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剛才回來的路上,還在追問小雪生氣的原因,沒想到蘇菲菲眼下就送來了一場及時雨。

眼下,小雪生氣的原因,真是弄的他心裡痒痒。

「嗯菲菲,要不咱在電話里說?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你老姐不讓我走。」陳浩兩眼徐看著擋風玻璃,左右為難道。

「不行!姐夫菲菲記性可不太好哦,你要回來的晚了,菲菲保證往的乾乾淨淨。」

「小祖宗你,你可真是我的小祖宗,你讓我想想!」陳浩脫口喊出來,就扭頭朝珠寶大廈門口看了過來。

蘇墨雪端坐在辦公桌跟前,一邊翻閱著手裡的文件,一邊在上面簽著字,一邊隨口喊了聲小美。

「小美,怎麼不在醫院多待幾天,不用著急回來上班的。」

「謝謝蘇總,我都住院一個多月了,連醫藥費都是您給拿的,我有點過意不去。」

「呵小美,你是過意不去醫藥費,還是怕我再重新找秘書。」

「啊?蘇總……什麼事兒都瞞不過您,我家裡的條件您也知道,全靠我這點工資養活,所以……」

「小美,還有多少要簽字的文件?」蘇墨雪聽她聲音有些抖,就故意打斷了話茬。

只是她這一抬頭,看見小美身上的白襯衫,黑色包臀裙,腿上還套著黑色絲襪,嬌嬌柔柔的楚楚動人模樣,就不自覺的想到了她把陳浩當成陳豪的事。

「嗯小美,我要沒記錯的話,你是兩年前認識的我老公吧。」蘇墨雪靠到椅背上,故意大方的笑了笑。

「啊?哦是蘇總,您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了。」小美站在她跟前,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兩年前,偷偷做陳豪情人的事。

「嗯小美,你覺著我老公,他人怎麼樣?」蘇墨雪總覺著,陳浩跟陳豪不一樣,不會扔下自己去跟初戀約會,就想著聽聽小美的看法。

因為除了她自己,只有小美跟陳浩熟悉,還是陳豪的情人。

小美也不知道這些,光是聽見陳豪倆字,頓時就來了興緻,感覺心頭甜甜的。

「豪哥挺好的,特別是豪哥失蹤兩年回來以後,都跟變了一個人似的,為人和善了許多不說,而且對您也更好了呢!」

「哦對了蘇總,我今天來公司上班,聽同事說豪哥前幾天辦了件大事,不光幫您出了口惡氣,還幫咱公司簽了個大單。」

「豪哥現在真是挺好的,好多同事都在羨慕您呢,說豪哥對您好還有本事,以後咱們商場肯定會越來越……蘇總,我說的是不是有點多了?」

小美這突然的,看見蘇墨雪苦笑了下,才恍然意識到一直在說陳豪的好話,生怕給蘇墨雪察覺到自己和陳豪以前的事。

「呵,小美你想多了,嗯先出去忙吧,下班來這兒拿文件。」

「嗯好,那蘇總我先出去了,有什麼事兒讓您喊我。」

蘇墨雪沒再說話,只是看小美轉身離開的背影,連她一個女人都覺著迷人,便苦笑著放下碳素筆苦笑了起來……

小美這麼迷人,老公你當初在醫院,都能拒絕小美的鉤引!

前段日子火葬場那天,你應該不會扔下我,去找初戀約會對嗎?

蘇墨雪在心裡苦笑著,光是軟軟的坐在椅子上,完全沒有了翻看文件的心情,她很想相信陳浩沒有背叛自己,也不應該一直跟陳浩慪氣。

可她一想起來前幾天,杜鵑找到家裡的時候,無意中說她是陳浩的初戀,還解釋什麼火葬場那天……是這些年頭回見面,就從臉頰劃過幾串濕潤的東西。

「老公,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肯主動說出杜鵑的事,哪怕是騙我……我都會原諒你。」

蘇墨雪揚手擦掉眼淚,就快速起身朝樓下小跑了過來,想著問問陳浩和杜鵑倆人之前,到底有沒有過一個孩子。

因為那天,她把杜鵑送出家門的時候,竟然看見杜鵑的車裡有個孩子,而且還聽杜鵑喊那孩子念浩。

杜鵑沒有結婚,卻有個叫念浩的兒子,這才是她跟陳浩慪氣的原因。

她這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泛紅著眼眸,還一邊小跑到商場門口,快速朝周邊掃視一圈兒,竟沒看見陳浩的人影。

