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像「嫡傳弟子」這種基本上都是師父傳手藝的,都是半個閨女兒的存在,不可能多,一個手藝人最多就收幾個這樣的徒弟。所以小姑娘們彼此之間可是競爭關係,平時都暗戳戳的相互較量。

結果好了,人家干閨女兒自己來了。

啊!這該死的關係戶!

顧玉珠可不知道這些姑娘心裡的想法,即便是知道了她也不會說什麼,畢竟有時候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啊,那有什麼辦法呢?

總不能不要乾娘吧?那不行!那麼厲害溫柔的乾娘,還有那麼俊俏的乾哥哥,怎麼能不要?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皮厚的「老阿姨」顧玉珠也忍不住老臉一紅。

不過學辨色顧玉珠還是學的十分的認真,顧玉珠發現自己的視力變得非常好,可以分辨出十分細微的顏色的變化,手上的速度一開始並不算快,但是慢慢的開始越來越快,以至於其他的幾個一早跟著周氏學的姑娘都驚呆了。

心裡多少也有幾分不服氣在裡面。

「珠珠啊,你看這兩個色是不是一樣的,你為啥把它們分成兩份啊,這可不行,你不能因為師父給你的任務有點難就亂來哦。」

一個看上去八九歲的小姑娘笑著說道,一邊說著一邊就打算把顧玉珠的那兩股線歸為一處。顧玉珠不幹了,「陸姐姐,你看錯了,這分明就是兩種顏色,只是顏色相差的有點近。」

「胡說,你小孩子知道什麼?分明就是一種顏色。」

陸芬芳有些氣惱,她性子有些霸道,再加上算是在周氏這邊學習的年紀大一些的姑娘,向來有「師姐」的意思。再加上顧玉珠雖然是周氏的干閨女兒,到底是新來的,沒看都是從辨色和分線開始學嗎?

可不就是一個新人嗎?

你一個新人竟然還質疑我一個「前輩」的話,陸芬芳就被氣壞了。不過她還是壓抑著自己的脾氣。畢竟她也知道這不是自家,再加上顧玉珠是周氏的干閨女兒。

陸芬芳也怕把她給得罪了。但是她又覺得自己是對的,而顧玉珠是錯的,偏偏她還不受教,這就很過分。

「你要是不信的話,不如去問周嬸兒。」

因為這些都是家裡給了銀子送來學刺繡的,卻並不是周氏正經的徒弟,他們也只是管周氏叫嬸子,而不是叫師父。古代手藝人對徒弟的要求還是很高的。

正經的弟子不僅跟自己的兒女地位相當,逢年過節都是要給師父送禮物孝敬的。

這是一種孝道。

顧玉珠:「……」

哎喲,這古代的小姑娘好認死理啊,可是就算這是兩種相同的顏色,我非要放在不同的兩處,他么的關你屁事!顧玉珠的內心像是一個瘋狂的杠精,不斷的吐槽。不過表面上還是維持著一副天真的模樣。

「哦,好吧,那就問問乾娘。」

陸芬芳頓時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立即就派身邊的「小妹」去叫周氏過來,周氏沒一會兒就過來了,陸芬芳年紀長一些,也有了一些心眼,就示意顧玉珠說。

顧玉珠:「……」

小姑娘姐姐還怕你?就把這事兒跟周氏說了,周氏作為一個手藝精湛的大師,首先她就是一個精益求精的人,據說一個厲害的綉娘甚至能夠將一股繩分成上百份,把同一種顏色根據眼神的深淺分成好幾種顏色,細緻的近乎強迫症……。舒窈醒來的時候,身旁的位置已經沒有溫度。

如果不是睡在男人的床上,她身邊還縈繞著極重的男性氣息,她可能會覺得昨晚經歷的事情,是她在做夢。

現在,眼前的一切,都告訴她,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女孩兒心滿意足的抻個懶腰,將身體完全舒展開。

疲累的身體放鬆后,整個人也清醒不少。

她閉上眼,唇角帶著笑,回味了好久昨晚她所做之事,才戀戀不捨的掀開被子,跑回房間洗漱。

舒窈洗漱完出來,時間已經過九點半。

她習慣性的走進餐廳,卻意外的發現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113章邀請函 喬沐南看著喬安夏,喬安夏點頭,表示同意,喬沐南對著她們拳打腳踢一番,他畢竟還是善良了點,打了會兒便停手了。

