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自己皇妹卻不一樣,她之前敗給了荒神陽,必須由她親自擊敗他,洗刷這個恥辱。

若是荒神陽死了,這件事就會成為一個死結,永遠留在她心底。

這對她以後的修鍊,境界提升,會有很大的阻礙作用。

「皇子殿下,你快阻止公主殿下,若是公主殿下出了事,那後果不堪設想。」

「阻止,怎麼阻止,我也想阻止她,不過,卻阻止不了。你覺得皇妹會聽我的話嗎?」

「那該怎麼辦。」

「集合所有護衛,去公主府,就算我們全死了,皇妹也不能有任何事。」

公主府內,荒神陽有些心神不寧。

「公主殿下,你最好別和我耍什麼花樣,你人可是在我手中,若是一有不對勁,第一個死的就是你。」

玄凰臉色微變,隨後道,「荒神陽,你也有害怕的時候。」

「我,自然害怕,害怕在沒有殺掉敵人之前,自己先死了。」

玄凰聞言,也不再言語。

荒神陽猛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眼神森寒地望著玄凰,冷聲道,「公主殿下好手段,居然暗中給玄皇一報了信。」

「什麼。」

落星臉色大變。

玄凰眼神也是一縮,隨後恢復平靜道,「荒神陽,你什麼意思,我幫你把太子哥哥引來,難道你想要卸磨殺驢。」

「公主殿下何必與我裝蒜,如今大殿外的黑暗中,已經埋伏了許多高手,而且還有源源不斷的人趕來。」

荒神陽早就將龐大的靈魂覆蓋了出去,四面八方,一有風吹草動,根本瞞不過他。

聽到這裡,玄凰知道瞞不住了,隨後笑道,「不錯,我是暗中給太子哥哥報了信。」

她心中有些絕望,看樣子太子哥哥已經到了。

他之所以現在還沒動靜,恐怕是在想辦法,要救自己出去。

可是現在卻被荒神陽發現了。

那自己的下場,可想而知。

「完了,完了。」

落星跌坐在地上,雙眼無神。

自己做出這些事,最後的下場好不到哪裡去,皇室不會放過他的。

「沒出息的東西,枉你還是紫陽宗的天才,死有何懼,來之前你就應該有所覺悟。」

荒神陽踢了他一腳。

「我不想死,我是紫陽宗的天才,受人敬仰。」

「天要你死,你不得不死。跟我出去,在死之前,多拉幾個墊背的。要是咱們能將玄皇一幹掉,我保證,在下面將玄凰嫁給你。生前沒在一起,死後做一對鬼夫妻如何。」 荒神陽,石奎,帶著玄凰從宮殿內走了出來。

黑暗中,玄皇一見到被挾持的玄凰,眼中閃過一絲冷光。

幸好黃幕僚有先見之明,不然,若是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來了公主府,後果不堪設想。

「太子殿下,既然來了,那就出來,咱們好好敘敘舊。」

「哼。」玄皇一一聲冷哼,走了出來。

他心中非常疑惑,荒神陽是怎麼發現他們包圍這裡的。

美人謀:庶妃爲後 初戀撞上大明星 「公主殿下,你們還真是兄妹情深,不顧自己的性命,也要給太子報信,荒某真是佩服,佩服。」

「荒神陽你竟然敢對皇妹做出這樣的事,本太子饒不了你,必定將你千刀萬剮。」

見到玄凰那美麗的臉頰上,多出一道猙獰的傷口,玄皇一再也忍不住了,寒聲怒喝道。

那個樣子,恨不得將荒神陽生吞活剝。

他現在哪裡不知道,荒神陽用這種手段,逼自己妹妹就範。

讓她把自己引來,不過玄凰並不想害自己,所以便在傳訊符中留下了破綻。

好讓自己提前作出部署。

「太子殿下想將我千刀萬剮,就怕你沒那個本事,上次你算計我,在公主府布下天羅地網,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還不是被我逃掉了,接下來一系列追殺,也都沒有用。」

「如今我溜進了公主府,抓了美麗的公主殿下。嘖嘖,不得不說,太子殿下,你真的是很無能,若是將來你繼承了青雲國國主之位。恐怕整個青雲國都得亡在你手裡,真不明白,你那父皇為何不找個更有能力的皇子坐這個位置。」

荒神陽的話語,猶如一柄柄利劍,毫不留情地刺進玄皇一心中,他怒發如狂。

不過,玄皇一乃是青雲國太子,並不是常人。

強勢奪愛:億萬首席難自控 他心機深沉,此刻也看出來了,荒神陽這是故意在挑動他的情緒。

此刻,他慢慢冷靜了下來,恢復了平日里的狀態。

寵妃妖嬈:撲倒腹黑王爺 「荒神陽,將我皇妹放了,我可以考慮給你一條活路。」

「太子殿下,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高高在上,以為什麼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中嗎?」

