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那個熊孩子卻是擁有了源帝的記憶,而且還在那條河的詭異聲音中忘卻了自我。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源塵心態很好,十死無生不見得,九死一生倒是可能。

當開始通過無命決修煉時,源塵就有了一些特別的感覺,彷彿前世未來的自己,都將不如現在的自己。

“你又是怎麼變成這樣子的?”源塵能夠很清楚的發覺,這傢伙是人類。

身爲惡之本源,怎麼會投胎變成人類?

“我被打傷了,差點死掉。”

“差點死掉?”源塵這次真的詫異了,他是知道本源輕易不會死去,甚至可以說,本源很難殺死,在一般情況下,他們甚至是不死的存在。

但是沒想到這隻惡竟然差點就死掉了。

“對方是誰?”

“主上,我沒看見他的相貌。”筱宵擺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似乎覺得很無能。

這種反差讓源塵都有些無語,前後反差太大了吧,惡之本源不是應該厭惡一切事物嗎?

怎麼在面對自己這麼老實?難不成以前的自己做過什麼嗎?

搖了搖頭,源塵轉而看了一眼外面攻擊守護光幕的霍家父子:“現在他們都看不到你我,所以……”

“所以主上不想被發現實力強弱,想要扮豬吃老虎?”

筱宵的話說的源塵臉色一紅,他急忙咳嗽道:“哪有的事情,我只是不想他們發現我的真實身份。你的人類情感還是弱了一些,並不清楚享受親情的感覺。”

“主上也有人類的情感嗎?”筱宵打了個寒顫,似乎想到了什麼很可怕的事情。

“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意見?”源塵覺得自己很是溫和,卻沒想到筱宵直接五體投地,直叫喊‘不敢不敢’。

反應這麼大?

源塵也不去扶,他可是知道本源的難纏,蹬鼻子上臉這種事情,它們可是真的做的出來的。

“接下來,請開始你的表演!”

源塵說完便撤掉了封印,然後下一刻,一道柔和的力度直接將他推了出去。

這種力度很柔和,真的很柔和,柔和到源塵竟然感覺有種舒服感。

不過,爲了演技,源塵還是拼了。

他強行吐出了一口鮮血,整個人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霍驍躍的速度比他爹還快,直接接過了源塵。

霍鼎隨後到達,着急道:“小魚兒,你怎麼樣?”

源塵面色蒼白,掙扎着想要睜開眼,但是卻又吐出了一口鮮血,直接昏了過去。

“小魚,小魚!”霍驍躍的眼神變得非常可怕,他盯着筱宵,彷彿要將筱宵整個吞掉。

“筱宵,你對一個小輩動手算什麼本事!有種衝我來!”霍鼎站起身來整個人的氣勢都變得特別可怕。

“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但是你的這個後輩卻很有意思,將他交給我,我可以放過你們霍家。”灰白鬍須的筱宵走了過來,面色平靜,眼神沒有絲毫的改變。

“不試試怎麼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霍鼎這次率先出擊,沒有給筱宵一點反應的機會。

但是兩者相差太大了,霍鼎即便是再怎麼努力,也追不上筱宵。

傅少寵妻夜夜來 ,霍鼎就口吐鮮血飛了出去。

“這怎麼可能?”

霍鼎一臉不敢置信,他能感受到對方留手了,否則自己絕對會灰飛煙滅。

“我很喜歡這個小輩,想收他做弟子。”

“然後,你就打傷了他!”霍驍躍站了起來,他抱着源塵,緩緩轉過了身,從霍驍躍身上,升騰起無盡的業火,那似乎是罪孽,又像是榮耀!

“欺負我兒子,打傷我兒子,你是不想活了嗎?”

源塵偷偷睜開眼,看着自己這個便宜爹爹,不覺得有些看癡了。


這難道就是被父親保護的感覺嗎?

在這一刻,源塵發現自己不需要思考,不需要躲避,只要這樣看着,靜靜地躲在父親的臂彎裏。

“咦?”源塵看的有些癡了,霍驍躍立刻就察覺到了。

“臭小子,你沒暈?”

“我,沒有。”源塵這才發現自己已經瞪大了眼睛盯着便宜爹爹看。

反應過來的源塵,立刻意識到了什麼,直接道:“筱宵師父只是想要向我展現他的實力,是我太弱了,沒挺住。”

“ 你太弱了?”霍驍躍想到自己之前看到自家兒子在從天空之上緩緩飄下,然後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裏。

當時自己就很詫異,仙氣狂潮中,自己兒子還這麼瀟灑的飄下來,這就不像是很弱的樣子。

這小子現在跟自己說他很弱,我信了你的鬼,你這個臭小子壞得很!

先前霍驍躍確實是被氣憤衝昏了頭腦,他根本沒多想,就想要爲臭小子出頭,幹不死對方,大不了就被對方乾死!

