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採訪狙擊手的生活,不是專門看一個人。”

“明白,您隨意。”訓練基地門口的哨兵好像恍然大悟般的笑着。

狙擊手--這個獨特的名稱所帶給人們的是一種冷酷而又浪漫的聯想,對手把他們稱作戰場上的幽靈,無聲無息地,殺人於無形。

沒有人敢否認他們的存在,卻也沒有人知道他們藏身何處,作爲敵人防不勝防,避無可避,狙擊手的特定稱謂總是暗含着黑暗中隱隱的殺機。

摘自李強著《我和狙擊手有個約會》。

在一個迷人的春天,她出生在平谷附近的的一個山谷裏的小村莊。

孩童時代,她是一個聰明好學而又具有獨立精神的小姑娘,那時她的世界充滿了美好,可是活潑可愛的小姑娘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會舉起槍來殺人。

10歲的時候,由於父母從獵人變成生意人加上祖籍山東,他們全家搬到了平谷縣城附近的山東莊鎮生活,她平靜地度過了自己的上學時代。

中學畢業後,那個時候已經算得上是鎮子裏的文化人了,她憧憬着有一天能到北平上大學。

也就是在那時,她愛上了射擊運動,她迷戀於那安靜後突然的爆發,迷戀於子彈無可阻擋的飛馳,迷戀於擊中目標後那種戰勝自我的喜悅,她常常和哥哥,也就是現在的孤狼一起去山上打獵。

沉穩堅韌的性格、聰慧和刻苦使她很快成長爲一名神槍手,日本鬼子來的時候,冰美人已經16歲了,長的亭亭玉立、風華正茂,但她美麗柔弱的外表下是一顆堅強不屈的心。

摘自李強著《我的狙擊手老婆》。

“孤狼,要不是日本鬼子來,你們的日子不是挺好的嗎?”

“可不是,無憂無慮的,自由自在的

。”

“你還和我沒說她爲什麼沒有笑容,這樣漂亮的姑娘,花季的年紀,應該滿臉笑容,是不是是狙擊手的緣故?”

十字線後清冷的目光如刀鋒般冰寒凌厲,瞬間的軟弱、剎那的同情,閃逝的遲疑都可能使自己的眉心成爲對手的靶心,場場是你死我活的爭鬥,槍槍是生命與生命的較量。

沒有經歷過那樣的生死對峙,任何人都沒有資格責備狙擊手的殘酷血腥,沒有資格批判狙擊手的冷血無情。

戰爭要求他們,面對死亡不動聲色,即使瞄準鏡後對手的**飛濺,即使戰友甚至親人在身邊倒下……

摘自李強著《我和狙擊手有個約會》。

一次狙擊任務結束了,短暫的休息時刻擦拭着那一枝生命之槍,慢慢地,寒光褪盡,心靈深處的溫情一點點地浮上眼角眉梢–親人、愛人、第一次獵鹿的喜悅。

親人的輕斥、美好的家園,或許還有小孩子們學步的傻樣子……淡淡的微笑,澎湃的心潮--然而舉起槍,一切就都復歸平靜,平靜地等待,平靜地殺人,平靜地面對隨時隨地可能到來的死亡,一個傑出的女狙擊手,她那冰與火交融的靈魂總在愛與恨的湍流裏激盪。

摘自李強著《我的狙擊手老婆》。

“我家住在一個大院子裏,四代同堂,共有29口人。

1938年5月9日午後,100多個日本鬼子衝進鎮子,我的父親、叔叔和兩個堂伯伯、一個哥哥、一個姐夫、一個侄兒共7人慘死在鬼子的屠刀下。

第二天日上午,我家死難的親人還未來得及掩埋,在漢奸的指引下,日軍又進村了,當時,全家還剩下22人,除我和小妹上山打獵沒回來,留在家裏的一大半是女眷。其中,老祖母已80多歲,侄女小的只有歲把。

鬼子竄入我家,見幾乎盡是女性,獸性大作,但遭到拼命反抗,鬼子惱羞成怒,將我祖母、母親等18人全部推到附近一口深水塘邊中,還用竹篙、土塊撲打,直至淹死爲止,只有抱在手上沒被捆綁的小外甥女毛毛,僥倖得救,我姐夫後來因全家遭此橫禍,瘋癲了近一年



等我和妹妹回到家,鎮子裏一片狼藉,到處是屍體,數十家房屋燒成火海,燒紅了半邊天,大火後到處是燒焦了的斷牆殘壁,成了一片廢墟….”

