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還會費勁心思去試探一個姑娘家的心思。

所以、上輩子,她也是根本不喜自己,才轉身就嫁給了旁人嗎?

想到這,他猝然鬆開了手。

沈甄睜開眼,看到的便是他不怒自威的目光。

“大人。”沈甄小聲喚他。

陸宴凜眸,一時間,他很難說清楚,此刻是什麼滋味。

若是沒有聽到白道年的消息,他尚且還能騙自己,那夢境未必是真的。

然而走到這一步,便是連自欺欺人也做不到了。

四目相對,陸宴突然啞着嗓子道:“我對你,不好嗎?”

沈甄的神情滿是不解,不禁反問道:“大人爲何會這樣問?”

陸宴不依不饒,“給我做外室,跟了我,委屈嗎?”說完最後一個字,他落在她腰上的手,便不由自主地在縮緊。

這力道好像在同她說,沈甄,你敢說一句委屈,你試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白糖他們家沒那麼多桌子,所以只能去村裏人家借,他們家的這一塊地原本是荒地,門前還有好大一塊荒地,房子蓋好以後,陳橋還叫人幫着把前面的荒地給修整好了,現在平平坦坦的,足夠放下那麼多桌子。

白禮腿腳腿腳不方便,乾脆就呆在屋裏照顧糰子,和幫忙招呼客人。

白義他們借到桌子回來以後,蘇鳳祁也幫着她們把桌子擺放在空地上。

巧雲和張婆也早早的來了幫忙。

白糖做了一分工,白錢氏和白柳氏負責燒火切菜,巧雲和張婆負責幫忙洗菜,而她當然就是負責掌勺的大廚了!

白糖把菜都交給了巧雲和張婆,索性新家她特意建了一個比較大的廚房,幾人在裏面忙活都不顯得擁擠。

還特地和白錢氏白柳氏說了每樣菜需要怎麼切。

白糖把雞交給了張婆,讓張婆先把雞清理好,然後叫巧雲去清理魚。然後她自己就去廚房把排骨和五花肉搜腌制上。

等張婆和巧雲把雞魚都清理好以後,白糖便趕緊把雞和魚都腌制上。

然後叫白錢氏把窯上的火燒上,準備今日做燒雞。

白錢氏和白柳氏的娘家人,早早的就帶着豐厚的禮坐着牛車過來了。

錢家離的近,第一個就來了,白錢氏的爹娘,錢老漢和錢老太太,看到自家閨女終於熬出頭了,別提有多開興了,錢林氏更是老淚縱橫。

白錢氏只有一個哥哥,錢春林為人憨厚,早早就說了親,他的媳婦錢許氏也是個明事理的主,把錢家上下打理的妥妥噹噹。

白禮帶着他們在家裏轉了一圈,大家都直呼這房子蓋的真好。

白柳氏的娘家雖然離得有些遠,但是天不亮就出門了,緊趕慢趕總算你第二個到了。

白糖這也是第一見到白柳氏的娘家人。柳家人性子都很純良,來到白家以後也跟錢林氏一樣高興的老淚縱橫。

白柳氏爹娘柳老漢和柳老太太見到白糖就一個勁的誇,喜愛的不得了。

白柳氏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弟弟,弟弟柳全尚未成親,哥哥柳青的妻子柳羅氏兩人都相敬如賓,看到白家以後都嘖嘖稱奇。

柳家和錢家因為白柳氏和白錢氏的關係,大家都打過照面,也都算熟識,白禮帶他們去看了看糰子,幾個婦人對糰子愛不釋手,然後白禮招呼著大家在院子裏聊天。

白錢氏的大嫂錢林氏和白柳氏的大嫂柳羅氏兩人都進了廚房想給白糖他們幫忙,只是沒呆幾分鐘就被白糖趕出了廚房,她們被趕出廚房的時候,手裏還端著一大碗剛炸好的肉丸子。

她們二人也無奈,只好端著肉丸子去院子裏陪着大夥一嘮嗑。

柳羅氏笑着嘆了口氣:「糖姐兒這丫頭,我們來本來說要求給他們幫忙的,她還讓,把我們給趕出來了,我們還能給她幫倒忙不成?」

白糖有些焦急,往前找去,丟丟撞撞的。

突然有人一把扯住了白糖的手,一把把她護在了懷裏。

白糖抬頭一看,蘇鳳祁正一臉笑意的看着她,然後牽住了她的手:「小心些,這裏人多,你不要鬆手了!」

蘇鳳祁把白糖護在懷裏,不讓她被擠到。

白糖的心不由地慢了半拍,有種奇怪的感覺在她心理蔓延。

不一會兩人就和白家的人匯合了,白家的人都站在一旁等着她。看到家裏人都在,白糖趕緊把手從蘇鳳祁的手裏掙脫開。

「那…那個我們去那邊買些調料吧!」白糖面色有些微紅,指著街對面的雜貨鋪子,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蘇鳳祁什麼也沒說,嘴角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微笑:「人那麼多,你也不要再走散了!」