然後他就感覺到血脈似乎覺醒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力量在心底釋放,那是一種罪惡與榮耀並存的感覺,那是不朽的味道。

霍家傳承至今,血脈之力已經稀薄無比,即便上古獵源者,到了這個文明,也已經滅絕的差不多,到了最後,獵魔者只能躲入封印本源的空間,也就是現在的虛界。

霍家是虛界的守護者和看守者,但是因爲血脈越來越稀薄,對虛界的控制也越來越弱,這就導致被封印在虛界的本源開始影響整個世界,甚至引誘了很多強大的人族進入封印空間。

不過,上古獵魔者設下的封禁,進來容易出去難,即便是再強大的存在,既然進入了翁內,那就別再想着能夠出去。

被困在虛界的強大野心家當然不會放棄逃出去,但是同樣,他們也盯上了仙氣釋放的第三空間。

同樣的,他們對懸浮島嶼下被封印的本源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被封印的他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後來,有人類強者抵擋不住本源的誘惑主動與本源的分身融合,然後造成了巨大的血案後,那份野心才被壓了下去。

當時,霍家出面,親自將暴動壓了下去。

那位被本源控制的人類強者直接被霍家捏爆。

那是霍家的第一次出面,他們挑選了一批誤入的人類,經過考覈測試,將他們都放回了第一層位面,而那些野心勃勃以及那些被本源影響的人都被留在了虛界,繁衍生長,成爲了現在的虛界。

不過此時,虛界徹底安靜了,也徹底被淨化了。

仙氣之下,一切承受不住的都將被徹底淨化。

霍驍躍身上的業火沒有消失,他沒有再去理會筱宵,而是轉身將源塵帶回了霍家。

霍鼎爬起來給霍驍躍一腳,氣的鬍子一翹一翹的:“死小子,你就丟下我一個人不管了?”

筱宵面色平靜,緊跟在霍鼎身後,給霍鼎帶了極大的壓力。

剛纔他被輕飄飄的弄飛後,就知道自己不是筱宵的對手。

現在這傢伙也不攻擊,一直跟在身後,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父親,你把我放下來吧,我沒事了。”自從被發現後,源塵也不想再裝病了,他臉色有些蒼白,是被業火灼燒的。

他現在身上還殘留着一隻本源的氣息呢!

如今好了,業火灼燒下,那本源的氣息快消失的差不多了。

“你身上有我的血脈,但是爲什麼總給我一種若即若離的感覺?”源塵乾笑了兩聲,幸好他吸收了汪小魚的光粒子,否則的話他身上一點汪小魚的氣息都沒有,那樣就熱鬧了。

“我繼承了母親的天賦。”源塵繼續幹笑,明明比霍驍躍強大,他卻是不敢展露出來,彷彿對方天生就有一種壓迫他的氣勢。

現在源塵終於明白了,爲何一個謊話,需要很多謊話來圓。

“來,整個眼睛讓爹看一下。”

源塵:“……”

眉心第三隻眼睜開,第三隻眼睛咕溜溜亂轉,似乎在思考什麼東西,當哪隻眼睛轉向霍驍躍的時候,就會下意識的轉到別處去。

霍驍躍一看這眼珠子的旋轉程度,就立刻明白了源塵要撒謊,或者他正在撒謊,亦或者他已經撒了謊。

源塵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立刻閉上了第三隻眼睛,有些尷尬道:“我什麼也沒想。”

明明汪小魚在面對霍驍躍的時候很平靜,怎麼他反而有些壓力山大!

“難道我心態崩了?”源塵很快就察覺到了原因所在,察覺到原因後的源塵,臉色瞬間變得異常古怪,他有些難以置信,甚至有些難以啓齒的感覺。


霍家成爲獵源者,似乎與自己有關。

魔窟塔解釋道:“霍家小子原本只是一個紈絝子弟,但是卻因爲您的原因,變成了獵源者……” 霍大宇是霍家紈絝,整天遊手好閒,無所事事。

他以爲自己可以就這麼輕輕鬆鬆過一輩子,但是沒想到噩耗從天而降,壓垮了家族,也壓垮了他自己。

而造成這一切的那個男人,竟然還大放厥詞的說自己無敵,不可戰勝!

那一刻,霍大宇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這男人的族羣也給滅掉。

是的,他從未將那個男人當成人類。

人世間的一切,有因纔有果。

源塵不認爲自己會滅別人一族,他更傾向於另一個情況。

當初他應該是因爲某種情況在追逐一個逃亡的本源,那個本源波及到霍家逃走,而源塵追來時正好看到霍大宇,然後誤會就這樣產生了。

後來霍大宇知道害死自己家族的不是人,而是邪惡的本源。

重生之女王崛起 ,成了獵魔者。

魔窟塔:“……”

源塵既然都這麼想了,他也不敢說不啊。

不管是扭曲真相還是事情本就如此,那片古史早就被歷史長河沖刷的消散不見。

不過話說回來,這應該不是我膽怯的原因吧?

“這或許是汪小魚融合前的遺憾吧。他也想要做一個父親腳邊的乖寶寶。”

魔窟塔說完便徹底沒了身影,源塵也只能磨牙忍受這個稱呼。

“乖寶寶?聽上去就不想是個好稱呼。”源塵渾身一震,那份莫名的情感就消失了。

那種所謂情感被他斬掉了,這樣的情感對他來說雖然彌足珍貴,但是卻不能沉迷。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