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不願意承認,還是死撐着。

萬一她堅持下去,鬱子宸看到了她的誠心呢?萬一倆人分手了,她能趁虛而入呢?

現在人家經歷了霍思彤的介入,感情依然堅.挺,還要結婚了。她還有什麼能做的?

唐雯坐在桌前,緩緩在電腦上打上了辭職信三個字。

走吧,留在這裏也是看着別人恩愛罷了,她自己在這場關係中連個第三者都算不上,還不如霍思彤的存在感強。

當年像霍思彤那種卑劣的手段她做不出來,除了走,也沒別的能做的了。

只是,她正打辭職信呢,消息卻是不停的閃。

她打開看了看,就看到公司裏員工發的鏈接,原來,鬱子宸發了稿子在全網說明了他要訂親的事。

這個男人,竟那麼愛她嗎?愛到結婚的事也要告訴全世界?

唐雯本來還想好好寫這封辭職信,給他留下個難忘的印象。現在也沒了心思,啪啪啪打完直接打印出來,就算裏面有錯別字也不管了。

打完後,直接摺好趁着鬱子宸不在,放在了他的辦公室裏。

走吧,留在這裏也沒意義了。

唐雯走的乾脆,鬱子宸知道的時候,也沒有說什麼。

而顏愛蘿很是唏噓,在一邊說:“你可真無情,人家喜歡了你這麼多年呢。”

鬱子宸瞥她一眼:“我可以把人叫回來。”

她也不怕,還在挑釁:“你叫啊,你看人家還回來不回來。”

唐雯很傲慢,但卻也有自己的堅持跟原則。她之前都沒做過太卑鄙的事,這會兒決定走了,估計也不會再回來。

鬱子宸到底也沒真的叫唐雯回來,他只是給她打了一筆錢過去,算作對她這些年對公司貢獻的獎勵。

唐雯的工作做得確實很出色,這是她應得的。

顏愛蘿在一邊咂舌,覺得鬱子宸這麼公事公辦,等於在唐雯心口扎刀,估計她會更難受。

而唐雯也確實是難受。

收到信息,本以爲是他的挽留,就算是爲了工作挽留她,她也會高興。誰知道發來的卻是轉賬的消息,還讓她注意查收。

唐雯坐在酒店大牀上,扔了手裏的遙控器,揉着鼻子哭:“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沒一個好東西。”

她怎麼就喜歡了這麼一個冷血的,還爲他付出了這麼多年?

她現在想着,早知道成功不了,給鬱子宸下藥春風一度也好啊。現在連手都沒摸過就要灰溜溜的回去了,她怎麼能甘心? 鬱子宸跟顏愛蘿要訂親的消息散播的鋪天蓋地,到處都是。

鼎鑫還搞了個活動,在微博上抽十個人每個人送一萬元紅包,作爲慶賀老闆要訂親的活動。

網友們自然是爭相轉發,希望自己能成爲幸運兒。


抽十個人呢,說不定就抽中他了呢。

因爲鬱子宸把這件事做得十分高調,跟他以往冷漠低調的性子完全不同,所以大家都能感覺到他的喜悅。

就算他在照片裏依然冷着臉,但擅於發散想象力的網友們都說,能從他臉上看出抑制不住的喜悅。

原來,悶.騷是這樣的。

由此,大家也能看出他對顏愛蘿的重視程度,以及跟霍思彤訂親的事絕對是假的。

看上一次,他可是根本沒露面,也沒提過這件事。

這一次卻是大肆宣揚,生怕地球上還有人不知道他的喜訊。

兩次強烈的對比,哪次是真情哪次是謠言,一目瞭然。

而霍思彤自然也被嘲諷,說霍家分明是故意黏上人家鬱子宸,想合作還想出這種辦法威逼人家。

看看遠達,只會慣用那些卑鄙的手段,一點都不像是個傳承多年的大公司。不是逼着人家訂親就是賣女兒,要不然就是去偷別人的軟件。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說明遠達是從根裏爛透了,本質上壞了,也是沒救了。

霍家人自然知道了這些嘲諷,霍思彤本人更是被人做成表情包,在網絡上傳播。並且,還被冠以新時代心機婊的稱號,被人在各種場合拿出來做代表用。

霍思彤看着這些,氣憤非常,找人去刪帖,可也刪不過來。

到處都有,她要怎麼刪?

她只能給顏柯打電話,讓她快點執行計劃,必須早點把事情辦下來。

“就算我得不到,我也絕不讓他們好過。”

她連尊嚴都不要了,用這種自己以前不齒的卑劣手段,就是爲了報復回來。

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嚥下這口氣。

顏柯那邊說着好,一定儘快辦,又問房款跟過戶的事。

霍思彤不耐煩的說:“你放心,房款都準備好了,只要你把事情辦好,我馬上讓人去過戶。我的人,會準備好錢在房產局等着。”

顏柯喜笑顏開,說會盡快:“你那邊也得把人準備好,只有我這邊把人弄去也沒用。”

霍思彤冷笑道:“放心,那個人更好辦。”

等掛了電話,她就親自去找了江杉。

對鬱子宸的婚事不甘心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江杉。

他看到突然蹦出來的消息時,直接愣在當場,好半天也沒緩過神來。


他知道這兩人早晚會結婚,卻沒想到消息會散播的鋪天蓋地,讓他想忽視都難。

只要打開新聞跟各種社交軟件,到處都能看到人們在說這件事。

女孩子們羨慕着顏愛蘿,說着能找到鬱子宸這樣的人,真是幸運。

男人們說着鬱子宸真是好大手筆,擺出這樣的場面得花多少錢?