白二柱突然過來對着白糖,問道:「你的臉是怎麼了?那麼紅?難不成發燒了?」

蘇鳳祁把突然輕笑了一聲,白糖有些窘迫的抓了抓頭髮道:「方才人多,擠在一起有些熱了…」

說着還用手扇了扇:「好熱,好熱啊!」

白二柱疑惑:「是嗎?我怎麼就沒覺得熱你?」

白糖趕緊:「哎,我們先去買調料啦!」

一行人走進了雜貨鋪,買了些調料便出了雜貨鋪。

很快便到中午了,白糖他們出了市集,把東西全都放上騾車之後,便坐着車去了福滿樓,她們打算在福滿樓吃個午飯歇一歇在回去。

騾車一到了福滿樓門口,店小二正在門口接客,店裏已經坐了不少人了,小二一看到白糖,便趕緊迎了上來。

「姑娘你來啦!還有這兩位公子也來了啦,快裏面請!」白泉和白二柱來福滿樓送過酒,店小二自然是認識他們的。

店小二上去把拉起了裸車的繩子,笑着對眾人說道:「我這就讓人帶你們上二樓的雅間去!」

白糖她們進了福滿樓,店小二趕緊找人讓另外一個小二出來把騾車牽到後院兒去。

福滿樓現在的生意越來越好的,一樓的大廳已經坐滿了人,飯館珍饈館,現在冷冷清清的,像極了白糖第一次來鎮上時福滿樓的狀況。

店小二立馬帶着白糖他們上了二樓的雅間,白義白錢氏和白禮顯得有些局促,白糖看了看菜單,選了幾道菜,便讓他們選,白義他們擺擺手,叫白糖決定。

白糖看了看遞給了蘇鳳祁,蘇鳳祁看了一下又加了幾個菜。

雅間內的把現在是靠窗的,白糖正巧坐在了床邊的位置,菜還沒上,她便轉過頭看着窗外的風景。

白糖家自從那日找到了幕後兇手是白孫氏以後,村裏人也不在去找他們家的麻煩了,村裏的人也恢復了往日的樣子,對他們都和和氣氣的。

白家現在每日都有人在門口守着,分身無暇,白孫氏也不敢出門了,整日就呆在家裏。門口的人也都輪流守着不讓白家的人進出,白孫氏又捨不得銀子只能躲在家裏,整個人都快在家裏氣炸了。

這段時間白糖家的新房也建成了,在新房快建成的時候,白糖還專門去鎮上找了木匠定做了一批傢具。在新房建好以後,定做的傢具也都被送到了白家的新房子裏。

白柳氏和白錢氏開心,忙活了三四日,把屋子打掃的乾乾淨淨,然後把家裏的床單被褥全部都換成了新的,他們才正式的搬進了新家。

一進三的院子,前院兒有正廳,飯廳,廚房和兩個耳房,廚房旁邊還有白糖心心念念的燒窯,讓她可以嘗試各種新的菜式。

中院兒有個中庭,東南西北四方各有一個大房間,白義和白錢氏住在北屋,白禮和白柳氏住在南屋,白泉,白二柱和蘇鳳祁三人住在西屋白糖一個人住在東屋,白糖還特意讓陳橋在中院有加了個書房,好讓蘇鳳祁在裏面安心讀書。

後院兒有廁所,也有兩個房間和浴室,還建了兔舍和雞舍和一個馬廄。然後用一堵牆把酒窖隔了出來了。

在房子快要落成的時候,白糖便在送飯的時候,在前院、中院還有後院兒的花壇里,都種滿了她從淘寶買來的菊花、月季和蘭草,而且,她還在前院兒和中院兒,各種了三顆桂花樹,這樣她以後要釀桂花酒就可以就地取材了。

白家老宅那邊,白趙氏哭喪這臉來找白易秋和白孫氏:「爹,娘,咱么家裏現在是一點吃的都沒有,在這麼下去,我們非得餓死在自己家。」

白易秋和白孫氏臉色都很難看,但是卻知道白趙氏說的事實,他們現在也根本出不去。「怎麼個情況,聽這話的意思,三十八你是知道一點什麼啊,給我們講講。」吳哲坐在自己床上,左手托著幾本書練習端槍,聽到楊宇的話,立馬來了精神,把書往床上一放轉頭向楊宇問到。

