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無法相信北象山以迅快聞名諸多星系的神影招架竟然面對刀光如此無力!

瞬息之間,紛飛亂斬接連將小霞和那個十八歲的北象山弟子砍的渾身是傷,真氣被擊潰的只剩一絲。

半空中的恆毅卻連低頭看一眼都沒有,因為時間不允許他浪費。

紛飛亂斬發動后,三層的招式境界能夠維持三息,那之後經脈必須經過長達至少十五息的時間修養,十五息的修養發動還只能夠維持一息的時間,完全的修整時間實際上需要四十五息。

瞬息之間砍翻兩人後,恆毅雙腿邁動,前傾的身體低的幾乎跟小腿平行,身形再一次化成白色疾光——

一閃,掠過虛空!

黑髮在風中激蕩,恆毅眸子里的怒火絲毫沒有消弱。

眼前那四個人,兩個是跟著小霞的,同為地尊二層十六歲里的天才,兩個是十八歲地尊二層的天才。

是的,都是天才,可是他們卻對同門毫無愛護之心,對白潔這樣一個初來乍到的師妹沒有照顧也就罷了,反而如此毫無人性的欺凌!

師兄師姐,是這樣當的嗎?

在師弟妹們恭敬的禮問聲中,他們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慚愧之心!

這是人嗎?只有雪狼之類的兇殘野獸會對人如此!

那四個人發動的流星快打,剛結束。

是的,一切不過在瞬息之間而已,原本攻擊的目標恆毅已經化作疾光將小霞和他們的師兄砍成重傷,並且幾乎瞬間又衝到了他們面前。

他們臉上的驚愕,變成了無窮的恐懼!

恐懼,是的,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兇狠不可思議的法術絕技,瞬息間砍翻兩個地尊二層?法衣,法器都被砍的破爛不堪!

這是什麼樣的殺傷力,是什麼樣的威力?

這一刻,面前恆毅的那張臉,猶如瞬息之前那樣,好像未曾移動,可事實上就在這瞬息間已經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已經讓他們從片刻前的幻想擊倒恆毅后如何毆打踐踏自尊心,變成對他的無窮恐懼!

瞬息之間,那十個人還沒有衝到湖白潔面前,湖白潔還在凝神以待,緊張的做好面對圍攻的準備……

瞬息之間,他們後面的那些人的神風衝擊高速飛沖之勢還沒有結束,還在維持著前沖的姿態,可是他們臉上的神情已經從瞬息前勝利的得意,幻想毆打凌辱對手的戲謔快意變成了一樣的——恐懼!

白色的刀光紛飛亂斬……

那四張臉,根本來不及施展任何招式,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因為太快了,不僅是刀光快,瞬息間才看到恆毅砍翻兩個人,卻又突然化作疾光撲到他們面前,誰都沒有準備,誰都沒有想到!

紛飛亂斬的白色刀光,瞬間將四個人的法衣、寶器砍的破爛不堪,甚至粉碎,在他們身上留下跟小霞和那個十八歲北象山弟子一樣的,遍布周身的刀痕。

他們**的時候,沒有不甘。儘管他們因為意想不到而來不及做出任何抵抗或者反擊,可是他們沒有不甘,有的只是,無窮的驚愕和還沒有完全轉變為別的情緒的——無盡恐懼!

『怎麼會有這麼快的刀?怎麼會有這麼不可思的絕技……』

四條身影直到墜地,腦海里仍然只有這樣的念頭……

「什、什、什麼啊——」四個人後面,一排施展著神風衝擊的北象山弟子們震驚的難以置信,急急忙各自改變飛走的方向,一時間全忘記了天羅地網陣勢,掉頭飛跑的,左右飛逃的,一頭扎進樹枝葉里,撞的斷枝樹葉紛紛**也渾然不顧的……

兩個反應慢的還愣愣的維持著快速前沖的飛行之勢——

恆毅砍翻四人,片刻不停的繼續在紛飛亂斬的絕技力量作用下化作疾光,一閃衝過兩人之間的同時,雙手白色光刀剎那綻放兩團刀華!