就算有人提起顏愛蘿之前一些不好的傳聞,也被人給懟回去,說那都是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兒了,還提了幹什麼?誰還沒點過去?

這時候,自然有人把江杉跟鬱子宸放在一起做對比。

這兩人,除了都跟顏愛蘿交往過,在其他方面真沒什麼可比性。

一個出身豪門,從小就是天才般的存在,從來是活在讓人仰望的位置上,做着很多人望塵莫及的事。

另一個出身不好,現在雖然有點成就,但也還沒太大起色。雖然之前跟顏愛蘿交往過,可他最大的黑點是找過一個人儘可夫的女人做未婚妻。

這人真是眼光不行啊,甩了顏愛蘿那種潛力股大小姐不要,偏偏找了個作風不行的。

這麼一對比,江杉直接被秒成渣渣,更沒有可讓人稱道的地方了。

蘇繡看到消息的時候,也是一陣羨慕嫉妒恨。

顏愛蘿憑什麼得到這麼好的待遇?

她不過是個落魄大小姐,憑什麼隨便抱住個男人大腿,就找到了金龜婿?

她恨得咬牙,卻無處發泄,看到江杉那嫉妒的樣子,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還在惦記人家顏家大小姐嗎?你看看,人家選了個比你強的男人,這輩子估計都不會想起你了。”她譏諷的說着,一點也不客氣。

兩人現在處於合作關係,也沒有之前的恩愛,估計這輩子也不可能再恩愛起來。

所以,蘇繡越來越大膽,說話也沒了之前的小心翼翼。

而江杉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拿了東西出去了。

他跟蘇繡沒什麼可說的,只有爭吵而已。

出去後,打算去工地現場看看。這一次的項目他很重視,而且已經進行了一半,他更容不得有半分馬虎。

世人都是趨炎附勢的,雖然現在看不起他認爲他不如鬱子宸,可只要他有了錢有了勢力,那些人自然會倒貼上來。

到了那時候,就連顏愛蘿也不得不重新重視他。

江杉知道,自己現在不能操之過急,必須慢慢來,不然還會跟以前一樣什麼都得不到。

只是,一想到顏愛蘿就要嫁給鬱子宸,他心裏的不甘跟怒火還是熊熊燃燒,讓他痛苦無比。

但是,他還沒走多遠,就遇到了霍思彤。

遠達就要完了,他覺得沒必要理會這人,所以想繞過去。

但是霍思彤卻攔住他,問道:“江先生,有件事想跟你合作一下,不知道有沒有興趣?”

“沒興趣。”他直接繞開了。

霍思彤眉頭一皺,知道他態度這麼差是因爲什麼,不禁更爲惱火。但她還是忍住了,保持住微笑又跟上去。

“難道你對顏愛蘿的事情也沒興趣?你甘心她就這麼嫁給鬱子宸?我聽說你們倆在一起那兩年,她都還保持着完璧之身。是她覺得你不行,還是看不上你?”

她話說的難聽起來,雖然覺得自己這樣很沒檔次,但爲了報仇也不管不顧了。

江杉果然被激怒,轉頭警惕的問:“你到底想說什麼?”

霍思彤笑着走上來:“沒什麼,我跟你一樣不甘心。我只是想說,或許我們可以做點什麼,讓那些給予我們痛苦的人,活的不要那麼肆意張揚。”

江杉的眼微微眯起來,審視般看着她,良久,才問道:“你想怎麼做?” 顏愛蘿的訂親消息爆出去之後,接到了一大批的祝福,當然也有人說了一些酸話。

那些不好的消息,她就當沒看見,一邊上班一邊準備着訂婚的事。

她是想着反正以後也要結婚,訂婚就來的簡單一點好了。 本王不是妻奴

他們都覺得訂婚跟結婚一樣重要,必須重視。

而且,正式結婚是在一年半之後,這訂婚儀式自然得搞得隆重一點了。

顏愛蘿看過訂婚的場地安排,覺得一般人家結婚都沒這麼隆重。

但他們願意折騰,她也就不說什麼了。只要鬱子宸高興,讓她做什麼都行。

提親當天,因爲顏志豪說了生孩子的事,她怕鬱子宸有壓力,還安慰了他幾句。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喜歡孩子,生孩子那麼痛苦,生不生都行。你要是喜歡,我們就生。你要是不喜歡,我們就不生。”

而鬱子宸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眼神,把避孕藥遞了過來:“我考慮一下。”

考慮一下,那就是有可能生。

顏愛蘿笑着把藥接過來,說:“好。 穿越位面大系統 ,也不用你總是親自去定。”


這避孕藥成分確實好,對身體無害,好像還能調養身體。但是她卻覺得總是從他這裏拿藥,很彆扭。

鬱子宸堅持這樣,說下個月再來他這裏拿藥,她也只好聽他的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