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有理由這樣高興。

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他們是人,活生生的人。

面對敵人,卡捷琳娜還有生還的可能,因為敵人的目標是活捉卡捷琳娜,不是殺死。

但是他們不一樣,他們要誓死捍衛卡捷琳娜的安全。

換句話講,他們不死,戰神會今天別想把卡捷琳娜強行帶走。

顧銘的舉動等於救了他們,他們感激顧銘的同時,興奮的喊幾聲,理所應當的事情。

收槍上車。

轟轟!!

汽車啟動,車隊再次上路,揚長而去。

戰神會眾人:「……」

他們站在路邊眼睜睜的看著卡捷琳娜的車隊離開。

好久,直到再也看不到卡捷琳娜車隊的影子,他們這才不甘心的把目光收回來,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裡。

打死他們也不敢想,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

「頭,現在我們怎麼辦?」一名下屬問白人男子。

白人男子:「……」

這TM不是明知故問嘛,涼拌!!

至於說什麼追上去,再次攔截卡捷琳娜,那確實絕無可能的事情,他們已經失去最佳的動手時間,再次追上去,那不叫攔截,那叫找死。

他不想找死,更何況,今天行動失敗的原因不在他,他們完全按照三殿主的意思在辦,怪只怪,卡捷琳娜今天接的這位華裔男人,太TM牛了,比戰神殿花重金培養的大力士還牛,他們敗得不冤。

不多說,調頭回去,不在野外喝冷風,順便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彙報上去。

三殿主:「……」

必成的計劃,最後居然被一個華裔男子給破壞了。

這能忍?

別說負責此事的三殿主忍不住,戰神會其它大佬也忍不了啊!非得給顧銘一點厲害瞧瞧,讓顧銘知道多管閑事的下場。

他們壓根不敢想顧銘是卡捷琳娜請來的醫生,更不敢想顧銘能治好維克多的病,否則他們指定不惜一切代價殺掉顧銘。

等到他們知道的時候,一切都晚了,恨死了顧銘,到時候何止是想給顧銘一點厲害瞧瞧,而是想把顧銘大卸八塊。

鵝國因為顧銘的出現而精彩。

顧銘不知道,不知道卡捷琳娜今天的劫難消失沒有,但他不在意,也沒有想過再開慧眼,因為他知道卡捷琳娜今天沒有性命之憂。

足夠了。

足夠他放心領略鵝國的異域風情。

卡捷琳娜不知道,保鏢也不知道,依然保持著高度警惕,直到天空傳來直升機的轟鳴聲。

援軍抵達。

我師傅是林正英 有著武裝直升機的守護,他們再無後顧之憂。

名門閃婚:腹黑總裁深深寵 卡捷琳娜表達她的感謝,撲倒顧銘的懷裡,奉上她的紅唇。

顧銘:「……」

欣賞風景呢,就不能消停一下?

他沒有放過到嘴肥肉的習慣,立刻跟卡捷琳娜卿卿我我起來,那手,也是不安份的伸進卡捷琳娜的貂皮大衣裡面。

「不要,快到家了。」

顧銘:「……」

這不是誠心害人嘛。

真想拉著卡捷琳娜在車上來一場大戰,讓卡捷琳娜明白,撩撥他的後果有多嚴重,但仔細想了一下,算了,時間不允許,不盡興,欺負一下卡捷琳娜就好。

他開始欺負卡捷琳娜。

卡捷琳娜第一次在顧銘面前哼起動聽的歌聲。

半個小時一晃而過,,霍夫家族的莊園在望。

顧銘住手,卡捷琳娜整理衣服,等到開抵莊園門口接受檢查時,一切就緒,』

莊園的防守非常嚴密,沒有因為卡捷琳娜是霍夫家族的核心成員就產生懈怠,不僅對人逐個進行檢查,防止有人混進去,還對車輛進行檢查,謹防有人在車上安裝什麼不好的東西。

顧銘是以卡捷琳娜男朋友的身份進去的,憑藉卡捷琳娜的地位,帶她的男朋友進入莊園沒有任何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顧銘因此承受了很多惡意的眼神。

顯然,他們不爽霍夫家族這朵迷人的鮮花被顧銘這位華裔男人摘得。

這跟顧銘有什麼關係呢?

