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媽的你兒子才死了!我兒子沒死,你還我兒子。”現在和張雪說理是沒有用的了。

“你醒醒吧,那個醫生手裏拿的是你兒子的死亡證明,他叫文天佑,今天上午自殺了。”

張雪沉默了一會兒,拿出了手機。周圍的警察都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許強也不知道她要做什麼,然後警察們聽到:“你晚上不用來上課了。”然後張雪便掛斷了電話。在場所有的人都不知所云,只是呆呆的看着她。轉眼間,張雪松開了那個醫生,所有警察都朝醫生跑了過去,當他們回過頭來,張雪已經倒在血泊之中,她自殺了。

許強坐在地上,不停的深呼吸,他不斷的告訴自己,這不是自己的錯,自己已經盡力了,她的死和自己無關,不要自責,不要自責。可是越是這樣,他的內疚感愈發的強烈。不一會兒的功夫保潔們就把現場打掃的乾乾淨淨,醫生也宣佈了張雪因爲流血過多而死亡,許強拿來了張雪的手機,想看看她臨死前的電話是打給誰的,剛要去翻手機,美惠打來了電話,告訴他晚上不回去了,許強並沒有心情搭理她,匆匆的就結束了通話。當他翻開張雪的手機,看到呼出電話的備註上寫着三個字“王美慧”。許強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喊了一句:“我多說一句話她就不會死!”

正如許強所說了,他再多說一句話,一句關心的話,張雪就不會死,可是他沒有說。張雪的最後一通電話打給了美惠,這說明她在這世界上已經沒有認識的人了,而僅僅是一面之緣的美惠卻成了她臨死前的“至親”。如果許強當時問一句“你這電話是打給誰的?”或者隨便說一句“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張雪都會放下手中的刀,繼續生活下去,可是在場的有幾十人,沒有一個人關心她,沒有一個人在乎她,僅僅是一句話,比舉手之勞容易多了,但是沒有人!在心理學界,有人做過調查,對於將要自殺的人,往往一句關心的話就可以挽救他的生命,看來這個調查是可信的。

“爸,我回來啦。”美惠並沒有被許強的冷淡而影響自己的心情,或者說她不願讓父親看出自己的悲傷。

“啊,你怎麼今天過來了。”王力平有些驚訝,自從他的生病以後便把自己的生意全權交給了自己的弟弟來做。

美惠笑了笑說:“我現在可是世界第一大閒人啦,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

“和許強鬧彆扭了吧。”美惠那點小心情還是逃不過他的眼睛的。

“沒有,纔沒有呢。”美惠越說越委屈:“就是他最近對我特冷淡,我知道他工作忙,可是,我就是覺得不舒服啊。是我無理取鬧了。”

“好啦,好啦,夫妻之間啊,就不能靠猜來過日子,你有什麼就去說什麼,不過是跟許強說而不是跟我說。”王力平一把將美惠摟在懷裏說。

“嗯。”美惠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笑着說:“今天我們包餃子吃。”

“好,好,好。”王力平站起身來和美惠一同走進廚房。

白陽迷迷糊糊的按了按腦袋,看了看錶已經下午四點了,他急忙起身趕往重案組,四點還要開個會,是關於人員調配的,高元死了,副組長的位置還空着,不過似乎沒人願意去這個位子上,即使副組長的工資要比普通警員多出幾百塊錢,因爲已經連續死兩個副組長了,似乎這個位子很晦氣。

白陽趕到重案組已經四點半了,大家都安靜的坐在會議室,聽許強說着,只有白陽一個人遲到了,他不好意思的找了個座位。許強說了今天上午發生的事情,白陽心裏一顫,自己一覺醒來竟然死了五個人。毫無疑問的是小劉坐上了副組長的位子,金三滬被調到小劉的接線員的位置上,自己毫無變化,看來熬夜是必不可少的了。並且新來了一個警員叫魏鑫,看來又是一個家裏很富裕的警員,名字只比金三滬遜色了一點,誰知道趙建國又收了多少錢呢!

散會後,金三滬似乎對自己的調動不太滿意,因爲接線員的活很累,並且這個位子上就只有他一個人,責任更加明確了,他自由活動的時間被壓縮了,想要私下調查連續殺人案變的困難了。不過他並沒有說什麼,他也說不了什麼。 林不凡暗罵之間,隨手拿起啤酒瓶砸在了方大威的額頭上。接著甚至按住他的手,把剩下的啤酒瓶插了下去。

啊!

