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一聲長喝,現場頓時萬劍齊出,上百道強大劍勢所化長劍向著陰十八斬殺而去。

「八陰天護!起!」陰十八迫不得已,雙手迅速捏出一道法訣,欲借使身後結界之力護持己身。

絕色獸妃:冷狂嫡女逆天下 但他法訣已成,身後八桿血紅旗幟卻是紋絲不動,就連原本還有一絲波瀾的寬廣湖面都沒有一絲反應。

「怎會如此!」發覺身後陣法結界未動,陰十八面色驟變,隨即也顧不得什麼法訣了,一咬牙將自身所有陰煞盡數傳入手中鎖鏈。鎖鏈收納陰煞之力,原本漆黑的表面頓時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玄奧符咒。

陰十八手一抖,長長鎖鏈便被他甩動起來,隨之而起的還有陣陣萬鬼哀嚎之聲,剎那間無盡鬼氛瀰漫開來,陰十八立足之處頓時化為森羅煉獄之景。

「沒用的!」劍缺雙目圓睜,體內劍勢全數激發,口中噴出一道血柱,這一劍,他已經賭上了自己的一切。

只聽轟隆一響,劍缺搏命一招落下,無邊劍勢所凝長劍與陰十八手中鎖鏈猛然交擊,頓時帶起一陣密集的爆炸之聲,強大劍勢夾帶無盡鬼氛四射橫掃之下,推動滿地亂石飛濺而出,劍缺痛呼一聲,也隨著衝擊餘波翻身滾至斷崖邊界。

「結束了。」狂亂之後,劍缺看著眼前一片廢墟,從衝擊中心向外數十米,原本滿地的亂石都碎成粉末,陰十八的身影也已經消失不見,剛剛他站立的地方只有那根漆黑鎖鏈靜靜躺在地上。

「受此衝擊,居然還沒損壞嗎?看來這鎖鏈也非凡品。」劍缺心中暗道,隨後他便拼盡最後力氣坐了起來,口中大口喘著粗氣。

剛剛一劍,是他以秘法燃燒自身劍勢所發,失去內元的他只有以此極端方法出劍方才有機會殺傷陰十八。但燃燒劍勢,乃是與天奪力之法,此劍之後,即便他能活下來,也將徹底變為廢人一個。

劍缺無力地坐在地上,雙眼獃獃地看著躺在遠處的長劍,心中不免百味雜陳,他之一生,登臨過巔峰,跌落過低谷,但卻沒有一日失去過自身劍道。

哪怕被困在此地數十年,他都不曾拋開手中長劍,可如今他劍勢用盡,內元全無,身體更是不堪重負,就連起身撿起遠處長劍的力氣都沒有了。

即便是早有心理準備,但當這一切塵埃落定之後,這名昔日的塵世頂峰強客竟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梟寵男神:御少,你狠帥! 就在劍缺出神之時,現場鬼氛再起,原本應該已經消失的聲音再次響起。

「劍缺,你不虧是昔日塵世頂峰,即便失去內元,竟也能抹殺吾之分身。」聲音是從山腹之內傳來的,僅僅只是一道聲音,就讓原本消弭的鬼氛再次重聚。

回蕩的聲音將劍缺拉回現實,劍缺一怔,立刻知曉了原因,他面色不變,只是口中朗聲喊道:「沒想到你這麼早就醒來了。」

「哈哈哈哈,你們在吾門前鬧至如此,還指望吾一直沉睡嗎?」陰十八的聲音回蕩在山頂,像是在嘲笑劍缺一般。

「如果可以的話,你多睡一會我也不介意。」劍缺笑道,心中卻是有些擔心了,墨塵踏入八陰天護已經許久,卻遲遲沒有動靜,而此時原本應該沉睡在山腹中的陰十八本尊居然提前醒來,如此變故絕不是什麼好兆頭。

「吾承認,之前數十年間你之示弱,讓吾失去了警惕之心。但吾不妨告訴你,你拚命抹殺的這具分身,其實尚沒有吾一成功力,若不是吾突破在即,就憑你們兩個蟲子,早就被處理乾淨了,哪還有機會登山來犯。」

