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着讓在場所有人都萬劫不復的能力! 仙道學院外圍的森林繁茂,佔地面積廣闊,林中靈氣濃郁,多年來也孕育出不少的靈草靈藥。

一路上,劍天和雲戴戴就主動的和清靈、風玄、靈冰襲三人分開了。因為清靈時不時的就要停下來採集靈藥,而劍天卻要帶著雲戴戴儘快走出森林。以兩人的實力在路上也不會發生什麼危險,清靈也就放心的讓兩人先行離開了。

雖然內院的藏葯豐厚,可是規定還在,一切靈藥只能在院內使用,不能帶走,因此清靈想要煉藥還要考自己採摘和搜集。好在原本乾坤戒指中就有不少藥材,即使不專程採摘也可以使用一段時間,可是看著靈藥而不動手,不是清靈的作風,因此一路上搜刮過來清靈收藏的靈藥也在急劇增加中。

看著她對採藥的熱情高漲,樂此不彼,風玄和靈冰襲也沒有打斷她的念頭,只是好奇她搜集這麼多藥材做什麼?

清靈也有她自己的回答,『我師傅是高級煉藥師,而我既然是徒弟,對煉藥也是有所涉及的,雖然煉製的丹藥等級較低,可是聊勝於無,而且我現在年紀還小,等以後煉藥的水平提高了,這些名貴的靈藥自然派的上用場,我這是未雨綢繆。』這個道理說的沒有漏洞,也符合清靈的性格,靈冰襲深信不疑,只有風玄有些疑惑,小清靈的乾坤戒指內空間很大嗎?竟然連今後可能需要用到的靈藥都給儲備下來了。

仙道學院外圍的這片森林就像是整個仙道學院的保護圈,坐落在中域的正中央地帶,沒有依山傍水,易守難攻的上好地勢,就用滿林的強大靈獸作為仙道學院的守護。

從古到今,靈獸們經過長時間的孕育修鍊至此,其中強大者不乏。在穿過這幾千里的森林之中,僅憑清靈的精神力她就發現了十數個強大氣勢的存在,那種威人的感覺,就是和金大大等長老的靈獸夥伴們相比也不弱多少,那可都是實力如同人類修真者大成期的修為啊。

竟然有眾多強悍的靈獸隱匿在這片森林,從側面看來,讓人隱隱看到了聖地的威脅,即使有這樣強大的靈獸,在聖地的眼皮底下,也不敢造次。

「曲水露、九合花、金蘆草、鎮靈果……這裡的靈藥真是豐富!」

只是一個星期的時間,清靈就已經採到了數十種珍貴的靈藥,這其中也不乏風玄和泉泉的幫助,泉泉尋寶自然是具有天賦,而風玄這隻鳳凰對靈藥的敏感程度超乎想象。傳說中,巨大的鳳凰巢穴都是使用各種天地靈粹,珍貴仙靈草藥所堆積編製而成,因此鳳凰對尋找仙靈藥草一途很有潛力。

「小清靈,雖然我們移動的速度很快,可是在這樣下去,整個森林中的靈獸都要對你不滿了~~」風玄在一旁打趣的說著,這段時間裡,清靈像是著了魔似的,沒日沒夜的『偷襲』森林中靈獸的守護靈藥,一一偷取,以清靈的隱匿能力,能夠發現她的靈獸還真是少之又少。每次都是等清靈得手,遠離被偷的靈獸之後,風玄和靈冰襲兩人才聽到被竊靈獸的悲憤吼聲~!