瞬間,那兩個人在紛飛的刀光中法衣被砍的破爛不堪,渾身都是刀痕的直**地……

紛飛亂斬的三息發動時間也到了盡頭。

恆毅附體的白光驟然變成了平時的紅色能量光層,留下一團迅速消失的紅光,在瞬斬發動作用下,恆毅一閃追上個掉頭飛逃的,心慌意亂的北象山弟子,手裡紅色閃電環繞的紅色寶劍,狠狠刺穿了那人的後背,貫穿那人的防護氣層和護體真氣后,輕鬆的猶自如貫穿樹葉般穿透了那人的身體! 這一劍,避過了致命要害,但足以讓這個北象山弟子不能再戰。

過去的戰鬥恆毅從沒打算如此傷人,一直憑藉招式能量的殺傷力消耗對手的真氣,形成能量造成的衝擊震蕩作為戰勝的方式,為的就是避免給對方的身體造成創傷。

擁有不知名的靈魂一體法器后,恆毅的殺傷力更容易輕鬆辦到,如今,他這麼做了,並且沒有猶疑,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十個沖向湖白潔的北象山弟子還根本不知道背後發生了什麼樣的變故。

恆毅拔出血淋淋的劍,頭也不回的虛空飛沖同時,接連飛甩兩把揉合了極限刀華的無限之劍!

飛旋的紅色短劍,環繞著朦朧的白光,剎那飛過虛空,接連打在沖向湖白潔的十個北象山弟子身上。

那十個人此刻已經圍到湖白潔周圍,二十隻手臂爭先恐後的抓向湖白潔的身體……

「白潔!」恆毅甩出無限之劍的同時,一聲高喊。

那十個人臉上流露出剎那的驚愕,恆毅應該在被師兄姐們肆意毆打,為什麼還有力氣說話?為什麼聲音還這麼精神?

湖白潔又驚又喜,不需要恆毅說明,她也知道此刻最應該做什麼!

伴隨湖白潔手中金光劍驟然筆直虛空上刺,爆發的金色能量光從地上猛然噴發!

洶湧的金光的強大衝擊力把包圍的十個同時中了無限之劍,身體被極限刀華的白光覆蓋的北象山弟子一起炸上更高的虛空——

剎那,湖白潔內心的驚懼和憤怒,彷彿都隨著能量爆發產生的金色衝天氣勁而得到釋放,身心頃刻間有種暢快淋漓的痛快之感!

『神書四絕,我愛你!』湖白潔的嘴角洋溢了一絲笑意,然後她看見衝到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個正在飛起的一張臉。

那個北象山弟子也在看他,充滿驚愕,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他滿心不甘,他沖的最快啊!

差一點,他的右手只差一點就能抓個結實,就能把神門兇器抓個結實了啊!就差半寸,差半寸就捧著了,就半寸啊!

『他嗎的到底什麼情況!就差一點啊——』

湖白潔看見了他,他是沖的最快的,也是剛才叫嚷的最響亮的,還是這十個人里眼神最色的!

湖白潔一腳踢在那人下身,強力的一腳踢的那個本來飛起的人慘叫著身體前弓,可是迎接他的是——湖白潔迎面砸過來的金光盾!

那人悶聲一聲被撞的飛了出去,鼻骨碎裂,鼻血紛飛……

『我、我沒摸著啊……冤吶……』

湖白潔舒了口氣,心裡痛快之極。

剩下那些恐懼的四散奔逃的人本來一時驚慌,其中一個冷靜下來的人高喊道「都跑什麼!天羅地網陣!他的絕招肯定用不了。」

這些人本來都是天才,比起許多如今還在山尊甚至更低層次的同齡弟子而言,他們就是佼佼者,突然看到師兄姐被恆毅瞬息間砍翻而迴避跟恆毅交手只是事情太過震驚不可思議。

有人喊叫了提醒,立即都回過神了。

任何法術套路里都有殺傷力最強的絕技,如同他們北象山的神影擊,施展后真氣流過的經脈負荷極重,短期內不可能再次施展,這本是實戰經驗豐富的神門中人都了解的基礎常識。

本不該就這麼嚇破膽的亂逃!

