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況羅陽在她眼裡,也算是個合格的伴侶。

在這個情況下,她便想要戀愛了。

初次戀愛,她對羅陽特別在乎。

只要跟他在一起,聞著他身上的味道,感受他的體溫,她就會很快樂。

嬌妻尋夫:一夜未了情 若能跟他去逛街,那就更開心。

是以,現今要跟羅陽分離,譚勝美心裡就會失失落落的,總是像心被掏空了,不實在了。

只有當羅陽在她身邊時,她才會真正覺得自己活著,世界也多姿多彩。

雖知羅陽有正牌女朋友,但譚勝美覺得她也有機會做他的正牌女朋友。

她懂得近水樓台先得月的道理。

想要先得月,那必須要跟羅陽經常在一起。

有了這個思想,自然就希望天天跟羅陽粘著了。

「老婆,以後我會經常陪你逛街的。」羅陽保證道。

「今晚陪我逛街,我給你買衣服。」譚勝美嬌聲道。

若有空,陪她逛逛商場無所謂。

可惜而今是多事之秋,眼看就要迎戰鷹爪雁行門的半魔祖師爺,不得不回去和左右護法商量。

「老婆,聽話,明日我再上來。剛才打電話給我那人,他要對付我。 無效妻約:老婆,咱不離婚! 我得回去想方法收拾他。」

羅陽先啄譚勝美的唇,又輕撫她的脊背。

講電話的內容,譚勝美是聽見的,她知道羅陽沒有騙她。

雖不情願,但還是要讓羅陽回去。

「你在這等一會。我很快回來的。」譚勝美含笑道。

也不知她要做什麼,羅陽同意了。

隨後譚勝美下了床,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宿舍,下樓,走出院子大門,右轉走幾十米,便來到一家內衣店。

她親自給羅陽挑選了五套內衣。

回到宿舍,當看到購物袋裡全是內衣時,羅陽嚇了一跳。

「老婆,怎麼買這些?」羅陽苦笑。

有幾位美人給他買過內衣,現今又多了一位。

「以後你就穿我買的。」譚勝美要求道。

發起進攻了!

要佔領了……

羅陽忽然感覺到自己身體某個部位的重要性,不禁為之自豪。

「我還有,等舊了再換新的。」羅陽說道。

「這值幾個錢,你一天換一條新的,我都能買得起。」譚勝美也有大方的時候。

收下了內衣,羅陽辭別譚勝美,正要走人。

譚勝美又追上來,咬著羅陽的耳朵,輕聲道:「明天就穿新的,我可要檢查的。」

呵呵一笑,羅陽只得敷衍道:「沒問題。」

下樓上了車,雙喬和洪佳欣見羅陽拎了個購物袋,都覺好奇。

「你買了什麼?」

洪佳欣和羅陽都坐在車廂後座,她首先問。

本來就心虛,被洪佳欣一問,羅陽便有些慌張了。

「沒什麼。」

認識羅陽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他這麼言詞閃爍的。

「給姐看看。」洪佳欣伸手來搶。

「不要,不要。」羅陽將購物袋抱在懷裡。

洪佳欣自然搶不贏羅陽,更好奇了。

看到購物袋,都大概知道裡面是新買的東西,只是不清楚是什麼。

先前譚勝美下樓出去,車裡3位美人看到了。

回來時,看譚勝美手裡提的便是羅陽此時抱在懷裡的購物袋。

因此,雙喬和洪佳欣知道是譚勝美買的禮物。

「譚姐送了什麼給你?」洪佳欣問。

「沒什麼。」羅陽訕笑。

當時下樓梯,都想著要怎樣悄悄處理掉五件內衣。

可是想到譚勝美還站在走廊處,若瞧見沒了購物袋,她定然會猜是羅陽故意丟棄。

這很傷她的心。

她好心好意買了禮物,雖說是內衣,但也是一份情意。

禮物雖輕,情意卻重。

就算再怎麼不喜歡這些禮物,也不能做那麼過分的事,轉眼就丟掉。

要丟,至少也不能在這個時候丟。

要等到車子駛出了院子,走在公路上,再丟也還不遲。

是以,羅陽便帶上車了。

不料3位美人如此好奇,定要看禮物,這可嚇壞了羅陽。

洪佳欣數次要搶購物袋,卻不成功。

她嘴角一揚,冷笑道:「不給我們看,回到家裡,我們就直說,讓桂花姐和安姐找你算帳。」

聽了這話,羅陽更心虛了。

他確實不便丟掉這五件內衣。

不然,明日上縣城,譚勝美查看他沒穿她買的內衣,那又要折騰。

一天說忘記,那總不能天天都說忘記吧?

