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辦公室就這麼幾個人。

江枝也想到了,張了張口,「說不定泉泉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找我或者找你呢?」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她為什麼不直接進來,而是在門口鬼鬼祟祟?」

莫丞州直接反問江枝,而且告訴她,現在余泉泉有什麼事情可以和李然請教,而不是現在來找他們兩個。

江枝低下了頭。

「總而言之,你還是不要和她有太多的接觸比較好。」莫丞州直接給出了定論。

又是這句話,這是江枝今天第二次聽見這句話了。

為什麼他們每個人都這麼說?江枝真的不能理解,余泉泉到底怎麼了,讓他們這麼反感。

江枝站起來,「那我就不打擾莫總工作了,我先離開。」

來到外面的辦公室,江枝看到了在辦公桌里工作的余泉泉。

「江姐姐,你回來了啊!」余泉泉笑了笑,「剛剛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莫總的玻璃會變成那個狀態。」

江枝解釋了一下,說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說明的時候,就會使這樣的一個狀態。

余泉泉表示自己覺得特別神奇。

「剛剛我就是有些好奇,莫總應該沒有責怪吧?」

江枝挑了挑眉,沒想余泉泉居然會主動提起這件事情,她摳了摳自己的之家,問余泉泉有什麼問題嗎?

余泉泉嘆了口氣,「我就是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我第一次看到這麼神奇的東西,就偷偷往裏面看了一下。」

「那你看到什麼東西了嗎?」江枝語氣很平靜,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能夠這麼冷靜,好像和自己無關似的。

余泉泉低下頭,「被莫總發現了,我就立刻跑出來,我怕莫總會介意。你們應該是在裏面說什麼重要的事情。」

她還說,剛剛那樣挺沒有禮貌的。

江枝點了點頭,剛轉頭就看見莫丞州站在自己身後,很生氣。

不過這種怒火好像不是沖着她來的。

「剛剛是你在那裏偷看對嗎?」

余泉泉低下了頭,支支吾吾道:「莫總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我想李然應該有告訴過你,只要玻璃牆的狀態變化,就說明裏面是在說一些重要的事情,不要去打擾。」

莫丞州冷冷地看着余泉泉,兩個人都默契地忽略了江枝。

江枝覺得莫丞州沒有必要這麼嚴格,畢竟人家小姑娘也就是好奇。

她把余泉泉擋在身後,讓莫丞州回去。

「江枝,這是我第二次警告你,少和余泉泉接觸。」莫丞州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看像老母雞一樣的江枝。

江枝卻沒有聽話,她能感受自己身後的這個姑娘,身子已經僵硬了。

明明都是他的員工,他為什麼就是對余泉泉的敵意這麼大。

「因為泉泉打了屈悠悠,你才對人家敵意這麼大嗎?」江枝冷冷地笑了一聲。

莫丞州拉下臉,「江枝,不要胡鬧。」

「怎麼就變成我胡鬧了呢?」江枝笑得格外諷刺,「怕不是莫總你心虛吧?」

她無奈地笑了一聲,「也是,畢竟屈總監是你前女友,你向著她多一點也是正常。但是莫總,工作上的事情,我們還是要公私分明的好吧?」

言下之意就是莫丞州作為公司的總裁居然包庇別人。

「江枝別鬧。」

又是這句話,江枝冷笑一聲,渾身變得冰冷,氣得發抖。

但她還是收起自己的情緒,拉着余泉泉離開。

來到樓下的咖啡廳,余泉泉放開了江枝,深深嘆了口氣,「真是抱歉,如果不是我,你和莫總不會吵架。」

江枝讓她不用擔心,這不是什麼大事,是莫丞州欺人太甚。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莫總會這麼討厭我……」余泉泉又開始低着頭,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江枝讓她不要把莫丞州說的話放在心上。