他們可是天才!是巔峰派弟子里的天才,北象山的佼佼者,怎麼能如此丟臉讓一個狂徒踐踏他們的臉面?

一時慌亂的人群迅速集合,跟本來愣呆的一群人再次結成天羅地網陣。

這工夫,湖白潔已經拿著盾追上那個被他砸飛摔地上的最下流的男弟子,盾牌毫不留情的一下接一下的砸落那人頭上,不過七八下,那個北象山弟子就徹底被砸昏了過去……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憑你也配!」湖白潔不屑的一腳踩那人臉上,舒了口氣,看見本來亂逃的群敵都已經重新集結,準備再戰。

「恆毅?」湖白潔抬頭看時,追著那九個震飛穿過樹木枝葉而去的恆毅手握靈魂一體法器,憑藉法器附帶的真氣凝聚的強大殺傷力,一劍劍接連刺穿了三個北象山弟子的身體,中劍的人全都紛紛**地上,猶如破布袋般陸續落在湖白潔周圍。

剩下的六個,身體剛能拿住勢子就急忙飛逃,唯恐落單被恆毅追上。

他們逃的飛快,恆毅本想追擊,聽到湖白潔的呼喊,連忙穿過枝葉,飛落在湖白潔面前。

「你歇著,交給我。」恆毅知道湖白潔剛才傷勢重,真氣剛恢復沒多久又施展了能量爆發,不但加重了體內的傷勢,此刻也絕沒有多少真氣投入戰鬥。

湖白潔確實很難受,她剛才傷及經脈,施展能量爆發後身體里的經脈都被撐的陣陣酸痛,若不是一口氣在,剛才盾砸那個可憎色鬼力氣都不會有。

「穿上!」湖白潔迅速催動法符,從裡面取出件湖海法衣忙給恆毅穿上,見他上身全是拳腳打擊留下的紫黑印痕,一陣難過。

「傷真的沒大礙嗎?要不別打了,咱們走吧。」

恆毅目不轉睛的注意著對面一群集結了起來的北象山弟子,平淡的語氣里卻帶著不容商量的堅定。「我說過,要讓他們道歉。」

湖白潔便沒有再說,手裡迅快的替恆毅穿好湖海法衣,退後著道「別擔心我,自己小心,千萬別大意!」

「嗯。」恆毅答應的同時,觀察那些集結起來,又散開呈包圍之勢飛過來的敵人情況,思量著如何打破這種陣勢。

湖白潔同樣在觀察包圍過來的敵眾陣勢情況,雖然已經擊倒了十七個,但這些人都是地尊境界,最初恆毅用無限之劍擊退的那十個人如今也已經加入陣勢後方,顯然真氣恢復了些,已經有短暫戰鬥力,在陣勢後方至少能夠幫忙了。這場戰鬥的結果仍然不好說,倒下的十七個人肯定無法再投入戰鬥,可是剩下的還有五十三個!五十三個地尊一層境界的對手,絕對難說有十足的把握。

「恆毅,他們應該怕你剛才用的那招,能用的時候試著從中間突破,應該會讓他們害怕而導致陣勢混亂。」湖白潔覺得這是最合適的辦法。

「不,他們膽怯了,喪失戰鬥勇氣的猛獸很容易擊敗!」恆毅估算情況,自討如果戰鬥拖延下去會很難確保湖白潔周全,這也是開始他設法讓湖白潔藏起來的理由,他有信心戰,可一個人如何在圍攻下保護湖白潔?

