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狂吼一聲,渾身上下噴吐著比起方才更加驚人的元氣、氣血,整個人身形頓止,隨後逆轉頹勢,尾巴伸的筆直,好似一柄利箭,以白虹貫日的姿態一拳長驅而入。

神威如潮,澎湃不息,滾滾拳意洪流縱橫激蕩,拳鋒所向,千里虛空坍塌破碎。

不過瞬息之間,就碾壓而過那無盡滾滾龍吟聲波屏障,一拳轟在黑虯龍君身上。

砰!

砰砰!

砰砰砰!

一招得手,許仕林絲毫不在意自己在無盡龍吟聲波之中,不斷炸裂的身體,轉手即使出一記記番天印!

無數山巒崩摧的巨響攜帶著虛空炸裂一般的滾滾雷音,一瞬間在黑虯龍君的身上炸響。

「死!」

許仕林陡然長嘯一聲,身形一個跳躍,飛出千多里虛空。

噼里啪啦!

他的筋骨不停的顫抖著,體內穴竅不停的震顫,筋骨轟鳴,即便以他這般強很的軀體,也感覺有些超負荷運轉。

「啊!」

下一刻,如同世界破滅的哀嚎之聲響徹整個虛空。

黑虯龍君的身體,竟然轟然爆裂開來。

「他竟然擊敗了龍君!」

「二太子!這如何是好!」

「峨眉竟有如此人物!」

碧波潭中,眾多關注虛空戰鬥的妖王與龍子,全都臉色大變。

總裁之代婚新娘 他們還期待著龍君將這賊小子拿下,一會兒一起開刀問罪。

此時眼見不過片刻時間,黑虯龍君竟然就被打爆,登時心中震撼,恐懼起來。

「好拳頭,端得是好拳頭,雖然拳法爛的難以言喻,但是這拳頭當真是硬的無與倫比。」

黑虯龍君的整個身體,陡然間亮起巨大的光芒,巨大的撕裂聲中,響起黑虯龍君陰冷的聲音:

轟隆隆!!

陰冷的聲音在無盡的炸裂聲中回想著,一道璀璨光輝亮起,收束了黑虯龍君軀體之上無盡的能量元氣精華。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 筆直的沖向許仕林:「你這一身神魔筋骨,老龍笑納了!」

嗤嗤嗤!

這一道宏大的光柱在剛剛爆發的那一瞬就貫穿了千里虛空,速度之快,即使許仕林也躲閃不及。

「想奪舍我?」

許仕林眸子中一抹寒光亮起,感覺一股強橫的意志衝進了自己的身體之中:「真是不知死活!!」

他心中冷笑著,身體劇烈的顫動著。

「生死幻滅同泡影,兩界等微塵!」自從成就丹田宇宙之後,吸扯之力大增,如今金丹成就,兩儀微塵鎮守丹田。如今這元神想要奪舍他,一入身體,便被吸入丹田宇宙當中,兩儀微塵陣里,自有法理封印。

黑虯龍君的意志一進入他的丹田,就迅速的被生、死、晦、明、幻、滅六合旗門分割成無數道,在丹田之中,與陣法相互搏殺。

轟隆隆!

黑虯龍君想要奪舍他,這道光柱本身就是自身進萬年精氣凝結,不但沒有殺傷之力,還蘊含著一股至精至純的元氣。不斷的注入到丹田宇宙當中,被六合旗門汲取成就對付黑虯龍君的力量。

……

「黑虯老龍已死,降者不殺!」段雷一劍砍翻一個妖王,與青湘煦背靠背大聲喝道;

「龍君縱橫天下近萬年,怎會這麼輕易被殺,我不信,擒了了這雙狗男女,威脅那個小崽子去。」黑虯第二大聲吼道;

「我王必有計策,連長眉老兒都殺不了他,大江大浪都過來了,怎會載在這個泥坑裡。」黑虯第九冷然說的;「先擒了這對兒狗男女,待龍君大勝歸來,再行處置。」

殘存的一眾妖王相視一眼,手下力氣都小了幾分,萬一這老龍真死了,現在對付這對男女,那就是觸天上那位大煞星的眉頭,一會兒焉有命在,若是不出手選擇逃走,萬一老龍真的是耍詐,活了下來,難保不會被老龍做成一盤菜給吃了。

