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彥點了點頭。

“我看就這樣吧,一個死人也沒有多少線索,如果九方客棧要繼續追查的話,我們也沒有意見。”

雲霄並不是很想與羅凱他們交流太多,夜色很快退去,雲霄靠在房間的椅子上,擺出一副正在思考的樣子。

“你們覺得會是誰?”

“天靈氏、黑魔軍團,都有可能。”

“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

俊彥低頭想了想,然後看着雲霄說道:“現在他們已經動了殺心,連在九方客棧都敢動手,在外面就更不用說了,如果我們貿然離開,必然會引發不必要的爭鬥。”

“那俊彥師兄的意思是,我們就一直在這裏等着?”

“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兩日後灼華大軍就會出發了,到時候有了灼華大軍的護衛,相信他們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

殤紫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

“恐怕時間來不及了,如果我們耽誤了行程,就會錯過天都的結盟大典,千竹和魁鬥他們不一定會願意等我們。”

“那可如何是好?”

俊彥焦急的在原地反覆徘徊。

“只能冒險出去了。”

“不行,你們能保證雲霄的安危嗎?”

安夏拒絕的看着俊彥他們問道。

“弟妹,現在情況特殊,我們不能在這裏繼續耗下去了。”

“或許他們想要的,就是我們一直被困在這裏,否則他們沒有理由在這裏動手。”

“你的意思是?”


俊彥詫異的看了一眼雲霄。

“外面肯定是天羅地網,但要離開,也不是沒有辦法。”

“什麼辦法?”

雲霄擡頭看了看俊彥,然後緩緩說道:“我需要知道那個叫魏斯里的究竟是什麼人?”

“你怎麼這麼記仇啊,不就是人家拿了你的廁紙沒有還嘛,你至於麼?”

雲霄搖了搖頭。

“我不是記仇,只是今天你們沒有發現那個客棧的老闆娘有些不對勁嗎?”

“還好吧,我沒察覺到有什麼特別不一樣的地方啊。”

“她一直在維護魏斯里。”


雲霄看着俊彥笑了笑。

“他的身份你們應該比我清楚吧?”

俊彥眉心緊鎖,他思考了很久纔開口說道:“我沒有調查過他,只是今天他入店之時,我看到了他手裏的劍。”

“一個普通的山匪,爲什麼會拿着央錯的劍?這本身就很不尋常。”

殤紫點頭贊同雲霄的說法。

“那店主維護魏斯里的目的,難道也是因爲他身上有央錯的劍?”

俊彥篤定的搖了搖頭。

“羅凱與我師兄有過節,雖然我不太清楚他們之間的過往,但我可以肯定,羅凱和紅娘維護魏斯里絕不是因爲他手裏的劍。”

“那他們會因爲什麼?”

“命令。”

“命令?”雲霄回頭疑惑的看着殤紫,“誰的命令?”

“當然是九方客棧的主人。”

“那個神祕的大土豪?”

俊彥笑着搖了搖頭。

“他可不是土豪,他是真正的富豪。”

“這有什麼區別嗎?”安夏看着他們問。

“當然有區別,王先生是生意人,不是暴發戶。”

“多麼大的生意?”

“整個蠻古的生意。”

安夏饒有興趣的看了看雲霄,這是她擅長的領域,曾經讓桑都變爲商都的女人,生意經刻在了她的骨子裏。

“既然是生意人,那就一定會涉及到利益,保護魏斯里,能對他們有什麼好處呢?” 青石雕上刻畫的那些一絲不掛的美女,神態各異,有的熱情奔放,有的含情脈脈,還有的羞羞答答。一共刻畫了十八位美女,那身材凹凸有致,栩栩如生。

「哦,這畫工也太高超了,這是如何刻畫的,是誰有這麼高超的繪畫技術呢?」向冠華驚嘆道。

「這些美女應該不是我們華夏國的人,她們鼻樑比較高,還有頭髮是捲起的,很像西國的女人呢!」孫海劍道。

總裁寵妻無度 哦,這美女的咪咪好大呀!」納甲土屍伸手就去摸那青石雕上面的美女。

當他的手摸上美女咪咪的時候,突然青石雕震動一下,轟隆一聲響,青石雕地下突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地洞。

眾人吃了一驚,急忙後退,地洞直徑大約兩米多,洞口很圓,很光滑。「這是什麼洞?」納甲土屍驚訝道。

「咦,難道這美女的咪咪是機關?」江帆驚訝道,他立即伸手去摸另外一幅美女圖的咪咪。

轟隆!另外一處也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多的圓形地洞,「我靠!真是的機關呢!這些地洞是通向什麼地方的?」江帆驚訝道。

「這些地洞會不會是通向地下的陀羅湖泊呢?」科馬老爹道。

「嗯,我們還是沿著地洞下去看看吧?說不定能找的藍色之水呢!」孫海劍道。

「傻蛋,你在前面開路,我們跟著你後面!」江帆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立即鑽入地洞之中,江帆緊隨他身後,緊接著是黃富、孫海劍、科馬老爹、張中傑等人。

