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彷彿遭遇了破功,一大口鮮血吐出來,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個靈山派的雜種,我殺了你!”冰魂握緊手裏的玄冰神劍,飛衝過去。

魏一恆暗暗叫了一聲糟糕,他這會兒也是氣喘吁吁,這纔在使用火繩的時候,那落在冰魂身上的超重力消失了。

這會兒的他想要再用出一記超重力,可卻是來不及了。

林天看到了魏一恆想要救乾元的眼神,於是要飛衝過去。

可突然間外面一道很強勢的罡風猛然間衝擊而來,而後,只是林天一眨眼之間,便能夠感覺到罡風如一把劍一般,幾乎就要將他的臉給劃破了。

冰魂感覺到情況不對,他擡頭,但一個手一下子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冰魂震驚地瞪大了眼睛,他看着那個身影,想要說話,等到發現話說不出來,他想要催動玄冰神劍。

然而下一秒鐘,那個人突然發力,一團火焰燃燒而出,將冰魂完全給吞沒。

也就是說老妖猴整個身體在瞬間全部燃燒了起來,並且掉落在地上,而那一把玄冰神劍也落下,但是沒有落地就被一隻手給接住了。

洞穴裏面,正要施展出來超重力的魏一恆怔了爭,而後落在了乾元的身旁,他看着眼前的背影,心裏面這會兒已經開始新的盤算和計劃。

對於他來說,這個人的出現在意料之中,只是洞穴裏這發生的一切已經超乎出了他的意料,尤其是那個強大的冰魂!

冰魂足夠強大,但是,他在和魏一恆和乾元打了一場後,沒想到會有一個變態的強敵突然之間出現,以驚嚇到他的實力將他的脖子給掐住,然後用他的弱點將他給擊殺了!

沒錯,冰魂的弱點就是怕火,尤其是強人手上的火。

林天原本要衝出去,可這會兒也愣在了那裏,看着漂浮在空中,看着玄冰神劍的陸長生!

那個身影正是陸長生!

陸長生其實早就在哦洞穴外面了,可是他遲遲沒有進來的原因就是知道這個洞穴裏面有着不簡單的陣法,他可不想浪費精氣神在那一些陣法上面。

到了後面,他感知到了這裏面有大情況發生,派人查看後,得知玄冰神劍出現,立即趕了進來。

“老實說,邪靈守護真的很厲害啊!”陸長生笑了笑,轉身看向了魏一恆和地上的乾元。

乾元“咳咳”了一聲,道:“你應該是練成了吧?天魔……”後面還有一個字,乾元還沒有說出來,又是一陣咳嗽,鮮血被吐了出來。

“你這傢伙還是跟以前一樣的厲害,不愧是曾經最優秀的靈山派傳人……只可惜了啊,今天你也得交代在這裏!”陸長生原本是微笑的面容慢慢變的陰寒。 陸長生看着跪倒在地上的乾元,殺意凜然。

“啪嗒”一聲,陸長生握緊了那一把玄冰神劍,然後劍尖慢慢指向了乾元。

同時,他又看了乾元旁邊的魏一恆一眼,道:“可真的是我七煞門的好弟子啊!”

“多謝誇獎。”魏一恆這會兒完全站立起來,直起腰來。

其實,他這會兒很疲憊,剛剛的幾場戰鬥,對他的消耗來說,實在是太嚴重了,他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這會兒雖然還能夠喘一口氣,可不知道還能夠堅持多久。

他的意念這會兒和林天連接上了。

通過那束縛住林天的邪氣,這也算是魏一恆留下來的另一手了。

“林天,剛剛的事,你應該都聽到了吧?”魏一恆開口道。

林天已經完全掙脫了束縛,縈繞在他身旁的邪氣只剩下一點,不過有這麼一點已經足夠用來維持和魏一恆的聯繫了。

這突然闖進林天腦海裏的聲音讓林天整個人有些小小的猝不及防,雖然他剛剛已經接受了魏一恆整個的身份轉變,可這麼突然地進行交流,卻是他沒有能夠想到的。

“我全都聽到了……”林天幾乎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那好,你現在先離開這裏,然後想辦法到靈山去救你的父母,不過,最好是修煉到了渡劫期再過去,否則,靈山派的諸多陣法你闖不過去,而且,他們還有六個實力極其可怕的高手在。”

