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還在驚訝——

我……這是怎麼了?

然後那道金光便毫不講道理地在他胸口處開了一個大洞,將他的核心心臟完全擊潰,最後遠遠地消失在天邊。

他看到的最後一個畫面,是佐助捂著眼睛,黑血從眼眶中止不住地流下,而他的另一隻手還高高地揚在空中,指著他的方向。

嘴角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

「我大意了。」他以為失去了須佐能乎之後佐助就沒法傷到他了,他以為自己已經處於絕對安全的位置了。

萌寶帥爸 然而他錯了。

佐助的術,沒有給他任何反應和防禦的餘地!

蠍的意識在迅速消失。

「但……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快的術?!」

這是蠍的最後一個念頭。

他從高空中摔下,查克拉反應如斷崖般消失不見。【566章】

嘩啦!

蠍沉入海中,徹底死去。

「幹掉他了……」鳴人吃力地撐起身來,虛弱地笑道,「漂亮!」

佐助嘴角扯了扯,勉強露出一個微笑。

「呵呵——嘶!」這一笑又扯到傷口,他又禁不住痛呼了一聲,「是他大意了……而且,付出這麼大代價才解決掉一個敵人,也沒什麼值得讚賞的……其實我們也犯了很多錯誤,本應該早點打敗他的!」

鳴人搖搖頭,撐著膝蓋站了起來:「小櫻說我們只是缺一點經驗而已……下一次,我不會再犯這些錯誤了!」

「下一次?」佐助借鳴人的攙扶也站了起來,苦笑道,「下一次我們可能就要對上角都了,我可——」

他突然停了下來。

少年們同時瞪大了眼睛,眺望著遠處的海平線。

一個黑點從那極遠處慢慢接近,慢慢擴大成一個魁梧的身影。

「感覺不到蠍的查克拉反應……是死了嗎?」那人冷冷地說道,「真是丟人啊,居然會被兩個菜鳥擊敗!」

他身後拖著一個巨大的黑影,正是復活后又被捕捉的三尾磯撫。

「……角都?」佐助深吸一口氣。

「宇智波佐助、漩渦鳴人,你們好。」角都裂開嘴,森然一笑,「能不能請你們——」

「獻上你們的心臟呢?」

【注意時間軸,鳴人和佐助這邊的戰鬥我是略寫的,省略了很多細節,也跳過了很多時間。】 雨,又下了起來。

剛才自爆轟散的雲層,眼下又黑壓壓地聚攏了過來,豆大的雨滴沉重地落下。

冰冷的雨水打在佐助臉上,混著血跡淌下來,並迅速帶走他身上的熱量。

他突地感到一陣寒冷。

有查克拉護體的忍者,本應是寒暑不侵的,佐助會感到涼意,是因為他的查克拉消耗太多了。

但比身體更冷的,還是佐助的心。

如墜冰窟。

在看到角都出現的一瞬間,他甚至有點絕望!

跟蠍拼到幾乎山窮水盡的程度,還怎麼與角都戰鬥?

他的眼睛,現在還在隱隱的痛,一睜開就是滿眼的淚水。身上的查克拉,更是所剩無幾!

鳴人的狀態稍微好一些,卻也好得有限。他剛才用蠻力對抗迪達拉的自爆,甚至不惜開啟到八條尾巴的模式,強行突破極限的後果就是滿身的傷痕。

對手,卻是活了上百歲的、曾經與初代火影交過手的忍界活歷史、老牌影級強者,角都!

怎麼打?

佐助灰心喪氣,找不到答案。

這是一場沒有勝算的戰鬥!

