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要知道這座城的真正主人是誰?要他親自來跟我商談!”

白衣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笑道:“公子果然是明白人,其實汨羅城池的主人的確不是老夫,而是另有其人。但是請陳公子放心,這件事老夫完全可以做決定。”

荒孤庭忽然面色一冷:“既然你們如此沒有誠意,我看就算了吧!告辭了!”

七長老和莫連山頓時一驚,害怕這麼重要的生意就這麼黃了,連忙站起身道:“公子留步!還可以再商量!”

“是嗎?”荒孤庭反問一句,道:“你們連真正的主人都不願意出面,我憑什麼相信你們?”

白衣老者和七長老對視一眼,白衣老者道:“其實,你要見汨羅城的真正主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公子的身份我們並不清楚!若是公子能夠表明身份,我家主人自然會親自出面與你商談。”

看來對方顯然對這樣的事情也很謹慎,也擔心被天秦帝國朝廷知曉,所以行事十分小心,不想被外人抓住了證據。

荒孤庭點點頭,道:“既然如此,爲了顯示誠意,那我就先表明身份。”


荒孤庭隨即拿出一枚令牌,扔給白衣老者:“看清楚了?”

“天荒令!”

“你是天荒帝國的人!”

離開渣男後的春天

“不錯!整個天荒令只有兩塊,本公子能拿出一塊來,已經足夠表明身份了吧!”荒孤庭揹負雙手,侃侃道。

七長老見多識廣,把天荒令在手中把玩了幾下,點點頭:“這的確是天荒令!雖然老朽從沒有見過天荒令,但這種材質氣息,是造不得假的!”

聽到七長老的肯定,莫連山頓時大喜過望,天秦帝國和天荒帝國雖然交好,但是天荒帝國卻絕不會在這些事情上幫助天秦帝國!因爲無論多麼友好,在根本上,依然存在競爭關係!只不過是表面上相處比較融洽,不像和天齊帝國一樣不時兵戎相見!

而莫連山更不懷疑天荒帝國購買這一座汨羅城的目的!汨羅城位於天秦天齊接壤處,對任何勢力來說都是得不償失!但唯獨對天荒帝國來說萬無一失!

因爲,擁有這一座城,天荒帝國便如同在天秦和天齊兩國插入一根釘子!而且,還可以橫向發展,獲得更多的利益!

當然,莫連山更不擔心這件事會暴露!因爲天荒帝國是不可能讓天秦和天齊兩國知道,汨羅城已經被天荒佔領!以天荒帝國的能力,足以把這件事做的神鬼不知。這樣,天荒帝國在兩國行事就會更加方便。

所以,把這座城賣給天荒帝國,對莫連山來說,絕對是最佳的結果!不僅完全沒有後顧之憂,更可萬無一失。

莫連山恭恭敬敬的把天荒令還給荒孤庭,道:“既然公子是天荒帝國的大人物!在下也不再隱瞞,這座城池背後真正的掌控者便是天秦莫家!”


“莫家?”荒孤庭心中一動,莫連山報上名字的時候,他便有懷疑,沒想到真的是莫家!看來,莫家滅掉夜家之後完全霸佔了整個夜家的資源,五年過去,竟然如此膨脹大膽!不過,這不關荒孤庭的事,他淡淡一笑道:“如何證明?”

莫連山拿出一塊橢圓鐵令,道:“這是莫家金令!”

同時又拿出一張字據和城主印授。

看向荒孤庭道:“現在汨羅城已經完全由莫家控制,只要公子拿出銀幣!在下立刻便能把這些交於公子!從此汨羅城便屬於天荒帝國!”

荒孤庭從他手中接過城主印授和公文字據。點頭看了看,道:“好!不過,爲了讓這場交易萬無一失,本公子還需要你莫家立一個字據!保證你們莫家絕不反悔!否則,若是你們哪一天突然反悔,再把汨羅城搶回去!我天荒帝國豈不是鞭長莫及!白白損失了千萬銀幣?”

“哈哈!公子如此謹慎!我莫家其實這種無信無義之人?”莫連山大笑一聲,又道:“而且有七長老爲證!我莫家怎會如此?”

荒孤庭平淡道:“那可不行!萬一你們兩家串通一氣想要坑騙我天荒帝國怎麼辦?這般交易本就見不得光,說出去也沒有人信!所以,還是有一個字據的好!畢竟錢幣是活的,城池是死的!你們莫家把銀幣放進囊中!但是城池依舊在那裏,誰也拿不走!兩位?你們說呢?”

“哈哈!公子還真是一個謹慎老道之人,渾然不似一個少年!既然如此,本長老願意立此字據!畢竟我無缺樓縱橫中等帝國,這點信用還是可以保證的!”