甚至還說,一開始莫丞州對她也是抱着這麼大的敵意,他對自己不信任的人都是這樣的。

余泉泉還有些懷疑,但是江枝已經開始轉移話題,說起別的事情了。

「我手頭上有個項目你應該知道吧?」江枝說起張慶澤那個戀愛軟件,而且說需要余泉泉的幫忙。

余泉泉呆住,一時間手足無措,她說自己沒有那個能力負責這部分的美工。

江枝卻說她可以,「我需要你的幫助。其實公司這段時間是不需要招人,因為這個項目把一些消極怠工的人給開除,所以出現了缺人的狀況。」

「但是這不是最主要的。我想要培養我自己的員工,所以,我希望你能加入我的團隊。」

江枝伸出的手,「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加入我的團隊呢?」 不多時大陣內的十幾隻亡靈凶獸都交出了好處,同時大陣外的幾隻亡靈凶獸也相繼交出了好處獲得了進入大陣的資格。

進入大陣的一共有二十隻亡靈凶獸,自從他們進入大陣之後,他們便成為了既得利益集團,也開始幫著秦維傑阻止外圍亡靈凶獸衝擊大陣了。

有了這些傢伙的幫助,外圍的凶獸雖然還盤算著衝擊進入大陣,但卻都被死死的堵在了外面,一時間也算是形成了暫時的平衡狀態,基本上不會爆發太大的衝突了。

此時雖然還有不少凶獸打算給秦維傑好處,但秦維傑已經打算嚴格的控制著進入大陣範圍內的凶獸了。

現在的大陣中還留著二十幾隻凶獸,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看著這些亡靈凶獸幫著自己阻擋陣外的凶獸,秦維傑也終於騰出手來查看起自己的收穫了。

「嘖嘖嘖~一群窮鬼!『碎靈寶石』的碎片二十顆,能增加精神力……死神遺骨五塊……荒原特有的堅硬礦石,應該能打造一些魔法器物吧……咦?卧槽,誰尼瑪把自己的肋骨給我了!我要你的肋骨有毛用啊!」

大陣中一隻牛身鼠頭的怪物一臉不好意思的向著秦維傑比劃了起來,像是再說他的肋骨很堅硬。

「哦哦哦,硬度的確很強,比鋼鐵都要硬,算了就當是做善事了!你可以在這裡面待兩個小時。」

「喂喂喂,外面的,別再往進沖了,再敢暴動往進沖小心我讓他們弄死你們!大陣裡面已經滿了!兩個小時后才能騰出位置來……」秦維傑說著從懷中掏出幾張黃紙,隨手掐起幾個印決以自身的鮮血混合硃砂,提起靈筆在黃紙之上篆刻了起來,不多時十幾張紙符成型,此時秦維傑才繼續道:

「裡面的位置雖然沒有了,但我這裡有幾張避風符咒,雖然沒有的大陣裡面舒服,但有了『避風符』應該也能保證你們不死了!價格公道,童叟無欺,每張只要『碎靈寶石』碎片一顆或者同等價值的其他物品也可以!」

大陣外的亡靈凶獸差點斯巴達了,這尼瑪也太喪良心了!尼瑪,裡面明明還有很多位置好不好!1英畝左右的空間,就鑽進去二十幾個凶獸,地方大著呢,再容納二十個都不是問題,還說滿了,睜著眼睛說瞎話呢?你跟我在這聊玄幻呢?

不過迫於秦維傑的淫威,與陣內凶獸的實力,一眾凶獸還是暫時隱忍了,畢竟這個人類可是能一屁股坐死暴君昆圖的傢伙!進入大陣的那些凶獸也都是凶獸中的佼佼者,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好處來收買秦維傑。

僅僅幾分鐘的時間,避風符便銷售一空了,秦維傑也是賺的盆滿缽滿。

「看來我還是很有經商頭腦的!估計是家族遺傳吧……」秦維傑心裡腹誹了一句。

看著大陣範圍中的二十隻亡靈凶獸,稀稀拉拉零零散散的分散開來,整個大陣範圍內還有不少的空曠區域,明顯還能放進來不少凶獸。

然而秦維傑卻不願意再讓過多的亡靈凶獸進入其中了,倒不是大陣範圍裝不下,也不是秦維傑要坐地起價撈好處,而是秦維傑考慮到,如果讓更多的凶獸進入陣法之中,導致大陣之中凶獸太多太擁擠,搞不好都會一不小心破壞了剛剛建立起的陣眼、符篆與銘文。