「我來吧!」鳴人突然說道,站到了佐助面前。

「你?!」佐助猛地一驚。

鳴人卻是輕鬆地笑道:「剛才對付蠍的時候,讓你出了那麼多風頭,現在也該輪到我了吧!」

拙劣的借口。

佐助很明白鳴人的真正用意。出風頭什麼的……並不是!他只是單純地想站在佐助面前,保護佐助而已。

他正要說什麼,鳴人卻正色道:「喂,佐助!你老是喊我吊車尾的……也該讓我領先你一次了!」

「這一次,你就在我背後躲好,好好看著我戰鬥的背影就行了!」

腹黑寶寶天價媽 他轉身向佐助豎起大拇指。

凝成實質的查克拉重新包裹在鳴人身上,舊傷還未癒合,新傷又被九尾充滿腐蝕性的查克拉撕開,少年卻不為所動,反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可惡,我還可以戰鬥!」佐助強行睜開酸澀無比的眼睛,往前邁了一步,腳步卻軟綿綿的,差點倒在地上。

剛才那發超電磁炮,透支了他的體力!

鳴人沒有回頭,只是從尾獸外衣上延伸出一隻手,扶住佐助。

「別勉強自己了,佐助。」他平靜地說道,「敵人剛剛對付完三尾,也同樣不是最好的狀態……這一戰,說不定還有機會!」

野獸般的戰鬥直覺,令鳴人敏銳地察覺到他還有一線勝機!

這是與佐助、小櫻這些理性分析派截然不同的思考思路,有時候會顯得太莽撞,但有時候,也會比理性派更敏銳!

「還有機會嗎?」佐助看著鳴人,喃喃說道。

無論如何,這個時候也只能相信鳴人,相信他的直覺了!

「陪你再拼一下吧……」佐助擠出一個笑容,「雖然沒有多少體力去戰鬥了,但我還能發揮一點作用!」

「用查克拉連接我,鳴人……我會把寫輪眼看到的情報全部傳輸給你!」

他積攢出全身最後的查克拉,手上緩緩結印,眼睛驀地瞪出三隻勾玉——

「幻術-視覺共享!」

這個術,是春野櫻與宇智波櫻在戰鬥時為共享寫輪眼視界而開發的。

一直以來,幻術的定義是往敵人身上混入自己的查克拉,擾亂敵人的五感(尤其是視覺),使敵人獲得錯誤的信息,同時對敵人施加一些負面效果。喜歡突破常規的春野櫻,當然不滿足於這麼狹隘的運用方式。反其道而行之,利用幻術對隊友產生增益效果是否可行呢?

刺激隊友開啟寫輪眼僅僅是最初級的方式。

幻術能扭曲敵人的五感製造錯誤信息,那麼反過來,向隊友輸送正確的信息自然也是可行的。類似前世的「AR」(增強現實技術),利用幻術將寫輪眼看到的額外的情報共享給隊友,是典型的春野櫻式忍術:充滿奇思妙想、需要高超的查克拉操縱力,並且非常好用。

當然,這還需要鳴人對佐助的絕對信任。

「這就是寫輪眼看到的世界嗎?」

彷彿眼帘的積塵被擦去,整個世界在鳴人眼裡變得更鮮活了,他甚至隱隱能看到查克拉的流動,而在不遠處,一個巨大的查克拉源泉正在放肆地釋放濃郁的查克拉!

不,仔細看去,那並不是一個源泉,而是好幾個連通的龐大查克拉源,靠得很近,像是疊到了一起!

重生之不是冤家不聚首 「那就是角都嗎?」鳴人的眼神變得異常堅定,沉聲喝道,「我上了!」

鳴人深吸一口氣,無窮無盡的九尾查克拉纏繞在他身上,凝郁的查克拉外衣籠罩住少年的身體,將他變成了一隻巨大的妖狐,妖狐下意識趴下來,七條尾巴在他身後肆意飛舞。

妖狐仰天長嘯,無數黑色小球瞬間在他頭上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查克拉球——

尾獸玉!

轟!

一記驚天動地的炮擊,宣告第二場戰鬥拉開了帷幕!

這場戰鬥,遠沒有對陣蠍時那麼曲折。

對戰的雙方,其實都知道彼此的情報;角都的秘密早就被木葉發掘得底都不剩了,而鳴人這邊,也沒有什麼底牌可出了。

佐助甚至有理由懷疑,角都早就完成了對三尾的捕捉,一直潛藏在戰場之外,把蠍當作誘餌,用以消耗佐助和鳴人的體力和底牌——

畢竟,角都也攙著這兩人的心臟呢。

但這都不重要了。無論角都是否曾坐視隊友死亡,佐助剛才都會射出那一記電磁炮,曉的人互相坑隊友總比他們團隊協作好對付。

因為彼此都知根知底,也就無所謂試探、無所謂布局。

鳴人一上場,就是巨大的尾獸玉轟炸!