進入地洞,江帆發現地洞壁十分光滑,江帆摸了下洞壁,如同玻璃似的光滑,「咦,這不是沙土的洞壁!更像玻璃製造的!」 豪門小妻子

他身後的黃富也摸了洞壁,「是呀,這太不可思議了,這是什麼材質製造的呢?」黃富也驚訝道。

孫海劍也發現了這件事,「這是怪了,明明是沙土之地,怎麼會出現類似的玻璃的洞壁呢?」

就在眾人驚訝的時候,突然地洞猛地抖動一下,接著旋轉起來,眾人再也站不住了。本來洞壁就是微微斜著深入進入的,突然一震動旋轉后,眾人立即順著洞壁旋轉下滑,如果坐上過山車一樣全部旋轉滑了下去。

「啊!」

眾人立即驚呼起來,所有人感覺到如同掉落下懸崖峭壁似的,順著洞壁滑墜。

大約過了幾分鐘,撲通!納甲土屍第一個落地,江帆第二個,黃富第三個,很快所有人都掉落地面上。

眾人立即爬了起來,當他們看著眼前的情景的時候頓時都驚呆了!一個很大廣場,在廣場的上有三座金字塔形建築。

每座金字塔下建築大約有十多米高,底座大約二十多米寬,最令人驚奇的是那些切成金字塔的磚石竟然全部是用玉石切成的。

「這裡怎麼會有金字塔呢?」向冠華吃驚道。

「天啦!這些都是玉石砌成的,這麼大塊玉石,該值多少錢呀!」孫海劍感嘆道。


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金字塔,他發現竟然無法透視裡面,雖然金字塔是透明的但是裡面昏暗無法看清楚。

「陀羅湖泊底下怎麼會有三座金字塔呢?」向冠華不解道。

眾人立即朝著第一座金字塔奔跑過去,江帆觸摸金字塔建築的玉石,手感溫熱,「主人,這裡有座門!」納甲土屍喊道。


江帆立即跑了過去,那是一座兩米多高的玉石製造的門,玉石門上刻著古怪的圖案。是一人面蛇身圖紋,「人面蛇身圖?」向冠華驚呼道。

「哦,向教授,你知道這人面蛇身圖?」江帆驚訝道。


「是的,這是瓦蘭國的所供奉的神!」向冠華道。

「瓦蘭國供奉的神?瓦蘭國供奉的神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難道瓦蘭國和這裡有聯繫?」江帆驚訝道。

納甲土屍用力推了下玉石門,「我靠,門關上了,進不去呀!」納甲土屍道。

「我們仔細在旁邊找找,應該有什麼機關之類的吧!」江帆立即仔細觀察玉石門上下,沒有什麼其它特別的發現。

「我靠,這是什麼玩意呀?這蛇人還長了咪咪呀!」納甲土屍的手掌摸上了玉石門人面蛇身的凸起地方。

轟!的一聲玉石門突然打開了!原來機關在玉石門的人面蛇身上!這他媽是誰的設計,所有的機關按鈕都設計在女人的咪咪上,這傢伙也太色了吧!

江帆領頭踏入金字塔內,玉石門開后金字塔裡面光線變得明亮起來,塔頂上好像有燈光一樣,整個金字塔內清洗可見。

「哇!這是什麼玩意!」納甲土屍喊叫著跑了過去。

原來在金字塔的正中間是一個透明水晶棺材,這口水晶棺材長大約十多米,寬大約一米多,就像一個大盒子。

「水晶棺!這是水晶棺!」 生活系科技霸主 ,他也沖了上去。

「怎麼回事?金字塔裡面是水晶棺?難道裡面是誰的屍體?會是什麼人屍體呢?」江帆詫異道。

「哇,人頭蛇身美女!」納甲土屍驚呼道。

「天啦!瓦蘭國供奉的的人頭蛇身之神!」向冠華驚呼道。

江帆立即跑到水晶棺,水晶棺裡面果然躺著一位美貌面孔,金黃色頭髮,身子卻是蛇一樣身子,還有蛇的尾巴。

人頭蛇身的美女沒有穿任何衣物,臉上皮膚白皙,如同活人睡著一樣,身上上有青色鱗片,還有女人的堡壘,蛇一樣的尾巴。

「天啦,真是還有這種人頭蛇身的怪物!」孫海劍驚駭道。

「主人,她手裡好像拿著一個藍色的瓶子呢!」納甲土屍喊道。

江帆立即望人頭蛇身美女的手,她的手掌握著一個藍色玻璃瓶,江帆驚訝道:「她手裡的會不會是藍色之水呢?」

「咦,你們還記得外面青色雕刻美女的圖畫嗎?其中一幅就是一個人拿著瓶子的,會不會就是這個女人呢?」孫海劍提醒道。

「有點像,既然她手中的是藍色瓶子,那裡面說不定就是藍色之水呢!」張中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一個普通的山匪,現在這種時刻出現在九方客棧,還有王先生的神祕保護,怎麼看都和央錯脫離不了關係啊。”

“既然我們想不明白,爲什麼不直接去問他呢。”

俊彥回頭看了看殤紫,他們都是沒有不善於做決斷的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