“別說了,對不起,我讓你想起了往事。我明白了,從那時開始,冰美人流乾了眼淚才變成現在的樣子。”

“後來我們來到黑字進入突擊隊,我妹妹訓練刻苦,每天都要十個小時,文化學習也達到了大學課程,加上先天的射擊優勢才被二虎隊長招進護衛隊。

不過,通過學習,我們已經變的理智了,這也是葉叔的影響。他說得好,日本人是畜生,我們不是。”

“像這樣的情況還有很多…”

“這裏也有很多這樣遭遇的人,所以纔對鬼子和漢奸這樣做,這是我們以前沒有俘虜的原因,只要不放下武器一定是擊斃。”

“現在不是可以允許鬼子漢奸投降了?”

“還是葉叔那句話,他們是畜生,我們不是,大家腦子有個轉變的過程。再說,現在鬼子漢奸的戰鬥力比以前差多了,以前的意思還有保護戰士的意思,開始那時候的日本兵是寧死也不投降的。”

“說實話,我是看上你妹妹了,不知道她看不看上我。”

“大記者,這是你的事。不過,我看還行。你記得嗎?從涉縣回來過鬼子封鎖溝的時候,你下到滿是泥水的溝裏幫着隊員們弄組合浮橋,我妹妹盯着你看的眼神。還有,你念祭奠詞那份真情流露,從我對妹妹的瞭解,我看你有希望。”

孤狼點上一支菸:“我還有個主意,你讓我妹妹教你打槍,本身她也是狙擊教官。話說回來,我是看你真的對我妹妹,以前還真的沒人像你這樣大膽的接近她。”

“謝謝,我相信我們早晚是一家人,我要讓笑容重新出現在她的臉上。”

“不容易,看你的了。我是多想小時候她那燦爛的笑容,那是多好,她可是我們全家的開心果。” 情迷少帥試婚妻 1945年4月1日,美軍在沖繩登陸,戰場正逼近日本本土。爲了所謂本土決戰的需要。

1945年4月18日,日本大本營決定,中國派遣軍應放棄前此東西兩面作戰的部署,實行東主西從戰略,從華南抽調兵力前往華北,集結待機。

5月28日又決定,中國派遣軍應設法迅速撤出湖南、廣西、江西方面的湘桂、粵漢鐵路沿線的佔據地區,將兵力轉用於華中、華北方面,加強該方面的戰略態勢。

據此,日本的中國派遣軍決定,以主力控制華中華北,採取持久戰戰略,戰備重點爲華中三角地帶和山東半島,並令五個師團自5月起開始陸續由華南撤退北上,預計在8月底撤出廣西,年底前撤出湖南。

這也意味着,日本將失去前此耗時耗力而打通的大陸交通線的部分路段及其佔據的部分地區,所謂打通大陸交通線的勝利真正成了曇花一現。

與其堅持進攻四川的主張相適應,日本中國派遣軍總部對和平解決中國問題亦有不同意見。岡村寧次認爲:重慶已成爲美國傀儡,且在全面戰局對軸心國不利的現況下,解決中國問題不能單靠外交謀略手段,認爲除用武力解決問題外別無良策。

在日本政府決定接待汪僞政權立法院副院長繆斌到日接洽和平工作時,中國派遣軍再次提出異議,認爲繆斌不可靠,建議不要盯在偶爾拾到的繆斌路線上,別認爲它是獨一無二的,無批判地去推行,而是應該確立根本的方案,開創適當而切實可行的路線去促進和平工作。

因爲所處環境的不同,日本中國派遣軍與政府和大本營在軍事政治戰略問題上屢屢出現分歧意見。中國派遣軍自恃其在華軍事上一定的優勢地位,一味強調以武力解決。而日本政府和大本營已經認識到全盤形勢之不容樂觀,企圖重提和平解決,以爲本土決戰準備力量



在日本政府的決策之下,戰爭結束前夕的和平工作一度頗爲活躍。經日本政府之認可,1945年3月16日,繆斌抵達東京,向日方提出從中國全面撤兵、重慶政府還都南京等和平條件。

這樣的條件超出了日本所可接受的底線,因此最高戰爭指導會議於3月31日決議不予接受。4月3日,日本天皇面諭首相小磯國昭:關於繆斌問題,曾分別聽取陸、海、外三相意見,三人均表反對。可速命繆斌回國。4月5日,小磯內閣爲此總辭職,繆斌工作無疾而終。

