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李逸也遇到過能吞噬丹元力的東西,但那只是將李逸體內的丹元力吞噬,就相當於李逸戰鬥時消耗了,是很容易恢復的。

但這次是消散,真正的消散,無法修復,只能重新修煉。

如果被這種毒藥腐蝕本命金丹,所有的丹元力全部消散,你就相當於一個從未修煉過的普通人,要想恢復全部實力,無異於從頭開始修煉,非常歹毒。

“不知道毒元力能不能吞噬這種毒藥,這可是好東西。”

李逸立馬將丹元力轉化爲毒元力,漆黑的毒元力在全身經脈中流動,吸收那種奇特的毒藥。

“小子,好好享受一下我的禮物吧。”

納蘭柔陰柔的笑道,隨即一跺腳,再次爆閃而出,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


風雷步踏出,李逸迅速後退,然而,納蘭柔的速度比他快得多,早已擋在他後退的道路上,繡花針無聲無息地急射而來。

嗤!

繡花針再次刺入體內,散元毒迅速擴散。李逸一刀劈了出去,卻仍舊劈了個空,納蘭柔的速度實在太快。

“我看你能堅持多久。”


納蘭柔陰險地笑道,雖然力量比不過李逸,卻仗着神速,繞着李逸轉動,小小的繡花針,在他手中成爲了最危險的兵器。

李逸臉色很平靜, 萬古主宰 ,不過,也因此限制了李逸的發揮。

納蘭柔一直攻擊,散元毒持續不斷,李逸根本不敢轉化其他元力,只能靠毒元力去同化吞噬體內的散元毒。

而且,他並不會毒系武技,唯有幽冥洞天指這種沒有屬性限制的武技可用。可納蘭柔速度太快,李逸根本就打不到他,得讓他停下來。

砰!

李逸突然跪倒在地,低着頭,捂着胸口,一副痠軟無力的樣子。

“怎麼樣,我的散元毒滋味不錯吧?”

納蘭柔終於停了下來,望着跪倒在地的李逸,陰柔地道。

李逸似乎無力說話,一直低着頭,呼呼喘氣。

“納蘭柔,你在幹什麼,還不上去殺了他。”納蘭破軍怒聲吼道。

對於納蘭破軍的指手畫腳,納蘭柔似乎並不生氣,陰柔地笑道:“不要急,他中了我的散元毒,現在……”

話還未說話,無數木藤破土而出,將他纏繞。納蘭柔大驚,陰柔的丹元力爆發,奮力地掙扎起來。不過,他速度雖快,但丹元力的爆發性卻並不高,短時間內是無法掙脫木藤的纏繞。

“不可能,你怎麼會沒事?”納蘭柔一邊掙扎,一邊難以置信地尖叫道。

李逸緩緩起身,對着納蘭柔冷冷一笑,一步跨出,向着納蘭柔衝了過來。

“去死。”

納蘭柔瘋狂地大吼,繡花針飛射而出,想要逼退李逸,給他爭取一些時間。

李逸不屑一笑,不閃不避,一步便到了納蘭柔面前,而後左手握住那根細如髮絲的銀線,將繡花針取了出來,冷聲道:“既然你這麼喜歡玩毒,不妨你也來嚐嚐你的散元毒的滋味。”

話音一落,李逸一掌拍在納蘭柔的肩膀上,很輕很輕,猶如老朋友見面打招呼一般。

然而,納蘭柔卻是臉色大變,驚恐地叫道:“該死,你怎麼會有散元毒?不,我的丹元力。”

幾乎是瞬間,納蘭柔的臉色就變得蒼白無比,原本龐大的氣勢剎那間消失。

“不,這不是散元毒。”

此時,李逸揮手散去了木藤,納蘭柔突然捂着腦袋,驚恐地大叫起來。

李逸淡然一笑,沒有再去看納蘭柔,他的毒元力不僅含有散元毒的成分,還有噬靈蠱毒,凝血奇毒,納蘭柔必死無疑。

果然,很快納蘭柔的慘叫聲便戛然而止,硬挺挺地躺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哼,小子,你等着被銀月小隊無休止的追殺吧。”

就在這時,納蘭破軍憤怒而猖狂的聲音傳來,李逸連忙轉頭看去,發現不遠處,納蘭破軍背後竟然出現兩對能量羽翼,羽翼扇動,身體猛然竄向半空。

納蘭破軍身在空中,得意的看了眼李逸,道:“小子,我是銀月王城的王子,怎麼可能沒有保命之法,好好享受你剩下的日子吧。”

說完,羽翼扇動,納蘭破軍如利箭般向右方飛去。

李逸臉色不變,嘴角露出一絲嘲笑,不慌不忙地彎腰撿起納蘭柔的人王令。

咻!

一道小小的幻影從李逸的肩膀上彈射而出,直接將納蘭破軍給砸了下來。


“吱吱!”

小猴子站在納蘭破軍的身上,得意的大叫,它可是一直在注意納蘭破軍,怎麼可能讓他逃走。

“納蘭破軍,本少爺今天就讓你去陰間,繼續做你的王子。”

李逸提着蟠龍刀,緩緩走了過去。

小猴子在納蘭破軍身上跳了兩下,然後又回到了李逸身上。

納蘭破軍翻身而起,身後的能量羽翼已經消散,他臉色陰沉地看了小猴子一眼,威脅李逸道:“小子,不要以爲本王子是怕了你,現在人榜爭奪戰開始不久,不過是不想跟你拼命而已。”

“是嗎?那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你怎麼跟我拼命。”

李逸冷笑連連,在這裏,除了劉峯幾人之外,全都是敵人,而且是生死大敵。

“哼!”

