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老祖宗放心,(uukash.com)日後,只要史家出現了可造之材。

孫兒一定會用心扶持一把。

爭取重現史家一代保齡侯的榮耀。”

賈母聞言,臉色好了許多,看了看賈環,又看了看另一側的史湘雲,忽然笑了,對賈環道:“你也別瞧不起我們史家,當初不知道哪個不害臊,一丁點兒大的時候,就巴巴的央求我要娶我們史家女。”

史湘雲聞言,在一旁面色頓時大紅。

低着頭不好意思看人。

下方的賈政和賈璉見賈母心情就這樣好了,也放下心來,一起告辭離去。

賈環更無忌憚了,嘿嘿笑道:“孫兒發現,這一代人中,若是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就容易吸收同代人的氣運……”

賈母以爲賈環在誇他自己,正想啐他一口,卻聽賈環繼續道:“就比如說老祖宗您,您是將史家兩代人的福運都吸取了,才成了這般有福氣的老壽星。

還保佑了咱們賈家族運昌盛!

再到雲姐姐這一代,哎呀,更了不得了!

她不僅吸了闔府女孩子的氣運,長的貌美如花。

還吸取了史家幾代男兒的氣運,不僅自身有英武氣,還保佑了孫兒武運長存!

孫兒慧眼如炬,正是一早就看透了這一點,才早早的跟老祖宗求了她當媳婦的!”

賈母見他不要臉的得意樣,一如當年一丁點大時跟她求湘雲時一般,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史湘雲雖羞得滿臉通紅,可每次聽到這一段往事,心裏都如蜜一樣甜!

一雙明亮有神的眼睛,悄悄的看向賈環,四目相對時,竟有些癡了。

……

(未完待續。) 鎮國公,牛府。

三位軍中巨頭,都爲牛奔帶來的消息感到震驚。

過了一會兒後,三人眼中卻又齊齊浮起一抹困頓疑惑。

那隻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從西域之事開始,再到昨夜之事。

皆爲軍方之亂!

很顯然,此人一定在軍方有極大的勢力。

可是,除了在座的三位,甚至,除了牛繼宗外,還有誰,能有這般能力?

可是,很顯然,這個人絕不會是牛繼宗。

那麼,又會是誰?

三人互相對視一眼後,紛紛搖了搖頭,表示難以想出。

氣氛沉默了起來,三人面色卻愈發凝重。

不過,也不是沒有“得利”的消息……

至少,不用擔心隆正帝往軍中插入一手了。

他們倒不是拒絕皇家往軍中伸手,論軍功和資歷,鎮國將軍贏祥出任藍田大營統帥,雖說牽強了些,但也還是可以勝任的。

可是,讓非太子的皇族掌控大軍,且在京畿之側,這與祖制不合。

許是覺得氣氛太過壓抑,偏一時又無法可解,溫嚴正忽然笑道:“環哥兒這一計,可是將方家坑苦了。老牛,你和方南天鬥了這麼多年,拿他也沒什麼好辦法。

還不如一頑童,略施小計……”

“哈哈哈!”

清正端方如施世綸,聽聞此言,都忍俊不禁,哈哈大笑出聲。

牛繼宗卻冷哼了聲,道:“這個傻小子,總被人當槍使,得罪了多少人……”

施世綸看不慣,道:“老牛,照我說,得罪就得罪,早該這麼清理一番了。

有些人實在不像話的緊,他們也好意思稱將門?

這種人繼續混跡在軍中,有朝一日進京,遲早給你惹出大禍來。”

溫嚴正手指輕輕叩了叩身旁幾面,笑的有些深意,道:“環哥兒啊,真是……走運。

昨日若無柳芳、陳賀之流,環哥兒危矣。”

牛繼宗嘆息了聲,道:“吾亦有此憂矣,伴君如伴虎。

昨夜若無柳芳之流栽倒,使得陛下能向榮國一脈大開殺戒。

方系一倒,環哥兒在陛下心中,怕是就要淪爲奸佞之流。

甚至,整個榮國一脈,都要危矣。

此法可一不可二啊……”

施世綸猶豫了下,看了眼明堂內再無第四人後,纔開口道:“以二位之見,當今……能否就此掌權?”

牛繼宗和溫嚴正兩人聞言一震,面色微變。

他二人聞言,相視一眼後,一起緩緩的搖了搖頭……

如履薄冰。

“不知。”

牛繼宗沉聲道:“這大概要看,太上皇出關後的結果。

如果上皇順利突破武宗,延長二十年的壽元,那麼……

若是不能,怕也……

難測啊。”

縱寵將門毒妃 此言一出,三人再次陷入沉默。

軍方,從來都是最敏感的所在。

稍有半點差池行錯,就是萬劫不復之地。

縱然他們三人在戰場上皆是沙發果決之地,可在這皇權交接的關鍵當口,卻不敢有半分魯莽大意。

良久之後,溫嚴正忽然開口道:“老牛,老施,我以爲,除卻一些絕不可輕易動搖的底線外,其他方面,軍方必須要保持足夠的恭敬纔是……

環哥兒那邊,老牛你也去說一說。

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任性了……

我心裏,總有一種不安的直覺……”

牛繼宗和施世綸聞言,面色同時一變,眼神有些駭然。

因爲這種直覺,他們也有!