角都也不甘示弱,直接分身四體(捕捉三尾時爆了一個),反手四發高級遁術,水遁、風遁、土遁、雷遁遁術悍然迎擊!

你來我往,戰鬥很快就變成了華麗又乏味的忍術對轟。

鳴人以一對四。

角都理論上佔優。

但鳴人有九尾無窮無盡的查克拉為源泉,有佐助的輔助,再加上兇悍的打法、瘋狂甩出的尾獸玉,一時之間也能拼個平分秋色。

戰鬥於是陷入了消耗戰的泥潭。

角都卻不急。

他在遠處上看得清楚,鳴人身上的傷,其實大部分來源於九尾的查克拉侵蝕。也就是說,只要開啟尾獸模式,特別是像現在這樣開啟到七條尾巴時,九尾強大的查克拉就會無時無刻不在傷害著鳴人。

那是被火灼燒般的痛苦!

消耗戰,消耗的不僅僅是雙方的查克拉,還有鳴人的生命!

角都很狡猾。他只需要這樣消耗下去,早晚就能等到鳴人承受不住九尾的傷害,解開尾獸外衣,然後便可獲得勝利!沒有任何風險。

是的,鳴人遲早會承受不住那種生命被侵蝕的痛苦!

這場戰鬥,是對鳴人意志力單方面的考驗!

如是對轟了十五分鐘。鳴人仍然化身妖狐,瘋狂咆哮。

「哼,居然能堅持這麼久!我小看他的忍耐力了!」角都開始皺眉。

三十分鐘。鳴人開始嘶吼,痛苦不堪,九尾查克拉卻堅持巋然不動。

「這傢伙,是鐵打的嗎?為什麼還不放棄?」角都開始驚疑。

第四十分鐘。九尾的查克拉已經將鳴人的皮膚侵蝕得不成人樣,肌肉開始撕裂,他已經開始意識模糊,卻還在堅持!

「怪物!他居然能忍受這麼久!」角都開始冒出冷汗!

鳴人居然能堅持到這種程度,這完全出乎了角都的意料。

轟!

又一發勢均力敵的對轟。

角都突然停下手。

望著仍然在咬牙堅持的少年,他臉色陰沉至極,彷彿能滴出水來:「又沒有錢拿……為什麼你還不倒下?!」

鳴人這時已經接近意識模糊,不過是一口氣強撐著不倒下而已。他緩了一口氣,對著角都露出一個吃力的笑容:「你在開什麼玩笑……一旦倒下,佐助和我不就沒命了嗎?」

很簡單的理由。

因為佐助已經失去了繼續戰鬥的體力,所以他必須站在佐助面前!

因為要守護這一切,所以他必須堅持戰鬥!

因為他不可以倒下,所以他絕不倒下!

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

看起來只是很簡單的堅持,但角都知道這背後有多困難。他終於意識到,眼前這個搖搖欲墜的身影,有著比鋼鐵還堅韌的意志!

這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強大。

這個少年……強得令他心悸!

亂了流年傷了婚 角都下意識地退後了一步。

「該死,我竟然在跟九尾比拼查克拉量!」他罵罵咧咧地說了一句,絕不承認自己竟後退了。

但是,消耗戰打了太久,他的體力和查克拉也確實成了一個問題。

是的,與深不見底的九尾不同,狂轟濫炸了大半個小時,便是有四個心臟,角都也開始感覺到累了。

查克拉的氣勢開始衰落,呼吸開始急促,局勢開始逆轉!

他的人生信條——活得長久的關鍵是謹慎,而不是地怨虞——提醒角都該撤退了。

「再戰鬥下去,風險就太大了……」

誰知道鳴人還能再堅持多久?若是再拖一陣,等到4個心臟的全部查克拉都用光,到時別說收穫新的心臟,便是自己的四條命都要捐出來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