換言之,只好保留這五件內衣。

不過,帶內衣回家,安玉瑩和唐桂花又會看到,那就需要解釋。

羅陽將會說內衣是自己買的,這個借口很強大。

唯一的問題是,若雙喬和洪佳欣不肯幫忙證明,那兩位村花是不會相信的。

以美人的敏感第六感,兩位村花更傾向認定是其他美人送內衣給羅陽。

想要獲得雙喬和洪佳欣的支持,那就必須要跟她們說實話。

這又是一個大問題。

若直說譚勝美買內衣相贈,這就足夠讓3位美人想入非非了。

車子駛出了院子后,羅陽想了想,3位美人又不笨,不跟她們實說,其實她們也能猜到端倪。

於是羅陽說道:「大喬姐,小喬姐,班長,譚姐送了點禮物給我。」

這不消他說,3位美人看到購物袋,便知道了。

極品盜竊系統 「到底是什麼?讓姐看看。」

說時,洪佳欣一手奪去了購物袋。

這次羅陽沒有護住,故意讓她輕鬆搶去了。

洪佳欣打開購物袋,伸手進裡面將東西拿出一看,連忙塞了進去,將購物袋擲回給羅陽。

雙喬不知是什麼東西。

喬悠思開車,自然不便轉頭看。

「佳欣,裡面是什麼?」喬在水笑問。

「你問他要來看,就知道了。」洪佳欣紅著臉道。

她是不好意思開口說是內衣。

不單一件,還是很多件。

「牛仔,給我看!」喬在水伸手向後。

羅陽便將購物袋遞給喬在水。

只看了一下,喬在水便格格地嬌笑起來。

喬悠思也由妹妹的手裡看到是什麼禮物了,同樣笑了。

為了爭取她們的支持,羅陽算是豁出去了。 「他可以壓低修為,再與白石一戰。」

重生之無悔人生 雪萊回答。

「即便如此,白石哥哥只是個光明魔法師而已,贏了,他也勝之不武啊?」

「只是一個光明魔法師?你覺得在現在所有人的眼中,白石只是一個普通的光明魔法師嗎?」

雪萊輕笑一聲,「不,他是一個天才,踩著天才的臉上去,辛格才能獲得那些大人物的賞識,對於辛格而言,白石就是一個最完美的踏板。」

「這一場決賽,其實早已變了性質,已經不是團隊對團隊,而是王對王!」

「我們不過是綠葉罷了。」

觀眾席上。

議論紛紛。

「連著三天沒有看見白石了,你說那傢伙會不會害怕不來了?」

「有可能,畢竟被辛格盯上,你覺得他會有好下場?」

「害怕也是正常,如果是我,也不會再出現的。」

「可惜了,畢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光明魔法師,本以為他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驚喜呢。」

比賽結束,眾人散場,與此同時,關於白石的消息,幾乎傳遍了整個西城區,甚至其他城區也擴散過去了。

「天才魔法師!」

「不一樣的光明魔法師!」

「光明教廷未來的大主教!」

諸如此類的名號出現在報紙頭條上,一時間,無論是酒館,茶舍,還是其他公共場合,都在談論白石與辛格的最終戰鬥。

不過再火的新聞,也經不住時間的流逝,以及更勁爆的消息來襲!

帝都天才來臨!

入住城主府!

史密斯家族的安吉麗娜,塞恩家族的比斯曼,奧創家族的羅德尼,霍爾家族的蘭登,這是帝都此次前來的四大天才,除此以外,還有一些其他城市的。

而所有人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那位遺人。

飄族這一任的世間行走。

年僅十六歲的鐵拳少女,飄柔。

她從阿爾比斯山脈中走出來,一邊趕路,一邊挑戰,據說到現在,在銅環級的戰鬥中,從無敗績,強得可怕。

哪怕是帝都來得那四名天才,聽到飄柔這個名字,都不會情不自禁地摸摸頭髮,目露凝重。

雖然這個時代,煉體一脈很是沒落,但如果能修鍊起來,依舊是最強的職業。

連肉身巨龍都不敢與煉體戰士近身戰鬥!

城主府。

往日高高在上的城主,此時卻一臉的謙卑。

奢華的大廳中,坐著四個人。

其中一人是安吉麗娜,其他三人則是比斯曼,羅德尼,以及蘭登。

安吉麗娜是初階魔法大師,比斯曼是巔峰魔法大師,羅德尼則是銅環級高階的鬥氣戰士,蘭登雖然也是同階鬥氣戰士,但修鍊的卻是傀儡一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