在日本大本營進行現地交涉的指示下,1945年2月,中國派遣軍副參謀長今井武夫通過關係,與中國第十戰區副司令長官何柱國建立了聯繫。

4月,日本內閣決議:在抽出兵力整理戰線的同時努力促成停戰,如能從局部停戰導致全面停戰則更屬求之不得。決定由陸軍大臣負責,由中國派遣軍運用當前對中國戰略優勢,加強實行對重慶政治工作,努力實現與重慶停戰。

5月,何柱國的特使吳樹滋向今井提出,日本應無條件從關內撤軍,並通過談判從滿洲撤軍。

7月9日,今井專程到河南新站集與何柱國會見。今井表示希望與中國進行直接和平談判,並間接表示了日軍準備撤出中國的意向。何則表示,日中單獨講和無論如何也沒有可能,希望日本明智而妥善地早日結束戰爭,從滿洲撤走全部兵力自不待言,臺灣等地也必須交還,而且這些條件沒有更改的餘地。

今井聞之猶如受到了雷擊般地震驚,他對於歷史車輪飛速地轉動和現實世界的嚴峻,感到不寒而慄。

他感嘆道,過去我們日本人憑主觀願望的觀測,是多麼天真和自私自利。在此情況下,今井認識到,此時以日方條件進行和平工作已經是絕對行不通的,重慶首腦全體的思想是一致的。

日本尋求與重慶國民政府和平解決中國問題的努力至此告挫。

“這還有什麼說的?談也是白談,誰都看得出來,日本人堅持不了多長時間。我們中國第一批新軍,整訓已經完成,第二批36個師,正待整訓。

1945年4月,日本第21軍自湖南寶慶西進,企圖奪取我芷江的空軍基地,這是日軍最後一次的攻勢會戰

。因爲日軍遇到了比日軍戰鬥力強大的中國軍隊,日軍慘敗。

日軍達到了攻勢頂點,我國到了戰略攻防轉換線,中國新軍,已乘勝從湘西、廣西,向廣州開始反攻了。你看現在的情況,誰還能談得下去。”

“老葉,不僅如此,和延安方面的談判也在聯繫中。”

“都是不可能的,沒有人傻到這個程度。我們想想後面的事,日本人走了,就是在遣返之前我們怎麼辦?”

“老辦法還是苦力,老百姓沒辦法,那些軍人必須贖罪。這事范登堡會處理,一說他就明白怎麼幹。”

“讓他和那些實權人物還有美軍交涉吧。平津市裏怎麼樣?”

“熱鬧極了,那些狙擊手幹得不錯,北平郊外高線鐵路也炸斷了。就是機米廠我看不要炸了,以後我們還用得着。再說了,那些人沒了工作還不得餓死。現在從市裏大批的人不好往外跑。”

“也行,少死人也是我們的宗旨。另外,劃了劃了日本人裏有用的人,醫生,護士,工程技術人員等等。這是黎明預案,你看看哪裏要補充?”

黎明集團公司全資企業。

1,汽車製造公司,生產民用汽車,越野車。

2,特種車輛製造公司,主要製造裝甲輸送車和各種變形車,步兵戰車,主戰坦克等等。

3,化肥公司,生產各種炸藥,對外銷售化肥和農藥。

傑西卡礦產聯合公司。

1,大型鋼鐵聯合公司,主要是鍊鐵廠,鍊鋼廠。

2,有色金屬聯合公司,主要是鍊鋁廠,鍊銅廠和各種有色金屬冶煉廠。

3,非金屬聯合企業,主要是各種非金屬礦產的提煉加工。

“我沒什麼意見,你要算算產量,我們起碼先要堅持一年。” 在對重慶方面進行和平工作的同時,日本也企圖尋求與重慶的對手延安建立聯繫,作爲對重慶的輔助措施予以利用。1945年4月,日本大本營決定,對重慶及延安同時進行工作。

經過八年抗戰,延安在華北和華中已經建立了廣大的敵後根據地,有一支具有相當實力的軍隊,發展出對付日軍的游擊戰戰略戰術,使日軍更直接地感受到處在敵後中國部隊之威脅。

因此,日方多次尋求建立與延安方面的聯繫,通過某種安排,以緩解自身所受之壓力,但均未成功。

因爲日本中國派遣軍總部沒有與延安聯絡的通道,他們不得不將正在南京監獄中服刑的前國民革命軍新四軍情報幹部紀綱放出,試探通過他找到聯絡通路。

1945年春夏之交,紀綱從南京到達江北新四軍根據地,見到了延安方面華中局敵區工作部部長揚帆,報告了日本人的意圖。華中局覈實了紀綱的身份,經請示延安中央後,決定和日本人進行祕密接觸,以瞭解對方的意圖,但不進行任何具體談判。