「好了好了,我們也該上路了!」

……

半個月之後,三人走出了森林,來到森林外圍結界的地方。這道結界隔絕了元嬰後期以下修為的修真者,卻隔絕不了清靈三人。依舊是毫無阻隔的就走了結界,終於出了仙道學院的範圍之內。

「我們出來了!」清靈轉身,望著身後走出的森林,毫無顧忌的大聲說道,仙道學院的方向,上空依舊懸浮著一座聖地,莊嚴,神聖。走出森林中的結界之後,這座神秘的聖地又出現在整個中域大陸內,人們視線的範圍之內。 陽春三月,冷風已過,天金帝國都城最大的客棧聚寶客棧中,清靈、風玄、靈冰襲三人安頓下來。

客棧中龍蛇混雜,多了三個人也引不起別人的注意力,況且白天三人結伴出行,直到晚上才回客棧休息,更加不會引人注目了。

在天金帝國待著的四天時間裡,清靈多次聽說老皇帝身體一日不如一日,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一命嗚呼了。找尋名醫的布告貼的哪裡都是,可是卻沒有誰能夠治好老皇帝的病。

出現這樣的情況,清靈只想到三個可能性,第一,他確實是病入膏肓,就連皇室背後隱藏的勢力,甚至是有修為極高的修真者的勢力都醫治不好他。隨即這個可能性就被清靈否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皇室還需要這麼瘋狂的尋找名醫嗎?所以說老皇帝還是有救的。

第二個可能性是皇室背後的勢力認為老皇帝該退位了,而三位皇子之中就有能夠接任皇位的人存在,因此給老皇帝尋找名醫是幌子,實際上或許已經任其老皇帝自生自滅了。這個可能性很大,或許皇室就是這個想法。

而第三個可能性就是老皇帝的命還有的救,只不過他身後的勢力也無能為力,畢竟修為高不代表就可以讓人起死回生,那種高深的醫治能力,也只有傳說中的高級煉藥師可以做到。就是現在的清靈,在不隱藏實力的情況下,也不能夠做到讓人起死回生,但是只要有一口氣尚存的人,她也是可以救活的。

情況不明,時局不樂觀,紛爭到底什麼時候拉開帷幕,清靈都不得而知。


在四天的等待之下,她開始無聊了。既然決定留下來看戲,那就要看得到才行,可現在,演戲的人不出場,哪裡有戲看?

思前想後,清靈決定以身犯險,能夠站在大戲的前線,就一定可以看到,既然演戲的人不打算即可開幕,那她不妨在後面使力推一把。

聚寶客棧,清靈的房間內——「我已經決定了,你們不用勸我,也不用跟來,我只是去添火……救人,很快就回來了。」

「小清靈是名醫嗎?我怎麼從來都不知道?」

「不要去,可能有危險。」

清靈決定撕下皇榜,搖身一變成名醫,救治老皇帝,讓自己身處皇室紛爭的風口lang尖上,這樣她才能看到更多的精彩好戲。

一心吧自己推到『懸崖邊』這樣的事情沒人肯干,也只有清靈這樣有實力,底蘊雄厚,才敢蹚這一趟渾水。

在她的認知里,天金帝國皇室是皇室,就算背後勢力有影響帝國的能力可是也不會輕易出現。要出現早出現了,至今為止,整個中域大陸上沒有聽說什麼『仙人勢力』的傳聞,這就說明即使五大帝國背後的勢力真實存在,他們也不會多於干涉凡間的事情和發展。

因此清靈完全可以保證自己的做法不會是捨身犯險的行為。

清靈下巴一抬,趾高氣昂的一跺腳,「別忘了,我可是煉藥師~!」

風玄立即用藐視的眼神,鄙夷的回了她一眼,漫不經心的隨口說到,「那也是煉藥學徒吧?小清靈,你出師了沒?」

聽著風玄這樣不信任的說話語氣,一向和他不對盤的靈冰襲也贊成的點了點頭,懷疑的看看清靈,根本就不相信她真的有驚人醫術。

清靈無奈,抿了抿嘴,也不怪兩人這樣不信任自己,實則是自己從來都沒有說過自己是煉藥高手。而且煉藥師這一行的人員極為稀少,即使擁有適合的屬性,也不見得能夠順利成為煉藥師,一個人的年齡和煉藥經驗在那裡放著,一般可以見到的煉藥師,即使是二品三品煉藥師,也至少有一百多歲的高齡了。而清靈現在只有十六歲,她成為高級煉藥師?在風玄心中,這樣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清靈狠狠的瞪著眼睛,「我師父可是六品煉藥師,我也學了不少年煉藥,現在嘛~~勉強三品。怎麼樣?!我就不信凡人能有什麼病不是我能夠醫治的!」

有點洋洋得意幸災樂禍的語氣,實在是沒有多少說服力,說出這樣的話更像是清靈自己在隨口說大話。就算她說自己是二品煉藥師好了。在這個世界上,從古至今有出現過十六歲的二品煉藥師嗎?