「要想救玄凰也可以,你一個人過來。」

玄皇一面沉如水,他當然不會聽荒神陽所言,若是他過去,不僅救不了玄凰,還得把自己搭進去。

「怎麼,太子殿下不願意嗎?公主殿下,你可看見了。你為了自己皇兄,連命都不要了,可是太子殿下,卻連為你冒一絲險的勇氣都沒有,你難道就不對自己之前做的事情後悔嗎?」

「皇妹,你莫聽他挑撥離間,皇兄無論如何都會救你出來的。」

「太子殿下,讓我去,將此人殺掉。」

林天虎站了出來,寒聲道。

「不行,皇妹還在他手中,萬一他狗急跳牆,傷了皇妹,那可如何是好,」

玄皇一擺了擺手,毫不猶豫地拒絕道。

自己前段時間辦事不利,已經引起了父皇的不滿。

如今牽連皇妹,皇妹乃是父皇最疼愛的女兒。

若是她真有個什麼閃失,他根本無法向父皇交代。

「皇兄你別管我。」

荒神陽雖然表面如常,但是,心卻沉了下來,今天他來公主府的目的,是為了抓住玄凰,然後將玄皇一這個害死彤兒的罪魁禍首給殺掉。

可是現在,這個計劃已經很難再實現了,玄皇一是被引來了,可是他卻帶來了大批高手。

「事到如今,看來自己只有拼了。」

想到這裡,荒神陽心中露出一絲決然。

「公主殿下,你真是讓我失望,看樣子你的皇兄已經不管你了,那也就怪不得荒某心狠手辣了,這張美麗的臉蛋,恐怕是保不住了。」

荒神陽手中的劍,在玄凰面前輕輕滑動,嚇得她臉色蒼白。

「住手,荒神陽,我可以答應你。用我換玄凰。」

「太子殿下請三思,你乃一國儲君,萬萬不能出任何差錯。」

眾人聞言,頓時大驚,一個個紛紛開口,想要阻止他。

「你們都不必勸我,我意已決,皇妹深陷囫圇之中,還在為本太子著想,若是不將皇妹救出,我以後還有什麼資格坐青雲國的大位。」

玄皇一大袖一揮道。

「皇兄。」

「放心吧!皇妹,我說過要將你救回來,就決不食言。」

話語一落,他便向著荒神陽行去。

荒神陽放開玄凰,玄凰也慢慢朝著對面走去。

林天虎對著眾人使了個眼色,只要玄凰公主過了安全界限,他們便會立即出手。

就在玄皇一和玄凰走到中間的時候,荒神陽猛然動手了,他化為一道閃電,對著玄皇一衝了過去。

「保護太子殿下。」

林天虎一聲厲喝,率先和太子府的另外幾名天宮境高手沖了出去。

四面八方的黑暗中,陡然響起密密麻麻的破風聲。

大批公主府,太子府的侍衛衝出,如潮水般湧來。

林天虎他們剛一動,數顆天雷珠從石奎手中飛了出去。

「不好,快躲。」

林虎和另外幾人,頓時大驚。

他們只是紫霄宮境界的武者,和之前死去的那兩名太子府高手一樣。

這天雷珠威力強悍,足以殺傷重霄宮武者,若是被捲入其中,他們也會步之前那兩人的後塵。

所有人急速向後退去,他們躲得快,而且事前有防備,知道荒神陽有這個東西。

所以,很快便退出了天雷珠的殺傷範圍。

不過,那些公主府與太子府的護衛,可就沒有那麼好運了。

數顆天雷珠爆炸開來,恐怖的雷霆之力,如天火肆虐人間。

那些護衛也只是通幽境武者,哪裡擋得住天雷珠的威力。

一個個發出凄厲的慘叫,如燒焦的稻草人,一片又一片,接著倒了下去。

只是眨眼間,兩府的護衛,便損失了泰半。

見到天雷珠並沒有對那些天宮境高手起作用,石奎並沒有任何沮喪。

從一開始,他的目的就是拖住這些人,好讓他們沒有機會幹預少爺殺死玄皇一。

荒神陽一拳擊出,罡風陣陣,拳風如虎嘯山林,龍吟九天。

玄皇一眼神冷漠,渾身一震,在他身體表面,無數真元流轉。

一座黑色高塔浮現,塔高四層,將玄皇一整個身體都包裹在裡面。

玄皇一施展的,乃是皇室中一種很有名的防禦性武技。

荒神陽恐怖的一拳,擊在塔聲上,發出陣陣黃鐘大呂的聲音,塔身只是輕輕顫抖了一下,隨後便紋絲不動。

「好厲害的防禦能力。」

荒神陽心中一凝。

渾身上下琉璃光綻放,他一聲怒吼,一拳接著一拳轟出。

在恐怖的力量攻擊下,整個塔身此刻劇烈地顫抖起來。

玄皇一臉色劇變,身子向後極速退去,不過,荒神陽哪裡會放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他瞬間欺身上前,如牛皮糖般粘了上去。

手中拳頭極速揮舞,每一拳都有開山裂石之力,一拳又一拳。

他連續擊出十八拳。

隨後只聽「咔嚓」一聲,整個塔身的裂縫越來越大,最後如鏡片般破碎了。

荒神陽的拳頭,威力不減,擊向玄皇一。

皇玄一隻能硬接這一拳。

「噗嗤。」

他噴出一口鮮血,身子極速向後退去。

十分狼狽地落在地上。 「荒神陽,你該死。」

玄皇一大怒,從小到大,這還是他第一次受傷。

他心中怒急。

手掌一翻,從乾坤戒中取出一把青金色長琴。

琴弦乃是黑白色,其上綉著一隻只細小的金龍。

此琴名為蟠龍,乃是一件無限接近中品的靈器。

真元源源不斷地注入蟠龍琴中,盤龍琴表面亮起道道光芒。

玄皇一輕輕一撥,一道恐怖的音波飛出,四周空氣,猶如潮水般退去。

音波所過之處,大地上厚厚地泥土翻飛。

猶如被蠻荒巨獸肆掠過一般。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