「老公你混蛋,說好在這兒等我的!」蘇墨雪猛咬上嘴唇,就撥通陳浩電話貼在了耳邊。 半下午,珠寶商場門口。

蘇墨雪把電話撥出去,就甩著頭髮貼在了耳邊,等陳浩給她一個解釋。

一秒,兩秒的安靜過後,電話里終於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只是這個熟悉的聲音惹哭了太多的戀人……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sorry……」

「陳浩你,你去死吧,我這輩子都不要再……」蘇墨雪盯著手機,卻沒忍心把最後幾個字喊出來。

她當時跟陳浩說,讓陳浩在這裡等自己,還故意撒嬌的叮囑他不能離開,怕他回家后又給妹妹粘著不放。

還有就是,她想忙完手頭的工作,就和陳浩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儘快把杜鵑的事情弄清楚,只要不是太過分……就和陳浩重歸於好。

可眼下這時候,蘇墨雪站在商場門口,看身邊的人來來往往,卻莫名的感覺自己非常孤單。

陳浩,你去哪兒了?

為什麼要關機,是手機沒電了,還是不想讓手機有電?

蘇墨雪在心裡問著自己,她本來想給妹妹打個電話的,但又怕陳浩真跟妹妹在一起,索性就長嘆一口氣,抬頭朝天邊看了過來。

眼下,已經到了傍晚時分。

天上有好多雲彩,雲彩還是一層層的黑色,陰雲密布的好像隨時都要下雨。

「小祖宗,咱們可以回家了嗎,你看這天上的雲彩都跟棉花糖一樣!」陳浩站在倉庫門口,望著天上的雲彩著急道。

在幾個小時之前,還是半下午的時候,他在珠寶商場門口等小雪的,然後就接到了蘇菲菲的電話。

這傻丫頭,在電話說知道小雪前天生氣的原因,非要讓自己回家去找她。

他當時猶豫了十幾秒,感覺回家一趟也用不了多長時間,索性就直接開車回了家,然後就給蘇菲菲騙到了這裡……蘇墨雪給她剛租的畫室。

只是眼下,他說回家以後,聽蘇菲菲沒有半點兒反應,就無奈的長嘆一口氣,轉身朝倉庫裡邊看了過來。

蘇菲菲拿著塊抹布,在倉庫裡頭擦桌子,頭上戴著個報紙疊的帽子,還在嘴裡哼著有些熟悉的旋律,看都沒看自己一眼。

「菲菲,蘇菲菲同學,能不能別把姐夫當空氣!」陳浩來到她跟前,盯著蘇菲菲眼睛道。

「姐夫,你在跟菲菲說話嗎?」蘇菲菲停下手上的抹布,仰著小腦袋喊了過來。

「死丫頭,你是嫌我聾,還是怕我不聾。」

「啊?哦呵呵姐夫對不起,菲菲忘了在聽歌!」

陳浩猛的一愣,見她撩開頭髮,左右側頭摘下兩個無線耳機,又沖自己抿著小嘴兒咯笑……

「原來是這樣,我說跟你說話,怎麼一點兒反應都沒有。」陳浩無奈的笑了笑,隨即扭頭看門外道,「小祖宗,咱該回家了。」

「你看外面天都黑了,雲彩也黑了,眼瞅著就要下雨,咱快點回家吧哈小祖宗。」陳浩心裡著急,也就沒跟蘇菲菲多說。

當然了,他更不可能跟蘇菲菲說,蘇墨雪讓自己在公司等她,哪兒也不許去的事……丟不起這人。

只是眼下,蘇菲菲咕嚕幾下眼珠子,卻跟沒事兒人一樣,繼續拿著抹布擦桌子,絲毫沒有回家的意思。

「哎小祖宗,平時也沒見你做過家務,今天這是怎麼了?」

「沒怎麼啊,好不容易有個畫室,本小姐當然要弄的乾乾淨淨,一塵都不染的樣子。」

「還一塵都不染? 你給的溫柔已過期 小祖宗這倉庫里都沒電,黑乎乎的十塵都染也看不見,你要不回家,我可把你撂下自己回去了。」

「姐夫看你急的,反正咱都開著車呢,一會兒不都到家了嗎,等本小姐忙完咱就回去。」

「等你忙完……天都下雨了,前面有段小土路,坑坑窪窪的只要下雨就走不了。」

「那就不走了唄,正好把畫室收拾出來,本姑娘就可以儘快創作嘍,哎對了姐夫你也過來幫忙忙,早點收拾完早點回家。」

「自個收拾去,騙我的事還沒跟你算賬,想讓我幫忙收拾……別說沒門兒了,連窗戶都沒有。」

陳浩脫口說出來,見蘇菲菲抿這小嘴咯笑,又繼續戴上耳機哼唱著擦起桌子,頓時就給氣的往嘴裡塞根香煙,在這倉庫門口抽了起來。

因為他當時開車回到家,就追問小雪前天為什麼跟自己生氣,蘇菲菲卻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說讓自己跟她去個地方就知道了。

