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手中的打火機陡然掉在地上,眼皮狂條,呆滯道:“他奶奶的,這個世界亂了,不對……彩票……彩票!”

(本章完) 徐若琳幸福的被宋陽攬入懷中,自從宋陽離去她沒有一天不想念這個懷抱的,,如今終於美夢成真,頓時淚如雨下,一刻也不願意離開,還是宋陽說了好久方纔戀戀不捨的放開宋陽。

“若琳……這位是……你的男朋友?”

這時,那個穿白色西裝打領帶的公子哥滿臉錯愕,不敢相信的看着宋陽,語氣有些陰沉的問道。

他在學校裏也是十分有名氣的,家境優越,最近更是有種攀上風頭正勁的肖家的勢頭,平時沒有少跟肖家的公子哥肖明來往,那對他來說根本就是無上的榮耀。

肖明喜歡徐倩,兩朵花之中的冷傲花朵,而他則喜歡徐若琳,甚至還跟肖明商量過等到兩人都得手了,將兩朵花交換着品嚐味道。

但是如今,徐若琳卻抱着另一個男人露出親暱的樣子,讓他內心有點接受不了,差一點就要衝上去跟宋陽拼命了。

“他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徐若琳的男人,所以以後還請你不要再糾纏了。”徐若琳頗爲高傲的說道,她不想讓宋陽覺得自己跟這個傢伙有任何的交集,她害怕宋陽誤會自己。

“男……男人?!”

作爲一個男人,對徐若琳的這句話實在是太瞭解什麼意思了,難道說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已經被這個糟糕的男人給玷污了?

公子哥的面孔一下子扭曲起來,狠狠的將鮮花丟在地上,怒吼道:“媽蛋的,這小子哪點比得上我秦坤?這個傢伙連小白臉都算不上,跟你在一起不過是想要你的錢,你可別被人騙了若琳。”

秦坤大聲道,周圍人表示贊同,無論是長相還是經濟一眼就看出來他比宋陽強太多了,也都替徐若琳感到不值,這個傢伙甚至連自己的條件都比不上啊。

宋陽無奈的聳聳肩,自己長得很醜麼,怎麼說也是一表人才啊,要怪只能怪現在的老闆都有小蜜,一個個生的兒子都長得英俊瀟灑的。

越是這樣,宋陽越是霸道的將徐若琳攬入懷中,還在她的脣兒上親了一嘴,讓秦坤眼中滿是怒火。

“你說對了,我就喜歡若琳的錢,你又能怎麼樣?”

宋陽故意刺激此人,淡淡的轉身,大搖大擺的摟着徐若琳走向一輛黑色的奔馳,讓秦坤面色鐵青。

太賤了,這是在赤裸裸的打臉啊,讓秦坤怒火中燒,手中的玉扳指被他捏的咯吱咯吱直響,很是嫉妒卻一點辦法沒有。

上了黑色奔馳,宋陽朝着駕駛座位上的徐強道:“傻強,開車吧,去倩兒那裏。”

如今因爲鳳凰城大酒店的緣故,徐強的經濟也是飛漲,直接配備了黑色的奔馳,身穿西裝,曾經青牙幫的那些人也都過來酒店幫忙,一個個日子都過得很不錯。

“陽哥,你總算回來了,我妹妹和若琳等你等的都快成望夫石了!”

徐強頗爲無奈的說道,他是徐倩的哥哥,看到妹妹對宋陽這麼認真,心裏開心的同時又有點擔憂,生怕妹妹的身體撐不住,所以大多數事情都是自己在忙,甚至連交個女朋友的時間都沒有。

“哈哈,傻強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

矯情了,放心吧,這次回來我一定不會放下倩兒和若琳的,今天晚上就帶她們回家!”

愛情逃兵 宋陽堅定的說道,徐強滿意的點頭,徐若琳則是俏臉微紅,心中撲通撲通直跳,自己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她不怕跟別的女人分享宋陽,畢竟宋陽太優秀了,自己的一切都是宋陽給的。

但是凡是女人也都不希望一直偷偷摸摸的,想要光明正大的跟自己的男人在一起,哪怕受到的寵愛不多卻也夠滿足了。

奔馳車朝着鳳凰城大酒店的方向開去,很快便是到達了,老遠的一隻金鳳凰便是落入眼中,這已經成爲如今的鳳凰城大酒店的招牌了。

當黑色奔馳車開到酒店的門口,宋陽頓時微微皺眉,朝着某個方向看去。

在那裏,趙鑫一身正裝,滿臉堆笑的跟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說話,那種阿諛奉承的樣子一眼就看得出來。