方大威驚怒地慘叫出聲,表情都扭曲了,可見這一下有多麼的痛苦難受。

這也是因為他之前放肆的話激怒了林不凡。

「怎麼,現在是我死的很慘,還是你?」林不凡冷笑道。

方大威作威作福這麼多年,幹了不知多少壞事從未有事,哪裡受過這等苦楚,強忍著疼痛想要放什麼狠話,只是看著對方目光,就嚇到了。

幸好,這個時候門外出現了兩人。

一個是之前離開的方大威手下,另外一個則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年輕人一臉冷漠。

「大威哥!」手下驚怒喊,正要衝上去動手。只是一看眼前場面,微微一縮,忙道:「林破天,你還楞著幹什麼,趕緊救大威哥啊。」

林破天點了點頭,沉聲道:「放了方少,我可以放過你。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林不凡冷哼一聲,冷冷道:「看你一副正氣樣子,沒想到竟是助紂為虐之人。來吧,讓我看看你長了多少本事,跟著在這裡做壞事。」

林破天聽到這話,微微一個猶豫。

方大威一聽,忙喊道:「林破天,你別忘了,我可是給你開了巨額工資的。」

林破天不再猶豫,說道:「準備好了,我要動手了。」說明之後,他才腳步一點,一拳砸向了林不凡。

這一拳看似非常簡單,但威力非常大。如果他見識廣的話,就會知道這拳法絕對是經過千錘百鍊的。

只可惜碰到身為先天高手的林不凡,林不凡正要狠狠地一招擊敗對方。

就在這時,腦海中傳來仙女姐姐聲音:「林不凡,一定要收下他,這小子絕對是練習傀儡煉體術的最完美天才。」

林不凡楞了一下,邊隨手應付著對方攻擊,邊問道:「什麼,你從哪看出來的?」

林破天知道自己遇到對手,也是立刻快速變招。他每一招都極為精簡,而且快准狠,一拳拳都相當強悍。

「說了你也不懂,反正只要你願意教他傀儡煉體術,他很快就能夠成為你的得力助手。」

「好吧。」

既然仙女姐姐這麼說,林不凡自然不能錯過,他巧妙一避,接著輕鬆一拉對方右手,再一推,把林破天甩了出去。

林破天暗暗一震,再次出手。

很快,他再次被擊退。

到了這時,林破天知曉自己不是對手,無奈道:「方少,我已經儘力了,這位公子,我打不過他。」

「什麼!」方大威怒了:「你都一點沒有受傷,怎麼就說打不過了。林破天,你別在那裝傻,難道你不想要錢了?」

林破天臉色難看,猶豫一下咬了咬牙就要動手。

「等等!」林不凡突然開口了,問道:「他給你多少錢?」

林破天楞了一下,還是回答了:「每個月五萬。」他不知道為什麼,對這個林不凡就是有些好感。

「這樣,我給你十萬,以後你幫我幹活。」林不凡淡淡開口。

方大威一聽急了,只是被林不凡狠狠掃了一眼,一下子都根本不敢開口。

「你要我做什麼?」林破天問。

「什麼都做。」

「不行,我不做任何違法亂紀的事情。」

「你打我不是違法亂紀?」

「我…」林破天無力辯解。

「好了,我不會強求你做什麼。以後你願意做的事,就做。不願意的話,就不做。工資照拿,如何?」

還有這樣的好事,林破天都楞了,忍不住在想林不凡會不會是騙自己。

只是再一想,人家隨便就能收拾自己,根本沒這必要,點頭道:「好,如果是這樣,我幫你干。」

方大威急了都沒辦法。

「很好,那你現在先幫我做第一件事,教訓一下他。」 後世前生 林不凡指著方大威說。

林破天微微一怔。

「怎麼,你不想發泄一下他往日對你的頤指氣使?」林不凡問。

商途 林破天楞了下,看向林不凡目光越發有些一樣。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小的年輕人不但功夫比自己高很多。

而且似乎有著一種超出年齡的事故成熟。

接下來,林破天倒也沒有含糊,狠狠地教訓了一番方大威。

方大威臉都打腫了,真是氣得不行,怒道:「林破天,你反了。別以為自己會些功夫就無事,等歐陽二少出手,我看你怎麼死。」

歐陽二少?

林破天聽到臉色微變,他能在最底層不停拚命賺錢。 離簫傳 甚至打過不少黑拳后依然活到如今,也不是貪生怕死之人。

只是歐陽家,太強了。

林不凡則是楞了,歐陽二少,驚訝地問:「歐陽武?」

「沒錯,小子你竟然知道歐陽二少。我告訴你,我是歐陽家的人,等著吧。除非我原諒了你,否則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說到歐陽家,方大威立刻威風起來。