「呵,以我剛剛表現,只用配蟲子形容嗎?」劍缺撇撇嘴,似乎對陰十八的話頗有意見。

「怎麼,你似乎很不服氣?若吾本體站在你面前,恐怕你拼盡全力之招,尚難退吾半步。」

「這一點我當然清楚。」劍缺在身旁石頭上抹了抹手上血跡,伸手從懷裡又取出了一個裝滿酒竹筒,雙手用力一擰,竹筒紋絲不動,劍缺苦笑著搖了搖頭,隨手將竹筒放在身邊。

「所以我才選擇留在此地對付你的分身,讓墨塵去對付你之本體。」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但你真的以為那名叫墨塵的少年,能夠突破八陰天護?」陰十八冷笑道,八陰天護乃是他親手布下,他自然很清楚這道陣法結界的威力。

「能或不能,相信很快就知道了。」劍缺淡淡道,隨即仰頭躺在地上,腦袋挪了挪,找了個舒服姿勢。

「我累了,要在此休息一會兒,你應當不至於打擾一個將死之人最後的寧靜吧。」 「哼。」陰十八冷哼一聲,隨即不再言語。

劍缺躺在原地,看著頭頂晴朗天空,此時正是一天中的正午時分,烈烈驕陽正懸挂高空,陽光鋪撒而下直直照在劍缺身上。劍缺不由得眯了眯眼,他有些後悔,早知道就翻個身趴下了,至少不會被太陽照得連眼睛都睜不開。

時間一分一秒得過去,劍缺有些分不清是陽光的關係,還是自己困了,總之他此時只想沉沉睡去,恍惚間整個人都好似遊離在生死邊緣。

就在劍缺即將徹底闔眼之時,一道陰影遮了過來,替他擋住了頭頂驕陽。

他的眼睛微微顫抖,像是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睜眼看了看身邊的老嫗,隨即陷入了深深的黑暗。

墨塵一步踏入虛幻湖水之中,頓時感到整個身體都在迅速下沉,他凝神以備,轉為內息之法,不動聲色的向著腳下緩緩沉去。

三息過後墨塵腳踏實地,像是沉入了湖底一般,四周黑暗掩埋,不見一絲光亮。

「無聊把戲。」

墨劍出鞘,自身邊虛空連斬,劍上夾帶浩然之氣,瞬間將眼前黑暗如同一塊幕布一般劈成數十塊。

隨即墨塵再次下墜,只是這一次他落入的是一片汪洋血海,血海之上有無數枯骨層疊漂浮,宛若陸地高山,墨塵看準方向控制身形直直落在枯骨之上。

站穩之後,他環顧四周,只見血海之上,尚還有八根血色巨柱聳立四方,巨柱之上有無盡的血海狂浪拍打不休,但在狂浪之中,八根柱子紋絲不動,好似亘古長存。

「這就是那八桿旗幟?」墨塵看著八根柱子,心中不由想到。

「你這是到了哪裡,怎會如此恐怖?」此時腦中玄駁聲音響起,它也一直在觀察外界,此時見到墨塵落入這等恐怖地方,頓時忍不住開口。

「我也不知,好像是叫一個叫做八陰天護的陣法結界之中。」墨塵說道,隨即只聽一道巨大聲響,遠處一道血柱開裂,一個身高十幾米的漆黑骷髏出現。

骷髏甫一現身,空洞雙眼便燃起一層幽火,隨即身上骨頭一動,竟是踏著血海向墨塵奔來。

「看來只有毀了這八個柱子里的怪物才能離開此地。」墨塵沉聲說道,同時挺身迎上,墨劍飛馳直直射向來襲怪物。

「拿你先試試我如今的實力。」

墨塵調動古聖之力,隨即體生浩光,好似一道驕陽照耀在這血海空間,光芒掃射之處,血海翻湧,腳下骨山層層崩塌,沉入血海深處。

遠處巨大骷髏怪物被浩光一照,身體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一道道黑色汁水順著骨骼躺入腳下血海。

吼!它好似感到疼痛,沖向墨塵的速度加快三分,像是被激起了凶性。

感覺腳下骨山崩塌,墨塵冷哼一聲,隨即腳下寒氣迸發,竟是將血海凍結了一片,穩穩落在上面。

此時巨大骷髏已經來到身前,巨大利爪鋪天蓋下,墨塵身不動,劍先動,周身內元灌入墨劍先一步擋在利爪之前。

「當」的一聲響,磨盤大小的漆黑利爪直接墨劍擋下,骷髏口中嘶吼,但卻無法將利爪壓下絲毫。

「太弱了。」墨塵淡淡道,隨即墨劍飛掠,一瞬間便吧怪物整條手臂斬斷,斷臂足有房屋大小,轟然落下,掉入血海之中。但不知為何,斷臂落下之後卻沒有浮起來,而是直接沉了下去,就好似被血海吞沒了一般。