這是他們多年前,從戰場廝殺中練出來保命的直覺……

……

公侯街,榮國府。

賈環一個人被鴛鴦送了出來,史湘雲卻被賈母留下了。

聽她的口氣,似乎今夜這祖孫倆想要相依爲命。

賈環以爲,八成是賈母對他還不怎麼放心,想再給史湘雲灌輸一下,待她死後,一定要讓賈環信守之前扶持史家後人的諾言。

賈母看得出,他確實喜歡史湘雲……

夜幕已深,賈環和鴛鴦漫步在抄手遊廊中。

鴛鴦手中提着玻璃宮燈,微微垂着頭,落後賈環小半步,隨行……

賈環回頭看了眼,這般“懂規矩”的鴛鴦,讓他極爲滿意,有些自得的笑出聲來……

鴛鴦聞聲,俏臉登時微紅,水杏眼看了賈環一眼,又垂下,輕聲道:“三爺笑甚?”

賈環頓住腳,轉身看向面頰愈紅的鴛鴦,感慨道:“我笑老天待我真不薄,竟賜給了我這麼一個懂事守禮的俏丫頭,連走路都不敢和我並肩!

我真是天生做老爺的命!哈哈哈!”

聽到賈環囂張的笑聲,鴛鴦也輕輕抿嘴一笑,看着賈環,道:“三爺本來就是老爺啊。”

賈環聞言,嘴角彎起一抹邪魅的笑,看的鴛鴦直心顫,腿都有些發軟。

果不其然,沒等她準備好,人便被賈環攬腰抱了過去,鴛鴦輕聲一呼未盡,芳口便被堵住……

一陣眩暈!

良久,雙脣分離,鴛鴦急劇着,一雙好看的眼睛不敢睜開。

直到一雙惡手不規矩的滑走到要害處時,遠處,響起守夜婆子巡視打更的聲音,她才睜開水汪汪的一雙大眼睛,眼神哀求的看着賈環……

賈環這才收回手,扶正無力靠在他身上的鴛鴦,柔聲道:“鴛鴦姐姐,站的住嗎?”

鴛鴦本就緋紅的俏臉變得更加通紅,她站住腳,輕輕嗔了賈環一眼。

賈環有些得意的一笑,道:“你瞪我作甚?早晚都是我的人。鴛鴦姐姐,好好和雲兒相處……”

後一句,雖然沒頭沒腦,但鴛鴦卻聽懂了這句話。

她先是面色微微一淡,不過隨即就恢復了過來,看着賈環,輕輕的點點頭。

賈環憐惜的看着她,道:“我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麼想的,爲何偏讓你做個……”

“三爺!”

鴛鴦稍稍提高聲,沒讓賈環說盡,她看着賈環誠聲道:“三爺,奴婢身份卑賤,能……能服侍三爺,已是天眷。至於是什麼名分地位,奴婢真的不在乎。”

賈環看着她,笑着點點頭,道:“你也知道,在我那邊,也是不講這些的。你放心,我會好好待你的。”

鴛鴦雙眼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亮晶晶的,她看着賈環點點頭,柔聲道:“我信。”

賈環哈哈一笑,又抱過她在額頭上輕輕一吻,對滿臉雲霞的鴛鴦道:“那好了,就送到這,你回去吧。再送遠了,你一個人回去我還不放心。”

鴛鴦聞言,眼中閃過一抹不捨的神色,不過到底不是忸怩的人,點了點頭,屈膝一福道:“三爺好走。”

看她神色,是一定要讓賈環先走。

賈環也不拖拉,又是爽快一笑,轉身大步離去。

看着賈環離去的英挺威武的背影,鴛鴦嘴角擎笑,有些癡了。

像她這樣的身份,能得一這樣的良人,還有什麼不知足呢?

……

賈環從夾道處回了寧國府,剛一入門,就被一青衣錐帽的“青隼”發現,迎上來告訴他,人物已經控制在密室。

賈環聞言,面色一肅,看着那名“祕間”,道:“赤雀,已經確定了嗎?”

名喚赤雀的女子面色清冷,微微一垂首,道:“主上,已經確定。青鸞和白鵠埋入地字地和黃字地兩處的祕間已經傳回消息,相互印證,確認就是此人。”

賈環聞言,深吸了口氣,臉色陰沉道:“打蛇不死,險被反噬。走,我們去看看。”

赤雀輕輕頷首,應了聲:“喏!”

兩人繞過天香樓,大步朝寧國府東南角的一處屋羣走去。

赤雀者,赤鳳爲雀。

白鳳爲鵠,青鳳爲鸞,黃鳳爲焉。

此四鳥,乃自幼與董明月一起長大於白蓮教中的女子。

白蓮覆滅後,賈環讓董明月着手組建“青隼”。

不科學的原始人 董明月便將她們找來,爲手下助力。

雖還青澀,卻已甚爲得用。

……

在一座不起眼的平房內,賈環推門而入。

入目處,就見一團“爛泥”癱軟在地上。

一旁處,董明月和卿眉意兩人面無表情的坐在那裏,靜靜的飲茶。

看到賈環進來後,兩人方站起身來。

賈環看了眼地上躺着瑟瑟發抖的人,又看向董明月。

董明月譏諷一笑,道:“哪裏還用用刑,抓他過來,人就嚇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賈環淡淡一笑,從門後拎了一把椅子上前,走到那團爛泥處放正椅子後,坐下。

居高臨下的看着地上之人,那人雙目中滿是驚恐之色,身體顫慄的看着賈環,喏喏的叫了聲:“三叔……”聲音如泣。

正是,u看書(

)秦鍾!

賈環與他對視着,語氣淡淡的開口道:“贏皓死了,贏時死了,樑建死了,忠贏遈被廢了,方南天生不如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