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異口同聲地問。

蒼葳笑道:「你們先下,我是要上去。」

電梯里所有人都瞬間瞭然她什麼意思,還有人露出了羨慕神色。

「那葳姐,我們先走啦。」

門緩緩關閉,然後下行,將各個部門的人送往相應樓層。

電梯再次上來時,已經空無一人。

蒼葳邁進去,按下頂層的電梯鍵。

「來了?」

看到出現在辦公室門口的女人,辦公桌后的男人起身迎接。

「嗯,」蒼葳也走向他,「怎麼不告訴我,我可以定角。」

「好玩么?」

洛逢原不答反問。

「刺激,有種世界毀滅之際發現我自己就是大英雄的感覺。」

蒼葳笑道。

洛逢原從她的話里聽到了些東西,抬了抬劍眉:「說吧,那麼高興,是拯救了誰?」

「蘇瑾萱。」

蒼葳眉眼微彎,忽然有些期待她們的拍攝時光。

「對了,《畫眉》的封面圖出來了,還上了熱搜。」

洛逢原握住她手腕,牽着她到辦公桌前,然後將人按坐在辦公椅上。

蒼葳面前的電腦屏幕,正是她拍攝《畫眉》的那一套照片。

評論區下,已經很熱鬧。

「真的是過了五年嗎,我怎麼在蒼葳的臉上看不出來。」

「天哪!影后怎麼還和五年前一樣?這是怎麼做到的!」

「哪裏一樣了?分明是比五年前更年輕了,更加美了!」 ,

[]

溫栩栩終於虛脫了,心底的憤慨,再加上這會的脫手,讓她筋疲力盡大汗淋漓,這玩意一掉下去后,立刻,她晃了晃,又累又氣又怒的她,乾脆直接就蹲下去了。

「霍司爵,你m就是有病!」

她喘著氣,通紅的眼眶裡,隱忍了許久的霧意,則終於沒能再忍住「吧嗒吧嗒」掉了下來。

霍司爵怔了一瞬。

本來剛剛看到她去搬那鐵件的蠢樣后,他還挺歡樂的,可現在見她蹲在地上那副樣子后,突然他就又有點奚落不起來了。

「我有病還是你有病?我這麼大一公司,你一來就給我鬧得滿城風雨,你還好意思說我?」

「滿城風雨?我鬧什麼了?」

溫栩栩立刻抬起頭,一片濕紅的眼睛,余怒未消死死盯著這個男人。

霍司爵頭微微一偏,目光望向別處:「你自己沒聽到嗎?現在整個公司都在議論你,說你運氣好,一來就被公司副總給看上了,溫栩栩,我還不知道你原來這麼會拉攏人際關係呢?」

他改口了,沒有再像之前那樣說得難聽。

可溫栩栩聽到后,還是馬上又跳了起來:「放p!他看上我什麼了?是他自己腦子有毛病,我在他那不幹活,被人投訴后,還叫我做他的助理,這跟我有毛關係?」

「……」

「不過話說回來,這是不是你們公司的特性?什麼樣的老闆,就帶出什麼樣的手下?」

突然溫栩栩就話鋒一轉,滿臉譏諷地盯向了這個男人。

都是一群神經病!

霍司爵哪會聽不明白,頓時額角上的青筋就跳了跳。

但最終,他還是忍了下來,因為這個時候林梓陽提著飯菜進來了:「那個……總裁,溫小姐,要不先吃個飯?」

霍司爵沒有出聲。

但是溫栩栩看到了后,卻馬上從地上站了起來:「不吃!我哪有資格吃你們家總裁的飯菜啊?我讓他噁心著呢。」

然後這個女人一臉余怒未消的就走了,連頭都沒回一下,出去就「砰」的一聲就把門給關上了。

霍司爵:「……」

林梓陽:「……」

眼看這祖宗臉色也是越來越差,他趕緊拿起了飯菜哄:「總裁,我們先吃飯吧,這件事你就別操心了,下午等溫小姐回來了,我還是讓她來總裁辦工作。」

——

溫栩栩離開了霍氏。

她當然不會回那破食堂吃飯,氣都氣飽了,哪裡還有心情吃飯?還不如回去家裡下麵條!