也難怪,就算在整個天海市,又有多少人實力能夠跟歐陽家相提並論的。

竟然真是歐陽武,果真是冤家路窄啊,看來自己跟歐陽家真是八字不合。

林不凡嘴角浮現一抹邪異的笑容,問道:「你跟歐陽家什麼關係?」

「終於知道怕了,我告訴你,我叫方大威,我叔叔叫方淼。方淼你可能不知道,但威震天海市的黑虎社總聽說過吧?我叔叔就是黑虎社老大。」方大威立刻炫耀著自己的來歷。

「歐陽家呢,你可沒提到?」

「哼,真是無知!」方大威一臉傲然,只是臉特種腫,非常不好看,說道:「誰不知道黑虎社背後是歐陽家在支持。」

在天海市有幾大強大勢力,背後都有人支持,主要是幫助他們做一些修鍊者不方便做的事情。

根據龍魂衛隊規定,修鍊者可是不能隨意對普通人出手,除非普通人主動招惹到他們。當然了,暗中出手的人還是有,但必須坐的非常隱蔽。

一旦被發現,絕對被嚴懲。為了杜絕借著修鍊為非作歹這種現象,執行的更是非常嚴格。

而且龍魂衛隊一旦出手,絕對不死不休,必然完成。 在龍魂衛隊嚴密監督下,一些勢力自然需要培養一批沒有修鍊心法的好手,黑虎社在這種情況下存在了。

其實對於這一點,林不凡絕對有著可怕的優勢。

因為修鍊傀儡煉體術的人,雖然力量會變得無比強大,可身體內卻檢測感應不出絲毫真氣。

他們僅僅依靠著身體內蘊藏著的恐怖力量和速度,說白了就是純拼身體。

也就是說,林不凡日後甚至會有不少擁有先天高手實力,但卻不受限於龍魂衛隊的高手。

而修鍊了心法,只要達到後天後期。在身體內部,都會存留著不少真氣,很容易就被真正的高手感應到。

曹琴在一旁聽到方大威的話,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她本以為只是一些混子看重自己美貌,就算有點來頭,也應該不大。

但沒想到如此的恐怖,這下害死小凡了。

她本來不知道的,但是通過雲蘿,正好知道一點歐陽家的存在,那絕對是天海市的巨無霸啊。

聽說,比雲家還要厲害。

怎麼辦,都怪自己,怎麼不小心點搞得被人抓了,她看向林不凡。可是讓她驚愕的,小凡似乎一點都不緊張。

甚至林不凡還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這麼說的話,你確實跟歐陽家有些關係。」

「那是自然,所以你最好趕緊跪下,送上你的女人,我…啊…」方大威只覺臉頰一陣火辣疼痛。

更可怕的是整個腦袋都嗡嗡作響,一下子完全懵的。

在周圍眾人一個個震驚驚愕的目光中,林不凡知道方大威跟歐陽家關係密切之後,竟然再次出手了。

這,這也太兇殘了吧。

那可是歐陽家啊!

如果不知道就算了,可他明明都知道啊。剛剛可是他先說出歐陽二少名字,必然是了解的。

好一會之後,方大威才稍微有些清醒過來,也不知道腦震蕩沒有,驚怒不已。

麻痹的,自己都跟歐陽家有關係了,竟然還打自己?

這特么瘋了吧。

主要是他自己快瘋了,不是被打的,是被氣瘋的。

「不明白?我就讓你死的明白點,歐陽家確實挺強,也有實力,但就憑區區一個歐陽家,恐怕還嚇不到我。」林不凡冷哼一聲,冷冷道。

區區歐陽家?

林破天聽到這話,都不由呆了,更別說其他人。

這話什麼意思,難道自己這位新主顧連歐陽家都不怕?若是這樣,他眼中開始有了一些淡淡希望。

其實他靠近方大威,不只是為賺錢,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想成為方淼的心腹,找到不利於歐陽家的證據,扳倒歐陽家。

除了這個,他也沒有別的更好辦法。因為歐陽家兩位少爺都是修鍊者,實力相當驚人,他根本不是對手。

只是跟著方大威一些時日,他發現此路根本不通,更何況自己本來的想法就有巨大缺陷。

因為就算有證據恐怕也是給歐陽家製造一些麻煩,無法傷害其根本。

尤其是方大威現在老讓他做一些不願意做的事。

正好剛剛林不凡提出條件,他就應下了,打算另謀機會對付歐陽家。

曹琴也是驚愕,心中不由暗想,小凡是不是故意嚇對方?畢竟,小凡就算結識了厲害人物,但怎麼能跟歐陽家相比。

方大威也是驚到了,尤其是看對方如此肆無忌憚,不由自主地有些相信,驚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什麼人你管不著,總之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若是你還想找我麻煩,隨時可以來找我,哪怕叫歐陽武來也行。記住,我叫林不凡。」

林不凡想著還要趕緊去參加雲夢的生日宴會,再繼續折騰下去都要遲到了。丟下這話,就帶著曹琴出去。

林破天也是主動跟在後面。

到了外面,林不凡指著自己的輝騰車,讓曹琴過去先上車。

他接著轉頭看向林破天,問道:「你跟歐陽家有仇?」

林破天秘密被揭破,臉色大變,如臨大敵,緊緊地盯著林不凡,如同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一般。

林不凡看出了他的緊張,淡淡道:「不用緊張,我跟歐陽家關係可不怎樣,剛剛你也看到了。」

林破天一想也是,稍微鬆弛,點頭道:「是,不知公子是怎麼知道的?」

「剛剛提到歐陽家,你那一瞬間的表情出賣了你。以後,盡量注意些吧,我可不想你早早沒命。」

「多謝公子提醒。」

「不用客氣,你手機號多少?」

「18……」林破天忙報了過去。

「還有銀行卡賬號。」

「現在就要?」

「嗯,等一會我抽空給你轉一百二十萬,這一年你就踏踏實實幫我就是。」林不凡說。

林破天根本沒想到這一茬,呆了一下,問道:「一下子給這麼多,公子就不怕我捐款跑了?」

「不怕!」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