納蘭破軍冷哼一聲,目光陰冷地盯着李逸。李逸只是冷冷一笑,蟠龍刀一斬,剛猛霸道的雷電,爆裂炙熱的火焰融合爲一道刀芒,向着納蘭破軍斬了過去。

納蘭破軍眯着眼睛,身上的氣勢在瘋狂凝聚。

突然,一股強烈的威壓如狂風一般襲捲而來,一道冰冷的劍氣凌空襲來,擊碎了雷炎斬。

李逸擡頭看去,只見一羣少年急速而來,仔細一數,總共有八人。

納蘭破軍轉頭一看,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道:“楊金虎,你們終於來了。”

帶頭的一位冷峻少年,看着李逸冷冷地道:“小子,你殺了我們銀月小隊一名成員,如果你加入我們銀月小隊,便可以活命。”

“加入你們?”

李逸眉毛一挑,指着納蘭破軍道:“除非你們殺了他。”

“你找死。”

納蘭破軍大罵道,楊金虎一擺手,阻止了他,冷聲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說完不再廢話,大手一揮,所有人便直接向着李逸發動了猛烈的攻擊。

“我去,打不過,我還不能跑嗎。”

李逸暗罵一聲,撒丫子狂奔。對方有八人,而且修爲最低的都是壓縮了七次的強者,此時與他們拼命太不值得了。

“追!”

楊金虎一聲令下,所有人聞聲而動,追向了李逸。 “呼呼!”

耳旁風聲呼嘯,李逸踏着風雷步,在這古林中急速穿梭。

楊金虎等人追了一截,發現很難追上,便停了下來,在這裏無謂的浪費丹元力,浪費體力,無疑是一種愚蠢的行爲。

“想追我,還差了點,對吧,小傢伙。”李逸靠在一顆巨樹旁,對着小猴子得意地笑道。

“吱吱!”

小猴子一邊點頭表示贊同,一邊還拍着小胸脯,宣示自己很厲害。

“就是不知道納蘭破軍會不會將我擁有毒元力的事說出去。”

李逸有些擔憂。雖然納蘭破軍不知道李逸擁有噬靈蠱毒之事,但光是一種能讓丹元力消散的散元毒,就能讓他成爲太古遺址各大參賽者的公敵,說不定到時候所有人都會聯合起來先殺了他。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多想無益。”

李逸搖了搖頭,繼續前進。

古林大不知凡幾,李逸走了兩天也沒走出去,期間,遇到了不少人,人少就殺,人多就跑。

在這裏殺人,不需要理由,而李逸的排名也直竄到前百名。

天王城,各大使者匯聚於酒樓,望着天空不停閃爍着金光的人榜,薛東寧哈哈大笑道:“哈哈,燕無雙和李逸都進入前百了,劉峯等人也進入了前五百,目前看來,我帶來的參賽者成就最好。”

說到這裏,薛東寧看向各大使者,得意地道:“各位,我看不用再繼續了吧,將你們的暴元丹都交出來吧。”

“薛東寧,人榜爭奪戰要進行三個月,現在也不過過去了幾天,你急什麼。”東方使者沉着臉道,其他各大使者也是連連點頭。

薛東寧微微一笑,沒有再說話,繼續喝着小酒,不時擡頭看一眼天空中的人榜,觀察着李逸等人的排名情況。

與此同時,大陸各地都在上演着相似的一幕,他們雖然無法參加人榜爭奪戰,卻可以通過人榜爭奪戰來開盤賭博,賺取利益。

……

一望無際的荒漠,不時傳來幾聲獸吼。

走了好幾天,李逸終於走出了古林,不過,相比於荒漠,他寧願呆在古林。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呆在古林。”

李逸有些鬱悶,這荒漠,只有黃沙,山丘,長期在荒漠行走,見不到一個人,見不到一點綠色,心情難免有些煩躁。

“吱吱!”

小猴子頗有同感地點着小腦袋,原本活蹦亂跳地它,此時也聳拉着腦袋,靜靜地坐在李逸的肩膀上,無精打采的樣子。

“李逸?哈哈,正愁找不到你,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真是老天助我。”

突然一聲大笑傳來,讓李逸的神經瞬間繃緊。擡頭看去,只見十名少年冷笑着走來,走在前面的赫然正是東方白。

“人多實力強,先走爲妙。”

李逸立馬便做出了決定,轉身就欲離開。

“見到老朋友就想這麼一走了之?”

一轉身,李逸才發現,身後竟然也有二十幾人,領頭之人也是老熟人,正是當初叛出風雲宗,加入惡狼谷的鄭巖之。

以前的鄭巖之根本不放在李逸眼裏,不過,此時再見,李逸卻在鄭巖之身上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息。

“東方白竟然跟鄭巖之走在一起,難道東方家族與惡狼谷有聯繫?”

李逸皺了皺眉,這對天王城,對薛家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

“見到我很意外?”鄭巖之邁步而出,輕聲笑道,眼神卻很冷,“當初你沒能殺我,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手下敗將,也敢大言不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