手中的書卷上移開,然唇角卻勾出一抹極淺卻驚艷至極的弧度來,與他平日里溫潤卻疏離的寧靜悠遠讓人不敢褻瀆的感覺不同,此時的慕千離依舊美好的猶如謫仙,卻生動的別有一番驚艷。

雪奴眼中的笑容越發多了起來,卻突然想到什麼微微蹙眉,有些犯愁道,「殿下,二小姐如今一門心思撲在將軍府的事情上,七日後的婚禮怕不會很重視的……」

「至親離世,甚至連屍骨都未曾見到,換做你可有心思去管什麼婚事?」慕千離微微挑眉看過來。

「……」雪奴微微一怔,片刻后不確定道,「那殿下的意思是……」

「你該準備什麼照常準備就是,只一點,別去煩她……」慕千離漫不經心的應道,目光已經再次轉到書卷之上,神情靜謐顯然不準備再與雪奴多說什麼了。

雪奴張了張嘴終究沒有再說什麼,只得嘆了口氣出去準備大婚事宜。

「嘿,雪奴?怎麼了這是?殿下訓斥你了嗎?」月奴看著雪奴唉聲嘆氣的出來,眼中直冒精芒,那模樣就差明白著幸災樂禍說你雪奴也有被殿下訓斥的一天了啊!

雪奴好笑的道,「就這麼想看殿下訓斥我嗎?」

「當然想了,快給我說說看,你做了什麼蠢事惹殿下不開心了?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啊?」月奴湊過來一臉興奮的問道。

雪奴沒好氣道,「怕是要讓你失望了,做蠢事向來是你的專利,我可不敢搶你的活!」


「啊?你這意思是殿下沒有訓斥你?不可能,你定然是不想跟我說,我可是瞧得清楚,你自殿下屋裡出來時候唉聲嘆氣的苦著一張臉,就跟我平日里被殿下訓斥時候一樣一樣的!」月奴顯然是不相信,纏著雪奴非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雪奴原本不想跟他多說什麼,可實在是被他纏的煩了,只得道,「我唉聲嘆氣不是因為殿下訓斥我,而是為了七日後的殿下大婚!」

「大婚是喜事啊?你還唉聲嘆氣?你幾個意思啊?」月奴越發不明白了。

雪奴搖搖頭,「誰說不是喜事呢?可是你瞧,不論是二小姐還是咱們殿下,一個個的都不怎麼當回事的樣子,就我們這些個當下人的在那興緻高漲的準備,我有些擔心這婚禮出點什麼意外……」

月奴聞言眼睛一橫,「婚禮會怎樣?還能有人來搗亂不成?皇上的旨意都下了!只要二小姐和咱們殿下好好的,能有什麼事?雪奴不是我說你,你還整日里說我蠢,我看你才蠢呢,怎麼還詛咒咱們殿下的婚禮出意外?」

雪奴立馬拍了月奴一下,「呸呸呸,我什麼時候詛咒咱們殿下婚禮出意外了?」

「你剛剛分明就……」

「就什麼就?快別在這耽擱時間了,就這幾日的時間了,主子們不管不問,咱們做屬下的可不能敷衍了事,必要把婚禮籌備的體體面面風風光光不成!」

雪奴打斷月奴的話,直接拉著他忙活去了。

……

再說慕歌,一路無阻的出了皇宮,卻在北安王府被人攔了下來。

「蕭二小姐,府上主子們都忙,這會兒怕是沒空見您!」守門的下人說的話聽起來倒是挺客氣的,只是臉上卻並無太多的恭敬,尤其是那稱呼中著重強調的蕭字,反倒還有幾分輕視在其中。

「我是來找我大姐的!」慕歌並不在意守門下人的態度,如今將軍府沒落,若這樣的輕慢都受不住,日後的日子才沒法過呢。

守門的下人見慕歌並沒有如以往那般暴怒,眼中開始浮現出輕蔑之意,這蕭慕歌蠢歸蠢,倒也算不是完全不知天高地厚,也清楚蕭將軍完了,她沒有再囂張的資本了呢!

「不好意思啊蕭二小姐,我們孫小姐剛剛回府,這會兒怕是不方便……」

「蕭慕雨是我大姐,也姓蕭!將軍府雖然沒落,但別忘了,我還是聖上親封的離王妃!你確定讓我等在這裡不通報?」慕歌不想祭出來離王做依仗,但是這守門下人顯然是在故意為難她,可她今日必須要見蕭慕雨!

「離王妃?就你?」

那下人一聲譏誚的笑還沒笑完,府內一聲厲喝聲響起,「放肆!歌兒是皇上親封離王妃,憑你也敢譏笑?你是什麼時候來府上的?竟如此沒規矩?歌兒莫怪,這賤奴不懂事,本王這就把他發賣了給歌兒出氣!」

慕歌看著走出來的北安王,平靜的施禮喚了一聲,「蕭慕歌見過北安王爺!」

「歌兒,本王妹妹是你的姨娘,你與雨兒一樣喚我舅舅吧……」北安王爺態度和藹的過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