陣法被毀萬事皆休,所有人都會死,最終甚至連自己都會賠進去了。

其實以秦維傑的心態,他原本都是不願意讓任何亡靈凶獸進入大陣之中的,之所以以敲竹杠的方式放進來二十幾個,完全是有些擔心這幫凶獸為了生存會對他群起而攻之。

數十萬凶獸群起而攻之還不得把自己生撕了。

放進來二十個凶獸,讓他們跟自己一個陣營,就當是雇了幾個打手,再兜售一些可以保命的『避風符』能夠很大程度上降低衝突的風險。

幾年來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秦維傑早已看透,他雖是修行中人,但尼瑪又不是白蓮花,俗話說,窮則獨善其身,達則掠奪天下,呸!差點說實話了!是達則兼濟天下!先讓自己活下去再說,其他的能幫再幫,幫不了也要保全自身!

秦維傑自知,有時候就算你幫了別人都未必會得到應有的感激,說不定還會被人背後捅刀子,所以秦維傑雖然讓眼下的局勢達成了一定的平衡,但卻依舊注意著那些已經進入大陣凶獸們。

突然,秦維傑微微皺眉,耳朵微微一動,隱約聽到了陣內的兩個凶獸緩緩靠近,正在悄悄密謀著什麼。

「……看他的身手應該沒有多強大,魔力位階最多七階,只是手段多一些,應該是掌握了『先民後裔』的魔力運用方式,坐死昆圖應該只是意外……」一隻亡靈三首魔狼低聲對著身旁的一隻形似獅子的亡靈生物道

「你什麼意思?」

「這個人類已經支撐起這個領域了,反正這個領域一直存在,所以有沒有這個人類在都不重要了……」

「我們殺了他?」

那個三個腦袋的亡靈魔狼點點頭繼續道:「好處憑什麼讓他賺了,昆圖昏死過去了,現在咱們倆是這片區域中最強的存在了,只要把他……,好處還不都是我們的!到時候我們學他讓其他傢伙掏好處……」

形似獅子的傢伙思索了一下:「好!幹了!」

正在此時,秦維傑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好計策啊!狼子野心!還真是個人才啊……不過這樣算計你們的救命恩人真的好嗎?」

「怎麼可能!?您能聽懂我們的語言!」

秦維傑不語,只是冷冷的看著兩隻凶獸。

兩隻亡靈凶獸也是被秦維傑看毛了,彼此對視一眼,三首魔狼率先爆喝一聲:「殺了他!」

話音未落兩隻凶獸不由分說的向著秦維傑襲殺而來。

兩隻凶獸果然像他們自己說的,實力算是這片區域中的佼佼者了,秦維傑通過他們身上的魔力感受,這兩個傢伙至少有魔力八階左右的位階,比起自己魔力總量要高出三倍,難怪會動歪心思。

這算什麼?東郭先生與狼?呂洞賓與狗?農夫與蛇?郝建與老太太?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好人沒好報啊!

「既然你們找死,那我就超度了你們!」秦維傑眼神凜然,強烈的殺意席捲,秦維傑是真的動怒了。

竟然敢算計老子,看我不弄死你們! 「嚇到了嗎?」

喬巡無奈地回答:

「長官,你不用每次見到我就這麼問。」

周思白笑了笑,

「這樣啊,看來你已經習慣了。」

「事不過三嘛。」

「還有,你別叫我『長官』,我的編製不是軍政官員。叫我名字就行,我叫『周思白』。」

喬巡聳聳肩,他對稱呼沒什麼所謂。

「這次來是問我那個八腿蛙男的事的嗎?」

周思白笑容濃郁,他喜歡喬巡這樣開門見山,不彎彎繞繞東扯西扯的人。

「嗯,你知道,這是我的工作。」

「坐吧。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了。」

兩人對坐在沙發上。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