可就在她快要到家的時候,幼兒園那邊卻突然打來電話了:「墨墨媽媽,怎麼回事呀?你們家孩子今天不怎麼愛說話呢,是不是病了啊?」

「啊?」

溫栩栩一聽,頓時臉都白了。

墨寶病了嗎?沒有吧?今天早上她送過去的時候,還沒有發現他任何不舒服的徵兆啊。

溫栩栩立刻心神不寧了,沒有心思再去想別的,她馬上讓的士改了方向,去幼兒園那邊。

「墨墨媽媽,你終於來啦,快過來看看吧,我已經把孩子帶出來了。」

果然,她才剛到幼兒園門口,那老師看見了她,馬上帶著兩個孩子從裡面出來了,滿臉的擔憂絕不像是在說著玩的。

溫栩栩立刻小跑過去,蹲在了兩個孩子面前。

「墨墨,你生病了?」

「沒有沒有的,媽咪,哥哥沒有生病噠。」若若寶貝看見了,連忙搖了搖肉嘟嘟的小手,示意哥哥根本沒有生病。

可是溫栩栩看了看,發現今天的兒子,確實有點不一樣,但是,到底哪裡不一樣呢?她又有點說不出來。

「墨墨?」

「沒有,飯不好吃。」墨寶在媽咪面前站了好一會,終於張開小嘴說了兩句,他說,飯不好吃。

飯不要吃?

溫栩栩立刻抬頭看向了老師。

可老師馬上搖頭:「不會啊,墨墨以前在幼兒園吃得都很香的,而且今天還有他最愛吃的土豆燉排骨,怎麼會不好吃呢?」

老師不相信這樣的話。

於是溫栩栩再度把目光看向這個兒子了。

墨寶其實一直都很乖,在溫栩栩上班的時候,他都會帶著妹妹乖乖的上幼兒園,從來不給媽咪添麻煩,除非,他是真的生病了。

難道,他確實是生病了?

溫栩栩想到這個孩子以前就算是生病了,為了不讓她擔心,也不願意說的事,看到現在這孩子一副不愛說話的樣子,更加的篤定了。

「好了,墨墨,媽咪帶你去看醫生。」

「啊?」

兩個小傢伙一下在那傻眼了。

真的去看醫生啊,不是,他真的沒有生病啊,他只是不是她的墨寶,而是她另外一個寶貝霍胤啊。

兄妹兩人被帶出了幼兒園,若若寶貝一看見媽咪去攔車了,馬上小腦袋不知所措的湊到了哥哥面前。[] 「滴答」

「滴答……」

綿延的秋雨已經下了三天三夜,將這整座開封城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

「傻瓜,你當年,為什麼就那麼走了。」

少女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那張平時動人的臉龐上,此刻只剩下了茫然的神色。

「我說過,我會一直等著你,哪怕……是滄海桑田!」

少女淚水打在地上,緩緩向外面走去,右手,已經漸漸搭上了那把匕首。

「再見了,董雙哥哥。」少女手中的那柄匕首緩緩抬起,已經到了自己的頸邊。

「我們……來世再見吧!」

少女心中一決斷,手中匕首猛然用力,就要往身上刺去。

「鏘!」

匕首在大理石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在雨水聲的混雜下,組成了一道複雜的奏鳴曲。

「傻瓜,你就這麼走了,要讓別人到哪裡去找你啊?」

少女全身顫抖了一下,這道聲音雖然已經過去了九年,但那種靈魂深處的感覺,是沒有辦法被時間所沖淡的。

少年的目光清澈而純真,彷彿宇宙間的一切,大千世界的萬物,在這個時候都已經失去了光彩。

少女的眼神微微動了動,只覺得身體一軟,已經徹底失去了重心。

「呵呵,不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緊張啊。」少年扶住了少女的身軀,抱在了身前,嘴角已經帶上了一絲微笑。

「不管以後的歲月如何變遷,從第一次見到你那一眼開始,我愛你的心,永遠不會動搖。」

「滴答、滴答……」

淅淅瀝瀝的雨水聲越來越密集,少年的背影在雨夜中漸行漸遠,很快已經消失在了這片煙雨朦朧的街道。

「嘩嘩嘩」

「嘩啦啦……」

雨水的冰冷和嘩啦聲回蕩在每一個人的心間,身上。

以及,靈魂的深處。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