再看骷髏並沒有因為失去一臂有所反應,它只是揮舞著另一隻完好利爪再次扣下。隨即又是一截斷臂落入血海。

骷髏眼中幽火明滅不定,它本來就只是一副骨架而已,充其量不過塊頭大了些,力氣大了些。但這下雙臂皆失,它肩膀晃了晃,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攻擊了。

「浪費時間。」墨塵低聲道,隨即墨劍穿梭,將骷髏斬為數十段,轟隆隆落入血海之中消失不見。

「這也太簡單了吧。」玄駁的聲音適時響起。

「是我太強吧。」墨塵淡淡道,話里意思很囂張,但語氣好像理所當然一般。

「我看沒這麼簡單。」玄駁話音剛落,遠處第二道血柱轟然斷裂,又是一具漆黑骷髏出現,只是這一次骷髏之上多了一些筋膜。

第二具骷髏依舊是嚎叫著沖向墨塵,同樣的攻擊手段,同樣的被斬為數十段,只是這一次墨塵感到了一絲不同。

「比第一個堅韌了許多,但還是輕鬆搞定。」

劍鋒斬入第二具骷髏身體之時,墨塵明顯感覺到了一股凝滯之感,解決這一具骷髏比之前那具至少多花費了三倍內元。

但即便如此,墨塵也不過只是調動了一成左右的內元,看著四周散落枯骨沉入血海,墨塵抬眼盯著第三道血柱。

果然,當枯骨被血海完全吞沒之時,第三道血柱同時開裂,又是一具枯骨出現,只是這一次它不光是筋膜,還多了一些爛肉掛在身上。

「太慢了」看著第三個怪物沖向自己,墨塵搖了搖頭,雙足一蹬腳下凝固血海,身體爆竄而出,瞬間便來到怪物身前。

「無生三斬!」墨塵手持墨劍,瞬間斬出三道劍氣,這一招是他根據寒劍無生自創的,雖然每一道劍氣的威力都不如寒劍無生,但三斬合擊,卻能更好的對付眼前怪物。

「嘭嘭嘭」三聲悶響,原本張牙舞爪的巨大怪物瞬間被斬為了三段沉入血海,同時第四道血柱迸裂開來。

「這一劍用去我三成內元。」墨塵心中暗道,看來這每一個血柱之中的怪物都會吸收之前怪物的力量,層層疊加之下會變得更加強大。

此時第四道血柱已經完全碎裂,出現的怪物果然比上一個更加完整一些,雖然還是有如腐爛喪屍,但至少已經有了些肌肉掛在身上。

「無生三斬!」墨塵依舊是三斬而出,這一次他用上了八成內元,這才勘勘將其斬斷。

看著又一次落入血海之內的怪物,墨塵凝神看著第五根血柱。

「咔嚓!」只見第五根血柱開裂瞬間,第六根血柱也同時開裂。

「這次是兩隻嗎?」墨塵暗道。

「吼!吼!」伴隨兩聲嘶吼,兩具已經有了皮肉的巨大人形怪物出現在墨塵眼前。 「來來來!「墨塵一招手,臉上帶著興奮的表情。

似乎是察覺到了墨塵的挑釁,兩個巨大腐屍嘶吼著就向墨塵沖了過來。

他們速度很快,較之前幾個骷髏怪物快了足有兩倍,腳下踏著層層血海亦是如履平地一般,所過之處帶起一陣嘩啦啦的踏水之聲,濺起陣陣血色浪花。

墨塵見狀伸手一指,身邊懸浮墨劍便劃破長空射向其中一個,同時他自己也一躍而起,出拳轟向另一個。

噗嗤一聲,墨劍直直穿透了第一個腐屍胸口,但也因為超過了墨塵念力範圍,所以直接消失不見。

腐屍身上被墨劍戳出了一個碗口大小的通透洞口,洞口雖然明顯,但與它的體型比較起來,卻是毫無影響。

而墨塵奔向另一具腐屍的途中,自身內元也已經提起八成。電光火石之間,凝聚了八成內元的一拳直直打在喪屍胸口。

只聽砰的一聲悶響,拳頭擊中之處猛地凹下去一塊直徑數米的圓形區域,這第二個腐屍的胸口頓時像是被墨塵砸癟了一般。