魏一恆略微停頓了一下道:“你應該也看到了乾元的實力了,而那六個人的實力只怕還在乾元之上。”

林天很堅持地說道:“我不會走!陸長生,我也算是跟他交手過,他的實力有多變態我再清楚不過了,要是我現在就離開了,你們……”

“走!”魏一恆有些生氣起來,“你都和他交手過了,你難道還不知道他的實力嗎?這樣一個怪物,你以爲加上你就能夠有機會贏的了了嗎?”

林天咬了咬牙,低頭看了一眼手裏的天雷術。

有天雷術就有極大的機會,而且,林天還有其他的“招式”,這一些“招式”不說能夠傷的了陸長生,但卻一定會很管用。

讓林天比較頭疼的是,還要救下的人,還有沈紅雪。

他本可以不去管沈紅雪的死活,可是,沈紅雪肩上所揹負的重任以及她一直以來的努力,讓林天從內心裏感覺到欽佩。

而且,沈紅雪曾經也算是幫過他的忙,尤其是他身上的“大海之力”,和天雷術。

“好,我走。”林天假裝同意了,不假裝同意,魏一恆可不會罷休。

“慢一點出去,我施加在你身上的符咒,只要沒有大動靜,陸長生髮現不了。”魏一恆道。

說到這裏,魏一恆的雙手已經開始結印了,這一次的結印很複雜。

“怎麼,想要用你自創的招式來殺我?可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你這自創的招式一旦使用出來,你的修爲可是要直接回到凡人的狀態了啊!呵呵……”陸長生眯了眯眼睛。

乾元這會兒看了一眼魏一恆,他的眼神裏閃過一絲敬佩!

nbsp;??因爲,當初的時候,他聽說過,魏一恆練就過一種神功,這神功能夠摧毀一座島嶼,將一座島嶼完全抹除。

但是,代價就是他本身的實力會完全被“清空”,也就是說,他的“魔體期”直接會回到凡人的狀態。

曾經的魏一恆在一座島嶼上嘗試過,後來回到了凡人的軀體,整個人無比地虛弱。

但,這傢伙就是有實力,就是天賦橫溢,短短的幾年時間,他又修煉恢復到了魔體期!

那個時候,乾元就在感嘆,如果當初沒有林文寶的事,不讓魏一恆對修仙憎恨,如今的修真界可就又多了一顆冉冉的新星。

沒錯,當年的時候,魏一恆原本也是一個修士,他都已經修煉進入到了金丹期,可那時候,發生了林文寶和陸香玉的事。

魏一恆憤怒之下,離開了修真界,投身到了修魔界。

而在修魔界,不過五六年的功夫,魏一恆就躋身爲七煞門的強手。

“你這麼做不值得的啊……”乾元道。

他愛才惜才,雖然對於魏一恆沒有進入修真界一度耿耿於懷過,可是,後來,他也體悟到了當年老祖的“真言”。

不論是修仙還是修魔,都有善有惡,而看一個人是否是真的善良,要看的是這個人的本心!

