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淡漠道:「你就是林昊?」

林昊點頭。

他又道:「是你殺了小姐家的二公子?」

林昊沒反應。

南華清在身邊道:「應該是帝國冬月家族來的強者,長風公爵府這一代的公爵夫人是冬月家族的小姐。」

原來如此,這就沒問題了。

林昊點頭:「是我殺的。」

語落,場面又沉寂下來。

白衣中年眯著眼盯著林昊,很久很久,他終究沒看出這人有什麼值得忌憚的地方。

便閉上雙目,淡然道:「給你一個機會,自裁吧!」

林昊搖頭:「本帝也給你一個機會,滾。」

針鋒麥芒,互不相讓。

結果都是驕傲之人,誰也沒退,誰也沒能激怒誰。

白衣中年淡然道:「去,殺了他——」

沒人應。

好一陣魏庚才反應過來是在跟他說話,便為難道:「大人,這是不是不太合適?

非是末將不想出戰,實在是此人實力超出末將太多……」

大致將林昊的情況說了一遍。

也不知是沒聽見還是不放在心上,終究那白衣中年沒什麼反應。

只閉著眼道:「你自去殺他便可,有本座在,他傷不了你。」

此言一出,魏庚出戰便成定局。

面對這位來自帝國的武聖強者,他無法抗拒,似乎也的確沒有抗拒的理由。

想著一位武聖在場,林昊的確不可能翻出太大風浪,他便也放下心來。

雙腿一夾,戰馬風一般上前,很快在馬車前面不遠停穩。

目視林昊,他冷聲道:「林昊,識相就乖乖束手就擒。

念在你也是難得的人才,太子殿下必定會從輕發落。」

好好的架不打,居然勸降來了。

林昊失笑:「還稱呼太子殿下,話說,現在不是應該叫國王陛下了么?」

魏庚呼吸一滯,正要發怒,忽然林昊正過臉來。

便只是那不經意的一眼,瞬間魏庚心頭一緊,差點掉頭逃跑。

林昊搖了搖頭:「你看,我就看你一眼你就怕成這個樣子,你怎麼殺我?」

「你……」

如此肆無忌憚的羞辱,這下魏庚終於被氣到了。

面色赤紅,鬚髮皆張,拔劍指向林昊,他怒斥道:「林昊,你少逞口舌之利。

今日我率大軍前來,更有帝國武聖大人相助,你插翅難飛。」

「帝國武聖?」

「如果我說我剛剛殺完神殿的武神,你是不是以為我在痴人說夢?」

林昊輕笑。

語落,毫無徵兆,只聽「嘭」的一聲,魏庚身下裹著鐵甲的戰馬驟然爆開,血色凄迷…… 北原城外,眾目睽睽之下,戰馬血爆,魏庚當場被炸得飛起。

以他的實力,自然不會在這種程度的爆炸中受傷,只是還沒等他調整姿勢降落,突如其來的一股危機感湧上心頭,霎時他渾身冷汗,整個人思維都被凍住。

也就這個千鈞一髮的當口,白馬之上,白衣中年驟然睜眼:「放肆——」

一聲怒斥,抬手凌空一拳打出。

便只這一拳,風雷滾滾,方圓數百米風雪被倒卷而回的同時,只見一個山巒般巨大的拳頭勢若奔雷,磅礴而出。

被那強大的氣勢所懾,方圓千米,三千精銳鐵騎人仰馬翻,狼狽不堪。

與此同時,馬車頂上,南華清毫無儀態,一屁股坐下,面色蒼白。

然而那足以開山裂地的一拳卻沒有打過來。

人群驚愕的目光中,那如山的巨大拳頭竟轟向了深處半空的魏庚。

還不等明白這是為什麼,又聽「嘭」的一聲巨響,滾滾聲浪伴隨著強烈衝擊波排山倒海席捲而出,一時間虛空巨震,城牆聳動。

靜!

這一刻,天地失色,所有人的目光與思緒都處於凝滯狀態。

這一刻,彷彿耳膜已經被刺破,人群腦中嗡嗡作響,竟似聽不到任何聲音。

許久許久,當一切歸於沉寂,風雪再次降臨,看到魏庚被凌空禁錮在一個血色光罩中,任憑如何掙扎都出不來,人群又是一呆。

這時,那白衣中年冷冷道:「放了他,就當給本座一個面子。」

目光死死盯著林昊,口吻中帶著不可一世的傲然。

語出,三千鐵騎騷動,吼聲如雷。

林昊搖頭:「給你面子?你算什麼東西,也配在本帝面前有面子?」

言語淡漠,那白衣中年還來不及做出反應,突然禁錮魏庚的血色光罩消失,緊跟著,「嘭」,魏庚炸了,血雨驚天。

靜!

風雪寒,寒的不是身體髮膚,是目光,是人心!

魏庚死了!

魏庚就這麼死了!

而今國王陛下最為倚重的親信,魏庚,在以為來自帝國的武聖力保之下,就這麼被人殺死了!