“陽哥,那個是肖家的公子哥肖明,現在是西海市當紅的人物,就算是市長也不敢違背此人的意思,現在張家和肖家獨大,狼狽爲奸,一手遮天。”

徐強皺眉道,這些天肖明這個人可沒有少在這裏騷擾徐倩,連帶着徐若琳也被騷擾了很多次,每一次都頗爲麻煩,好在對方並沒有用強,而且宋陽的朋友也經常來這裏,似乎對那些人頗爲忌憚,肖明也一直沒有太過火。

不過儘管如此,肖明也很多次對徐若琳拉拉扯扯,若不是徐倩及時趕到,甚至要將徐若琳拉進自己車裏的架勢。

聽到徐強所說的,宋陽看着頗爲委屈的徐若琳,心中怒火直燒,氣呼呼的打開車門拉着徐若琳下車,向着鳳凰城大酒店的大門走去。

“肖少爺,您來了,嘿嘿,今兒徐強那個傻叉已經去接徐若琳了,而徐倩現在正在酒店裏,您是要上去呢還是?”

趙鑫一臉諂媚的說道,他如今在這家酒店的地位不低,而且宋陽長期失蹤,通過一些手段他甚至調查到了宋陽如今在西海軍區似乎根本沒有任何職務,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大老闆很可能已經垮臺了!

原本想要謀奪鳳凰城大酒店的趙鑫,正愁找不到機會去扳倒徐倩和徐若琳,肖明卻出現了,要知道這可是最近風頭正勁的肖家少爺肖明啊,一句話說出來連市長都不敢說二話的人。

如今能夠跟肖明相提並論的也只有張家的人了,就連林氏集團現在也被張家和肖家給壓下去了,這兩家聯手可謂是縱橫西海無敵手了。

肖明現在的威望甚至要超過張家的張夢然,至於張夢哲則是家主那個自然無法比較,張夢然現在在張家的地位似乎一般般,而肖明就不同了,根本就是寶貝,唯一的繼承人。

“哦?倩兒還在裏面,嘖嘖,不過還是先會會我的若琳妹妹啊,這可是秦坤的夢中情人啊。”肖明露出猥瑣的笑容,眼中閃出一絲冷色。

他對秦坤這個人很不喜歡,對方居然敢打徐若琳的主意,甚至還想採了這朵花,這讓自以爲已經無敵的肖明怎麼受得了。

“秦坤這個廢物,等本少得到徐若琳一定要好好招待,等到玩膩了再拍點火辣的寫真寄過去,

讓他看得到卻吃不到!”

肖明邪惡的想着,他是肖家的大少爺,對於這種二流家族走出來的公子哥壓根就看不上眼,現在的張家和肖家可是實力超過了以前的李家啊,再加上兩家聯手,幾乎無人敢反對。

“肖少爺,那個秦坤只不過一個小家族的公子哥,哪能跟您相提並論,您這種身份就算是跺跺腳,這西海市也要抖三抖啊!”

趙鑫在那裏狂拍馬屁,一臉的諂媚,他深知肖明的爲人,十分自大,雖然平時與秦坤這些人玩的不錯,但是實際上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裏。

曾經肖明的跟班因爲在夜殤酒吧的表現,遭到了可怕的報復,所以自己纔有機會上位,最重要的就是想要依靠肖明將徐倩和徐若琳搞定了,自己在鳳凰城大酒店就是最大的。

以肖明的實力,根本看不上區區一個大酒店,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就是畢生的夢想啊。

宋陽對自己好麼?的確不錯,但是跟肖明少爺一比那就是狗屎一堆!

肖明爲了利用趙鑫這條走狗,香車美人都直接送了過去,甚至答應只要拿下徐倩和徐若琳,整個鳳凰城酒店就是趙鑫的,這對趙鑫這個白眼狼來說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所以他第一時間選擇了投靠肖明,至於宋陽這個所謂的幕後大老闆早就被他忘的不知道去了哪裏了,他一切都是爲了自己的利益着想,至於所謂的忠誠那些不過是騙人的玩意,他一點都不在乎。

“待會徐若琳的車來了,記得給本少爺攔住徐強那個廢物,本少爺不希望在跟我若琳妹妹敘舊的時候有蒼蠅亂飛!”