“要是能夠殺了他,什麼都值得,不過是從頭再來而已!”魏一恆看着陸長生。

對於陸長生,他原本就極其痛恨,當初,要不是陸長生也在追殺林文寶和陸香玉,那麼,或許,一切會有其他的局面。

“你覺得我會讓你施展出來嗎?”陸長生哼的一聲。

突然之間,陸長生緊握着的玄冰神劍,一道劍氣從劍尖飛射而出。

這劍氣和玄冰神劍本身的長度一樣長,而那玄冰神劍有近一米五的長度,寬度更是有一部手機那麼大。

那一道劍氣飛射出來,冰寒銀光閃爍,周圍的空間瞬間又降溫了。

“你的那一招什麼毀天滅地,結印就需要非常長的時間吧?”陸長生聲音還沒完全落下,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因爲在剛剛的瞬間,原本跪倒在魏一恆旁邊的乾元突然之間起身了,這個傢伙竟然還能夠劃出來一個八卦。

只不過,這八卦直接被劍氣給刺穿,那一道長劍氣刺穿過去了大半,劍尖的位置刺破了乾元的胸口往下一點的位置。

再差一點點,可就是乾元的丹田位置了。

“噗……”乾元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而後整個人搖搖晃晃就要摔倒在地上。

不過,他突然之間,雙腳扎一個非常穩當的馬步,用凡人最原始的修煉方式堅持住了。

“乾元,你……”

“你繼續你要做的事,不要管我!”乾元說話間,嘴裏的鮮血又流了出來。

而下一秒鐘,那一道瞬間,順着八卦,將乾元的整個身體完全給結冰了起來。

“就是這個時候!”魏一恆心中默喊一聲,而後,單腳往地上用力跺了下去。

“砰”地上,直接有一道波紋圈層盪漾開來,“呼”地上的白雪都被卷飛起來。 白雪飛捲開,波紋盪漾衝擊而出,直接衝擊到了旁邊先前被魏一恆給制服住的那一頭虎龍魔獸身上。

這虎龍魔獸,先前魏一恆制服下來,正是爲了在這個時候用來對付陸長生的。

他知道他的那一招需要時間,而只有虎龍魔獸能夠有機會幫他拖延爭取到時間。

他沒想到過要讓乾元來爭取時間,乾元並不在他的計劃之中。

虎龍魔獸原本被壓制着,這會兒被解開了束縛,瞬間覺醒了一般,仰天長嘯了一聲。

這會兒的虎龍魔獸,他身上先人下的那個陣法咒語還沒有解開,他的雙眼依舊是金黃色,那彷彿要吞滅一切的金黃色。

殺意猛起!

虎龍魔獸盯着飛在空中的陸長生,咆哮而出一顆邪氣球體,這邪氣球體有大概半個桌子那麼大,濃厚的邪氣在上面如火焰一般飄搖着。

隨着球體突然爆射過去,周圍的溫度瞬間升高了不少。

雖然不是燃燒的火焰,可似乎卻是比起普通的火焰更加強大。

陸長生沒想到魏一恆留了這一手,感知到魔獸那強大的攻擊力,他立即一個側身,躲開了。

隨着他身體的躲開,那個邪氣球體轟在了旁邊的牆上,牆上直接被砸出來一個球體的大洞。

陸長生身形一晃,竟是已經來到了虎龍魔獸的身後,他的速度非常地快,和他如今的實力不相符。

簡單來說,就是要超出來他如今的實力許多。

他飛身到了虎龍魔獸身後,連續好幾劍朝着虎龍魔獸的身上砍下去。

如果是尋常的寶劍,這樣砍在虎龍魔獸身上,即便是渡劫期或者魔體期高手,也頂多只是皮毛的傷害。

但是,眼下,砍在虎龍魔獸身上的是玄冰神劍,上古神器,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了。

神劍落下,那虎龍魔獸身上直接皮開肉綻,而且是鮮血淋漓。

虎龍魔獸痛苦地嚎叫起來,雖然他涌動邪氣來護體,可是,那邪氣完全被砍破,玄冰神劍上的冰寒劍氣飛射而出,直接造成虎龍魔獸的重傷。

虎龍魔獸可是五階魔獸,實力可是超越了渡劫期的,可是,在魔體期的高手和玄冰神劍互相結合的對方下,已經逐漸遍體鱗傷。

不過,虎龍魔獸卻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倒下的,暴怒的他不斷地咆哮着,這會兒,爪子的鋒利全都展露出來,並且是所有的邪氣全開,那邪氣的濃黑程度幾乎快要達到黑暗的程度。

