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回回的,衛生間里始終都有腳印。

看到衛生間里有腳印,我都想罵人。

但是誰能不上廁所?

顯然這個是沒法避免的。

一直守在衛生間里,直到衛生間里徹底收拾乾淨,才離去。

這段時間,都養成了撫摸被子的習慣了,只要沒事,我就在房間里,不停的捏被子,把被子的稜角給捏出來。

非要把圓角捏成直角,非要把皺的地方擼平了。

習慣?

應該不是。

是標準。

標準這個詞在這裡我意識到了他的另外一個含義。

他不在是名詞,而是一個形容詞。

不再是什麼什麼樣的定義,而是什麼什麼樣的狀況。

標準,不在是要求,而是極致!

不在是以前理解的合格不合格,而是現在的完美與更好。

完美就是標準,可以更好就是不標準!

就在我們整理完內務,開始下午的理論學習的時候。

我們班又來了一個人,來的最遲的一個人。

我本以為,我是我當地最後一批走的時候,到了部隊,發現還有其他地方的徵兵時間不一樣。

我們都訓練了好長時間了,他才過來。

是幸運呢,還是不幸呢。

不知道,反正又多了一個兄弟。

他,怎麼說呢,幸運也不幸。

幸運的事,每個人都很照顧他。

不幸的事,他還什麼都不會,和別人差距很大。

班長在和他聊天,我們幾個人就幫他整理東西。

這個時候,我們都已經有點軍人的樣子了,對於各種物資的整理已經有點水平了。

「你叫周俊飛啊。」

「是的班長。」

「以後你就是我們班的一員了,這些人都是我們班的,以後都是戰友,要好好相處,你們也要好好帶帶他。。。」

班長在交代一些事情的時候,還提醒我們要團結,要互相幫助。

由於新的同志周俊飛的到來,我們班今天很熱鬧,每個人似乎都洋溢著激情,畢竟遇到新同志,總免不了顯示一番。

教他整理內務,教他各種條令,各種常識。

大家融合到一起的速度很快,每個人都沒有私心,都很熱情,沒有什麼隔閡。

新來的同志多少都有一點生疏的,但是第二天訓練之後,就沒有了。

對於他來說,第二天的訓練是第一天訓練。

定軍姿,很常見的訓練,但是這一天很特殊。

清新的空氣,爽朗的早晨,急促的起床哨。

出早操,軍姿定型。

一如既往的訓練,大家都已經熟悉。

不就是站嗎。

從集合到分開訓練,自然而然的展開。

本以為今天會有一個輕鬆的開始。

嗯,開始的挺輕鬆的。

軍姿定型。

一直定在那裡,像一個釘子,像一個木樁。

也像一排楊樹,直挺挺的。

也不知道定了多久,

今天奇怪的是沒有吹結束哨,一直等待的結束哨音就是沒有響起。

看著其他單位的人都結束了早操,然而我們還在訓練。。。

計劃之外?

臨時決定?

不知道。

總之知道一點,沒有人說結束,就不敢解散。。。

就這樣一直杵在那裡。。。

「你們這些人,就是不老實,到現在還沒有定出眼淚,訓練就打馬虎,想干什,想好好被操練。我就成全你們,誰定出眼淚,就可以解散回去洗漱了。」

沒有多久。

「報告。」

「好,楊志平不錯,楊志平解散。」

「是。」

為什麼他這麼優秀?

定。

不眨眼。

盯著前面的紅旗看。

使勁的看。

似乎眼睛疲勞了,感覺有點淚水了,也似乎感覺眼睛有點乾澀了,但是還是沒有眨眼睛。

就這樣一直盯著。

「報告。」



什麼鬼?

這個報告打的怎麼還帶著打哈欠的聲音?

「啊,韓大壯不錯,韓大壯解散。」

「是。」

眼角的餘光看到他從我們身邊跑開了。

不能看,不能看,挺住,我這邊也快好了,馬上也有眼淚了。

堅信著。

然而此刻,其他單位的人,都結束了訓練,因為他們都定出了眼淚,都回去洗漱了。

整個訓練場,就剩下,我們班的四個人了。

我是其中一個。。。

「你們是來逗我的嗎?」

「定這麼長時間,都定不出眼淚。」

「大騾子,大賴子,想幹什麼,給我好好定。」

定了半天了,眼干,眼澀,眼疲勞,感覺整個眼球都被水包裹著,但是就是流不下來。

我有什麼辦法?

整個訓練場,只剩下我們幾個了。

班長們看熱鬧也不嫌事大。

「展清,你眼睛瞪這麼大幹什麼?」

說著,還在我們面前還原一下,把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我們。

這肯定在搞事情!

我們幾個也是被逗的,想笑了。

我是知道的,我自己也是在瞪眼珠子,估計也差不多。

只是沒有展清那麼明顯誇張吧了,但是也好不到那裡去。

五十步笑百步。

強忍著笑。

田園小王妃 「想笑就笑嘛。」

三班長在邊上點火,很高興的在煽風。。。

噗臧啟運沒憋住。

「笑什麼笑,誰讓你笑了,隊列里能笑嗎?」

班長等這一刻好久了。。。

班長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在笑的,沒有那種嚴肅。

「報告。」

臧啟運笑了,沒有忍住。

「一群騾子,我還能說你們什麼?就在這裡定,什麼時候定出淚了,什麼時候休息。」

「好笑吧,展清,好笑吧,臧啟運。」

「報告,班長,三班長逗我笑。」

展清很理直氣壯的打著報告。

客官不可以~ 「騾子。」

班長回了一句。

「你們就是四大金剛,四大金剛,四大金剛,四大金剛,瞪,使勁蹬,呵呵。」

三班長一直在那裡調戲我們。

絕對要憋出內傷。。。

不能笑,不能笑,使勁蹬,使勁憋。

整個臉都綳著,看著前方,準確的說是瞪著前方。

遠方的紅旗迎風飄著,晃啊晃啊。

嘟~

「集合,開飯」

「四大金剛,吃飯了,解散。」

今天竟然站了一個早上,這不奇怪,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點疲倦感。

按照平常,腿早就僵直了,麻了。

而這次,卻一點事都沒有。

部隊是苦的嗎?

大家都說苦。

部隊是嚴肅的嗎?

大家都說是嚴肅的。

部隊真的苦嗎?

真的。

部隊真的嚴肅嗎?

真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