6月,紀綱偕同日本軍官立花(日軍總部參謀處二科對延安工作組組長)、原和梅澤,來到江北六合縣竹鎮附近的一個村子,與延安代表彭康,當時是華中局宣傳部長,1920年代曾留學於日本京都帝國大學、樑國斌(新四軍保衛部部長)和揚帆會見。

日方代表表示了奉命談判局部和平的意向,但被延安方面的人拒絕。日方代表以爲延安方面嫌他們身份過低而不信任他們,因此又提出希望延安派負責幹部去南京,和日軍總部首腦直接商談,並表示絕對保證來去安全,甚至表示願意留下作爲人質,表現出急於求成的意向。

爲了進一步觀察瞭解日方的意圖和動向,向延安中央提供全面的敵情參考,新四軍軍部決定派揚帆等到南京與日軍繼續接觸



揚帆到南京後,首先會見了今井武夫。今井提出,日方希望在華中和延安達成局部和平,表示願意讓出八個縣城,並且認爲華中局勢不要很久就會有變化,希望延安將來能和日方合作,共同對付美英及其支持的軍隊。

揚帆向日方表示,可以聽取他們的建議,並把意見帶回軍部請示,但是現在不能具體討論這些問題,同時闡述了延安的立場。

其後,日軍總參謀長小林淺三郎以岡村寧次代表的名義會見了揚帆,表示可以先不談具體問題,但希望保持聯繫。雙方未達成任何協議,但保留了聯絡通道。

“老尚,這些事無法證實。我們不管這些事,自己的事還幹不過來。你看,河北這一塊我想打幾場大仗。”

“我看要是打就往大里打,起碼要有一個億的人口的地盤到時和蘇聯開戰纔有把握。”

“可不,我們能打多大打多大。我的意思是向南到邯鄲,向北到二連浩特,在二連浩特准備突擊隊和以後主戰坦克,直升機等重型裝備掩護的地方,一年到一年半的準備時間差不多。”

“最主要的問題還是飛行員的數量。”

“你怎麼看?”

“現在有通路了,頭一批都回來吧。現在開始教授基本的知識和基礎的訓練,飛機沒有總要先有理論上的知識。”

“等等吧!春節以後就行。你看,回來要兩個月,加上講課。掐好時間,讓黎明先把輪船和飛機先放在夏威夷,關島,日本一投降馬上就能到。可以先做一個搖擺臺培養轟炸機的機槍手,這個沒什麼難的。”

“航空知識也要灌輸,具體的我看以德國的航校訓練標準進行。”

“和我想的一樣,德國標準,這些資料那幫參謀早就有了總結。”

德國空軍從來都沒培訓過什麼精英,按照德國航校的培訓標準,完成初飛的ab課程100個飛行小時(a30、b70),然後轉到戰鬥部隊完成75-80個小時的飛行訓練(轟炸課程60,戰鬥機55,獨立飛行20),總共一個飛行員接受的訓練不到200個飛行小時



而英美的飛行員初飛200-300個小時,中飛幾十個小時,然後被分配到訓練中隊接受實戰訓練,從訓練量上看,英美飛行員的訓練比德國飛行員無疑更完善。

隨着戰爭開始雙方都壓縮了訓練時間。像不列顛之戰時不少英國飛行學員只參加了不到100個飛行小時的訓練就被調入空軍,但相比之下盟軍在不列顛危機以後仍維持着標準的飛行小時和訓練量,而德國在43年之後連基本的100個小時飛行訓練都保證不了。

德國的飛行員在開戰初期由於在西班牙內戰和波蘭戰役積累了大量作戰經驗,有大量有經驗的飛行員,因此戰鬥水準很高,但隨着戰爭的進程,大量有經驗的飛行員損失後,剩下的就無足輕重了。

正常時期對於德國空軍來說,其飛行訓練學校分a、b、c三種,其中又可以細分爲a1、a2、b1、b2、c1、c2。

一個飛行學員首先進入a型訓練學校,在這裏他將學到飛行理論和在不同的氣候條件下駕駛飛機。比如爲取得一個a2類學校畢業資格,一個學員必須掌握長距離飛行,編隊飛行和至少四次單獨起降。