即使是最年輕的煉藥師,一品煉藥師,也在五十年前出現過一位,他成為一品煉藥師的時候已經有二十二歲的年紀了。

………………………………………………………………

一個文總有那麼幾次劇情大轉換卡文中,表示現在還在半卡文狀態,更新盡量加吧~~或者來個支持崔更的,讀者寫一個五百字長評,加更一張,讀者投貴賓點菜,一百貴賓加更一章。恩~至於貴賓崔更的,每個人投幾張,這麼多讀者下來也能湊幾百了。 蕭宇很快的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他明白,何石之所以會怎麼說,完全是因爲葉寒和蒂娜,這些人之所以會來道歉,也是因爲葉寒和蒂娜。

蕭宇沒有猜錯,何石的確是在忌憚葉寒,忌憚他背後的勢力。

“何老先生,何家在整個浙江呼風喚雨,而蕭家已經徹底的沒落,說蕭家嫌棄何家那是笑話,相反,以蕭家目前的狀況,是根本不可能高攀的上何家的。所以,何老先生,您就不要說笑了。”


蕭宇很清楚,如果沒有葉寒和蒂娜,何石根本不可能會這麼說。

這種藉助的外力根本不可能長久,何石的忌憚葉寒和蒂娜,纔會這麼說,如果到時候他和葉寒蒂娜沒有任何關係了,何家肯定會落井下石。

“曹虹,我知道你今天跪的很不甘心,在心底也依然看不起我,我明白,換做是我,我也會不甘心。”

“不過,俗話說的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以後發生什麼事,我們也無法預料,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蕭宇的話讓曹虹臉色一片鐵青,不過有曹家老爺子在前,她就算一肚子火,也不敢出言不遜,只是在心裏冷哼一聲,顯然沒有將蕭宇的話放在心上。

魔君獨寵,上神別逃 ,但葉寒卻看到了,同時也是在心裏一聲冷哼。

此時曹虹的表情被葉寒看到,這也導致了曹家的沒落。

葉寒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如果不是眼前的這女人,蕭宇的家族也不會沒落。如果不是因爲這女人,那天在酒吧他們肯定能玩的開開心心的。如果不是這女人,他和左毅也不會被朱文虎帶走,也不會發生後來的這麼多事情。

如果沒有發生這些事情的話,那麼他和林夕瑤的假期肯定會是開開心心的度過。

即使蕭宇放過了曹家,葉寒也只是會讓他們多存活一段時間而已,但不會很久。

但如今,看到了曹虹的眼神,葉寒決定,提前摧毀曹家。因爲這個家族的成員本來就沒什麼好人。落井下石的事情做的太多,遲早都會有報應的。

作爲何家的最高掌權着,何石想的卻不同,在他看來,蕭家卻是已經沒落,想要翻身也很難,蕭宇自身的能力也不怎麼樣。但是…蕭宇卻有着恐怖的人脈。

沒錯,是人脈!

在當今這個社會,人際關係是關鍵。

這個道理,何石比誰都懂。

雖然,他並不知道蕭宇和蒂娜還有葉寒之間的關係有多深,但從他們今天的所作所爲來看,全都是爲了給蕭宇出頭,從這一點就足以肯定,他們之間的關係肯定非同一般。

而蒂娜和葉寒身後的家族實力,也足以讓蕭家重新崛起。


“好,蕭宇,既然你這麼說,我也不勉強了。”何石看到葉寒和蒂娜都沒有什麼表示,繼續說道:“那麼,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爲止,你看怎麼樣?”