虎龍魔獸瘋狂起來,四處嘶吼着,轉圈着,爪子四處瘋狂地抓了起來。

一道道強大的邪氣被抓了出來,洞穴裏之前的冰雪結晶全部被抓斷掉落下來。

地上的冰雪也全都捲起來,整個世界白茫茫的一片。

就在這白茫茫的一片之中的情況之下,一個身影行動起來了。

不,應該說是隱身的林天行動起來了。

林天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離開的,如果離開了,算是怎麼一回事?自己的舅舅處於危機之中,自己跑走,苟且偷生嗎?

林天可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他先是悄悄來到了沈紅雪的身旁,然後通過意識和小葫蘆裏的八荒做了交流。

八荒很快就做好了準備。

兩個人合力之下,將沈紅雪,黃龍和其他幾個魚人族的手下給吸收進入了小葫蘆之中。

林天並不擔心把小葫蘆暴露給了他們,畢竟這些人已經都失去意識,他們不可能感覺的到身體處於何處。

而且,即便他們有意識,他們的身體也都是重傷的狀態,神志不清。

原本呢,陸長生能夠感知的到隱身的人,但是,他這會兒跟暴揍的虎龍魔獸交手,根本無暇去感知周圍的情況。

而林天一邊躲避着他們的攻擊,一邊將人給救走。

原本,林天不想管靈山派其他人的死活,比如說銀針真人,金山真人他們,但,乾元不顧一切爲魏一恆擋了那一下,他改變了主意。

而且,這幾個傢伙,林天可不覺得他們對自己能夠形成影響,不過是順手救了幾隻螻蟻而已。

只是有些苦了八荒,讓八荒吃了不少苦。

至於說旁邊的仙嶽派,林天就不想管他們的死活了,那仙嶽五俠,可是沒少給林天增添過麻煩。

在這之後,林天又來到了乾元的身旁。

這個林天父親的師父,嚴格上來說,是林天的師公,這麼一個人物,原先,林天十分痛恨,可短短不到半個小時,已經對他完全改觀了。

林天通過意識跟小葫蘆裏的八荒道:“八荒,這個人會比較艱難一些,被冰凍住了,你要更加吃力一些了!”

八荒叫了一聲,林天聽的懂,八荒是在說沒有問題。

這會兒,正在專心施展出來實力的魏一恆感覺到身旁似乎有情況,可他去看確實看不出來。

其實,他原本是能夠感知到自己下在林天身上的符咒的,但是林天使用了隱身符,這是屬於林天的符紙,掩蓋住了魏一恆的符咒。

他隱約感覺到是林天,可是他這會兒騰不出手去跟林天較勁。

另一方面,他心底裏也知道,林天的性子和林文寶有些不像,可是跟林文寶的老婆陸香玉很像,十分地執拗,一旦認定了的事,其他的人是不可能勸的了的。

在八荒的幫助之下,林天消耗了不少的靈氣這纔將乾元給吸進了小葫蘆之中。

而隨着乾元身體的變動,陸長生感知到了!

陸長生猛地看向林天那個方向,眼睛猛地瞪了過去!

這一瞪過去,同時單手飛射出一道強勢的邪氣箭,那邪氣箭將空氣都給撕裂了。

“走開!”魏一恆暴喝一聲。

他看到陸長生攻擊過來的時候已經可以確定下來了,身旁的人就是林天!

林天感知到了魏一恆身上的強大能量,也預判到了陸長生的這一箭,當即使用出出來了一張瞬身符。

這瞬身符將林天送到了這個大洞穴前面的隧道之中,而林天剛剛落地,便是感覺到了身後一股異常恐怖而可怕的能量爆衝了出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