他當時也沒多想,就開車帶這小祖宗出了門。

可等他把車開出小區,問蘇菲菲要去什麼地方的時候,這傻丫頭才鬼笑著捂上了嘴巴,說根本不知道小雪為什麼生氣,只是騙自己來幫她找畫室的。

他當時氣了個半死以後,就帶這傻丫頭來了這兒倉庫。

蘇菲菲這丫頭,一看見這倉庫就高興的要命,說什麼比她想象的還要好,特別適合創作什麼的,然後就一直磨嘰到現在不肯走。

陳浩站在倉庫門口,快速想到這兒,看手裡香煙只剩了一個煙屁股,就蹭的彈飛了出去……

咔嚓嚓!

轟隆隆!

嘩嘩嘩的大雨,伴隨著頭頂劃過幾聲驚雷,就雨點連成線的下了起來。

「看來以後,真不能亂扔垃圾,把老天爺都給驚動了!」陳浩瞄眼他彈飛的煙頭,就快速朝倉庫走了過來。

「小祖宗忙活了,快點回家下雨了,等會兒下大了真就走不成了。」

「下雨了嗎?」蘇菲菲摘掉耳機,忽閃著眼睛看了過來。

「你要再戴著耳機,別說是下雨了,下金元寶都能給錯過嘍,快快點兒跟我回家。」

「哎呀姐夫不行,菲菲還要在這裡等人呢……哎呦壞了壞了,姐夫車鑰匙給我,我剛才去車上拿抹布的時候,好像忘關後備箱了。」

陳浩猛的一愣,正想問要等誰呢,卻見她搶過車鑰匙,就晃著小短裙朝倉庫外跑了出去。

「哎傻丫頭,不用去了,一下雨車根本都開不走,小偷看見了也頂多在車上避避雨!」

「不行,人家畫畫的東西還在後備箱……哦對了姐夫,要一會有人過來,你就讓她等一下下,我很快就回來。」

「等誰啊?」陳浩聽她再次提到有人過來,就給好奇的喊了出來。

只是眼下,他這一嗓子喊出來,蘇菲菲也跑了個沒影兒。

「哎個傻丫頭,人長的挺機靈,就是記性不怎麼好。」陳浩嘴裡嘀咕著,就在倉里轉悠著找雨傘,想去把蘇菲菲接回來。

倉庫的空間很大,足有一個籃球場大小,屋頂也很高,差不多能有四五米的樣子,還真就是個標準的倉庫。

這倉庫的左邊,是個用黃色標線畫出來的T台,小雪昨天就曾說過,說這個倉庫以前是幾個模特在租。

顯然以前住在這裡的模特,只是一幫懷揣夢想的女孩子,窮的連正兒八經的T台都做不起,只能用黃線畫了一個T台。

倉庫的中間,也就是正對倉庫大門的地方,擺放著機組破舊的沙發,沙發雖然有點舊,但收拾的還算乾淨。

至於這倉庫的右邊,擺放著4張小木床,其中3個小木床是空的,只有靠牆的小木床上有鋪蓋。

但除了這些以外,陳浩愣是沒在這倉庫裡頭,找到他需要的雨傘。

「哎,這就沒辦法了,菲菲你只能淋雨過來了。」

「對不起對不起,您肯定等著急了吧,我電瓶車半路沒電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

陳浩猛聽見這聲音,第一個就想到了蘇菲菲那傻丫頭,剛才說讓自己在這裡等的人。

「沒事兒,菲菲她一會兒就回來,你稍微等會兒吧。」

「哦那行,哎不對,咱們之前在那兒見過嗎?」女孩子站在倉庫門口,也沒進來的意思。

哎呦有意思,還有女孩子主動搭訕的?

陳浩也沒多說,只是看她個頭挺高的,長發披肩的穿了件白色連衣裙,裙子上還有些泥巴,應該是因為下雨在路上摔了跤。

「你好像認錯人了……哎沒認錯,你是我昨天開車撞到的女孩子?」陳浩猛看清她這張瓜子臉,就給驚喜的跑了過來。 「嘶」

趙信等待了半晌后,趙信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為了確認自己沒有聞錯,趙信又伏在爐口的位置,終於確定這就是血腥味。

「為什麼會有血腥味」這回趙信有些懵了,這股血腥味是剛才沒有的,也就是說是剛剛出現不久,而這裡除了一隻喜好獨居的赤炎金猊獸在別無他物了,所以這血腥味的來處也可想而知。

「難道這凶獸分娩了?」

之前趙信聽說了赤炎金猊獸產崽,趙信以為是已經產完了呢,沒想到居然是剛剛產下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對自己來說,絕對是一個機會的。

接著這股血腥味越來越重,趙信也更加能夠確定自己心中所想,只是這沒有動靜讓自己有些迷茫。按理說如果是產崽的話應該是非常痛苦的,而這赤炎金猊獸卻沒有任何的動靜,有悖於常理。

不過這每個凶獸都不相同,特別是關於產崽的事情,趙信一共也沒有經歷過多少,所以不是十分的了解。思索了半晌后,趙信還是決定要去一探究竟,畢竟眼見為實,坐在這裡也一直都是在猜想而已,並無意義。

「大」

心神一動,八卦爐在緩慢的擴大,趙信也在測試著赤炎金猊獸的反應過來,同時看見的區域也越來越大,從腳到身軀,再到頭顱。

「嚎」

就在看到頭顱的一瞬間,趙信看到了一雙如同燈籠一般的巨眼,而那雙閃爍著幽光的眼睛也在盯著自己,一時間空氣凝結到了冰點,隨著那眼睛主人想來巨口的一聲大吼,趙信頓時身上的汗毛都立起來了,渾身發怵。

「跑」這是趙信心中的第一個想法,也是唯一的想法,一個護子心切的平常凶獸都夠自己喝一壺的了,別說對方還是一隻境界高於自己的赤炎金猊獸了,自己留下來一點的勝算都沒有。

想到這裡,趙信立刻從八卦爐中出來,拎起了八卦爐就往外頭跑,頭也不回。可就在趙信跑出去還沒有十步的時候,忽然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赤炎金猊獸並沒有追上自己。

轉過頭一看,發現那赤炎金猊獸果然沒有動,只是用眼睛看著自己,趙信轉過身來緩慢的走了過去。邊走邊試探赤炎金猊獸的反應,只見赤炎金猊獸低吼了一聲,雙目的幽光又暗淡了一些。

殿下強吻小丫頭 趙信又大膽的走了幾步,更是「囂張」的用陽炎眼去看對方,在陽炎眼的炙光之下,在黑暗洞中的赤炎金猊獸無所遁形,這隻赤炎金猊獸比自己之前見得那隻要大的多了,自己站在它面前如同一個如同一隻小布偶一般,自己的身體堪堪有對方的一個巴掌大小。

但是最能引起趙信注意的是,在赤炎金猊獸的身下淌出一灘黑血,自己聞到的血腥味也是從此地來的。看著這已經有些凝膠狀的黑血,趙信估計這血液流出的時間一定不短的,由此可見赤炎金猊獸的傷已經很久了。

我的長安探花郎 「嗚」

看到趙信已經走到了自己的身旁,赤炎金猊獸緩緩扭動身體,看著趙信的雙眼居然露出了懇求之色,這下反倒是讓趙信有些不至所措了。

「嗚」

這隻赤炎金猊獸雖然已經成年,生出了靈智,但是還沒有組織語言的能力,所以兩個人不能進行語言上的交流,即使趙信自認為頭腦驚人,但還是不能參透著「嗚嗚嗚」中的含義。

「咱們能說一些別的嗎?相信你也知道我今天來的目地吧」趙信抬起頭,仰望著赤炎金猊獸的雙眼。自己之前想要逃跑完全是因為,兩者的距離實在是太大了,但是現在看來對方的傷勢已經到了令人吃驚的地步了,所以趙信心中的顧慮也就沒有了。

「吼」

赤炎金猊獸忽然大吼一聲,一團熊熊的烈焰從它的嘴中噴出,趙信根本就猝不及防,沒有想到對方在這個時候還能做出攻勢,是趙信始料未及的。由於相距實在是太近了,趙信完全沒有躲開的可能性,心中暗恨自己大意,不過當用心去感受這股烈焰的時候,嘴角頓時一勾。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