當即開始磨洋工,出工不出力,拖拖時間,那邊贏就往誰那邊兒倒,幾個仇怨深點兒的,更是隱隱封住黑虯第二黑虯第九的退路,萬一小煞星贏了,也好送個投名狀。

望著眾妖的視線,黑虯第二和黑虯第九相視一眼,眼中都帶幾分忐忑,與眾妖不同,作為閻浮宮留在宮中覺醒血脈的龍子,與黑虯老龍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十萬大山裡的妖王降得,他們卻降不得。

轟隆~~~

轟隆~~~

丹田宇宙當中,轟鳴陣陣。

「想奪舍我?先破了我的兩儀微塵大陣,在逃出我的丹田宇宙才行!」

一道投影在丹田當中,許仕林站

在自家金丹之上,以金丹為陣眼,衍化兩儀微塵,長身而立,眉眼間一片冰冷。

兩儀微塵大陣,不斷在震動,錚錚錚~~~

無數激戰交鳴之聲在大陣當中不斷響起。生、死、晦、明、幻、滅衍化六方世界,相互轉化,相互依存,每個世界都變成了無數的戰場,一條條龍影與天地相抗衡。天地生滅,意識生滅。

在衍化的空間世界當中,一道道龍影左衝右突,一次次在世界毀滅的波動中復活。

灰色的金丹緩緩運轉,大陣之中不斷溢散出來的氣息,被金丹盡數吸入其中,成為金丹核心之中,那個金色身影的養料。

「陷入我這兩儀微塵大陣當中的,不只你一個,被坑死在這裡頭的,也不只你一個。你既然自己主動進來了,那麼就只有死路一條。」

「混賬,你這混賬東西練的是什麼功,走的是什麼道?哪有把大陣布在自己丹田之中的?你的丹田怎能這般廣闊?自成天地,當真是先天神魔出世不成?」黑虯老龍掙扎在世界當中,依舊發出不可置信的怒吼,在那高空之上,似乎有一個巨大的星球在緩緩轉。星球之上,一個巨大少年身影,幾乎能用自身的陰影籠罩世界。

傳說中,先天神魔應天地法則,混沌神魔軀體自成天地。這小賊在自己體內演化虛空,所費資源,不可勝計,就算是把一方世界當資糧,恐怕都不夠,當真是好大的氣魄。

若是能夠奪舍這方未演化完成的天地,以身合道,逆伐這小賊。一時間,黑虯老龍思慮滾滾。

「我戰心不死,元神不滅,即便是你殺我千百回也是無用!不若握手言和,我若死了,幽泉老魔必然突破封印,提前出關……」黑虯老龍元神再度凝聚,施展重重秘法與不斷演化不斷破滅的世界相抗衡。

但這兩儀微塵大陣實在是厲害非常,即便是以他的元神意志,依舊不斷的被這大陣緩緩的磨滅著元神本源。

「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我的丹田,豈能容你存活,成為我成長的資糧吧!」

轟!

再度凝聚的元神,再次爆烈開來,化作滾滾元氣被切割到各方空間,自己不停的煉化。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若非是被困在這大陣當中,誰能殺我,再過兩年,我就能飛升仙界,我就能飛升仙界……」

黑虯龍君的元神意志發出絕望不甘的哀嚎之聲。

「死!」

許仕林的意志籠罩整個丹田宇宙虛空,宏大的聲音響起,兩儀微塵大陣再次衍化出一個巨大的世界,這個世界有莽荒開闢,三皇治世,五帝定倫,有秦王掃

六合,有漢家天子定天下,武鬥三國,有十絕武道,有風雲雄霸天下。有異界帝君毀滅世界,成為自身成長的資糧。

正是許仕林藉助當初吞噬風雲界天道殘魂附身徐福黑暗殘骸,重新演化的虛幻世界。在這個世界里,黑虯老龍是妖王,是蚩尤,是商紂,是燕丹,是項羽,是呂布,是雄霸,一次次被吊打,一次次被碾壓,一次次輪迴,一次次磨滅。