這一拳所造成的破壞很強,換成個任何一個活著的生物被一拳打成這幅樣子肯定會失去絕大部分的戰鬥力。但可惜喪屍不是活物,如此傷勢放在這種死物身上根本就是不痛不癢。

對他們來說除非被分屍,不然的話像這種攻擊根本沒有任何效果。

果然,腐屍只是歪著腦袋對著墨塵嘶吼一聲,然後抬手直直一拳砸向胸前。

墨塵見狀立刻放棄進攻,雙臂橫在身前呈防守姿勢,嘭的一聲響,墨塵被腐屍一拳轟得倒飛而出。

墨塵飛在空中,體內寒氣同時爆發,所過之處血海盡數結冰,成為可以踏足的血冰。

一直到飛出數十米之外衝擊力完全消散之後,他才穩定身形落在了血冰之上。

甩了甩微微發麻的雙臂,墨塵對眼前怪物的力量有了初步判斷。

「這兩個傢伙至少不會比普通凝元境弱,即便是像天都道長那種成名的凝元強者對上他們都會頭疼吧。」正想著,墨塵伸手一招,原本消散的墨劍凝現於手上,身形一轉便斬下了腐屍抓向自己的手掌。

「若是未曾突破,或許會有些棘手,但對上如今的自己,不過是費點力氣的程度罷了。」

說著,墨塵身形飄忽,每一劍都斬落片片腐肉,他速度極快,宛若靈活飛蟲一般在腐屍身上輾轉挪移,任憑它們如何嘶吼掙扎,都碰不到墨塵的衣角,只能站在原地無能狂怒。

不一會兒,墨塵便憑藉速度的優勢很快將兩個腐屍斬得七零八落。直到最後墨塵一劍砍下了腐屍的巨大腦袋,這才讓這兩個怪物停下了聲音,直直沉入了血海之中。

隨著腐屍的下沉,墨塵看向剩餘兩個血柱,幾息過後,離他較近的那根瞬間崩毀沉了下去。

隨著血柱徹底消失,一具基本完好的巨大白色屍體出現在墨塵眼中,白屍全身上下沒有任何腐爛之處,只是膚色煞白,偶爾會有一些鐵青的浮腫出現,但那也只是少數。

白屍出現瞬間,墨塵立刻便感到了一絲壓力,這是之前的怪物從未給他的感覺。

「好濃重的煞氣。」墨塵暗道,眼前白屍隱隱散發強大煞氣,身體更是完好,較之剛才兩個喪屍強上不少。

白屍看著墨塵,他的雙眼雖然沒有腐爛,但卻毫無一絲眼白,整個眼眶內都是烏黑一片。巨大的煞白身軀搭配毫無雜色的烏黑眼球,更加顯得他詭異非常。

在墨塵觀察他的同時,他似乎也在觀察墨塵,巨大的腦袋微微一動變得歪斜,看樣子像是在疑惑什麼,但很快他似乎就放棄了思考,口中發出無意義的咆哮,然後便直直衝向墨塵。

「來得好!」墨塵大喊一聲,同時自身內元飽提,手中墨劍沖著白屍瞬間劈出三道劍氣,無生三斬再次出手,威力比之剛才更勝一籌。

隨著墨塵喊聲劃破長空,瞬間三道巨大劍氣斬落在白屍胸口,隨後便是一聲巨大咆哮,白屍胸口血流如注,被斜斜斬開一道巨大傷口,可惜雖然白屍傷口猙獰非常,但卻並沒有如墨塵預想的一般被直接斬斷。

「好硬的身體!」墨塵皺眉道,剛剛一劍自己並沒有留手,十成內元配合無生三斬,但卻僅僅只是傷到白屍皮肉而已。

受此重創,白屍也似乎被激發了凶性,幾步便沖至墨塵身前,一揮手便將他給拍飛了出去。

這一次墨塵足足飛出去上百米遠,落地之時腳下凝固的血冰咔嚓一聲被踩得斷裂開來,顯然是承受不住這股巨大衝擊。

「比之前兩個喪屍強了不止一倍。」墨塵腳下寒氣噴涌,瞬間便將裂開的血冰再次凍結。

「既然如此,那便全力而為!」墨塵打定注意,不願拖延,手中墨劍一揚,內元盡提,同時口中大喝一聲:「無生連斬!」

話音剛落,墨塵一瞬間斬出了五劍。

無生斬是墨塵融合寒劍無生自創的劍招,連斬之中的每一斬都融合了無生劍勢。雖然單獨一斬的威力遠不如寒劍無生,但卻勝在連斬之數沒有上限,所以可以通過無限疊加來增強威力。