莫連山也點點頭,道:“如此的話,莫家也可以立此字據,不過需要公子稍待一天!”

荒孤庭點點頭,爽快道:“好說!本公子此來賀蘭城就是爲這件事而來,不在乎這一天兩天!”

“多些公子大度!”莫連山隨即收起城主印授等物,道:“那老朽便回去準備,明日此時,再來與公子交易!”

“也好!”荒孤庭笑道:“兩千三百萬銀幣畢竟也不是一個小數目,本公子還需要向陛下彙報一聲!”

“如此甚好!告辭!”莫連山隨即和七長老一同送荒孤庭離開。

荒孤庭便緩步離開。

而此時,趙成和閆哥早已經在外面等着荒孤庭。

閆哥遠遠看見荒孤庭出來了,連忙道:“大人,荒公子出來了!”

趙成點點頭:“此間不是說話的地方,你告訴荒公子我在府上等他!”

“是,大人!”

………………

………

趙府之中,荒孤庭緩緩走進來,浣溪連忙便跑出來,歡喜的迎上道:“師父!你回來了!”

荒孤庭摸了摸浣溪的小腦袋,道:“你先和這幾位姐姐玩吧!一會兒師父再去找你!”

“嗯!”浣溪乖巧的點點頭。

荒孤庭心中暗道:“看來這個趙成還算是個君子,果然沒有用什麼低劣的手段。”

荒孤庭隨即單手背後,闊步走進中堂。

趙成已經親自沏了一杯香茗,奉給荒孤庭,道:“多些公子幫趙某這麼大一個忙!老朽無以爲報,只能奉上清茗一杯!聊表敬意!”

荒孤庭伸出一隻手,緩緩接在手中,笑道:“趙會長怎麼就知道,我得到了會長想要的東西?”

趙成哈哈一笑,道:“趙某浮沉半百,見識過無數的少年才俊,但是能跟荒公子相媲美的不足一手之數,所以,老夫不僅是相信荒公子,更是相信老夫的眼光!哈哈…”

“哈哈!”

兩人大笑一聲。

荒孤庭才道:“既然趙會長如此自信!在下豈敢讓趙會長失望!……售賣的那座汨羅城!背後真主是莫家!”

“莫家!”

趙成微一沉吟道:“就是五年前聲名鵲起的莫家?”

荒孤庭點點頭,不錯:“此次來人叫做莫連山!真元境八重修爲。”

“莫連山?”趙成皺眉道:“真元境八重也已經是高手了,但這個人我從未聽說過!看來…他用的是假名字!不過,姓氏用真的!但是名字卻用假的!看來這莫家果然不簡單啊!”

趙成輕捋長鬚,微微笑道。

“既然趙會長已經知道了,打算怎麼辦?莫家和黑市相勾連,武市商盟會有什麼動作?”荒孤庭問道。

趙成微微點頭,道:“雖然這件事會對武市造成一定的衝擊,但是卻也無傷大雅,所以,即便是我上報總會,青霖商會的高層也未必在意這一件事!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莫家而已!還不足以影響天秦帝國的武市。不過既然在老夫的眼下有了此等行徑,老夫還是要有些動作的!不能夠讓黑市太過囂張,小瞧青霖商會!……不過,雖然,現在老夫知道此事,但是卻沒有什麼實質證據,所謂空口無憑!這倒是一個棘手的問題。”

趙成忽的皺眉道。

荒孤庭微微一笑:“證據嗎?明天就有了!”

趙成頓時一驚,猛地看向荒孤庭,道:“公子何意?” 面對趙成驚詫的目光,荒孤庭微微一笑,道:“我已經答應莫家,買下這一座汨羅城!明日此時交易!”


趙成不由更加驚駭:“荒公子!你莫不是說笑?”

荒孤庭道:“沒有!”

“可是,荒公子爲何要買那一座城?”趙成異常不解道。

荒孤庭笑道:“剛纔趙會長不是說沒有證據嗎?現在便有證據了!莫家已經答應,立下一張字據。到時候自然有了所謂證據!”

“可是…!”趙成微一沉吟:“可是,如此的話,那座城不就非買不可?公子豈不是白白損失兩千萬銀幣?”

荒孤庭盯向趙成,略有深意的笑道:“難道不應是青霖商會出錢嗎?”

“這…!”趙成臉色一陣變幻,隨即道:“荒公子這是爲難老夫了!雖然,對於這件事情,武市是頗爲關注的,但也只是關注而已,是不可能拿出兩千萬銀幣這麼大的代價,畢竟,兩千萬銀幣可不是過小數目!所以…公子明日便不必去了!”

荒孤庭微笑道:“那可不行!我已經以天荒帝國的名義保證了!若是不去,豈不是讓天荒帝國爲我背鍋?在下自然不能不去!”

“公子如何讓他們相信你是天荒帝國的人?”趙成道。

荒孤庭笑道:“我自然有辦法。”

趙成目光一閃,才低聲問道:“老朽一直在猜測,公子到底是何身份。……但是公子做事卻滴水不漏,沒有一點破綻,所以,老夫並只能確定公子定然是天荒皇室之人,但現在看來,可不僅僅是皇室中人,而且以公子的年齡,和數日前七國論戰中聲名遠揚的天荒二皇子…好像有些接近吧!”

荒孤庭淡淡一笑,既然被他猜出來,自然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道:“趙會長所猜的不錯,我的確是荒孤庭!”

趙成頓時一驚,猜測歸猜測,但猜測證實依然讓他震驚不已。何況荒孤庭這種名動東域的天才!

趙成深深一拜:“趙某見過二皇子!”算是聊表歉意。

荒孤庭笑道:“趙會長客氣了!青霖商會的實力恐怕還在天荒帝國之上,趙會長又何須對我這般客氣!”

趙成鄭重道:“青霖商會自然厲害,但是天荒帝國蟬聯四屆中等帝國之首,實力也是非同小可!何況,趙某在青霖商會也不過是個小小的分會長,如何可以與天荒帝國未來的皇帝相提並論!”

趙成心中明白,真元境九重已經是他此生的極限,恐怕一生都難以窺望玄元境的門檻,但是以荒孤庭如今的盛名,他又豈敢小覷!

荒孤庭看了趙成一眼,笑道:“我可不是太子!只是二皇子,趙會長若是在天荒帝國說出這樣的話,可是大逆不道!”

趙成輕捋長鬚,道:“以二皇子如今表現的天賦又豈是太子可以媲美?我雖不知天荒太子如今狀況,但恐怕對二皇子望塵莫及!而天荒陛下又怎麼會不任人唯賢?”

荒孤庭擺擺手,不想再討論這件事,中等帝國的皇位而已,他並不放在眼裏。這個皇帝他也不會坐,若是荒孤焚識時務,不再與他爲敵,這個皇位自然是他的。

“趙會長!既然我已經答應明日前去,便一定會去!至於兩千萬銀幣的事情,趙會長不用擔心,我自有主張!”

“…好吧!”趙成看着荒孤庭,緩緩點點頭。

荒孤庭又道:“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便開門見山,浣溪的事情,藍家可以來找我商量!若是我覺得浣溪回到藍家可以的話,自然不會阻攔,浣溪畢竟是藍家血脈,我荒孤庭自然也不是個專橫跋扈之人。”

趙成微微點頭,如今已經知道荒孤庭的天荒帝國皇子的身份,藍家就要慎重考慮,畢竟在青霖商會,他們藍家的話語權也只排到第二,更何況,青霖商會和各個帝國都是交好的關係,而天荒帝國作爲中等帝國,武市商盟在國中更是遍佈全國,所以兩者根本不可能鬧翻臉,這是兩敗俱傷的事情!天荒帝國和藍家都不是傻子。

總而言之,荒孤庭天荒帝國二皇子的身份已經有了和藍家平等對話的資格!

趙成連忙把這個消息彙報藍城和藍家高層!

………………

…………

次日!

黑市無缺樓。

荒孤庭再次在閆哥的帶領下來到交易地點!

七長老和莫連山兩人已經在那裏等候,三人客套兩句,便步入正題。

莫連山道:“公子!你要的字據,我莫家已經給了!而且,還蓋上莫家金印!這下公子可以放心了!我莫家的誠意是很大的!”

說着從懷中取出一張娟紙,上面寫着交易的汨羅城和莫家絕不反悔之言。

荒孤庭緩緩接過,然後細細看了,笑道:“莫家果然有誠意!”

莫連山一喜,又拿出城主印授等信物,道:“既然我莫家的誠意表現出來了。那公子的銀幣可湊齊了!哈哈…是老朽多嘴了,天荒帝國貴爲中等帝國之首!區區兩千萬銀幣,哪裏會放在心上。”

七長老也點點頭:“不錯!天荒帝國的財力,黑市恐怕也遠遠無法比擬!”

荒孤庭看了一眼樂呵呵的兩人,嘴角一勾,不動聲色的把那張字據收入囊中。

七長老目光敏銳,頓時發現,看向荒孤庭,笑道:“公子這般心急,可以把銀幣拿出來吧!哈哈!”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