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著,長發隨風份飛揚起來!

在無數雙目光下,龍千山那漆黑的長發陡然白銀起來,一道道深紋出現在了他臉頰上,神色帶著一片悲然,周身凝聚出龐大而浩瀚的氣勢!

他要拚命了!

這一刻的龍千山,才是那位鳴響九霄宗的執法長老,雖驚悚,但不懼!

如果說的之前兩人只是互有試探的話,那現在才算進入真正的決鬥。

因為決鬥沒有輸贏,只有生死!

「閣下放在崑崙墟中,也必是天驕之人,想必這神念化飛刀之術,連李新歡都施展不出吧!」

龍千山緩緩攤開雙手,他的掌心上有著詭異而深邃的法紋。

這不屬於道!

也不屬於佛!

而是一種與周天宇宙有所相融的術法。

左手為宇,右手為宙。

他口中吶吶有詞,吐出古樸蒼茫的語句,與他之前的九霄雷法截然不同的力量從他掌心幻化而出!

「不好!」

聽著種種的洪荒之音,耶和華神色大變:「小心,這是玉蟬劍的祭奠之法,他要祭出那古劍仙的信物!」該隱聞言神色一凝,那可是千年前由仙界降下的絕世劍仙,一劍斬星辰的存在!

「哼!」

張凡冷哼一聲,單手往虛空一指。

虛空中發出爆裂的聲音,神念飛刀拉出一道長長的虛幻,化作無形洞穿時空,直接朝著龍千山斬了過去。

「劍來!」

龍千山張口吐劍,紫芒如龍,憑空現出。

這是一柄紫色小劍!

劍身剔透晶瑩,無暇無缺!

就這看似如迷你小劍的玉蟬劍出現時,整個天空被映照出的一片詭異的紫色,劍光衝天而起,一道道璀璨的紫色劍光迅速將天地覆蓋。

所有人!

這一瞬息如墮入夢境!

「爸爸,是你嗎?女兒好想你啊!」

「哥哥,哥哥……」

「老公,你在哪?」

但凡目睹這紫芒之人紛紛陷入心中最為思念的柔軟記憶中!

如墮心魔!

龍千山此刻更是鮮血直流,渾身上下裂開了無數口子,以他化神後期也難以承受祭放這玉蟬劍的反噬,可見那劍仙實力之悍然。

不過!

龍千山卻沒有半點緊張,反而露出了一絲喜色。

因為張凡同樣被沒入虛幻!

「靈魂墮入虛無,你如何能使出神念之刀!」

龍千山順勢雙手一推,猛地和十!

兩條煞氣長龍轟然間浮現出來,每一條都有數十米長,肉眼都能看見那煞氣在瘋狂翻滾,蘊含了暴虐的殺戮湧向張凡!

「死去吧!」

龍千山怒喝一聲!

只見!

張凡雙目微合,神色依舊淡然!

「能凝化成幻覺,絕非人間之術!」

霍然!

張凡猛地睜開了雙眼!

青芒頓時大放,聲若洪鐘響徹:「想要幻境墮我不滅魔心,未免也太小看我張凡了!」

聲音顫動天地,如佛音震邪,硬生生將漫天的虛幻破碎!

「凝!」

張凡冷笑一聲,叱喝天地!

轟然之間,神念飛刀無形化有形,在虛空之上憑空而現。

這把神念飛刀直接掠過萬丈紫光,那紫光如同被撕開的紙張一樣,在虛空上裂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神念飛刀所帶起的橫裂虛空的驚天刀氣,直接破碎了龍千山的陰陽八卦!

砰!

一聲宛如春雷悶響!

隨即長嘆響起!

「唉!」

陰陽八卦瞬間破碎,玉蟬劍發出一聲凄厲的低鳴,所有人在這一刻紛紛驚醒,目光里糅合了種種情緒凝向虛空之中!

只見龍千山凌空而立,滿頭白髮擺動,面容卻是越發的蒼老!

他雙眸子黯淡如死灰!

旋即!

宛如隕石直墜!

轟然一聲!

砸在青嵐山巔!

而那另一邊!

張凡赤裸著上身!

依舊負手凌空而立!

絕世傲然!

睥睨無雙!

誰勝誰負!

一目了然!

(本章完) 黃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心中一跳,連忙沉聲道:「既然你肯承認當年謀殺孟氏之事就好,如今陳王府的事情本官自會再查,來人,把姜慶平押下去……」

「慢著!」

君璟墨沉聲開口,微眯著眼看著黃雲。

「姜慶平還有話沒說清楚,陳王身為親王,可謂萬萬人之人,他何必這般忌憚一個小小侯爵,黃大人不繼續審了?」

黃雲神色不變的開口說道:「能有什麼不清楚的,無外乎是他捏著些陳王的把柄罷了。」

「璟王,這件事情已經不是大理寺能夠處理的,陳王之時不僅涉及鹽鐵私運,還有南梁諸國,必須送交宮內讓陛下定奪才是。」

「如今姜慶平已經認罪,且陳王之事也罪證確鑿,等證據取回之後,本官就立刻進宮面見陛下……」

君璟墨聽著黃雲的話,眉心猛的皺起。

他眼底滿是陰雲之色,看著黃雲之時更是帶著三分沉凝。

黃雲是什麼性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這些年但凡落在黃雲手中的案子,不管是高官權貴,還是皇親國戚,只要涉案之人,哪一個不是被追根究底查的底朝天?