顧銘覺得,這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他們不爽,就讓他們不爽去,才不會因為他們不爽,就離開卡捷琳娜,放棄卡捷琳娜如此漂亮迷人的金髮女郎。

不用等檢查完畢,顧銘和卡捷琳娜確認沒有問題后,便可以換乘莊園內的車,繼續坐車前行。

顧銘坐在車裡參觀霍夫家族的莊園。

什麼叫豪?

這個答案霍夫家族告訴了顧銘。

首先是面積,上千公頃,如同一座小城,不坐車,靠走路,出一趟莊園要把人累死。

其次,設施,真的是一應俱全,連私人飛機場都有,每天都會從世界各地運送頂尖的食材到這裡來,供霍夫家族的人食用。

顧銘表示他完全沒有辦法比。

最後,就是武裝了。

層層保護,里三層外三層,除了正規部隊,顧銘實在想不出,能有什麼勢力可以打進霍夫家的莊園,乃怕是他,看到這樣的武裝力量和火力,也只有避其鋒芒,壓根不敢越雷池一步。

好久。

進入莊園約莫過去二十幾分鐘,轎車才在一棟雄偉的建築門口停下。

下車。

守在門口的保鏢上前打開豪車車門,顧銘和卡捷琳娜從車上下來。

一位疑似管家的老者上前,一臉激動的說:「謝謝上帝,上帝保佑,小姐您終於回來了,剛才可是擔心死我了,要是您有個意外,老爺醒過來,我都沒有辦法跟老爺交代。」

卡捷琳娜:「……」

她覺得更應該謝謝顧銘,至於上帝,謝不謝都無所謂,剛才的事情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不過,她剛才在車上已經謝過了,現在自然不會再謝,便宜顧銘。 外面也不是說話的地方,表達關心后,管家第一時間領著顧銘和卡捷琳娜進屋。

屋內溫暖異常,有女僕上前,替卡捷琳娜脫下外面的貂皮大衣,服務無微不至。

至於顧銘……

管家可不知道卡捷琳娜會帶……

好吧!他知道,至從顧銘進入莊園,他就知道卡捷琳娜今天把她的男朋友帶到莊園來了,他是故意沒有安排服侍的侍女,想給顧銘一個下馬威,讓顧銘知道,乃怕他是卡捷琳娜的男朋友,也不過如此,這裡沒有人會拿他當主子看,休想憑藉卡捷琳娜一步登天。

結果,結果顧銘沒有穿大衣,身上只有一件西服和襯衣,壓根不用脫。

氣人不?

氣死他了。

在心裡罵罵咧咧的說,外面那麼冷,怎麼不把顧銘給凍死,活著來到這裡,不是礙人眼睛嘛。

卡捷琳娜沒有注意到這個小細節,顧銘也沒有注意到,但是顧銘敏銳的感覺到,管家不待見他,至始至終沒有正眼他一眼,更沒有跟他說一句話,把他當成空氣一樣給無視了。

生氣?

他從來不跟管家這樣的小角色生氣,不搭理他更好,他還懶得跟管家這樣的小角色說話呢,進屋后,自顧的欣賞著大廳中的陳設。

土豪從來不會令人失望,裡面的裝潢奢華到了極點,牆上掛著的油畫,乃怕顧銘不是很懂,也知道那是出自大師之手,價值不菲。

頭頂上吊燈,更是豪得一塌糊塗,鑲的鑽石。

四周那些烏木製成的傢具就不多說了,哪一樣拿出去拍賣,都可以讓一個普通家庭無憂無慮的過上一生。

對此,顧銘只有羨慕,還捨不得花那麼多錢裝飾他的豪宅。

不過,學習一下不過份,畢竟憑藉他的本事,這些東西只要他想,都是可以擁有的,遲早的事情。

然而,這一幕落入管家眼中,卻是成了土包子沒有見過世面的表現,也虧得顧銘是卡捷琳娜的男朋友,否則他現在就忍不住要嘲諷顧銘兩句。

卡捷琳娜還是沒有注意這些,脫下貂皮大衣后,立馬問:「莫德叔叔,我讓你安排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嗎?」

莫德管家巧妙回答說:「神醫休息的地方我已經安排好了,只要神醫來到霍夫莊園,馬上就可以住進霍夫家族為神醫準備的豪華卧室。」

他的言外之意是告訴卡捷琳娜,她男朋友的住處他沒有安排好,理直氣壯的無視顧銘的存在。

怒婚 至於說什麼顧銘就是神醫,打死他都不信,認定卡捷琳娜今天出去不是接的什麼所謂的神醫,而是打著接神醫的幌子,出去接她男朋友。

至於為什麼接她男朋友,這還需要講嗎?自然是給時日不多的維克多看看,讓維克多……

按理來講應該是走得更加安詳一點,但莫德覺得,維克多要是知道卡捷琳娜找了一位這樣的男朋友,指定馬上氣死。

顧銘有那麼不堪嗎?