「你應該慶幸,沒有飛升仙界,你所謂的仙界,不過是從鎮妖塔里,跑到我老娘的丹田中而已!」

轟隆隆

六合旗門分開,鎮守天地六極,許仕林站在金丹之上,赤.裸著身體,負手而立。許仕林面色平靜,輕聲開口:

「黑虯老龍,你這萬年積累,許某就收下了。」

重新站在碧波潭大陣之上,許仕林站在虛空,臉色平靜,望著下方的陣圖。

籠罩在碧波潭上的大陣主動撤除,潭水分開,化作一道長長的階梯,直接蔓延到許仕林的腳下。

段雷和青湘煦自閻浮宮中飛出,站在許士林身後。

「主動撤除大陣,放人,看來你們不準備反抗了!」

站在閻浮宮上,仰望著蒼穹上的身影,黑虯第二苦澀的一笑;「連父王都不是你的對手,我就算是反抗又能如何,我又何苦做這無謂的掙扎?」眼神一掃將自己圍起來的眾位妖王。臉色漸漸趨於平靜。

「無謂的掙扎?」許仕林眸光開合,淡淡的說道;「那麼想來你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了。」

黑虯第二躬身一拜,化出原型,他覺醒的乃是真龍九子狻猊血脈,乃是一頭龍血狻猊;「螻蟻尚且貪生,成王敗寇,第二願為大人坐騎,盼望大人繞我一命!」

「狻猊,好一頭威風凜凜的龍獸。可惜……某不喜養龍為患!」許仕林站立虛空,眼波微微閃動,露出一絲嘲諷之色。手臂微微一抬,五指虛握,覆手而下,番天印!

轟!

滾滾氣流縱橫激蕩,好似一座山巒鎮下,封死四下虛空。浩大的拳意轟然爆發!

「許仕林,你這狗賊,本座伏低做小,甘為坐騎你都不放過,算什麼正道弟子……..」

這一拳壓下,黑虯第二的眸子陡然一片通紅,怒喝一聲。

「就算真的是你,我都不會放過,更可況你已經不是你了……」許仕林嘲諷的聲音響起,滾滾音波震蕩,好似黑虯老龍龍吟一般,聲波之中蘊含的震動力量,好似連綿的炮彈一般轟擊在閻浮宮中。

轟轟轟、一聲沉悶的轟鳴聲響,拳印所向,虛空蕩起層層漣漪。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九天神皇 滾滾音波之下,修為稍弱一些的妖王直接撐不住炸成漫天碎片,只是這碎片之中血肉全無,只剩下一身皮膜。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響徹整個閻浮宮,凌冽的拳風震蕩之下,黑虯第二一瞬間幾乎都要窒息。

周身筋骨,念頭髮出不堪忍受的哀嚎之聲。

「許仕林!!」

黑虯第二的眸子一片血紅,發出一聲狂嘯,四面八方血光陡然歸一,形成一道血色光人影,轟然向著許仕林撲去。

「果然是血神子,幽泉老兒!」

轟隆!

巨大的番天印凌空拍擊下來,手印經過的沿途虛空,都出咔嚓咔嚓響,好像琉璃破碎一般!

面對這所有人避之不及的魔道頂級神通,血神子。

許仕林的眸光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番天印更是一絲停頓都沒有。

磅礴如海的氣血拳意轟然將這方大手印打的爆碎開來,更是在瞬息之間,轟然打在血色人影的胸口之上。

血色人影頓時好似充氣一般撐成一個氣球!

轟!