肖明冷冷的說道,聞言趙鑫頓時滿口答應,那叫一個爽快啊。

“肖少爺,徐強的車子來了!”

趙鑫眼尖,一下子就發現了黑色奔馳,正是徐強的,老遠看過去就看到駕駛位置上徐強坐着,屁顛屁顛的等待着完成自己的任務。

他畢竟是這裏的高層,想要找藉口困住徐強不是難事,平時因爲徐強每一次都堅持,甚至連徐倩都叫出來了,肖明遲遲沒有得手,今天無論怎麼樣都要將徐強纏住,好讓肖明跟徐若琳上車好好“敘舊”。

想到這裏,趙鑫眼中露出精芒,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車門打開,宋陽攬着徐若琳的腰肢大搖大擺的走來,肖明先是微微一愣,隨即臉上閃過一絲怒火。

“媽蛋的,居然敢對我肖明的女人動手動腳,老子廢了他!”

原本趙鑫還在憧憬未來,卻被肖明憤怒的聲音打斷,定睛看去,先是一愣,覺得此人似乎有點眼熟,漸漸地……他渾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宋……宋陽?!”

趙鑫聲音有些發顫道,腳步一下子停住,怔怔的看着宋陽,眼中有着慌亂之色閃過。

“媽蛋的,看什麼看,快給本少上,弄死那個廢物!”

肖明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讓趙鑫渾身一震,眼底閃過一絲神采,自己差點忘了,還有肖少爺在自己背後撐腰呢!

想到這裏,趙鑫的底氣也變得硬了起來,冷冷的看着宋陽,徑直走了過去。

(本章完) 趙鑫滿臉得意,他如今可是攀上了肖家少爺肖明的人,底氣十足,只要好好爲肖明辦事,那麼整個西海自己還不是橫着走?

至於宋陽,趙鑫因爲有了肖明這個後臺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哪怕是再次相遇也是絲毫不懼,甚至想起曾經宋陽對自己一個棒槌一個蜜棗,讓他心驚膽顫的只能乖乖做事,他就心裏面不舒服,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定要找一個機會將這個場子找回來。

“徐強經理,若琳主母,恭迎你們回來!”

趙鑫滿臉堆笑,動作表情十分誇張,連稱呼都讓人覺得怪異,恭敬的看着徐若琳,當將視線落在宋陽身上時候,頓時眉頭一皺,惡狠狠的吼道:“哪裏來的雜碎,居然敢對若琳主母動手動腳,找死不成?”

趙鑫十分囂張,走狗的味道十足,他要取悅肖明,自然要做的像一點,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越是囂張,死的越是淒涼!

“誰是你的主母,讓開,我們要進去!”徐若琳冷冷的說道,她怒了,居然有人敢對宋陽這樣,這可是自己的男人!

“哈哈,誰不知道肖少爺對主母一片真心,肖少爺是屬下的主子,您自然就是屬下的主母!”

趙鑫得意的說道,讓一旁的肖明露出得意之色,不屑的看着宋陽,眼中的威脅意思很濃,他早就猜到此人是誰了,之前趙鑫就說過,徐倩和徐若琳有一個男人,但是很少出現,是鳳凰城大酒店真正的幕後老闆。

但是他肖明完全不怕,現在肖家的實力可是隻手遮天,在西海市根本沒有什麼人敢對他不敬,莫說是一個鳳凰城酒店的大老闆了,就算是西海市的市長也要畏懼三分。

更何況據趙鑫的調查,這個人似乎現在無權無勢,就算是有權有勢在西海也得給自己趴着,現在西海也就三個勢力他不敢動,一個是西海軍區,那可是絕對的恐怖存在,他通過一些消息得知韓麒麟本身就是一個可怕的存在,所以他不會去招惹西海軍區,當初的李家就是被西海軍區給滅族的,西海的黑勢力也是被西海軍區打壓。

第二個就是張家,張家與肖家同樣擁有強者撐腰,而且早已經聯手,是一個強力的後盾,張夢哲此人更是可怕,他得罪不起,當然也沒有必要去得罪。

第三個就是夜殤酒吧了,據家裏的強者去夜殤酒吧探查過,發現那裏有強者坐鎮,目前還不適合動手,如果不是因爲夜殤酒吧那個強者有時候會來到鳳凰城酒店,似乎與徐倩和徐若琳有關,他早就用強的佔有這兩朵花了。

除卻了這三個勢力,他肖明在西海根本無所畏懼,自然不怕。

“趙鑫,你這條走狗,忘了陽哥當初是怎麼對你的了?居然敢如此放肆!”徐強露出憤怒之色,指責道。

聞言,趙鑫卻是面色不變,淡淡的看了一眼宋陽,假裝出誠惶誠恐的樣子,戲謔道:“哎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宋陽大老闆啊,嘖嘖,不過就算是你又如何,現在徐若琳和徐倩已經是我主子看重的女人,勸你還是識相一點,否則……”

砰!