在從a型學校畢業後,學員進入b型和c型學校繼續深造,在b型學校中,學員將學習高空飛行,儀表飛行,夜間飛行和起降,並學習在飛機出故障時如何控制飛機。

當學員進入c型學校時,他們開始被分到轟炸機,戰鬥機等各個不同機種,在這裏他們將被教授有關戰鬥飛行、飛機導航術和盲目飛行。

當他們終於來到前線部隊時,通常已經有了二百五十小時以上飛行時間,即使這樣他們還不是馬上被派上戰場,因爲他們首先將加入某個空軍聯隊的補充分隊中,在這裏那些身經白戰的老兵們將把他們在戰場上的親身經驗傳授給他們。

總結,德國空軍的這個訓練流程一直持續到一九四三年,毫無疑問一九四一年的德國空軍是世界上受到最良好訓練的空軍。

“我們以300小時爲基準,目標先設定一萬人,轉過年是兩萬。” 早餐時間,葉奮韜拿起最新一期的《紀事報》,一篇署名堅強的文章引起他的注意。

標題--我們不是豬狗。

副標題--在關押中國抗日軍民的石家莊及華北一帶集中營,有着最殘酷的死亡,也有最激烈的戰鬥。

高牆,電網,炮樓。巡邏的哨兵走來走去。

梅歐被猛搡一下,撞進一個空蕩蕩的大屋子,腳還沒站穩,一股刺鼻的藥水朝她劈頭蓋臉地噴過來。

“躲啥躲?進這兒來,每個人都要先消毒。”她睜不開眼,只聽見有人大聲喝斥。

消完毒,梅歐接過一個號碼是907的布胸章,自此,她變成了一個代號。

這是1943年10月初的一個下午。石家莊集中營。幾天前,日軍包圍了靈壽山區的一個村莊,逮捕了正在村裏養病的《晉察冀日報》記者梅歐,並將她關進這裏。

天剛矇矇亮,集中營就被尖利的鈴聲驚醒。 帝少99億奪婚:盛寵,小新娘! 集體跑步結束後,管理人員擡過來一個大木箱,盛有高粱米飯和爛菜葉。有人用日軍扔的罐頭盒當碗,多數人沒有碗筷,用木棍夾,用手抓,很快將飯菜一搶而空。

一天的勞役開始了。男難友在集中營內的工場、農園勞動,或者被日軍押解到營外的衣糧廠、倉庫、車站、機場、兵營等地裝卸貨物、挖戰壕、築碉堡、修建軍事工程。梅歐等女難友則去洗衣服、做鞋子、縫補衣服。

晚飯後,難友們拖着疲憊的身子參加政治學習。

“某某於此幸福之石門,共渡幸福生活,對友軍乃至爲銘感也之

。”這些經常出現在《石門新報》以及《新民報》上的句子,是大家被迫學習的內容。

梅歐入營的第一天,就被要求學唱《東亞進行曲》、《勞工訓練所歌》等日僞歌曲。

這樣的生活,每天都在石家莊集中營裏周而復始地上演。

這座佔地277畝(其中200畝爲果園和工廠)的集中營位於石家莊市休門鎮南。1938年初夏,日軍在這裏圈佔農田建了一座兵營,稱爲南兵營。

第二年8月,日軍第110師團從保定遷往石家莊,在南兵營裏成立了名叫俘虜收容所的集中營,把在冀中、冀南、冀西、太行等地作戰、掃蕩時抓捕的抗日軍民,以及軍、警、憲、特逮捕審訊後的部分人員送進來,當時關押了幾百人。

1941年是個轉折點,當年8月,日軍把俘虜收容所擴編,改名爲石門勞工教習所,並把保定勞工教習所管理人員及所剩戰俘分批遷入,集中營裏的戰俘驟增到數千人。

促成這一變化,有兩個原因。從1941年起,日軍對石家莊周圍的晉察冀、晉冀魯豫兩大根據地的冀中、冀南、太行、北嶽四區進行反覆掃蕩、清剿,抓捕的抗日軍民成倍增加。

另一方面,則是日本關東軍北進戰略的需要。1941年4月,關東軍和華北方面軍約定,把華北的俘虜作爲特殊工人送往僞滿,滿足日軍的要塞工程建設所需,同時送往日本礦山。華北日軍每向僞滿財閥提供一名勞工,可獲得35元的勞工輸送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