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見過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活著的時候。

有誰敢鬧事?

他倆一死,戰爭就無休無止。

所以啊,這一世,還得是這個樣。

而為什麼是一年後讓自來也死?

因為一年後他就天下無敵了。

可以橫推天下了,自然就天下和平了。

和平之後該幹嘛?

自然是給人洗腦了,灌輸正確的人生價值觀。

傳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這事兒以後他整理好以後,就一股腦交給鹿丸了。

趁著他還沒禿,多薅薅。

半個小時后,他們終於看見了木葉的防禦工事。

不由的都加快了腳步。

作為領頭的鳴人,想了想,反正他們這麼一大股人,不被敵人探子發現,那是不可能的。

不如大搖大擺的好好造一造聲勢!

他們是來支援的~

不是來救援的!

得給這裡的部隊大大雞血!

你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神獸大人來了!

準備迎接勝利吧!

立刻通靈出稀有時裝,伸手一擺披風!

威風臨臨的走在隊伍最前面。

進入大營!

單膝跪下,低頭抱拳,大吼一聲:

「漩渦鳴人奉命來討賊!」

「刷!」

「刷!」

一雙雙眼睛頓時激動的看來過來!

「神獸大人來了!」

「太好,終於可以結束了!」

「嗯~~~嗯~」

鳴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忽然感覺自己所在的地面一黑……

鳴人抬起頭向著天空看去……

綱手輪著沙包大的拳頭,從天而降!

「轟!!!!」

「姐!!別打臉!人多!」

7017k李曉凡登記離開三藩市前,去了一趟唐苑中餐廳,向老闆娘唐紫欣致謝,感謝對他和雅虎合伙人們的盛情款待。

「阿凡,客氣啥啊,你給我們餐廳帶來這麼多生意,我得感謝你才對啊!」唐紫欣笑道。

李曉凡笑着調侃道:「紫欣姐,你這樣一個加州大學的高材生,就打算這樣一輩子做一個中餐館的老闆娘嗎

《重歸新加坡1995》第313章卡脖子工程與夜歸 小白虎悲憤之餘,想了一下,覺得老爹生氣也許有道理,光給娘不給爹,好像是有點不公平呢。

好像哥哥姐姐們做衣服什麼的,都沒忘了這個全身龍氣的老爹也做一套。

算了,給吧。

我是只懂道理的虎。

小白虎含淚上交十塊上品靈石。

始皇淡定的收了,但看這小傢伙眼淚汪汪,始皇不吝給點口頭表揚:「不錯,以後繼續保持。」

小白虎:!!!

所以虎以後賺的,也留不下來多少了?

七尋在適時插播背景音樂,人工開唱:「你有我我有全都有呀,風風火火闖九州……」

最後還是美娘厚道,覺得孩子太可憐了,抱過小白虎,對著一家人嗔道:「你們欺負它做什麼?」

又安慰小白虎:「我們純純還小呢,才一歲嘛,已經這麼能幹了,都知道孝順長輩啦,可比哥哥姐姐們強多了。他們如你這般大的時候,還得娘我一把屎一把尿的伺候著,整天光知道吃和睡,這要不是我親生的,一準兒扔了。我們純純不但孝順,還能幹,捕了那麼多獵物,找了那麼多靈藥,而且採礦比爹和大哥都強,他們笑話你,那是嫉妒我們純純能幹。」

說到這裡,還朝始皇確認:「他爹,你說是不是?」

始皇差點被這句「他爹」的叫法給驚的把嘴裡的茶都噴了。

這個叫法,還挺新奇。

始皇撇了一眼小白虎,小東西顏值高不說,關鍵人家是神獸!他這條真龍,當一回白虎爹,似乎誰也沒辱沒了誰。

他爹就他爹吧。

始皇讚許的點頭:「是比那幾個不省心的強點。」

小白虎滿圓了,得意的在美娘懷裡,沖那幾個不省心的昂著頭,眼神睥睨,滿臉鄙視。

哼,都沒我能幹!

我白虎可不是吃閑飯的!

等我長大了,把你們統統按地上摩擦!

鄙視完那幾個不省心的,小白虎頭一回對始皇表示了親近,跳到始皇懷裡賣了個萌。

始皇被小傢伙的賣乖行為,逗的大為開懷,這些日子忙於採礦的疲倦,似乎一下子都沒了。

在他看來,養寵物都是玩物傷志,現在的始皇,才有些明白,那些閑人們,為啥喜歡養這些沒用的小東西。

何況他家的小神獸,和那些沒用的小玩意兒可不同。

正如老婆所言,小東西能幹著呢。

用完晚膳,公主明溪勸道:「靈礦就在那裡,且丟不了。就算一時開採不完,往後昊兒他們得閑過來開採就是了,何必那麼累?瞧你們這些天忙的,今晚就別再過去了,都在家休息一晚上。」