眼前的情況對面雖然一副仍然要再戰的架勢,但恆毅推想對面五十三個人里有十個人的真氣不多,還有三十多個人剛才都嚇的飛逃,分明已經被紛華亂斬嚇破膽,現在的信心應該是建立在認為他的紛華亂斬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再次發動的基礎上。

當那群北象山弟子繼續距離更近的時候,恆毅清楚的看到很多人眼裡流露出的戒備之色,以及那種時刻提心弔膽著準備躲避的畏懼和不安!

恆毅相信他的判斷沒有錯,對手的確膽寒了。

一對護腕亮起白光,兩把白色光刀被恆毅握在手裡的同時,他單足前踏,身體前傾。

「又來了!」緩緩前飛過來的敵眾,突然一起停下,其中有人失聲驚叫,只是這個姿勢就讓他們記得是那不可思議的絕技發動的前兆。

先前呼喊再戰的那個北象山弟子見恆毅沒有動,連忙喊叫道「別被他嚇到!絕對是裝腔作勢,那種絕技不可能三十多息工夫就能再用!讓他拖延時間成功我們就真難打了,大家趕緊上啊!」

其它人定了定神,正準備繼續維持陣勢前進的時候,恆毅雙足一動,身體驟然又化作道疾光!

「他」一個男子大驚失色的驚叫起來,可是第一個字剛出口,恆毅已經衝到那個積極組織再戰的人身旁。

這個人很有膽識,也很冷靜,所以成為恆毅判斷下殺雞儆猴,必須收拾的目標!

刀光,紛飛!

剎那之間,無數刀光四面飛閃,頃刻間將那個積極叫戰的人以及身旁的三個北象山弟子盡數籠罩。

法衣在刀光中變成碎屑,法器在刀光中天上一道道裂痕,眨眼變的破爛不堪,血花飛濺在四個北象山弟子周圍的人的臉上,身上……

「——還能用那招!」那個大驚失色的男子的話說完的時候,四個北象山弟子已經渾身布滿刀痕的直直墜向地上……


恆毅雙手握著白光的能量刀,定定原地懸浮,對周圍嚇破膽不由自主急速後退一截的人隨意掃了一圈。「給白潔道歉,戰鬥就結束。」

周圍四十九號人眼睜睜看著瞬息之間又四個人倒在恆毅那不可思議的刀光之下,許多臉上流露出恐懼的慌張;許多臉上透出無法相信的震驚造成的一時獃滯;許多臉上,蒼白的只剩戰意喪失殆盡的屈服……

寂靜……


一時之間,這群北象山的弟子全沒了戰意,可是,可是他們又不甘心就這麼屈辱的低頭道歉,那是認輸!那是丟臉!

那是承認自己是弱者,承認自己怕了他!

「你厲害!但是老子不奉陪了——」突然,一個北象山弟子施展其神風追擊,急速飛逃,顯然,他不敢再戰,但也不想道歉,索性來個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那人本在陣勢最後,突然逃走,眼看跟恆毅的距離超過五十丈,瞬斬是絕對夠不著的!

瞬間,恆毅立即意識到,如果不能用雷霆手段拿下這人,剩下的這些人也必定會效仿!

紅光閃動。

靈魂一體法器出現在恆毅右手,剎那間,恆毅身體紅光綻放,瞬間收斂蜂湧上了劍身,伴隨恆毅身體的紅光驟然收斂,能量盡數流過經脈,流過手臂,流過紅色的劍尖——神書第七種絕技,死亡之劍!

涌噴而出的能量激蕩的漫天落葉紛飛,眾人眼前,劍上飛出一把粗長的紅色光劍,速度快如閃電,頃刻間穿過虛空,追上五十丈外施展著神風追擊奔逃的那個同門,眨眼將其貫穿!

然而,紅色的光劍去勢不止,一路留下緩慢消失的紅光殘影,穿過濃密的樹木枝葉,直飛上高高的夜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