黃雲性情古板執拗,認定律法大天。

他從來都不會半途而廢,甚至審到一半突然放棄。

姜慶平剛才的話明顯還有疑點,甚至於他手中握著的陳王的把柄也絕非黃雲口中那般簡單,否則陳王當初怎麼會費盡心力幫姜慶平爭來爵位,後來更是把涉及那麼多銀錢的事情交給姜慶平去辦。

如果換成是以前,黃雲必定會抓住這疑點細審,直到將陳王所有底細都挖個乾淨才對。

可是他卻突然就此罷手,甚至還主動提及要將此事交給元成帝處理,這未免太奇怪了。

如果黃雲早有心要把陳王交給元成帝,今日又何必鬧出這麼大的事情,甚至還開堂審案,想要拿民心逼迫皇室不敢不審陳王?!

黃雲對上君璟墨黑沉的雙眼,只覺得像是被看穿了心思一樣,忍不住心頭一沉。

「王爺…」

他開口叫了君璟墨一聲,可還沒等說話。

旁邊的姜雲卿卻是突然開口。

「此事分明還有疑點,且姜慶平和陳王勾結,顯然不止牟利這一樁。」

「黃大人方才還說要細審,可如今卻突然不再審下去,您這是怕事情鬧的太大,牽涉到你自己,怕再審理下去會觸動皇室權益,惹得陛下震怒,所以不敢再審了嗎?」

黃雲頓時怒目而視:「你這女子,休得胡說!」

姜雲卿卻半點沒有退讓,反而直視著黃雲,聲音冷沉道:

「既是胡說,那黃大人為何突然不肯再審?」

此事分明疑點重重,且姜慶平剛才的樣子顯然有話沒有說完。

雖然不知道姜慶平到底是想幹什麼,可他想要拉陳王等人下水是確鑿無疑。

繼續審下去,陳王定難逃脫,可黃雲卻突然不肯再審,別說是熟知他性情的君璟墨,就連姜雲卿和孟少寧等人也心生懷疑。

這黃雲,想要隱瞞什麼? 「收!」

當張凡飛刀斬了龍千山之後,玉蟬劍依舊留在虛空之上,此乃仙界劍仙之物,絕不是普通修真者能夠打碎的存在。

張凡一聲低喝,真元凝如實,將虛空之上的玉蟬劍納入手中。

從張凡歸來到斬殺龍千山幾乎沒有超過一個時辰!

一場看似驚顫萬世的大戰就這樣陡然落下帷幕,許多人還沒有從震撼之中清醒過來,就見張凡已化作一道流光投入方家莊園之內。

他!

就是這般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落在方雨霖面前!

方家所有人都立在當場,宛如石雕般看著眼前這個絕世青年,誰也不敢相信,他們竟然能與傲立當世、睥睨天下的張凡扯上關係!

一股激動在心間澎湃激升,硬是卡在喉嚨說不出話來。

方太虛更是激動萬分,臉上的興奮寫的一清二楚。

只是,自始自終!

張凡的目光都沒有掃過他們,那深情而溫柔的目光一直凝在方雨霖的臉頰之上。

而方雨霖同樣注視著他!

他變了些,變高了,也變得更加好看了。

想著,不知為何方雨霖感覺自己的臉頰有了一絲火熱。

別看張凡擁有兩百年的道心,在情愛之中與那懵懂少年沒有多大區別。

就這樣!

彷彿時間被靜止了,誰也沒有掀開這片刻的安寧。

「你們不會打算相望到天荒地老吧?」一聲清脆靈動的笑意打斷了他們的對視,顧瀟瀟在一旁搖頭說道。

「放心,有我在,世間再無人能傷害一分一毫!」張凡忽然開口說道,他的神色是如此凝重,如此認真,就好像在對天地賭誓:「我,去去就回!」

「嗯!」方雨霖微微一笑,輕輕額首,心裡卻是莫名一甜,彷彿這是她聽過最甜蜜的情話與誓言。

「就這樣啊?」顧瀟瀟有些錯愕,本以為會是一場海誓山盟的示愛宣言,卻沒想三兩句收尾,此刻的張凡已化作一道流光遠去。

方家眾人頓時圍了上來,稍靠近方雨霖后微微止步,一股凌冽而盪人心神的感覺驟然浮現!只見方雨霖的額頭之上,懸著一柄薄如蟬翼、晶瑩剔透的本命飛刀,沒有人會懷疑這把飛刀所蘊含的滔天威勢!

……

帝城以西,一處環城莊園別墅區。

這片莊園乃是龍家所擁有的超級在別墅群區,佔地面積非常龐大,緊緊靠著主市區而建立。依山伴水,環境美如山水壁畫,每一棟別墅的售價都在數億之上。

龍家作為帝城四大家族之一,人口也是多的嚇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