他的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倒飛出去,臉上鞋印清晰可見,牙齒直接被震碎了一地,鮮血直流,讓周圍不少路過的人都是看了過來,停下腳步,更有不少西海有權有勢的人物駐足,

顯然是認出了肖明和趙鑫。

“我最討厭一條狗在我面前狂吠,一腳算是輕的了,如果有下一次……直接殺了!”

宋陽冰冷的說道,對於趙鑫這種得意忘形的小人他一向不會客氣,當初他就猜到了趙鑫這個人有一天一定會叛變,但是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如果不是因爲在大庭廣衆之下,宋陽已經是一拳轟過去將這個人轟成渣滓了!

見到宋陽如此強勢,不少人都是露出異色,似乎從來沒有見過此人,肖明冷笑一聲,招了招手,不遠處一輛加長林肯上面頓時走下來三個人,這三人臉上帶着傲氣,每一個都擁有中級武者的實力,甚至有一個已經差一步達到高級武者了。

他們是肖家背後的古武修煉者,平時負責跟隨着肖明,充當保鏢的職責。雖然這些人實力不是很強,但是比起普通的保鏢那是強大了太多了。

“看來有點情況發生了,嘖嘖,還有人敢在西海對肖家的狗動手,真是無知者無畏!”

億萬逃婚:天下醋王一般黑 爲首的那名武者冷笑道,他只差一步就可以達到高級武者的手裏,雖然跟隨肖明充當保鏢,但是結界中人每一個都心高氣傲,將外界的人看做螻蟻,如果不是因爲上面的指令,他甚至連看都懶得看一眼肖明這個二世祖。

家族中的高手過來了,肖明的底氣也是一下子硬了起來,喝道:“聽說你是鳳凰城大酒店的幕後大老闆,還是徐倩跟徐若琳的男人,嘖嘖,身份倒是不小,不過從現在開始,這家酒店本少爺要了,徐倩跟徐若琳以後都是本少爺的女人,至於你……給本少滾!”

肖明猖狂道,一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樣子,趾高氣昂,他有古武修煉者撐腰,自然是什麼都不怕。

相信以如今肖家的實力,自己一句話對方就會乖乖讓出來酒店和女人了,至於夜殤酒吧那裏,族中自然有高手會出手,畢竟對方可是隻有一個人,這也難怪,因爲之前宋陽等人不在,只有李逍遙一個人,他們低估了夜殤酒吧的實力。

“你很狂,不過我也想告訴你,限你三秒鐘之內滾,否則……你會後悔這輩子做人的!”

宋陽露出冷色,沉聲道,隨即再次開口:“一二三……時間到了,你們……沒有機會了,既然敢在我宋陽面前撒野,那就做好了後悔的準備!”

宋陽!

此話一出,周圍不少人都是面色一變,他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自然知道宋陽這個名字代表着什麼,曾經西海最不能招惹的人!

李家夠強大吧,但還不是被宋陽一隻手滅了,這個人可以搬出整個西海軍區,背景強大,誰若是招惹了那等於就是在找死!

“原來他就是宋陽,據說李家就是被宋陽端掉的,這個傢伙太可怕,與西海軍區都有直接的關係,今天算是有好戲看了!”

“不錯,宋陽此人身份神祕,能夠搬出西海軍區,連李家那種龐然大物也可以輕鬆毀滅,雖然說如今肖家實力膨脹超越了曾經的李家,但是想要跟這個最不能招惹的宋陽較量……勝負未定!”

“這可不一定,如今肖家跟張家同氣連枝,兩家在西海隻手遮天,就算是西海軍區也不想去招惹,這下子很難說了。”

周圍人竊竊私語,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原本以爲

宋陽要倒黴了,但是直到了宋陽的身份之後頓時覺得今天有戲看了,這個人太過神祕了,曾經導致西海李家被滅,如今與肖家的少爺肖明對上了,勝負難料。

“宋陽?”

知道了宋陽的身份,肖明也是瞳孔微微一縮,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宋陽,據說宋陽與夜殤酒吧有關,很可能是那裏的幕後大老闆。甚至族中背後的高手猜測,宋陽也是一名古武修煉者!