顧銘沒有那麼不堪,莫德純粹就是不待見顧銘,不爽卡捷琳娜找顧銘這樣一位男朋友,覺得他兒子比顧銘強百倍。

結果很令他生氣。

卡捷琳娜安排說:「既然安排好了,那你先帶顧銘過去休息,順帶送點可口的食物到顧銘的房間去。」

頓了一下,卡捷琳娜補充道:「別忘了最頂尖的墨魚子醬和紅酒。」

說完,卡捷琳娜又朝著顧銘說:「鵝國的墨魚子醬非常有名,頂尖的墨魚子醬更是千金難求,你不妨嘗嘗,要是喜歡,我多給你準備點,你好帶回國慢慢吃。」

「行!!」

顧銘痛快的答應,願意嘗嘗世界各地美食。

管家莫德不樂意了,不樂意說:「小姐,那是替神醫準備的房間。」

他就差直說顧銘沒有資格住進那裡了,不信這樣卡捷琳娜也聽不懂他的意思。

卡捷琳娜懂了,笑了,笑著介紹道:「莫德叔叔,顧銘就是我說的神醫。」

剛才在外面,她之所以不講,那是因為人多嘴雜,難保不會有人傳出去,如果顧銘治好維克多還好,如果沒有治好,那豈不是告訴別人,維克多病得不輕,需要滿世界的去請神醫來治嘛。

「什麼?」

莫德錯愕道:「他就是神醫?」

莫德難以相信的說:「他怎麼可能是神醫?」

打死他也不信顧銘是神醫,神醫就沒有這樣年輕的,不說七老八十,至少也得五六十,唯有如此,才有足夠的時間成長為神醫。

卡捷琳娜很無奈,但這不能怪莫德,因為當初她也是這樣認為,如非親眼所見,壓根不信顧銘是神醫。

當然,這也不能怪顧銘,怪只怪他們這些人見識太少,不知道世界上有些事情無法用常理來揣測,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們不行的事情,別人也不行。

她無奈的說:「莫德叔叔,顧銘真是我請來的神醫,也是華國最好的醫生,沒有之一,是霍夫家族的貴客,你不能怠慢。」

「信你個鬼!!」

莫德才不信卡捷琳娜的話,覺得卡捷琳娜是在往顧銘臉上貼金,想讓顧銘賺得表現,更好的讓霍夫家族接受顧銘。

首富楊飛 這能行?

這顯然不行。

他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於公於私,都不能讓顧銘給維克多治病,賺表現。

他阻攔說:「小姐,此事事關重大,還是等大少爺回來再說吧!大少爺沒有回來之前,他不能靠近老爺半步,否則……」

莫德看著顧銘,改用英文說:「直接趕出霍夫莊園。」

「啥?」

「趕出霍夫莊園?」

用小腦想,顧銘就知道,管家是要把他趕出莊園。

為什麼?

他聽不懂鵝語,但是他會猜,他猜管家是不樂意服侍他,卡捷琳娜解釋了一下,說明他的重要性,管家不信,還以為他不懷好意,所以想把他趕出莊園。

這管家,有點狂哦,連小姐的話都敢不聽,一點面子都不給卡捷琳娜。

心裡很不爽。

不爽一個小小的管家也敢給他的女人使眼色。

不過,顧銘卻是沒有胡亂插言,不給卡捷琳娜添麻煩。

卡捷琳娜有些生氣的說:「莫德叔叔,你難道不知道救人如救火的道理嗎?更何況……」

卡捷琳娜想說,她哥很忙,作為霍夫家族第一順位繼承人,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他都要扛起霍夫家族的重擔,更別說,維克多身體不好的時候,已經立下遺囑。 她哥卡羅爾必須扛起霍夫家族的大旗。

此時的霍夫家族情況有多緊急無需多講,剛才回來的路上,戰神殿的人忍不住動手,就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這個時候,卡羅爾有時間回莊園嗎?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