驚悚!

彷彿時空凝固,這一刻,城下三千鐵騎,城頭雄兵百萬,皆目瞪口呆,啞口無言。

便在這徹骨寒意籠罩的當口,「轟隆隆」,彷彿火山爆發,隨著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升起,風回雪舞,天際雷鳴。

白衣中年怒了!

豪言要保護的人,居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擊殺,屍骨無存,這位來自帝國冬月世家的武聖強者徹底被激怒!

這一怒,虛空震顫,電閃雷鳴!

這一怒,山河倒轉,風雪成漩!

看著他的身軀在風雪拱衛下緩緩升空,宛如天神,城上城下,鐵騎雄兵長槍高舉,振臂高呼。

「無敵!」

「無敵!」

「無敵!」

「……」

壯烈。

千軍萬馬打了雞血一樣,同時呼出一個聲音,地動山搖,場面極其震撼。

受這股氣勢衝擊,車頂上南華清越發不堪忍受。

她惶急道:「怎麼辦?林昊,你,你打不打不過他……」

聲線都在發顫。

林昊還沒答話,凌空俯瞰,白衣中年放聲大笑:「打過本座?

愚蠢的女人,你憑什麼覺得他能打得過本座。

區區螻蟻,不過擋住了本座一成力道的一拳,何足道哉?」

長笑驚天。

一聽方才那毀天滅地的一拳採用了一成力道,瞬間周圍呼聲再次拔高,南華清的身子也顫抖得越發厲害。

林昊眉頭大皺:「你笑夠了?」

一句話,那刺耳的笑聲戛然而止。

白衣中年目光陰冷,眯著眼道:「膽子不小,說吧,你想怎麼死?」

話音剛落,突如其來的一股巨力拍下,有若刑天之錘。

完全沒有反抗的餘地,他炮彈一般墜地。

嘭!

只聽一聲巨響,封凍得無比堅硬的地面驟然騰起環狀冰雲。

冰雲衝擊力極大,所過之處,人仰馬翻,一片混亂。

南華清瞪大了雙眼,張圓了嘴巴。

看看那巨大的環狀冰雲,又看看身邊依然拎著酒壺一臉懶散的男人,她其實很想說話,可偏偏一個字說不出來。

而等到一切塵埃落定,這種啞口無言的感覺就更加強烈了。

也就這時,林昊緩緩站起身來。

目視那方圓十幾米的巨大錐形深坑,坑底中年一身血色,形同死狗,他淡然道:「武聖很了不起?」

安靜。

如此狂妄而充滿羞辱的言語,要放在之前,定然無數人恥笑,口誅筆伐。

此刻,全場鴉雀無聲。

武聖!

那可是來自帝國的武聖,是王國從未出現過的強大武聖!

卻這樣倒下了。

前一刻還如神靈般俯瞰,接受萬眾膜拜,下一刻卻是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掃落塵埃,連爬都爬不起來,如此,那出手之人實力又恐怖到何等程度?

連武聖在他面前都不堪一擊,他還是人嗎?

難道,難道他是神靈?

震撼!

驚悚!

看這兒那傲立風雪之中的男人,此時此刻,城上城下,萬眾如見神明。

林昊也沒多話。

目光移開,他抬頭看了看高聳的城牆,淡然道:「開城門。」

簡單的三個字,氣氛更加森冷。

與那目光一觸,心裡一慌,手一抖,「嗖」的一聲,城頭一枚利箭呼嘯而下。

蜜婚謀愛 就這一箭,彷彿點燃了導火索,瞬間「嗖嗖嗖嗖」,鋪天蓋地,箭如雨下。

林昊搖了搖頭,抬手一揮,便彷彿執掌了蒼天大筆,霎時一個直徑上百米的巨型風雪太極圖出現。

太極圖旋轉著,將所有射來的箭矢崩飛抵禦在外。

馬車上,林昊凌空一步踏出。

便是這一步,恍若天神降臨,瞬間虛空一個數百米巨型風雪腳掌凌空壓下,以絕對的碾壓之勢,踩死了奄奄一息的帝國武聖,也踩踏了北原城屹立千年不倒的城樓。

看到這一幕,終究再沒有別的念頭,城下,三千鐵騎齊齊跪倒,城頭,萬千守卒兵戈落地。

便是城內,看到那神之巨足亦無數人當街膜拜,只道是天降神跡。

試婚老公別跑 而這個時候,相隔上千米,林昊已經一步跨上城頭…… 「嗚——」

「嗚——」

隨著低沉而悠長的號角聲傳徹,長夜過去,西寒關又迎來新的一天。

西寒關位於北風王國西部,與寒露王國接壤,常年重兵把守,乃是王國西部門戶。

此關分內外兩關。

外西寒關位於寒風峽谷盡頭,如同橋頭堡一般傲視整個寒露平原。

內西寒關則位於寒風峽谷起點,據守天險,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內西寒關出來不遠,是西寒城,隨後就是王國糧倉西寒平原。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