一想到當初自己在夜殤酒吧被弄走了一個億,他就心裏不舒服,決定以後實力強大了,一定要夜殤酒吧付出十倍的代價!

“這個人是宋陽,你們看他是不是古武修煉者?”

肖明低聲道,他不是傻子,與趙鑫不同,自然要先請示一下自己身邊的高手,如果宋陽真的是一名古武修煉者的話,那就有點麻煩了。

聞言,最前面那名武者嘴角露出冷笑,不屑道:“放心,他不是,如果是的話我早就感覺出來了,就算是高級武者也不可能逃得過我的眼睛!”

他十分自信,因爲他不僅有着中級武者的實力,更是天賦驚人,天生擁有一雙可怕的眸子,足以洞穿人的實力,除非是達到了大師級的強者,其他人的實力在他眼中一目瞭然。

他可以肯定宋陽一定是一名普通人,不過他發現宋陽的身體素質似乎遠超常人,想必是一名軍人,經過了長期的鍛鍊纔會這樣的,根本想不到武體上面去。畢竟宋陽與西海軍區有關,就算是一個軍人也不稀奇。

“放心吧,夜殤酒吧那裏不需要擔心,族中有高手在那裏監視着,今天似乎就要動手了,決定剷除夜殤酒吧裏面那個武者,至於西海軍區……還不會爲了這點事情大動干戈。”

他肯定的說道,覺得宋陽不足爲慮。

聽到男子肯定的回答,肖明更是心裏有底氣了,不屑道:“原來你就是宋陽,你以爲你很牛麼?在本少眼中你不過是一坨屎,對了,你的夜殤酒吧當初還欠本少爺一個億,現在算算利息差不多應該是十個億了,今天如果不將錢交出來,本少就將你打成一條狗!”

肖明猖狂道,摩拳擦掌,見狀宋陽淡淡的將徐若琳放開,示意徐強保護好他,剩下來的就交給自己吧。

對於宋陽的實力,徐強是見過的,當初面對西青幫的時候,直接將那些高手都殺了,打的那些傢伙東倒西歪。

如今宋陽再次要出手,徐倩眼中不覺露出了熾熱之色!

咔嚓~~

宋陽活動一下筋骨,虛眯起眼睛,淡淡的從懷裏掏出一個藍色的小本本,上面蓋着西海軍區的印章,咧嘴道:“忘了告訴你們了,我有殺人證,也就是說……我現在就算是殺了你們,也安然無恙!”

這個東西自然是韓麒麟給他的,畢竟他知道宋陽的脾氣,若是真的遇到了該殺的人,可以毫不留情的出手!

“殺人證?!”

周圍一片譁然,這可是西海軍區開出的殺人證啊,足以證明宋陽的身份不凡!

見到宋陽取出殺人證,肖明也是有點畏懼的倒退,就算他再狂,也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但是他剛剛退下,身後的三名古武修煉者就上前一步,摩拳擦掌,露出冷笑。

“殺人證? 左耳 我們殺人可不需要殺人證!”

wωw тTkan co

(本章完) 這三名武者冷笑,爲首那人高高瘦瘦,戴着一副墨鏡,摘掉墨鏡,露出一雙棕色瞳孔,就像是外國人一樣,但是那棕色瞳孔更多了一分神祕氣息,宋陽神識散開便是感受到那瞳孔之中有着靈氣流轉。

與陰陽眼、天眼一樣,這世間存在許許多多不一般的瞳孔,具有不凡的力量,此人的瞳孔雖然比不上天眼的強大,也不如陰陽眼那般可以看見陰魂,卻可以看到一些肉眼難以察覺的東西。

“宋陽是麼,殺人證是麼,這種小兒科的東西也敢拿出來獻醜,今天就告訴你在我的面前,一切都是無用的!”

棕眼男子十分狂妄,他有絕對的自信將宋陽斬殺,在武者的面前普通人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想殺就殺,他們來自結界,是真正的古武修煉者,就算是華夏的法律也管不着。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結界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而是一片獨立的空間,而且武者一個個都強大的離譜,哪怕是特種兵在他們面前也都脆弱的如同嬰兒一樣,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若是殺死了武者,就算是軍區也要遭到武者的報復,那種後果十分不妙,就算機關重重,在真正強大的武者面前也都是無用的,就像宋陽想要暗殺一名軍區大佬就十分輕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