「沒興趣,我得休息,睡覺」楊宇矇著被子,所以回答的聲音顯的有些瓮聲瓮氣。

「三十八你別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

《影視萬物收集員》第一百八十章交鋒?打回原形 許翛然雖然沒有被實質上的體罰,但是這個懲罰比任何體罰都來得要狠。

「媽……」哭也哭過了,鬧也鬧過了,可從父母的態度就明確的告訴她,這件事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然然……」嘆了一聲,許太太想說什麼,扭頭看了眼兒子的臉色,又忍住了,只能別過頭垂淚。

許長陽一改以往的不正經,厲聲道,「這個時候,你叫誰都沒用!你夠膽子去招惹他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會有現在!我媽,你也別幫着她,就是太慣着她才害了她!如果不把她送出國,將來我們許家的生意,就沒法再做下去了。許氏會完蛋的!」

許太太臉色不大好看,小心翼翼的說,「不,不會的吧!再怎麼說,我們兩家也是世交,這司耀,也算是我看着長大的,然然不過是一時犯糊塗,她從小就喜歡司耀,他也不是不知道,再說了,也沒犯什麼大錯,那就算真的犯了,也是我們然然吃虧,怎麼能……」

「媽!」重重的喚了一聲,許長陽很是頭痛,就是有這樣的媽,才把妹妹慣成今天這樣,根本做事就不考慮後果,「你這說的是什麼話!現在是許翛然給別人下藥,這個性質有多惡劣,傳出去名聲有多難聽?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念著兩家的情分,當時她進的那間房,塞進一個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男人,會怎麼樣!?」

他這句話一吼出來,母女倆齊齊打了一個冷戰。

尤其是許翛然,她只覺得自己的計劃失敗了,有些不甘心,但根本就沒想那麼多。

現在被許長陽這一嗓子吼的,腦袋彷彿被大鎚狠狠的砸了一記,是啊,當時如果房間里不是許長陽,而是一個其他什麼亂七八糟的男人,那結果會……

她後背都發涼,想想真的有點后怕的。

「翛然,你該想想明白了。前前後後,他已經放過你兩次了,事不再三,如果有第三次,別說你,我們整個許家,我,爸爸媽媽,所有的人都會搭進去的,你明不明白?!」

「……」許翛然沒說話,但是慘白的面色已經說明了一切。

「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你出國,最好是不要回來了,反正以後爸媽和我也可以去看你。娛樂圈你也退了,就說去國外進修,已經是給你留足了面子了。」

看着她的樣子,許長陽的聲音也軟了下來,多少有點不忍的,畢竟是自己家的妹子,他也很難過。

許翛然沉默了一會兒,「那……我臨走前,能再見他一次嗎?」

「不能!」果斷的拒絕了,不等她開口,許長陽就繼續說,「你以為你這次做下的事,他還會願意再見你嗎?」

「再說了,他現在也不在蘇城。而且我提醒你一句,他應該把你所有的聯繫方式都拉黑了,他不會再想見到你,你還不明白嗎?翛然,死心吧!」

最後這幾個字,簡直是致命的,許翛然幾乎站不出,身形晃了晃。

看着她一臉崩潰絕望的樣子,許太太很傷心,連忙一把攬住了自己的女兒,「長陽,就不要再說了!然然,不聯繫就不聯繫,這天底下的好男人多的是,他不選你,是他的損失,為這樣的人傷心不值得,明白嗎?」

死死的咬着下唇,許翛然眼睛睜得大大的,但愣是忍住了一滴眼淚都沒掉下來。

被母親抱着也沒說什麼,過了會兒,深吸一口氣道,「那……我想走之前,再見一個人。」

「你要見誰?」皺着眉,許長陽問道。

——

車子緩緩開進院子,停好車,還沒走進屋,就聽到客廳里傳來輕聲的交談聲,聲音似乎很愉悅,偶爾發出輕笑。

怔了怔,雲初雪走進去,就看到母親坐在靠里的椅子上,在她的邊上則陪坐着——許翛然?

略遲疑了下,她換了鞋便含着笑意走過去,「媽,我回來了。翛然也來了呀!」

神態親昵自然,不見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姚穎笑着點點頭,「翛然來了有一會兒了,陪我聊了會兒天,可真是個好孩子。你看看你,成天都不知道在忙什麼,也沒時間陪媽媽聊聊天。」

「最近公司里事情有點多嘛,你也知道大伯那邊都有點忙不過來的,那我就能幫忙多幫忙一點點了!」用手指比劃了一下,她調皮的說道。

「就你最能幹!」嗔怪的說了一聲,姚穎站起身,「那你跟翛然聊會兒,我去讓人燉點甜湯給你們喝。」

「謝謝媽!」彎腰跟她的臉頰輕輕觸碰了下,雲初雪這才在一旁坐下來,笑意盈盈的看向許翛然,「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的,也不提前給我打個電話。」

許翛然端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輕笑着說,「我要是提前給你打電話,你還歡迎我來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