而且這招唯一只受出劍之人自身實力限制,此時的墨塵全力之下最多能夠斬出五劍,五劍合一的威力,比之前的三劍合一要強上數倍不止。

之前墨塵慣用的寒劍無生雖然強,但對於死物的殺傷力會大打折扣,所以面對白屍這種怪物,用無生連斬對付它顯然更為合適。

連斬之招一出手,五道劍氣瞬間跨過百米距離連續擊中白屍胸口。

轟隆聲中,白屍原本猙獰傷口再次擴大,透過敞開的胸口向內看去,就連其中內臟都被劍氣絞碎不少。

如此巨大的創傷,就算是白屍也有些承受不住。連斬過後,白屍巨大的身體被劍氣擊得連連後退,口中咆哮也開始變得虛弱起來。

「有效果。」墨塵見狀心中一喜,立刻乘勝追擊。他一躍而起,手中墨劍連續揮動,眨眼間便給白屍添加了數十道傷口。 「果然夠硬。」墨塵只感覺手中劍斬在白屍身上就好似斬在生鐵之上一般,每一劍都極為費力。

但好在白屍雖然實力驚人,但遭此重創使得他原本就笨重的巨大身體變得更加緩慢,而墨塵則是習慣了對付這種巨大怪物,身形輾轉騰挪之間更顯靈動。

此消彼長之下,白屍根本多少反抗之力了,只能任由墨塵施為。

一刻鐘之後,墨塵終於將這巨大白屍徹底瓦解,眼看著白屍帶著不甘之色漸漸沉入血海,墨塵吐了口氣,直接一屁股坐在腳下血冰之上。

此時的他必須趕緊恢復體內真元,因為第八根血柱還沒有碎裂,面對未知的對手,墨塵不會允許自己有絲毫的懈怠。

幸運的是,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白屍被解決之後,這最後一根血柱並沒有如之前一般立刻斷裂。在墨塵抓緊時間恢復體力的盞茶時間裡,最後一根血柱屹立與血海之上毫無變化。

血柱雖然沒有變化,但腳下血海卻起了波動,無數血色熱氣漸漸蒸騰而起,墨塵感覺身下的血冰也開始慢慢融化。

一開始血冰融化速度很慢,慢到墨塵都沒有注意的程度,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血冰的融化速度已經是肉眼可見了,墨塵不得已只能再次釋放體內寒氣,阻止身下血冰融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墨塵漸漸恢復了九成的真元,經此一戰他之內元稍有增加,自創的無生連斬也越發熟練。

此時墨塵隱隱感覺,自己已經可以同時連出六劍了,六劍疊加之威,比之剛才更勝一籌。

「墨塵,看看周圍。」正在墨塵專心恢復最後一絲真元之時,玄駁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墨塵聞聲睜眼,只見周圍無邊血海竟然開始沸騰起來,除了墨塵腳下那塊血冰,周圍血海正在不停的翻湧沸騰宛若燒開的一鍋沸水一般。

而原本有數十米大小的血冰此時也已經縮小為兩三米大小,這還是墨塵不停釋放體內寒氣加固的成果。

看著周圍沸騰的血海,墨塵能甚至感覺若是此時他一躍而起,恐怕還未等他落下,腳底的血冰便會融化殆盡。

「這是什麼?」墨塵皺眉道,他感到腳下血海之內似乎有一股強大力量在不停發出震動,一陣一陣的悶響在整個空間內回蕩,宛若心臟跳動一般規律。

「老龜我也想不明白,只是周圍變化甚是詭異,所以才叫醒了你。」玄駁說道,在墨塵盤膝恢復的這段時間,他一直在幫墨塵觀察四周,但縱使他活了長久歲月,也沒見過如此場景。

「等一下,這股跳動!」墨塵突然感到一絲不適,這片血海之內一直回蕩著的聲音似乎與自己的心跳重合在了一起,若是幾次重合還好說是巧合,但從他發覺之後至此已經有差不多半柱香的時間了,這股莫名的律動一直與自己心跳保持一致。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