蕭宇皺了下眉頭,將目光投向葉寒。

“這件事,你做決定,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葉寒一手抱着林夕瑤,一手拿着紅酒,淡淡的說道。

“那好。”蕭宇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何老先生,恕不遠送了。”

蕭宇這話一出口,何石不再說什麼,而是對着何遠等人使了個眼色,幾人立刻站了起來,跟着何石離開了客廳。

何石一走,其他人連忙跟上他的腳步。

而曹虹則滿臉不甘的站起來,瞪了蕭宇一眼,冷哼一聲,轉身走出客廳。

葉寒挑了挑眉毛,手指輕輕動了動。

“啊!”

“砰!”

當曹虹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身體重心不穩,整個人往前摔去,撲了個狗吃屎!

末日有戰車 噗!”

雖然這一切都是葉寒搞的,但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將嘴裏的紅酒噴了出來。

林夕瑤和蒂娜也是忍不住捂着嘴巴笑了起來。

她們都以爲,這是報應。

只有心語不是這麼認爲。她親眼看着葉寒的手指動了動,然後曹虹就摔倒了。

“你個混賬,嫌臉還丟的不夠麼。”曹家老爺子看到這一幕,差點忍不住踢曹虹兩腳,一把抓住曹虹的肩膀,也沒有理會她摔倒哪了,直接拖着離開,他此時已經不想在這裏多待一分一秒了。

何石等人離開後,蕭宇走到葉寒和蒂娜兩人面前,對着兩人深深的鞠了個躬,說道:“葉寒,蒂娜小姐,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爲什麼要幫我,但你們的恩情,我會記在心裏。”

蒂娜笑了笑,說道:“我並沒有幫你什麼,你要謝的話,應該謝葉寒。我的家族在英國,對華夏的影響很小,並不足以讓這些富豪認錯。他們害怕的,只是葉寒而已。”

葉寒挑了挑眉毛,將酒杯放到心語的手裏,然後快速的捏了蒂娜的腰一把,速度很快,就連心語也沒有發現。

蒂娜感覺到痛之後,輕打了葉寒一樣,眼裏卻沒什麼責怪的意思。

葉寒翹起二郎腿,對着蕭宇說道:“這也沒什麼,我也只是在懲罰他們的同時,變相幫你出氣而已,不必太在意。”

蕭宇笑了笑,沒有再說話。

十分鐘後,何石帶着衆人來到了酒店樓下。



“我知道,你們都很想問我爲什麼要這麼低聲下氣。”何石看得出其他家族負責人眼裏的不滿,他們都想問何石要一個解釋。

“讓小輩們先下去,我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解釋。”何石說道。

何石這話一出口,不等其他幾個家族的負責人開口,何遠等人很識相的轉身離開。

眼看何遠等人離開,何石吐了口氣,說道:“我今天之所以會來這樣,不是因爲那個叫蒂娜的英國女人,也不是因爲左少天的兒子。”

“左少天是一代英豪,如果他還在世的話,我說不定會來道歉,但此時他已經死了。”

“克里斯丁家族在歐洲有着驚人的影響力,但這些影響力根本不足以影響到華夏多少。”

聽着何石的話,曹家老爺子忍不住說道:“老何,你不用再繞圈子了,快說吧。”

曹家老爺子剛纔在客廳的時候,就想要一個合理的解釋了,聽着何石在繞彎,終於忍不住說道。

何石嘆了口氣,眼裏閃爍着光芒,同時也帶着一絲恐懼。

“你們有仔細注意,那個口出狂言的年輕人嗎?”

何石這話一出口,衆人的面面相覷。

而曹家老爺子則說道:“你不會是因爲,那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

何石點了點頭,“沒錯,完全是因爲他。”

“他有什麼能耐,他不就是一個高攀上了克里斯丁家族的小毛孩麼,不知天高地厚的。”

“就是,他有什麼資格讓我們道歉,老何你沒瘋吧。”

曹家老爺子的話一出口,其他家族負責人紛紛忍不住說道。

顯然,他們都還因爲葉寒剛纔的狂言而不滿。

聽着衆人的話,何石連忙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冷靜下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