順便聯絡一下夫妻感情,自從開礦,夫妻兩好幾天沒有好好交流了。

始皇拍板:「聽夫人的!」

幾個不省心的自然沒意見,都不是喜歡辛苦的人。

生活嘛,在沒有生存壓力的時候,就該舒適些。

美娘和靈素去收拾碗筷,扶蘇一把拉過猴哥:「走,我得好好泡個澡,你給我弄熱水去。」

整天用清塵術解決個人衛生問題,總感覺自己還是臟髒的。泡個熱水澡,還能解個泛,至少心理上放鬆舒服些。

兄弟兩走了,七尋聽了大哥的話,來拍龍爹龍屁:「爹,我也給你弄點熱水,好好泡個澡?」

始皇把團在他懷裡的小白虎遞給了靈玉,起身伸展了一下身體,點頭好:「也好。」

還是閨女貼心啊,那兩個臭小子,光顧著自己去泡澡,也不知道先孝敬他這個老爹。

七尋屁顛屁顛的跑去主樓里給龍爹放熱水,靈玉抱著小白虎,覺得自己也應該表現一下,不能讓四姐姐獨美。

「爹,泡澡的時候得來點紅酒和果盤,我去給你準備!」

說完,抱著小白虎也跑了。

始皇覺得人生很圓滿。

可惜,還少了個搓背的人。

老婆呢?

正在猴哥小樓的大廚房間里和靈素收拾廚房的美娘,見靈玉抱著小白虎過來準備果盤和紅酒,疑惑道:「才吃完晚飯,弄這些做什麼?」

靈玉放下小白虎,讓它自己玩去,打開柜子挑了點靈果,一邊清洗,一邊道:「四姐給爹準備熱水泡澡去了,我想著,泡澡的時候來點紅酒和水果點心,豈不美哉?對了,三姐姐,還精油花露嗎?熱水裡放些,給爹解泛。」

靈素點頭:「有的,不過在小尋那裡,你去跟她說一聲,讓他在熱水裡加些。果盤和紅酒,我給準備好,讓娘送去就行。」

說完,還不忘看了靈玉一眼。

靈玉妙懂,歡快的跑去主樓。

靈素把果盤拼切好,又拿了猴哥廚房裡放著的紅酒,找了兩個琉璃紅酒杯,擺好好后遞給美娘:「娘,您幫著送去吧,我再給準備點夜宵,大哥泡完澡,說不定得吃些。」

公玉明溪沒想太多,接過靈素遞過來的木盤,往主樓去,完全不知道,她這個最周全,最靠譜的三閨女,跟她那最不靠譜的四閨女學壞了。

看著美娘出了二哥的小樓,靈素淺淺一笑。

只盼著,這一世父母能永遠這般恩愛,這個家,能永遠這般和睦,而他們兄妹,能永遠相互扶持,彼此關懷。

如此,哪怕以後遇上再多的艱難困住,只要有這一世的記憶在,她覺得,她都能穩穩的走下去。

因為她看到過幸福的樣子,並且曾經擁過有。

七尋給龍爹擺放好熱水,聽靈玉的,又兌好精油,知道一會兒美娘得回來,還趁著龍爹沒進來,給灑了些玫瑰花瓣,然後拍了拍手,拉著靈玉出了衛生間,和一樓坐在沙發上,正看電視中播放的視頻的龍爹打了招呼。

「爹,水放好了,一會兒我們叫娘來給您找換洗的衣裳。我們先回去啦。」

始皇點了點頭:「去吧。」

姐妹兩相視一笑,歡快的出了屋。

始皇見這兩小東西賊兮兮的樣子,不由失笑。

這大概,便是百姓口中的天倫之樂吧。

感覺好像忘了什麼事?對了,小閨女不是說給他準備紅酒和果盤的么?

紅酒和果盤呢?

正疑惑著呢,就見美妻揣了擺放著水果和紅酒、琉璃酒杯的茶盤進了屋。

。 靈汐想,還是她自己的方法奏效,直接把人拖過去看不就好了嗎,說那麼多有用?

連拖帶拽的把人弄到陳程另一個小窩附近,靈汐看了那個女人一眼,「叫什麼?」

靈汐聽過陳程叫她的名字,但是陳程這傢伙紅顏知己太多,所以她忘了這個女人叫什麼,主要對不上臉。

迫於靈汐的威力,那個女人不情願的說了,「安婷。」

「哦,等會安靜點,要不不配合,就別怪我不客氣。」靈汐晃了晃手裡還有的麵包。

想到那麵包的味道,安婷忍了,她實在不想聞到那濃郁的榴槤味兒了。

不多時,陳程就出現在她們眼前,身邊還有一個女人。

安婷一看見那個女人,就特別激動,靈汐就瞪了她一眼,可是安婷還是很激動,甚至想衝出去。

靈汐沒有猶豫,直接把麵包再次塞進安婷的嘴裡,然後勾著她的脖子,讓她沒法行動。

「好好看著你家小渣渣在幹啥。」靈汐小聲說了句,就把目光看向陳程。

安婷動不了,被靈汐用一總很難看又不雅的姿勢壓著,嘴裡也是難聞的味道,只能屈服。

那邊,已經進行到了中間,「學長,謝謝你在這個時候收留我。」

陳程看著女孩溫柔害羞的臉,也笑得一臉溫和,「傻瓜,說什麼呢,學長還能看著你流落街頭啊!」

揉了揉女孩的頭髮,陳程一手插兜,一手對女孩擺擺手,「快上去吧,好好休息下,不要想太多。」

「嗯。」重重的點了點頭,女孩歡快的跑進公寓樓。

靈汐看的直抽搐,頭點的那麼重,真的不怕掉下來嗎?

「你說她為什麼要點那麼重的頭呢?」

安婷翻了個白眼,我怎麼知道啊,再說了你把我嘴堵上我說什麼哦!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