直接炸成漫天碎片。

「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作假作妖!那我就成全你!」許仕林冷冷的望著虛空中的漫天碎片。

揮袖一掃,直接將這漫天血光碎片收入丹田當中,啟動六合旗門,直接煉化。

「一個元神,一條命,留下的只是一個小分身,獲得數百違元神的那條分身已經逃走了!」

「是黑虯第九!」段雷皺著眉頭說道;「獲得數百元神加持,血魔出關的時間將會大大縮短。」

「被這血魔一鬧,這閻浮宮裡也剩下不了什麼人了。十萬大山當中,妖王死傷大半,也已經不成威脅。」許仕林回頭一笑;「女王大人,好久不見,這十萬大山與這閻浮宮就送你如何?」

青湘煦嫣然一笑;「好啊,二大王。」

「段師叔,血魔恐怕很快就要出關,咱們峨眉作為幽泉的首要大敵,將會是將來最重要的一個戰場。這閻浮宮,就作為咱們峨眉的一條退路吧!女王大人既然獲得了這閻浮宮的傳承,如今黑虯老龍已死,其中禁制自可熟悉煉化。」許仕林笑著說道;

「一切尊少掌門之令!」段雷立即拱手稱是,在見識了許士林打滅黑虯老龍的威風之後,對他已經極其心服,完全認定他就是峨眉的將來。

「女王大人,大敵當前,我就不在多說什麼,一切等消滅血魔之後再

談!如何?」許仕林望著青蛇,沉聲說道,此時青蛇望向許仕林的眼神,幾乎透出水來。其中情意,就算是傻子也能夠看得出來。

「好,一切都聽從仕林的吩咐就是。」青蛇點點頭,作為一個活了萬年的老妖精,雖然只是在荒山野嶺作威作福,沒見過多少世面,但是人老奸,妖老滑,其中分寸,還是拿捏的極好的。

總裁大人,請就範 「走,回蜀山!」

說罷,和段雷架起劍光,直接沖霄而起,消失不見。

許仕林二人身影消失不見,青湘煦臉色的媚色頓時一收,端莊了許多;「這小冤家,修為一日萬里,好生厲害,才區區幾年,竟然連黑虯這等修為的泥鰍都能輕易打殺。一場大戰,居然連劍都未曾用出來。」

自語間,揮手一招,碧波潭底的閻浮仙府便直接破水而出,化成巴掌大的亭台樓閣仙府,飛入青湘煦的手掌之中。這等熟練手段,即便是得到仙府五千年的黑虯老龍也要甘拜下風。

「若是僅僅以現在幽泉的成色,如何能夠是他的對手。」說著在指尖輕輕一劃,一滴晶瑩的青色血液從傷口中流出,這一滴血液出現的瞬間,僅僅是其中帶的一絲威壓瀰漫開來,都讓整個十萬大山的妖獸妖王心肝劇震,盡數俯首而拜。

伸手一彈,這滴血液沒入虛空不見。

「一個人在這裡,好無聊,長眉老兒敢占我便宜,還是找他的本體去打上一架,給他個教訓才是。」說罷,身形直接消失不見。

……

「祖師!」許仕林和段雷坐在長眉祖師身前,談論著這十萬大山一行。

「好孩子,黑虯那老泥鰍向來是縮在窩裡不動彈,如今打死也就打死了,那老小子也不算什麼厲害的,你萬萬不可將對黑虯的印象放在幽泉上面。」長眉祖師有些沉重的說道;

「祖師,您覺得如今幽泉血魔的力量,已經壯大到了什麼地步,現在的我與之相比,如何?」許仕林認真的問道。

現在的幽泉,長眉有些苦笑,若是一天前的幽泉,以你現在的修為,藉助丹田宇宙的封鎖,能吊打他,至於現在的幽泉,感受到那滴青色的血液進入蚩尤血穴,長眉也只能苦笑:

「現在的幽泉,已經強大到現在的五根本不能面對的地步了,你雖強,但是絕不是他的對手,他現在已經匯聚了魔的力量,又剛剛得到了妖的力量,妖魔合一,幽冥成就,就算是你的丹田小宇宙膽敢收他的幽冥血河,也會被血河腐蝕魔化。」長眉祖師臉色很是難看;「幽冥血

海,本身就是大千世界當中,最善於污穢世界,吞噬世界的存在。」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