龍夜擎眼底透著滲人的寒光,氣勢駭人,警告了幾句,「以後若是再敢找沐南麻煩,我滅了你們!」

三名男子哪裡還敢停留,落荒而逃。

喬安夏心疼的看著弟弟,「很痛吧?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不知道有沒傷到骨頭。」

「不用了,應該只是皮外傷。」喬沐南看向龍夜擎,說了聲,「謝謝你,姐夫。」

雖然跟龍夜擎沒接觸過,但喬安夏結婚的事他知道,喬安夏也發了結婚證給他看,上面有照片。

龍夜擎說道,「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走吧。」

帶著她們去了醫院,拍了幾個片子,還好只是皮外傷。

「時間不早了,折騰了一晚上也餓了吧?去吃點東西吧?」龍夜擎陪她們去了夜市。

坐在廣場上點了些烤串、炒米粉之類的。

喬沐南端起酒杯和龍夜擎碰了下,「姐夫,今晚的事謝謝你,也謝謝你對喬氏的投資,和對我姐姐的關照。」

雖然年齡還小,但喬沐南現在是喬家唯一的男人,他不能懦弱。

龍夜擎說道,「謝就不必了,你受了傷,還是不要喝酒的好,喝杯茶吧,以後要是有人欺負你,可以告訴我。」

「謝謝姐夫。」龍夜擎教訓那幾名混混的畫面不斷浮現在腦中,喬沐南對龍夜擎又多了幾分敬佩,「其實,要想不被人欺負,只有讓自己強大起來,我決定了,從明天起,放學后我就去練習跆拳道,以後,由我來保護喬家,還要保護姐姐。」

龍夜擎說道,「有志氣,練功夫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要堅持,當然,你現在是學生,更重要的是完成學業。」

「我會的。」喬沐南問了句,「凌海是誰?」

喬安夏憤憤地說,「一個混蛋!」

龍夜擎說道,「凌海那邊我會去處理,你們放心,以後他不敢再做什麼。」

把喬沐南送回學校,喬安夏坐回到副駕駛,「晚上的事,謝謝你。」

龍夜擎扭頭看著她,這丫頭,到底還有多少事是他不知道的,「沒看出來,你這麼會打架!」

喬安夏感覺到了,這話肯定不是在誇她,「我從小就學過跆拳道,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我跟爸爸保證過,以後不再使用武力,今晚是不得已,看到沐南受傷,又被激發了出來,看來,以後還得多練練,免得被人欺負。」

「練武本來就是為了防身,適當的時候使用也不為過,」龍夜擎猜測,這丫頭估計是因為使用功夫惹出過事端,既然她不說,他也沒問,難怪上次在酒吧她敢砸破凌海的頭,卻又忍住了沒對他那兩名手下出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晉明冷漠的目光落在典褚身上!

瞬間,典褚心頭警鐘狂響。

他有一種被遠古猛獸盯上的可怕感覺,全身神經都繃緊了。

他震撼的望著李晉明。

在沙場廝殺多年,厲害的強者他見得多了,但是第一次遇到氣勢如此可怕的傢伙。

他望著李晉明,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響亮的名字來。

他瞳孔陡然放大,震驚的道:「我知道你是誰了,你就是有著江南狂龍之稱的,李晉明。」

李晉明嘴角微微上揚:「沒想到你四肢發達,腦子卻不傻,至少能夠看出我的身份來。」

「就憑你能夠認出我,我可以給你一條活路。」

「你若是肯自斷雙手雙腳,跪在我面前求饒,我可以饒你一條狗命,如何?」

典褚滿臉怒色:「如果你想通過折辱我,從而達到折辱少帥的目的,那你想多了。」

「我們北境軍,只有站著戰死的勇士,沒有跪地求饒的孬種。」

李晉明鼓掌道:「說的好,那你現在就可以受死了。」

話音落下,李晉明身形驟動。

速度,快到了極致。

甚至周圍的人眼睛都跟不上李晉明的速度,只能夠見到一道殘影,朝著典褚激射而去。

李晉明的那些手下們,一個個都看得心血澎湃,滿臉興奮。

李晉明瞬間靠近典褚,抬手一拳朝著典褚轟去。

這一拳,快若閃電,猛若奔雷。

典褚滿臉震驚,用盡全身力量,一拳迎向對方。

轟!

兩人的拳頭對碰,發出一聲沉悶如雷的響聲。

李晉明身形紋絲不動。

典褚卻直接往後滑移出了數米遠。

李晉明滿臉輕鬆,典褚卻感覺右胳膊都被震麻了。

跟別人硬碰硬,典褚罕見吃虧。

同時,也刺激到了典褚不服輸的心理。

「再來!」

典褚一聲怒吼,跨步沖拳,一拳橫空擊出,勢若千軍萬馬。

李晉明沒想到典褚被他一拳擊退,非但沒有氣餒,反而鬥爭更加高昂。

他嘴角微微上揚:「有趣!」

說完,他也以典褚同樣的招式,也是跨步沖拳,一拳擊出。

轟!

兩人拳頭再次狠狠碰撞在一起。

李晉明上身微微搖晃了一下。

典褚這次直接后移出七八米才穩住身形。

李晉明感覺他的拳頭都微微生痛,心中有點差異,典褚這傢伙竟然能接下他兩拳還安然無恙?

緊跟著,他就注意到典褚右手已經藏在背後,典褚的手在微微顫抖。

他嘴角上揚,知道典褚手已經受傷了,估計連抬起來都成問題了。

「我說過十招之內殺你,現在才第二招,你就不行了嗎?」

「北境強者,讓我失望。」

典褚怒吼道:「再來!」

說完,他猛虎般再次撲上,抬腳高高掃出,掃向李晉明的腦袋。

李晉明冷笑:「拳頭不行,用腳你就勝得過我么?」

說完,他也是一腳高高掃出,速度更快,力量更足。

砰!

兩人的叫,在空中交擊在一起。

李晉明單腿戰力,輕鬆保持一腳高高踢出的動作。

Add comment: